[原创]万毅越狱常恩多反蒋起义 – 铁血网

[原创]万毅越狱常恩多反蒋起义

[原创]少帅张学良身边的红色间谍(下)



郭维城将军知道万毅旅长在东北军官兵中有很高的威望和号召力,他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和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能把他解救出来,这对111师官兵起义的成功和实现常师长的革命愿望如否,将有很大的保障作用。为避免周复手下特务们的怀疑和跟踪,郭维城在晚饭后领着妻子前去看机要科科长的家眷,途经关押万毅的张家石旺总部特务营一营营部时,恰好,负责看押万毅的该营营长不在营里,只有一个哨兵在那里。因哨兵既看万毅又兼营部警卫,他离关押万毅的房子还有一段距离。警卫营的人也都认识郭维城将军,他来看万毅,谁也不敢阻拦。他和万毅打过招呼后,就悄悄对他说明天这个时候会派骑兵来接他,到时不要误会。万毅说:“部队锄奸还可以,用不好要出问题。”这时已不允许动摇和后退,郭维城将军对万毅说:“实现张汉公的主张,为了完成常师长的重托,我甘愿肝脑涂地,牺牲一切!” 其实万毅将军早有越狱打算,只是他不知道郭维城将军的真实身份。等郭维城将军走后,他思量再三,认为起义和派骑兵接虽好;但能否成功难说,还是走为上策!这两天他正闹腹泻,夜里反复上厕所,把哨兵搞得看管也松了,他借去厕所之机,乘岗哨不备翻墙而去。天亮后,哨兵发现万毅不见了,大惊失色。周复得报后暴跳如雷,如何向蒋交代?他逼于学忠亲自审问郭维城,对此,于学忠感到很为难。

于学忠把郭维城喊来问他:“听说昨天晚上你去监狱看万毅了?” 郭维城已知万毅逃走,但具体原因并不清楚,他平静地回答:“是的,我去看过万毅!”“你都说了些什么?”郭维城回答说:“没说什么,只说常师长病重,是不是他觉得没人保他就跑了?”于学忠略一沉思说:“这话不该说!”“这话可能不该说,我当时考虑万和常师长相处那么久,他病成这个样子不能不对他吭一声。”郭维城辩解道。于学忠皱眉看他:“有人说在你走后他就跑了。”郭维城说:“晚饭后我领着老婆去看机要科王科长家眷,见万毅在门口站着,只说了几句话。如果我让他跑,派个人悄悄告诉他还不行?还用自己送信背黑锅!”这时于学忠所处地位很难,他要派骑兵追万毅,以便给蒋一个交代。郭维城低声说:“总司令不要急,上面怪罪下来,无非是失职。就是把他追回来,还是要经你手杀掉,最后沾得一手血。”于学忠听了大喜;“对,跑就跑了吧,跑了也好,算我失职,不用追了。”他嘱咐郭维城说;‘你回去吧,这事你不要管了。”


郭维城回到办公室思忖:于学忠虽然被应付过去,但老奸巨猾的周复岂能善罢甘休,他们肯定要揪住不放,甚至可能随时扣押他,起义随时都可能被破坏。从总部出来,他没敢回家,只带了支枪便直奔纸坊111师去找常恩多将军。刚进纸坊,他迎面遇到常师长的副官刘唱凯,二人进屋见了常师长,便将万毅越狱后总部发生的情况对他说一遍。常师长听爱将已脱险境大喜道:“干吧,事不宜迟马上行动!” 郭维城是为起义而来,常师长的话正合他意,连忙说:“好,趁早行动!”

常恩多将军对刘副官说道:“事情就这么定了,一切都听郭处长的,这叫起义,也叫革命! 这是我为国家和民族利益的最后一招,也是我一生最后一次革命!”他指着刘唱凯身上佩带的左轮枪说:“干不好我决不当叛徒的俘虏,你就用六轮手枪把我打死!你若不忍心,就把枪交给我自己打!”刘唱凯对常师长表示:“请您放心吧,干不好我就和您死在一块儿!”正在常恩多将军部署起义的时候,中共曹成镒带着抗敌自卫军政治部主任曹建华 (中共党员,原在111师工委) 的意见赶回111.师。曹成镒来的目的是营救万毅,他见万毅越狱脱险,便决定留下参加组织起义。随后,刘唱凯以师长名义要通了各旅、团的电话,分别对团长以上军官们说:“师长今天精神好转,下午五点钟召集大家训话,有事向大家交待。”副师长刘学颜恰巧从后方来师部汇报,他在纸坊的住处没有电话,刘副官派通信员去通知他开会。自常师长病重,陶景奎、刘宗颜、刘晋武都对师长的宝座很垂涎。他们听说要开会,便穿戴整齐地来到常的住所。刚进门,只听一声“站住!”只见四名手枪兵一跃而出,枪口对着众军官。正做升官梦的陶景奎、刘宗颜等人吓得面如土色,没想到会这样被生擒,刘宗颜刚想抵抗,刘副官用六轮手枪指着他厉声说:“今天不比平常,是师长安排后事,为了避免发生意外,师长命令一律把武器交出来!”听到刘副官这样说后他们才放下心来,把武器都交了出来。随后,这三个反动顽固分子被带到手枪排看押起来。接着郭维城把认为可靠的661团团长孙维嵩、662团团长孙立基、665团团长张绍骞和666团团长关靖寰等四人领进常师长的随从室,张野光等收缴了随从护兵的武器。刘唱凯副官向郭维城建议:“孙立基团长是师长的老部下,思想很进步,抗战坚决。您向师长提出,把孙立基团长留下帮你指挥整个部队。”郭维城听了认为有道理,便到常师长屋内,向常师长提议留孙立基协助指挥起义。随后刘唱凯把四位团长请到常师长床前。常师长对四位团长说:“我们东北军是东北三千万父老兄弟养大的,武器是东北三千万父老兄弟花钱买的,从今以后不能再打战了。如果你们谁要想当汉奸、想当卖国贼,就找蒋介石、汪精卫去,跟他们走,受中华民族万代子孙的唾骂!如果你们还没忘记自己是中华民族的子孙,还没有忘掉受苦受难的东北三千万父老兄弟姐妹,还想打回东北老家去拯救亲人的话,你们就去找共产党、找毛泽东、找周恩来,联合八路军抗战!一万多人,一万多条枪,怕谁?有骨头的小子就这么干吧!以后,一切行动听郭处长的!”他对老部下孙立基团长说:“仰田(孙立基号),你们团住得近,你留下协助郭处长指挥部队。孙维嵩团长、张绍骞团长、关靖寰团长,你们三个回去好好把部队掌握起来,要向弟兄们讲清楚,把刘宗颜、陶景奎、刘晋武他们抓起来是我的命令,我不能容忍他们干骨肉相残的坏事,不能再容忍它们把我们的弟兄往火坑里送!告诉弟兄们,抗战总有一天会胜利。到那个时候,全国人民就会颂扬真正抗战的功臣,惩治那些出卖祖国、出卖民族的败类!我恐怕看不到那一天了,但我坚信光明是属于中华民族的!你们说是不是?”团长们热泪盈眶地回答:“是!”

当天晚上23时,郭维城和孙团长迅速向各团下达了战斗命令。战斗打响后。661团2营在营长的指挥下,将李延修部和厉保元部的地主武装全部缴械。662团3营在韩希孟的率领下。666团1、3营在中校团副彭景文的率领下,分别从东、西两侧迅速包围了鲁苏战区总部驻地张家石旺和一溜彩。

8月4日清晨,111师起义部队正要向驻李家彩的战区总部特务营发起进攻时,特务营的官兵也打起红旗起义了。特务营的前身是张学良将军的卫队营,他们反对蒋介石的反共政策,抗日救国的决心十分坚定。该营早有中共地下人员长期工作,当111师官兵起义后,特务营官兵不召自来,他们携带大批轻重武器和弹药冲出总部,加入到起义部队行列。这时,于学忠派其参谋处长、常师长的老同学张佩文前来师部打听情况。张见常师长依然活着,便知道起义是常师长指挥的。于是,他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回总部去了。张佩文走后,郭维城即给于学忠拨通了电话对他说:“我受常师长重托,参加起义,请总司令下定决心,争取有所作为!”于学忠回答道:“我的部下都走到我前头去了,我以人格担保,决不破坏你们的革命事业。总部特务营参加你们起义,我很高兴。我愿意把东北父老用血汗钱买的枪交给你们,打回东北老家去。”

有关111师起义后的名义,常师长和郭维城议定先用“东北挺进军”的旗号,并托刘祖荫本着张、杨两将军八项救国主张的基本精神,起草起义通电和宣言,委派张苏丁等人把干三队的男女学员组成宣传队,到周边群众中广泛宣传,大造起义声势。并分头派人与中共山东分局、抗大一分校及山东纵队第二旅取得联络,迅速打听到万毅的下落请他火速同师部。

常恩多将军的对敌斗争经验非常丰富,他考滤问题细致, 对起义诸方面问题也很清醒和冷静。在起义的第二天他吩咐郭维城说:“以日照方面的日军出动为借口,马上锄奸(即处决陶景奎、刘宗颜、刘晋武等反动军官),立即南移(即率部转移到八路军抗日很据地)。”但郭维城是文职秘书出身,首次担当军事大任,还缺乏统领大局的经验 ,在形势万变的情况下,他对起义官兵的思想动态和复杂心理也不够了解,只忙于寻找万毅和具体事物,对常师长的行动计划未能及时执行,师内一些思想摇摆不定的人在起义的紧要关口带部队逃跑了。

8月4日下午,曹成镒赶赴山东分局汇报请示。他在沂南县北的抗大分校驻地桃花岭,向校领导周纯全汇报了“八三”起义经过,并要求周向山东分局书记朱瑞发电报,请八路军速向111师靠拢。周纯全连夜向山东分局发出电报。“分局当即决定:一、八路军山东纵队寻找万毅;二、命令我党直接领导的57军独立旅立即由海陵地区开赴甲子山地区,在独立旅开赴甲子山之前,由抗大分校以独立旅名义援助111师。”8月5日,曹成镒在朱樊村向罗荣桓等分局领导汇报起义工作。我二旅也派人护送万毅来到山东分局,分局研究决定,万毅、王振乾、王维平速回111师。并强调指出:“八三”起义是进步的,应大力支持,不要像‘九二二’锄奸那样,错过历史先机。

当天上午,病中的常恩多将军再次召见团、营校级军官,他告诫身旁的老部下:“咱们不能把枪杆子随便交给那帮坏蛋,听他们摆布, 再也不能再让人家当狗使,今天咬这个,明天咬那个。咱们要为子孙求光明、谋幸福,不能让他们戴着亡国奴的帽子。咱们没有两份资本,既打鬼子又打八路军,下能再干那种同胞相煎的蠢事了。要救国,要打回东北老家去,就得和共产党、八路军联合起来抗日。有骨头的人就这样干,你们不要伤心,我不要紧,阎王爷还点不到我的名,我还要带领你们一万多兄弟抗日救国,打回东北老家去呢!”常师长的一席话增加了军官们的向心力。军官们表示,一定团结一心,坚决按师长的要求掌握好部队,顺利走向光明的道路。

8月6日凌晨,突然传来六六一团团长孙维嵩叛逃的消息。孙在逃走前,还给其他团长留下一封煽动叛逃的信件,郭维城感到问题有些严重。他于当天中午,在师部的凉棚下召集孙立基、关靖寰、张绍骞开会。当谈到孙维嵩叛逃时,三位团长无不义愤填膺。孙立基当即把孙维嵩的留信撕碎大骂道;“这个狗东西真无耻!当着师长的面说得比谁都好听,才过两天就变卦了,纯粹是个两面派!”张绍骞接着说:“这个王八蛋带头一跑影响太坏,幸亏师长还活着,不然全让他搅乱了。”关靖寰坚定地说:“像孙维嵩这号败类大有人在,不过,要干革命就得豁出命来,跑他几个怕个啥!”看到三位团长态度明朗立场坚定,郭维城要他们特别注意孙维嵩叛逃造成的坏影响,随时提高警惕,注意部队动向,严防内部坏人和“监军”们,必须提高警惕,严防其乘机分裂部队,煽动叛乱。最后,郭维城要求各位团长把部队掌握好,带领好,为争取起义的胜利而奋斗。垂危中的常师长在病榻上听到孙维嵩叛变的消息,受了很大刺激,已不能下咽食物。几个主要指挥员来到常师长床前,见他已处于昏睡状态。刘唱凯副官轻声将他唤醒,他用微弱声音对刘说:“我的衣袋里还剩下六十多元钱,你把这些钱给勤务兵徐文斌。这个小伙子伺侯我一年多,不怕脏,不怕病,很不错呀。以后若有可能的话,替我关照他!” 他指着伴随他多年的马褡子,带着遗憾对刘唱凯说:“我没有别的东西给你,马褡子里有在南通做得那套将校呢军装和大衣,这是我一生最像样的三件衣服了,留给你做个纪念吧!”刘副官听了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8月8日早晨,郭维城征讯常师长意见后,指挥部队迅速南移,向115师方向靠拢。这时,万毅、王振乾和山东分局书记朱瑞正在日夜兼程向起义部队赶来,以求尽快见到常恩多将军与111师会合。部队在南移途中,广大爱国起义官兵不顾天气炎热和顾旅途劳累,昼夜兼程。最感人的一幕是,原在部队演出的戏班子也随起义部队而行。骑在马上的郭维城感到奇怪,就问他们:“你们跟来干什么?”演员们自豪地说:“兴你们革命,就不兴我们革命呀!”听了他们的问答,很令郭维城感动。

开进到莒南县王家坊前八路军驻地的起义部队有111师师部大部,333旅旅部,666团、662团各一部,鲁苏战区特务团一部,共计2700余名官兵,300多名家属,携带1200余支步枪、60挺轻机枪、30支自动步枪、200多支短枪、2挺重机枪、2门平射炮、2门迫击炮、20余部电台,还有80多匹战马和大量弹药。罗荣桓同志当时说:“百十一师的义举是在国民党反动派反共气焰高涨,抗战最艰苦的时候发起的,对国民党反动派反共反人民的政策是一次严重打击,为我控制甲子山区,迅速改变敌我态势,为扩大滨海抗日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然而不幸的是,九日凌晨,当111师跨进革命行列时,为起义竭尽全力的常恩多将军与世长辞,终年47岁。111师在沂蒙抗日战火的锤炼下,成为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劲旅,为驱逐外敌,解放全中国立下了不朽功勋!

曾身为红色间牒的郭维城,在起义归队后,先任新111师副师长,与万毅并肩作战。在解放战争时期,任齐齐哈尔护路军司令员兼铁路局局长,西满护珞军司令员,中长铁路滨州线军事代表兼西满铁路局副局长,第四野战军、中南军区铁道运输司令员兼铁道兵团前进指挥所副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衡阳铁路局局长,中朝联合新建铁路指挥局局长,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指挥所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副司令员兼大兴安岭会战指挥,西南铁路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中共郑州铁路局第一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副部长、部长。


本文内容于 2008-8-26 20:52:01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