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4月20日,大韩航空902号班机(波音707),从法国巴黎飞往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市。在距离北极点780公里处,加拿大航空管制员告知韩国飞行员飞机已偏离预定航线。飞行员未能正确执行操作,反而将飞机偏航至白令海上空,而此处恰恰是苏联领空。苏联防空雷达起初认为是一架波音747,并派出苏15战斗机进行拦截。当战斗机接近波音707后,韩国飞行员请求着陆并开启了着陆灯。然而,苏15战斗机已接到将其击落的命令。根据美国情报局资料显示,苏联飞行员曾多次试图让上级相信这只是一架民用飞机并且请求取消攻击指令。最终,苏联飞行员不得不服从命令,发射出两枚P-60导弹。第一枚导弹幸运地错过了目标,但第二枚导弹击中了客机的左翼,使左翼严重受损。导弹弹片击穿了机体,导致两名乘客因为机舱气压剧烈降低而死亡。韩国飞行员将客机紧急下降至1500米高空。密密的云层使得苏联战斗机失去了目标,保护了客机。飞行员控制客机继续在低空飞行至科拉半岛上空,并且努力寻找可降落地点。随着夜幕的降临,在经过多次努力后,飞机终于安全降落在科皮亚维湖(Lake Korpijärvi)的冰面上。除两名遇难乘客,其余人员均被苏联直升机所营救。

按照苏联事后的说法,波索夫升空后不久即发现目标,其尾随目标一段航程后确定这是一架由波音707客机改装的美国RC-135电子侦察机(同美空军部分大型飞机一样,RC-135原是以波音707的机身改造而成)。摩尔曼斯克防空指挥部在收到波索夫大尉"发现一架美国RC-135电子侦察机"的报告后,命令波索夫"迫使飞机在最近的机场降落"。随后,波索夫连续向902号班机发出迫降信号,并一度在近距离打开降落灯示意对方降落,但后者没有任何回应,仍继续向科拉半岛方向飞行。而后902号班机突然调整航向,朝与苏联接壤的芬兰方向飞去。摩尔曼斯克指挥部的萨莫伊洛夫向防空集团军司令德米特利耶夫中将报告了这一情况。后者听完汇报后随即下达了攻击命令。晚21时42分,波索夫驾机接近902号班机,向其发射了红外制导空对空导弹一枚,击中了902号航班的左边机翼,机翼外则被严重损毁,且爆炸碎片卡住了左侧的一部引擎。同时弹片穿破了机身致使机舱瞬间失压,导致97名乘客中的2人死亡。随后902号班机下降高度进入云层,与苏联战斗机脱离联系。

按照美国事后的说法,苏联战斗机在发现902号航班后无任何迫其降落的警告或信号,902号航班副机长车颂栋发现了在他们附近苏方战斗机的灯光。美方监听到苏联飞行员向其上司报告称"根据标示显示这是一架波音707民航机"并几次尝试取消先前的攻击命令。在接到苏联地面指挥部的第二次攻击命令后,苏联战斗机向902号航班发射了两枚导弹苏联声称攻击时使用的是一枚P-98(北约代号AA-3)型导弹,美国则声称是两枚P-60(北约代号AA-8)型导弹,苏联解释因为目标飞机的左翼末端被导弹炸飞,惯性致使被炸掉的机翼部分在空中又运行了一段距离,而在雷达屏幕上显示这块带着温度的机翼残端很类似一枚"导弹",一枚击中飞机的左翼,另一枚射失。弹片穿透了机舱,导致一名韩国商人和一名日本游客当场死亡,并造成机舱失压。

902号航班被击中后从7000米下降高度至1500米左右又继续飞行了约40分钟,此时从第5防空师第265航空兵团起飞的四架苏-15战斗机分别由斯洛博奇科夫上尉、A克列福夫(Anatoly Kerefov)、A根别尔科和诺沃日罗夫驾驶编队升空拦截目标。随后902号航班在科皮亚维湖上空进行耗油盘旋。苏联的四架战斗机在空中对其跟踪和监视,但没有再进行攻击。23时05分,902号航班在苏联凯姆市以南的科皮亚维湖的冰面上用机腹迫降。降落时,飞机向前滑行了大约300米,并一度呈90°角度停靠在湖岸边。 迫降地点位于摩尔曼斯克南约400公里处,距芬兰边境约32公里。两小时后苏方人员赶到现场,苏军直升机将死难者遗体、伤员以及儿童送往附近的凯姆市,其它乘客被安置在军营里。两天后,在摩尔曼斯克机场苏方将机上的95名乘客转交给了美国驻列宁格勒总领事馆和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的代表。

事件结果

所有乘客两天后获释,搭乘一架泛美航空公司的波音727客机离开莫曼斯克抵达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在那里等待的另外一架波音707客机把这些乘客最终送到了汉城(今汉城)。机组人员则被留下接受调查,在调查过程中,韩国飞行员对驾机误入苏联领空的事实供认不讳。他们承认曾收到苏联战斗机发出的迫降信号,但是没有理会。此后苏联政府曾向南韩政府索取100,000美元的"照顾费"用于补偿在这期间苏方为902号航班上的乘客所支付的各项开销。

1978年4月24日,苏联塔斯社公开报道了本次事件。报道称:苏联军方和地方政府对这次事件进行了10天的调查,结果没有发现此班机上装备无线电侦察设备。就在塔斯社报道这次事件的当天,苏联国土防空军总司令耶夫根尼萨维茨基空军元帅视察了事件中波音-707客机的座舱。随后,苏联飞机制造厂航空工程技术人员将飞机零部件拆卸下来,使用米-6直升机将其运往停泊在坎达拉克沙湾的拖船上

关于此事件的其它报道

本次航班机长金昌基,事发时46岁,曾在韩战中参加过对苏联空军的战斗。

在902号航班飞行的途中,一位来自日本的乘客Kishio Ohtani曾发觉飞机航向有误,因为他曾多次乘坐该次航班,他认为飞机从巴黎飞往阿拉斯加,太阳应该是在飞机的右边,而他发觉这次却在左边。根据这位日本乘客叙述:当飞机迫降成功后,机长金昌基曾向几名乘客们解释,导致这次事故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导航罗盘失效了,并称他们可能在错误的航线上飞行了4个小时。

大韩航空在事件之后宣布改用麦道DC-10型客机飞巴黎至汉城的航线,该型号飞机配备有惯性导航系统。

五年后,几乎完全相同的事件发生在大韩航空007号班机的身上,造成机上所有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