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我的家乡在河南”南阳女中名师张子倬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张子倬,生于清光绪十八年(公元1892年),1951年病逝,享年59周岁。《南阳历代名人》一书中,对张子倬的评价是非常公正和恰切的。书中写道:“他的一生是积极进取、无私奉献的一生.是时时实践‘位卑未敢忘忧国’这一名言的一生。”


设在南阳古城的最高女子学府——私立学,由张子倬老师教授国文课程。他常穿长衫,留平头,戴黑边眼镜,双目炯炯有神。他在校园中举止文雅、端庄大方,但又不失和蔼可亲,因而深受同学们的敬重和爱戴。他那一手苍劲流畅的板书,使这群渴望求知和开阔眼界的女学生们深信,他是一位学识渊博、德高望重的师长。他略带宛西(潦河)口音,课讲得明了、清晰、易懂,极具文学的魅力和吸引力,所以课堂秩序井然。


张师敬业精神很强,讲课非常投入。凡遇美好的课文,他除对课文的内容、寓意、写作背景等进行耐心讲解外,还常以高亢的声韵加以节奏性的诵读。例如,朱自清的《背影》、《荷塘月色》,徐志摩的《海滩上种花》,冰心的《寄小读者》中的一些章节和段落,以及李白、杜甫等古代诗人的著名诗篇和名句,他朗读起来抑扬顿挫、铿锵有力、韵昧元穷,学生们听起来感觉精微,神采飞扬,不约而同地与他一起去追求那高远的精神家园和粹美的生活境界,把人生价值和审美价值完美地结合起来。


他教写作时,不仅教以方法(如起、承、转、合等),还教用字、遣词的方法和技巧,并常常举例加以说明。对学生的作文中表达得恰当之处,他常用浓笔加以圈点,或用加小注等方式予以肯定和鼓励。如某同学的文章中有表达失当之处,他就在发还作业本时予以口头批改和说明,以引起更多同学的注意,但从不指名道姓地挖苦、讥笑或嘲弄。我中华师长们的这一传统美德确实令人敬佩,这种师生之间亲善友爱的优良传统应该得以延续并发扬光大。所以,当时同学之间相互友爱、互帮互助蔚然成风。


上张师的课,不仅能学到国语、国学、文字等方面的知识,而且开阔眼界,提高认识事物的能力,浏览我中华民族的精神瑰宝。因此,上张师的课是一种高级的精神文化享受和拥有。


此外,他还十分注意观察同学们的学习热点和动向,及时予以辅导并教以分配学习时间和学习方法,要求同学们挤时间多读书、读好书并善于思考,经常到图书馆读书阅报以扩大视野,提高认识事物和分析问题的能力,时刻保持头脑清醒,切不可不假思索地人云亦云。


他非常关心国家大事,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唏?”意在增强同学们对于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的责任心。


当时,他还担任《宛南民报》主笔,经常在该报上发表政论、诗词等,疾声呼吁民众觉醒,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同学们每逢在一起议论时,都对他肃然起敬。


张师对女同学的前途非常关心,对女生的失学率居高不下深表忧虑。他经常说:“女生考取的多但毕业的少,应当减少学习阶段的流失。”据他分析,其中的主要原因一是封建思想意识的干扰,二是时局的影响。他说:“封建统治者一贯宣扬‘女子无才便是德’。封建家庭原本就不情愿让女孩上学,生怕女孩有了文化不好管,何况女孩将来又是别家的人,因而不必为其读书而浪费钱财,让她认识几个字作为陪嫁的一部分就足够了。现在日寇步步入侵,时局混乱,索性将其接回家做点女红,以待出嫁。这样也可让父母省心。有些做母亲的虽然亲身体会到了封建家庭中的男女不平等,但看不见女儿的出路何在,只是希望女儿能比自己强一点儿,甚至会有意无意地充当封建家庭的帮凶,把女儿推上绝路。”因此,每次放寒、暑假前,他都要语重心长地提醒同学们:“父母是爱女儿的,盼望女儿能有个好的前途;但限于其认识能力和受封建思想毒害,往往会做出坑害女儿的事情。母亲虽由于自身的经历而更加同情女儿,但迫于形势和自己在家中的地位,也会被迫出面劝说女孩子不要上学,不由自主地充当了封建势力的帮凶和代言人,造成下一代女性的悲剧……要当心母亲的眼泪。母亲的眼泪也会淹死自己的亲生女儿,要当心哪!”

张子倬可称为南阳女中广大同学的恩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