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二野传(一)---坎坷童年

2野劲旅,又称二野,二驴,野驴,小二。。。。。。别名众多,自称庐陵王爷,其手下的几大废柴陈继承等经常山呼“王爷万岁”。

其人为金陵人士,现年四五十岁,婚姻状况不详,从事过各种工作,经历相当之传奇。

王爷出巡灌水的时候,前有国民党上将骑骡擎旗开道,妖娆妖艳姐妹坐在十八头健骡拉的花车上热辣劲舞,军中姐妹手挥丝袜不断给大家飞吻抛媚眼,东方闻英不知疲倦的为王爷大跳忠字舞,接着陈继承先生在旁散发着为王爷歌功颂德的传单,过度郁闷先生则驾着王爷乘坐的108头骡子拉动的金辇,王爷宝相庄严的端坐其上。再后面就是汤克勤,军官团统计局,军官团体育处,高小鸟。。。。。。等等等等一干大小职事人员。。。。。。说不完的富贵,道不尽的威严。那真是:

王爷銮舆出金陵,旌旄瑞色映废柴。

双妖热舞倾城色,闻英姐妹大家爱。

宝相庄严乘骡辇,传单漫天如雪飘。

水民争相睹精驴,马甲三千为一骉。

以上情节纯属王爷闲谈吹牛时描述,真实性有待考证!

前段时间我偶遇二野,对他的一些经历有了一点了解,今天我重点介绍下二野的一些故事。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二野三岁时候就背上小背篓到各处嘞瑟堆上捡拾废纸,别人家的孩子这个时候还都叼着奶嘴,小二没啥叼的,只好学xuqingzhong叼着别人扔下的半截烟头,久而久之小小年纪有了烟瘾,到六七岁时候一天两包大前门。

六七岁开始自己拉着一辆平板车开始到黑心家开的煤矿里检煤渣子,本来白白净净的小孩,一下子成了黑炭头。脾气又犟,黑心有时候让他过来点个烟,倒杯水,擦个鞋,小二干完了之后总要狠狠的盯着黑心瞪那么几眼。黑心说了:这家伙怎么犟的跟头驴似的。

十岁时候,他在自家门口摆上一张桌子,几条板凳,旁边支上一口大锅,一具石磨,卖起了豆浆豆腐脑,生意还不错,开出租车的管带每天早上都要来买一大缸子,可总有流氓眼红,恶霸那家伙就常常纠集着汤恩伯,旧日的挤压一伙子流氓来砸摊子收保护费,临了说让小二别拉磨了,跟着他们去砸玻璃。

混了四五年后,十四五岁的小二也算是一个资深小混混了,在一次参与打劫煤矿老板黑心的时候,他冲在第一个,JC来的时候,恶霸瓜皮他们说:小二你最壮,最义气,你断后,兄弟们会感激你的。结果被巡街的天目飞龙给逮进去了。在肥龙的教育和半年的改造后,小二如醍醐灌顶般幡然悔悟。决定回到正道上去。

在肥龙的推荐下,小二进了幻影蝶MM他们开的水区文化学校,班主任是黑芙蓉王,刚开始三个月还算不错,上课也认真听讲,仔细做笔记,按时完成作业,小二成了好学生。

可没过多久,水区文化学校里来了个楚云飞老师,此公毕业于家里蹲大学中文系,一手八股文端的写的四平八稳。此公对女学生向来循循善诱,尽心尽力,尽自己之所能的教。可那天一上班,一看讲台下面万花丛中一点黑,不由得大倒胃口,原来是小二啊,可气的是,小二还与同桌的同学牛妹妹交头接耳,挤眉弄眼。楚老师微微一笑,很优雅的瞥了小二一眼。过不多久,一天小二发现铅笔盒中多了张叠成心形的粉色信笺,很好奇的打开一看:驴哥哥,今晚十一点熄灯后,在食堂后面的小树林见,不见不散!!!落款---知名不具。小二那叫一个兴奋啊!!!此生终于有MM主动约会了啊!!!晚上六点多吃完晚饭,精心梳洗打扮了一番,还特意上小卖部买了罐啫喱水,梳了一个帅帅的头型。。。。。。好不容易捱到十点半熄灯,偷偷摸出寝室楼,一路忐忑来到小树林里,心急火燎的等着。。。。。。十一点钟刚过,忽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呀!!!你来干什么?”小二问道“驴哥哥,俺,俺,俺稀饭你好久了。。。。。。”牛妹妹俏生生的说道。眼里还不停的瞅着小二。。。。。。。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对于小二来说,时间在这一刻失去了价值。。。。。。正迷瞪呢,忽然周围闪起了十几把手电筒。。。。。。为头的正是楚云飞楚老师。。。。。。第二天,幻影蝶校长和黑芙蓉王老师劝退了小二。

这时候的小二也长成了一个壮小伙子,走在街头心想:“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正在这时候,身后忽然有人拍了下肩膀,小二猛一回头,“驴哥,是我啊!!!好久不见!!!”“你是谁???”“你咋不认识了,我是小耗子啊,咱以前一起拣煤砟子,一起偷看老板娘洗澡的啊!!!”o(∩_∩)o…原来是ZHOUZHOU628啊。“驴哥,你咋有心事呢”“俺被学校开除了,老师冤枉我,说我早恋,俺气不过飞起一脚踹了那老师一下。。。。。。”听完小二的哭诉,小耗子拉着小二进了水区大街88号的松鼠娱乐城。。。。。。三天后小二头戴破毡帽,穿着件对襟褂子,褂子上赫然补着九个补丁,面前一盆,身后是松鼠娱乐城那不断闪烁的霓虹灯。。。。。。。口里喃喃自语:俺算是见识了,什么是人生!!!

欲知详情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本文内容于 2008-8-26 20:13:54 被黄杨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