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位猴子 第一卷 在地球 第五章 小幸福

dangranniwo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9/[/size][/URL] 君不见走马川,雪海边, 平沙莽莽黄入天。 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 随风满地石乱走。 匈奴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 汉家大将西出师。 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 风头如刀面如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9/


君不见走马川,雪海边,

平沙莽莽黄入天。

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

随风满地石乱走。

匈奴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

汉家大将西出师。

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

风头如刀面如割。

马头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

暮中草檄砚水凝。

虏骑闻之应胆慑,料知短兵不敢接,

车师西门伫献捷。

——岑参:走马西川行奉送出师西征

新疆东部荒野。

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在阳光中显得特别的耀眼,高低起伏却挣扎着显现各自独特无比的身姿。朦胧的天地连接处,好似有一片白色的汪洋在滚滚流动,那是海似蜃楼。

我现在正在这一片的戈壁荒野中,长长的道路上只有我一个人略显孤单的身影。把手中的烟蒂仍进了车里一个垃圾桶,虽然我从没有想过做环保主义者,但对于这样一片少有现代足迹的美丽处女地,我还没有心情也不敢去破坏。

的确,现在距离任务还有两个月时间。这样一段在我生命中从没有的空闲,确实要找个陌生的地方休息一下了,就是只有阳光也可以啊。所以我选择了这个地方,有我喜欢的强烈阳光,难忘的戈壁景色,还有少有人烟的情调。

孤单的情调,是更加难以忘怀的记忆。

车下了国道,在弯弯曲曲的沙石小路上缓慢的行驶着。戈壁滩上那种特有广阔而充满泥土味的空气马上从半开的车窗里涌了进来。我闭了一下有些发酸的眼睛,深深的吸了几口旷野的气息,一种充实满足的感觉一些填满了自己疲倦的身体。

其实,每一个人在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热爱生活表现。我当然也不例外也是一个很爱自己生活的人。虽然这种生活有时把自己压制的抬不起头来,生活概念就延伸到不容易的地步了,对于不容易的生活,我才会更加珍惜。

我自己这些年特别是18岁后的的时光里一直在忙碌着自己以外的事情,忽洛了生活中的太多感受,在这种戈壁空气的涌进和积压中,那个早已经变的厚实已没有感觉的心一下找到了童年的感觉。

童年,那是一种多么美好的愿望。

黑色的车顶反射一抹夕阳的光线,天要黑了。

沿着地上清晰的车辙轨迹我把车开进一道浅浅干涸的河谷中,满地的石子使车极度颠簸。车子穿过一座外面的水泥还是新鲜颜色的铁路高架桥后,一排房子和时而出现的灯便在暮色中显现出来。

我看了手表,已经晚上11点多了。新疆的环境就是这样,甚至在午夜12点这个时候,天边依然还有红色晚霞在徘徊。这样的时间很容易让这里的人嘲笑其它已经静寂地方,毕竟在这个时间,忙碌一天的人才开始陆续的吃晚饭,吃晚饭的空闲心情或许是他们善意嘲笑的原因。

吃晚饭?我也该找个地方吃饭了。

停了车,徒步走到一间房子前。敞开的房门和屋里到处飘散的烟气还有笑地无顾及的声音都一起传入耳中。我很喜欢这样的热闹没有一丝顾及的气氛,昂着头便朝着烟雾中走去。

从房子的摆设来看,这是一间小卖部。房间窄窄的泥质四壁横竖排着的木头架子上稀稀疏疏放着些食品、香烟、日用百货。一台低矮的方桌算是营业柜台,几个被隔壁太阳晒的脸色微黑的人正靠在桌子上边抽烟边谈笑。

由于环境和位置的特殊,戈壁上人类居住点,一般都是沿着铁道线。但家门口有铁路并不代表交通有多方便,那些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过的火车根本不会在意这些小小的定居点。这里人们的生活根本谈不上什么丰富,所以忙了一天的人们,这间小买部就成了一个小小的聚会中心

我看了看聊的正起劲的几人,根本没有注意到我这个陌生人的到来,便朝一位穿着一件蓝色牛仔上衣的中年妇女走去,笑了笑说 :“大姐,你好,你能对我说一下,这附近什么地方有旅社吗?”不用担心,在铁道线附近定居的一般都是汉人。况且,普通话现在也是少数民族的流通语言。

“大兄弟,这儿那里有什么旅社啊!”中年妇女打量我后,微笑着回答。

“呃……”看来今天晚上要赶到附近的城市了。

中年妇女看出我的窘迫,豪爽地说道:“大兄弟,距离这里最近的城市可是有200多公里。现在天都黑了,路根本就不好走。大兄弟,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这小店里倒有空闲的地方,给你收拾一下,迁就一夜怎么样?明天我再想办法,可是不要钱啊!”

“韩家妹子,照你说的意思,是让这位大兄弟给你看店啊!你还说不要钱,就是你给钱也不能这样委屈人家啊!大兄弟,我那里有的是地方,你跟着我吧!我们这地方,什么都不行,就地方大!”一个穿着铁路工人制服的铿锵有力的话语和对那位中年妇女瞪大的双眼,让众人大笑起来。

“哈哈,李大哥,我刚才不是为了激将你吗?你和老洪两个人占着一座二层小楼,那可是两层别墅啊!”说到这里,中年妇女率先大笑起来。然后她又忍住脸上的笑容,大声的说道:“大兄弟,就得跟着李大哥。我看那,他那个豪华的别墅,就应该让出来,为以后来这里的客人当做旅社!大家说行不行?”

众人在笑声中应和点着头,其中一个人用赞成地语气说:“我十分拥护大姐地提议。那么好的房子,让他和老洪两个人住,就是亏了。说不定改成了旅社,李大哥还能挣点外快呢!”这个青年,忍着笑意看着那个被叫做李大哥的铁路工人。

“二保你小子啊,我要是那样做,国家不把我劈了才算呢!”铿锵的声音把说话的李大哥黑黑面孔撑的通红。

“好了,李大哥,你今天把房子让给这位大兄弟。你呢,上二保他家,和二保跟他媳妇你们三人凑合一晚上得了!”中年妇女看着李大哥发红的面孔,忍不住逗道。

“这可不行,我看还是我和媳妇来给韩大姐的免费给他看店好了……”

哈哈,哈哈……

屋子里充盈着畅快地笑声。

有时候,愈简单的生活,可能愈加的幸福。不是所有的笑声都能代表幸福,但在这里这些人的笑声听得出来是心底幸福的表达,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着没有任何其他念头的笑容,还有笑容中夹带的单纯幸福,单纯的都让我觉得自己以前是不是过的已经不算什么生活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的简单幸福,自己的心里忽然有一种震撼,就是被这种简单的幸福震撼。

同时心里更有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悲哀,我也可以这样吗?答案是否定的。我也只能在别人的安排下,做着那些不属于自己生活的事情,接受连自己都已经没有一丝感觉的任务。

现在最起码的现实,就是两个月以后,去接受那个比死亡还可怕的任务!

以后呢,还有这种机会,让我碰见这种简单但对我奢侈的小幸福吗?还有他们脸上为什么会有这样与世无争、平静、淳朴、没有一丝负重的笑容?

看来,这个地方我应该早就来的。

不一会儿,在众人的强烈争执中,李大哥拉着我就往门外走去。

“大兄弟,我们这个小地方,很少有人来,大家都这样说话习惯了。这可能跟其他地方不一样,希望你不要笑话我们俗啊!”李大哥刚才一直铿锵有力声音现在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会呢?李大哥。笑话别人的人根本就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也是人。说实话,我现在还担心给李大哥带来麻烦呢!”看见李大哥刚才有些误会的表情,我不得不说些自己从没有尝试过的客套话。在这样真实朴实的人前,恐怕就是再惜字如金的人,也有全力不让他们一直快乐的心情有一点的阴影。

“大兄弟,看来,你也是直肠子的人啊!刚才我们说笑时,你站在一边不吭声,我以为你嫌我们呢!哈哈,什么麻烦,就我们这个地方,几年都见不着一个外人,你来了,可以说,那个词叫什么?蓬什么壁辉的。哈哈!”李大哥有恢复铿锵的音调。

“蓬壁生辉。”

“对对,就是蓬壁生辉,我们这个地方不用这些词,都忘了。”李大哥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李大哥,我也是半调子啊。”

“大兄弟,你就不要忽悠你哥哥我了,看你的装束,就知道你是一个文化人。对了,我叫李成,大兄弟,你叫什么?”

“我叫林卫国,李大哥可以叫我小林什么的。”对于这些人的真诚,我没有一点资格隐藏什么。

“这那能行呢,小林?我还是叫你林兄弟好了,这样叫起来亲近多了。林兄弟,我们到了!”

一座很破旧的两层小楼,黄色木制大门上右边挂了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尾亚火车站。

“林兄弟,忘了给你说了,我们这个地方叫做尾亚,这儿有个临时停车站,我是这里的站长!”李大哥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笑道。

李大哥好爽的性格。甚至都没有问我是干什么的,住那里,来这里干什么,就恨不得把心里的话全部掏出来没有毫无顾及的对一个陌生人说。

或许在他的心中,我是一个迷路的人吧。但自己如果不是已经迷路,还是什么呢?迷路的甚至不清楚该出现在什么地方。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狠狠地掐了掐兜里上司给那块全息投影器。

我笑着有些调侃的说道:“那我应该称李大哥为李站长了 !”

“呸,什么站长!这里一共就我们两个铁路职工。另一个是老洪,他现在正在铁路那边的红外监察室值班,明天你就会见着他。这只是火车临时的停车点,那些从这里经过的人啊,根本就不知道地球上还有这样一个地方!”林大哥一脸的笑意明显有了一丝黯然。

我感觉到他笑容的变化,轻轻的笑着说:“林大哥,我不是到这里了吗?况且我已经知道这个地方叫做尾亚,并且还有个很豪爽的李站长啊!”

李大哥看了看我,一起和我大笑起来。

极简单的两层建筑,下面是一个大厅,里面停放着自动维修和清除铁轨上锈迹的小型半动机器人,看这些机器人破旧的外壳和简单的功能就知道年代已经久远了。再有的就是临着门口的一张桌子,桌子上摆了一部2017年从军队退役的GPS全球卫星通信电话,除此之外就有两个茶杯和一本厚厚的书薄,看来这就是林大哥和那个老洪的办公桌了。

走过窄窄的楼梯,就到了楼上。这里共分成两个房间。听林大哥说,一间睡觉,一间做饭。推开了睡觉的那一个门,感应灯自动亮了起来,在磁性自动照明灯明亮灯光照耀下,宽大屋子里摆着两张床。一个床头桌上凌乱的摆着些报纸,另一张却很整齐的放着些被褥。在门前桌子上一个水晶玻璃的烟灰缸中,塞满了长短不一的烟蒂。

“林兄弟,你先坐这!”李大哥从床底下拉出一个小椅子。

“你今天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弄点饭去!”他把我按到椅子上,急急的向另一间房走去。我连忙站起来,要跟着帮忙,但看见李大哥瞪大的眼睛,不得不重新坐下来。

明亮的灯光照的我眼睛睁不开,同时从心底发出一阵轻松,但在脸上的表现就是苦笑:本来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人类的强者,但在李大哥这些人前,我不知道为什么感到自己渺小的可怜,就是他们让我突然有种无地自容发出这样的苦笑。

听见了李大哥重重的脚步声,赶忙调整一下自己的表情。刚站了起来,李大哥便端着一个大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是一大盆炒拉条,一大碟炒青菜。在交通不发达的戈壁,新鲜蔬菜是最紧缺的。他把这些东西放在我前面的桌子上,笑着说道:“呵呵,林兄弟,可能你也知道,我们这地方,没有什么东西,也没吃的讲究,现在呢,你就来尝尝你老哥的手艺怎么样?”

我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往嘴里塞了几口,味道真的很好。吃着这些食物,我才发现自己真的太饿了。

“李大哥,快坐下,我自己怎么吃得完!”我看了一眼站在我面前正笑呵呵看着我大口朵颐的李大哥。

“我早吃过了,你这样壮实的身体,这么少的饭都吃不完那?跟我客气干什么啊?”

我正要拉李大哥坐下,突然,门开了,是小买部的中年妇女,她双手正提着一个大大的篮子。

“李大哥啊,你就给客人吃这些东西啊?”她看着桌上的食物,充满笑意的问道。

“这炒拉条,很好吃的!”我的充满感激的说道。

“大兄弟,你就别袒护这个铁公鸡了。”说着,她就从篮子里拿出一碟碟还冒着热气的饭菜......

夜深了我躺在收拾得很整齐被子上还残留着戈壁阳光气息的床上,听着李大哥那舒坦的鼾声,不禁想到小时候偷偷的藏在午睡爷爷的床边,看他一直很严肃的表情在打鼾时胡子一翘一翘的滑稽的表情。那时的日子,只觉得星星是那么的明亮,那么的可爱。

人,为什么要长大呢?我突然脑子里冒出这样的想法,接着又模糊的自己参军第一天,一位首长面容肃穆声音庄严的对我说道:林卫国,你要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在以后你的生命中就只有任务;任务的目的你更要记得,就是结束你的任务,无论是各种方式地去结束你的任务;只有当生命的结束时,你的任务才会真正结束,所以在生命结束前,你生命的目的就是任务;你不要在心底有一丝的埋怨,毕竟这也是你已经做好的的选择,因为你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而我已经告诉你刚才那些话,你没有任何机会选择了……

现在我情愿不知道生命是什么目的,但时间,已经不可能让我回去了。

窗外不时闪过的火车灯照出了李大哥睡中安详的表情,他好象每一刻都活在自己的幸福中。自己能决定生活的人是幸福的啊。我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他,悄悄的穿上鞋,从兜里拿出一叠钱放在自己睡的床上。我这样做,可能让李大哥他们这样的人感到我这个人活的真正可怜,但我这个可怜人也只能现在这样了。

毕竟他们的这种平静生活不是我有资格享受的,我也没有任何资格再来停留一刻在他们的生活中,去充当他们的一员,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让我这个自以为优秀的人汗颜,我已经享受不起这样简单的小幸福。

我以后唯一存在的意义和追求的幸福,怕是那个比失去生命还可怕的任务了吧!

在车晃动的车灯的照亮下,我看了一眼这个小小的地方,以后来这里定居吧,但我有机会吗?李大哥会他们欢迎走时都没有勇气说再见的客人吗?

我不是归客,我只是一个过客。

可怜的过客。

天亮了,我已在一座完全陌生小城之中。

其实时间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很好消磨。像我在这两个月的时间中,找个小酒吧喝的大醉,然后随便找个地方睡到不想再睡的程度;或者在清晨朝霞微露的时候,静静坐在这个小城唯一公园的木质长凳上,看老人热情的锻炼身体;亦或者在街上喧闹的十字路口看着幼儿园的小学生蹦蹦跳跳的排着队回家。

有的时间,坐在路旁,看着不断变幻的人群,才突然觉得自己的存在还是有意义的,起码我这个过客可以在不耽误别人的时光中,欣赏着生命的欣欣向荣。想到了这个时候,我总觉得时间要是过慢点该有多好啊。那样的话我或许可以在人群中看到和友蕾依长得相像的人。

恐怕这个世间已没有像她那般可爱、天真、爱花的人了吧!

逝者已逝,我的心不再有任何的波澜。

蕾依,天堂中会有花朵吗?你看这春天早已到来,地面却没有任何盛开的花,在你离去过后,世间的花也没有心情盛开了。它们现在都是在天堂和你一起在温暖的阳光中欢快地漫舞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