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位猴子 第一卷 在地球 第四章 初识任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9/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阳光温暖的照在了身上,悠闲地走过长长诗情画意的胡同,好象这一刻,我马上变得和胡同里抽陀螺的孩子一样找到了生活地快乐。

我这样的人可以说从来机会能有时间来认真感受天气晴朗和太阳温暖照在身上那种宜人的感觉。

在今天太阳这样柔和的一个时刻,确实是有一种幸福从我心底油然而升。心底那一直存在疲倦感在这一刻竟然有些许冰解的现象,好美的感觉啊!

如果我能奢侈地这样过每天的生活,恐怕就是让上帝用整个地球我也不会换。

突然,一丝细微震动从左手腕上传了过来,刚才那种难以描绘的幸福感觉马上被这种震动冲的荡然无寸。我看了看震动的来源,那块外表简单的像从地摊买来的手表,黑黑的外表,丑陋的样子,更加可恶的是它总是终结我那种瞬间的幸福。

我狠狠拍了几下那快手表,抬了抬脸上大大的墨镜,向不远处停车场一辆黑色红旗轿车的位置走去。

古老的城市,悠久的的历史。那雕栏画柱的花园长廊,那被历史染的通红的城楼,甚至路边一颗杂草也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大气。

这种不被世俗污染的大气,恐怕是北京这个城市最可贵的品质。

这样一座伟大的城市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其实什么都好。但现在我却只能从车上的挡风玻璃上看着天上依旧灿烂的阳光,那种从底感觉到温暖的幸福在已不在这种环境里做片刻停留,周围明亮的景色在我看来已经黯淡起来。

很好城市,已经没有了好心情,这里的阳光毕竟不是属于我这样的人去感受的啊。

北京西北郊一座面积宽阔的院子。院子内无数郁郁葱葱的大树把一座不大却年代久远的蓝色两层建筑遮盖的严严实实。

环境的幽静、院子的宽广、围墙的低矮和绿树的苍翠很容易让人理解为这是一个公园。但有什么公园的大门前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两位全护武装的士兵,士兵杀人似的眼光,就算这里真是个公圆,也没有人敢来吧!

我把车停在这个不是公园的大院南门前一个小小的停车场里,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那个已经磨得发白的身份磁卡,递给一位士兵,经过检查后,我径直向那个两层楼房的方向走去。

虹膜,指纹,全身骨纹透视等一系列验证核实后,我前面的宽大的一间办公室房门自动打开。

“报告!”我向坐在屋子中央一个中年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姿!

中年人看见我进来站起来,平静地指了一下他对面一个沙发。

“林卫国!”上司的声音在苍白头发的衬托下已经变得沧桑。如果来到路上,他眉头上紧拧的皱纹更会让人觉得他是一个普通的老人,正担心每天困苦的生活……想不到以前英朗俊武的他也会变得这样的不堪,看来时间真的是一个很奇怪却又很真实的东西。

听到上司这声沧桑有些嘶哑的声音后,我就感觉到他的这声对我名字的叫喊已经少了些以前的严肃和威严多了些温和和期待。这与他在我面前一直试图保持的坚毅不可侵犯的风度可是大相径庭。

“是。”我坐在他的对面,听见他这突然的开口,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接着再次敬了一个礼,上司很怪异的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从侧面的小桌上拿出了一根烟递给了我。

我接过后,就慢慢的点上,然后把已经燃着的烟递给了他。

看见他伸过来的手已经轻微的发抖:这还是以前的那个他吗?

上司深吸了一口,然后看着我,平静的问起来:“林卫国,现在距离上一次我们见面有多久了?”

“报告,距离上一次有两年三个月零十七天。”这些在脑中我根本不会刻意去记的数字,不知道什么原因,老是在脑中挥之不去。现在在这里,而且是面对上司说出来这个数字,我现在真的不敢相信上司为什么问着以前他一直逃避的问题。

“这样说,距离上一次任务完成的时间已经有两年三个月零十七天了吗?完成这样的一个任务你怎么用了两年多的时间?”说话同时,上司的表情又恢复了以前严肃训斥。

看着他现在的表情,我才明白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

于是我有些讽刺地说道:“这一次任务完成期是你规定的三年。如果在任务中有什么疏漏瑕疵的话,我原接受国家对我任何的惩罚。”

“是吗?看来我现在要恭喜你提早出色的完成任务了啊?”

“好了,好了,我们现在不再说关于以前的任何事情。”上司说完话,脸色中又起了苍老的颜色。

上司狠狠的抽了一口烟,使自己的脸色看起来平静。然后看着对面墙上一幅宽大的全家福说道:“两个月后,你将有一件任务,这件任务比你以前完成的任何一件任务都复杂万倍,任务的时间是限制在30年以内;甚至这件任务会让你会觉得这是不可思议,但我所说的都是真的,关于这个任务一切都是你不可想象的。依照老规矩,你有自己的权利选择做或不做,我没有任何资格强迫你 ,但我希望你能答应去做,一方面因为你是我最优秀的手下,也是我的骄傲;另一面是因为你的头脑、你的技术。为了国家的一切,我只希望你能想到这一点。”

上司所谓的骄傲吗?难道是我么?在我生命中从未听他说起的话,现在这个时候为什么要说?

上司摆了摆手,刚站起来要说话的我,马上把要说出的话又吞进了肚子里,毕竟他是我的上司!

上司把眼光从墙上的照片移到了我身上,似乎逃避什么的,看了一眼,又匆匆移到房间里一个精致的壁架上。壁架上搁的是上司的各种各样的的勋章、证书、奖杯等各种各样的荣誉。看到这些他有些发红的眼光的忽然有一丝精光闪过,接着用一种严肃中夹杂着兴奋腔调,缓慢地问我:“你对两个月后的任务会做什么样的选择?我明确让你知道,如果你的选择是做的话,在你根本想不到的地方,会在你身上发生你从来没有想到的事,那些事情可能会让你随时死掉,也可能是比死亡更可怕。任务所在地方是完全未知的环境,完全未知的各种生物,甚至你不能相信的东西会颠覆你一直以来的信仰,这也只是第一步。你还有和他们面对,真正的接触他们,了解他们,最终去完成自己的任务。现在,听完我说的这些,请你告诉我你的选择。”

请?这是上司第一次和我说这样的字眼。我听得出来,在他关怀的语气中,很多的是想我做出的选择是放弃这所谓比死亡更可怕的任务。但有些人已经习惯了死亡,甚至在他的生命中,比死亡的事情已经发生过,而我就是其中这样的一个人。

有时,身边有太多的事情才会让我忘记自己是一个杀人机器最好的办法。

“我答应!”我平静的话语没有一丝的波澜。

“那好,听完你的选择,我可以告诉你这次完成任务所得到结果了。那就是在全球人类的注目下,成为地球的骄傲,最终成为地球人膜拜的对象,我们会把你当做英雄,我也从心底希望你能成为英雄。!”上司说这话的的声音是少有的平静。

“或许,我会的。”我站了起来,敬了一个礼。

上司并没有在意我的敬礼,他按了手表了一个按扭,一块小小的全息投影器就被他的助手送到了我的手中,上司严肃的对我说道:“给你这个东西,任务详细资料两个月以后你可以打开看,现在是2037年4月15日11时23分,两月的这个时间,也就是2037年6月15日11时23分你才有权利打开看。”

“是。”我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向门外走去。

在我平静的向院子大门方向走的时候,我可能不知道上司站起身把早已经熄灭的烟蒂从口袋中拿出一个手帕小心的包起,珍宝似撰在手中,然后,对站在一旁的平静的对助手说道:“把我刚才和我儿子谈话的录象传进我的手表中。”接着闭着眼睛的躺进了松软的沙发靠背中。

我走出了大门,在准备开车的那一刻,我望了望那座被绿色大树遮掩着的两层建筑,我要走了,这里的人,保重吧!

引擎发动,黑色的轿车陷入了道路茫茫的车流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