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9/


深夜,多彩的霓虹,闪烁的大厦外挂灯,灯塔上刺眼的自动引导探照大灯,还有汽车上的各中各样新奇灯光在暖色的路灯中一晃而过留下的片刻光芒……这些都使这一望无际钢筋水泥的森林成为著名的不夜城,亦或者可以称为一颗不灭的明珠。

这儿是这座明珠城市最为繁华热闹的一段路。深夜十二点这个时间并不代表躁杂的一天会有所停息,相反的是不夜城这个光圈永远会闪烁在这里,使这条不长的路上充满了川流不息的人群。当然,路旁两端那装修豪华招牌,还有那从镶金门里或者其他地方透出的灯光,也正是这个不灭的光圈和热闹的人群永远存在的解释。

现在路上的有几个男女正缓慢的走过这条路,不知道是那些明亮的招牌还没有到引诱他们的进去的地步还是对两旁豪华房子的可望而不可及困苦,他们只是在这条路上说笑着缓缓向前方步行。

从脚下的土层深处传来一阵轻微的抖动,路上的这些男女还以为是自己没有喝酒导致头脑有些疲倦站立不稳的缘故。他们也只是稍微的停下脚步,嘴里面调笑似的咒骂两声后,就消失在不远处的弄堂里。

引起地面抖动的来源,是地下120米的深处一个小房间。

地下100多米?那些走从路上面走过的男女一定会瞥瞥的笑你真是一个孩子,放在大好的夜生活不过,却非要问他们什么地下……

地下120米,是还未被科技文明照料到的泥土,确实谁也不会想到在泥土中一样会有辉煌的建筑,即使一样是钢筋水泥的骨架,但位置的特殊,隐秘之极特征让这地下的广阔的建筑群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这座隐秘之极的地下建筑里面同样是一片沸腾,这并不是地面般的躁杂,而是一种的兴奋,兴奋的来原点就是那被路面上走过的人群误以为还没有喝酒的身体抖动。

现在建筑空阔的空间显得有些狭窄。因为里面的人虽然不多,但大喊大叫透露出来的兴奋,却已经溢满了建筑的整个空间。

这个建筑群是被成为“炎黄九州”国家最新科学的秘密研究基地。

基地最低层的一间小房里,显然建筑里面极度兴奋的人群脑筋并没有糊涂,他们激动身心也并不敢逾越去打开那扇薄薄的仿生物门开看一看令他们兴奋的震动源点。那个小房间就好象一处未被发现的处女地,安安静静就那样骄傲存在。而兴奋的人群,他们现在能做到也只是和同事觥筹交错。

下一步要做的就是他们簇拥的首席科学家,去接受地球无上的荣誉。

想想都值得兴奋啊!

薄薄的的仿生物门,阻挡了外面的喧嚣,同样把屋里的情形完全遮挡。现在这里的情形与外边热闹相比,是一种出奇的平静,平静的使房间内充盈的空气都是萧杀的气氛,这种萧杀使井然有序的房间顿时有了种零落的感觉。

看到这个房间情形,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哦,心情决定着看到的一切。

房间里一种很古怪的机器在明亮的灯光下,被照的一览无余。这个古怪的机器如果不是表面特制的金属反射着明亮的灯光,看起来就会被误以为一朵盛开花瓣中的花蕾,清凉的海蓝色使这个花蕾像极了中国的水墨画,让人充满了梦幻般想法;更古怪的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妇人蹲在机器前面的地板上安静的烧着抱着手里的一大卷黄纸。

纸在火的侵袭下,很快就变成翩翩飞舞的蝴蝶。这蝴蝶是黑色的,成群飞舞着的黑色蝴蝶,轻柔的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有几只黑蝴蝶很调皮地落在那位老妇人的头顶上,满头银发中透出点点黑色,有些滑稽。但在国家的秘密研究基地,基地最隐秘的房间里,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就不是滑稽,而是一种诡异的肃穆了。

老人烧完手里抱的纸,大大的一卷纸现在在盆里只有很小的一团黑色灰烬。盆里面的青烟散尽才看清她的怀中还抱着一个黑白的照片,大大照片上一位有着学者风度的老人很慈祥的微笑着。

只是照片中那双饱经沧桑的眼睛中,存在着一丝不甘,更多的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期待。

“文诚,我们成功了,就是刚才,我们成功了,我们最后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在灯光的映衬下,老妇人原来有些苍白的脸上好象多了一层圆润的红晕。虽然对于一个老人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值得大喜大悲,但现在老妇人明显颤抖的声音,还有那个一而再加重语气的“我们”,加上她看着那张黑白照片眼中爆发的光亮,都表明这位老妇人现在正处于一种极度的喜悦中。

“文诚,你还记得我们结婚时,所许下的誓言吗?要打破上帝之手,让我们人类的光芒完全显现出来,让我们人类自己特有的规则成为浩瀚宇宙中唯一不变的法则。现在,我做到了!虽然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我相信,在全人类共同努力的情况下,你我的愿望终究会实现的!”

“文诚,你看看,你看看这个伟大杰作。它是我们的孩子啊!你看它多么完美,它使我们的愿望终究实现,也完全拯救了整个人类,我们值得骄傲的孩子,是多么了不起啊!”老妇人抱起照片,抱着照片饶着那个奇怪的像花蕾般的机器走了一圈,声音更加激动的说着。

突然,一丝黯淡的色彩使她本来欣喜眼中变得朦胧。老妇人的声音现在明显有点断断续续,她蹲下来看着照片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文诚,你在另一个世界过的还好吗?”

老妇人轻轻地抚摩着照片,喃喃地说:“我知道你在那边过的一定不好!我还记得,你给我说梁山伯祝英台那个美丽故事时,那种严肃认真的表情,那时的你多么像一个可爱的孩子啊!从你那里我知道了原来世上还有这么美丽的爱情故事,共生死,同化蝶。”

老夫人激动地说完,一阵异样的色彩从老妇人眼里缓缓流过。她的声音变得异常平静,“我说过,等你我的梦想实现以后,我就会来陪你的。现在,就是现在,我终于等到了。文诚,你在那边,一定要等着我!等着我为你讲述这个奇迹的诞生!”

老妇人说完站了起来,从门口桌子上端起一杯早已经凉透的咖啡。在嘴唇接触杯子的时候,老妇人原本慈祥、激动的眼神现在变得更加朦胧。她端着杯子,走到那个很奇怪的机器前,腾出一只手很温柔的在光滑的海蓝色金属抚摩了几下,那温柔的动作好象是一位母亲在为将远去他乡的孩子送行。然后,她抱紧照片,喝完了那杯咖啡。随着咖啡杯一声清脆落地声之后,老妇人静静地趴在那个奇怪的机器上,在怀中照片掉落地上的同时,一颗泪水也滴落到了照片上……

共生死,同化蝶。

薄薄的仿生物门外边依然是喧闹的人群,还有他们手中那杯鲜红色的庆功酒。

夜里1点11分,墙上的复古式挂钟那优美的表针在钟摆的晃动中不断的做圆周运动。挂钟下面是一个很宽大的办公桌,在没有被收拾成堆杂乱的文件的掩埋下,宽大的桌面看起来是那么的窄小。

一位长相很英武坐在办公卓后面的老人有些着急的把手中文件拿起来又放下。

“嘀”的一下,老人对面的墙壁上出现一个很宽大的显示屏,随着显示屏颜色逐渐变得明亮,一个正在敬礼的满脸兴奋中年男人出现在显示屏里。老人听到“嘀”的一声后,马上就扔掉了手中不断摩挲的文件,看到这个中年人,语气有些焦急的问道:“成功了吗?”

中年人放下了手,脸上激动的有些发红的颜色,声音更是豪爽的大喊:“报告首长,成功了!不过......”

“怎么?说!”这位被成为首长的人现在也同样激动,他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理会到这个中年人在刚才激动的话语中有很多的恐惧夹杂在其中。

“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你小子快点说!”首长一向严肃冷静的话语中,现在有些微笑着对部下这样的训斥,这种情形很少见。看来刚才这个中年人说已经成功的事情重要非凡。

“不过,刘婧舒院士,在实验成功后……自杀!”显示屏清晰地显示出这个豪爽中年人现在的脸色:紧张,窘迫。

首长听完中年人的话,呆立了几秒钟,然后低着头异常平静地看着桌子上杂乱的文件说道:“把刘婧舒院士的骨灰送到我这里来吧!”

说完他又抬头看了看中年人:“至于这些事情,都要列入国家A级机密处理。现在你要马上封锁最新科学基地,特别是刘婧舒院士的研究室。对参与研究的人员,这些年他们受了不少苦,现在实验终于已经成功了,你就安排一下,找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给他们放一个长点的假期。”

中年人听到这些话后,像卸下千斤重担的似的马上变得轻松起来,刚才紧拧着的眉头现在也有了些须的舒展。他向首长立了一个标准军姿,然后大声说道:“是!”

首长挥了挥手,那宽大显示器立刻消失在墙壁上。淡黄色的墙壁反射的灯光照这位很英武的首长脸上,在这种柔和的灯光下他现在突然有一种苍老颜色。首长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喃喃的说着:“二妹,你这又是何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