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狼 第九章 烟花似火 三十二 魔鬼训练之紧急集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5/


“姜宁,李侯,刘朗快醒醒,快醒醒,紧急集合!快点!”短而促的集合号声未能唤醒特战预备队员那沉睡的酣梦,他们实在太累了,连日紧张超负荷的军事训练让每名队员都筋疲力竭,疲惫不堪。睡觉、吃饭、训练似乎成了他们整个的生活主题:麻木的是训练,快乐的是吃饭,渴望的是睡觉。现在,就连最爱发牢骚的李侯也变得寡言少语,按他现在的理论,要保存所有精力,去和高岭拼,去和训练抗。

队员们腾然坐起,十万火急的收拾背囊,匆忙下楼,场面显得很慌乱,谁都不想落在最后,被高岭K被高岭M。姜宁直楞楞地坐了起来,感觉有些蒙头转向,他用力甩甩头,想把头脑中那点残留的梦境抛出。

“姜宁,你不能老是这种状态啊,整天不死不活的挂着,那哪儿成啊。”刘郎经常这样劝阻他,他当然知道姜宁打心眼里就不愿意来当这个特战警察,可既然来到了这里,怎么也不能就这样混下去啊。可是姜宁依然山重水复,涛声依旧,生活上,训练上不见任何起色,没有半点精气神,这种浑浑噩噩的日子他竟过的有滋有味。自许富贵走后,姜宁显得更迷茫和彷徨,就象一个被判了死刑的罪犯,内心中充满了忧伤和绝望,他很自然便成了全队的重点,拉后退的关键。高岭对他的状态始终采取了隐忍和宽容的态度,他看在眼中,痛在心上,有几次他都想冲上去,将事情的来由去脉彻彻底底的告诉他,让他知道他身上已然背负着父母的血海深仇,让他知道有一个勇敢的年轻人是为了他的生存而牺牲了自身,让他知道有那么多的人在关注着他,期盼着他能扛负起责任的大旗,杀敌建功,保卫国家的统一与安宁,但他几次欲言又止,很冷静地告诉自己停下来,他怕伤害了姜宁,任何人对这种事情的接受力都是有限和排斥的,对待姜宁,对待此事,还仍然需要时间和耐心。

“姜宁,就你老哥现在的状态,天天和高队叫板,要是没有什么特殊原因,他早就开你八回了,还能容留你到现在,不过你到底用了什么魔力啊,竟使得咱们的高队高魔头对你这么的容忍啊。”这是让李候最不可思意和费解的事,他当然代表了大多数。

“费什么话啊,你不明白,我还不明白呢!”姜宁火气冲天。

“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啊?”李侯仍不识趣。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活在这里!你要是看不过眼,直接杀了我算了。”姜宁的语气吓的李侯直吐舌头,心说,算了,这小子的心情不好,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等姜宁收拾好背囊,来到集结地,他已然是最后一名。训练场上灯火通明,夜空里风沙凛冽,整齐而威严的队伍矗立在寒风中,有种让人说不出的震撼。

“报告!”姜宁向高岭打报告请求入列,所有人的余光都瞄向了高岭。高岭没作答,姜宁只好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队伍前面,样子很狼狈,很难堪,很尴尬。

“截止最后一名,你们集合速度比常规时间慢了10秒,10秒是什么概念,10秒又意味着什么?在现代战争中,慢10秒钟将会丧失多少宝贵的战机,我们的战友又会有多少牺牲在敌人的炮火之下,而我们的胜算又将会在哪里?”高岭大声斥责,继续问道:“谁是最后一名?”

“报告。”姜宁回答。

“很好,所有人员,300个俯卧撑,预备,开始。”高岭责令道,这是他的一贯作风,全队只要有一人无故掉队,所有人都将会受到惩罚,当然,经常造成这种现状的罪魁祸首大多就是姜宁,大家无可奈何地卸下全身装备,趴在地上,带着一肚子怨气把300个俯卧撑做的劈啪山响。

待做完后,高岭又讲道:

“今天的惩罚,很好,既锻炼了你们的素质,又清醒了你们的大脑,我想要告诉大家的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你们都不能放松作为一名特战队员所保持的高度警惕性,你们大脑中那根临战状态的弦子时刻都要给我绷紧着,要记住,什么是尖刀,什么又是你们的职责,以后无论是谁,只要是毫无理由的消极怠慢,慢一秒,罚100,慢两秒,罚200,大家记住了吗?”高岭高声道。

“记住了!”队伍中的回答声有些沉闷。


队伍解散,回来的路上,二班一位叫耿壮林的队员怒气冲冲拦住了姜宁,道:“你小子有没有尿性,他妈的总让老子们替你背黑锅,你小子损不损啊。”姜宁抬眼看看,没讲话,把他横拦的手臂甩到了一边,继续前行。

“哎,瞧你丫那操行,还他妈装什么大头蒜,这时候你有种了,平时训练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丫有血性啊,我看你丫纯粹就是找练。”耿壮林不依不饶,怒气冲天,他俩的周围很快集聚了一群,很自然大多人都站在了耿壮林一边,希望他能彻底地收拾一下这个叫姜宁的臭小子。

“喂,喂,干什么,干什么,有事情好商量,都是阶级兄弟,队友情份,大家这是干什么啊!”刘朗和李侯见状急忙过来打圆场解围。

“干什么,我看这小子就是找练。”

“你俩来的正好,你们不是他的朋友吗,赶紧教育教育这个家伙,他太过份了,凭什么让咱们大家跟着他背黑锅遭罪。”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那态势狠不得把姜宁一口吃掉。

“好,好,好,回头批评,回头教育,大家赶紧都散了吧,让高队发现了可不太好,天这么晚了,早歇了,早歇了吧。”刘朗和李侯费了半天的神才把众人解散,一场危机才及时化解。

正这时陈英走了过来,很奇怪地问:“李侯,发生了什么事情?气氛好象有些不对啊。”

“没事。没事,刚才大家伙在一起扯了个闲淡,找一乐,调一把心情。”李侯连忙把话题岔开,打消了陈英的疑虑。

回到寝室,大家满脸倦怠地扎到了床上,头脑里面只有清晰的两个字:睡觉。在这样紧张的生活节奏下,在这样的高强度体能训练下,所有人员的精神和肉体都找到了崩溃垮塌的感觉,一会儿,呼噜声四起,梦香四溢。姜宁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两只大眼巴巴地盯住屋顶,他毫无睡意,从警以来的每一幕都从他的脑海中闪映而过,他思量着自己到底将要走向何方,是一直这样浑浑噩噩的和父亲抵抗下去,还是振奋起精神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他思来想去仍琢磨不出个名堂来,母亲、芳娜、姜明。。。。那一张张面孔一个劲的向他袭来,他的头很乱,很痛。

“嘀——”突然,那尖利的紧急集合哨在度响起,这次姜宁第一个跳了起来,跟着所有人激灵激灵的收拾完行囊,弹簧似的跳下了楼,快速的跑到了集合地。

“着实不错,很有进步。”依然是高岭那句很有个性的口头禅,“我想再次提醒大家,你们就是要保持住这样的警惕性和这样的集合速度,只有这样,你们才找到了一点尖刀特战的感觉,希望大家再接再厉,保持发扬,好,大家解散。”尖刀预备队的再次集结还算让高岭满意,他铁塔似的身躯戳在夜色中,红黑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的笑容。


“天啊,他这是要往死里面折腾咱们啊!可真真要了我的亲命喽,”猴子一边卸着背囊,一边情绪不满地大发牢骚。

“丫真变态!他分明就是在虐待咱们啊!”刘朗愤愤说道。

“他这是在搞变相体罚!”很少发言的石方达也有了意见。

“好了好了!别乱发牢骚了,所有的新队员都会这样骂他,但最后所有的尖刀队员都会感激他,他做的没错,大家赶紧收拾,快些睡吧,明天早晨还有10公里越野那。”班长陈英打断了他们的满腹怨言,催促大家赶紧休息。

“天啊,我佛慈悲,苦海无涯啊。”李候仰天长叹。

“班长,咱们的黑老大不会在折腾了吧,我这心里可没底,您说,他下一步会又会整出什么妖蛾子来。”刘朗试探的语气问陈英。

“这我可不敢保证,如果你不睡觉,想这样坐一夜,我也绝不反对,有个盯哨更好,以免有意外,我们睡过了头。”

“嘿嘿,算了吧您,我刘朗现在最稀缺的就是哈喇文。”说着他窜到床铺上,高声叫道:“亲爱的床铺!我来了!让我们一梦三四年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