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8/


因为军野战医院的事件,所有再次进入防御阵地里的士兵没有人再像以往那么多话。杀敌的仇恨弥漫整个阵地,气氛非常沉闷;深夜时分,我再爬着去了大队指挥部,继续我的要求:我也想和赵勇他们一样带几个士兵突击到美军后方阵地或者基地,消耗他们的有生力量。队长看了看我:“对于今天的事情我们都很心疼,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现在是战争,不是儿戏,所有的战争状态都要服从命令。你在阵地的英勇就是对自己战友的最好交代。我和你,包括所有的中国军人现在都恨不的杀过去活剥了他们,但我们要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军人,无论是现役的还是归队,我们都是军人,只能执行命令;”

阵地对抗在紧张中又一次的陷入郁闷的状态,原本以为这次我们估计会和对方的美军大干一场为牺牲的战友报仇;一晚偶然间我在大队作战参谋那里知道,我们所有的准备本是决定攻击敌人的,由于军部的军事指挥雷达被美军搞掉,一线的装甲炮兵无法准确的打击对方;而特战答对派到对方袭击侦察的分队士兵深入敌后侦察后最好的攻击情报迟迟没有能传回指挥部。

我们现在在对抗阵地里的任务就是狙击手一个个消灭对方无意暴露的士兵,慢慢消耗他们的有生力量。冷枪狙击在很多大规模的战争中经常用,而且非常有效,这不但能伤亡对方士兵,还在心灵上造成恐惧。

夜晚轮流放哨时我开始不按队长的要求持枪,而是挎着突击步枪;子弹永远上膛.保险开在连发上,食指扣着扳机;战争真的就是战争,我已经不害怕枪走火伤害到自己或者战友,我选择自己的战争方式,这样做的好处是,即便有美军特战分队袭击时候,给我脖子上来一刀的话,也有机会打响手中的枪,给阵地上的战友报警。我问过野战医院医生,就算第一时间里对手锋利的匕首抹我脖子时手部肌肉肯定会先紧张收缩;也许是因为吴云和很多中国军人意外牺牲,我能做的就是做好随时牺牲保障自己战友的生命。

装甲阵地上的强力爆破弹异乎寻常的多了起来,除了消耗补充外又增加了高爆强光弹。这一切都预示着很快将有一次大的战役行动,我已经学会了默默等待,军人的时间总是在等待。 没有任务时想吴云和所有牺牲的战友,长时间的阵地战会让很多军人烦躁不安。

攻击命令在纪元十年十一月一日凌晨终于下达了,战争代号:冷酷死亡;

攻击的目的非常明确,装甲集突击大队利用最先进的强力爆破弹对敌前沿及纵深集结地,炮兵阵地,后勤补给地,指挥机关实施强烈的毁灭性打击;突击大队所有士兵任务是,在我军炮击敌阵地时先用火力射击射杀企图在阵地上逃跑的美军。

纪元十年十一月一日三时强大的炮击准备开始。阵地笼罩在薄薄的晨雾中,火炮的身管抬起了头,强力爆破弹被填进炮膛。三时一分,静默了很长时间的电台,雷达电话突然在整个阵地上响了起来,里面再一次传来军长雄厚的声音:“冷酷死亡攻击战役开始,装甲炮群全体注意,标尺467方位87--89。强力爆破弹急促射;”

炮兵阵地上的战友们早已经准备完毕,早已经调整好自己操作的火炮。现在刚一听见军长轰击的命令下达,整个装甲炮群就开始发出怒吼,强力爆破弹拖着桔红的尾焰,消失在天际中飞向早已经计算精确的美军阵地,基地,炮群阵地。

雷向武的装甲炮兵战车里,他指挥操作装甲炮按照指挥把炮弹在最短时间一枚枚的扔向敌阵地;如果按照这样的射击速度,他知道自己战车补给的弹药将在二十分钟里消耗殆尽。因为听不到班长的号令,炮兵班的几个战友都扔掉了防震耳塞。强力爆破弹在射击时间里产生的轰鸣震的耳膜生疼,每个人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为牺牲的战友报仇,为死难的同胞报仇,为打击侵略者他们只是机械的装填,击发。再装填,再击发;

这次的打击就是要完全的清除我军前线的敌防御阵地,所有的轰击就好象老百姓犁地时候那样,也好象也女性梳头那样在敌阵地上来来回回;这是中国军队特有的打法,先延伸,再延伸。然后收缩,再收缩。再延伸,再收缩。美军阵地在短短时间里,被强大火炮翻腾了数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