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我的家乡在河南”九省第一次郑州会议

河南人的讽刺 收藏 7 207
导读: [size=16]“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size] 点击进入[URL=http://bbs.tiexue.net/post_2350959_1.html][color=#FF0000][B][size=18]“我的家乡在河南”[/size][/B][/color][/URL]系列 [size=16]毛主席结束在河南的视察后,新华社记者的通讯在党报的重要位置上刊登出来了“还是人民公社好”。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毛主席结束在河南的视察后,新华社记者的通讯在党报的重要位置上刊登出来了“还是人民公社好”。这句名言顷刻间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全国的公社化运动从此轰轰烈烈地迅速展开。河南作为第一个人民公社的诞生地,自然成为公社化运动的先驱。在毛主席指示的鼓舞下,在一片锣鼓声中,仅半个月,河南全省就实现了公社化。

1958年8月毛主席视察河北、河南、山东三省农村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于8月17日至30日在北戴河召开了扩大会议。会议通过了《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此后,全国掀起了农村人民公社化高潮。经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问,全国农村的人民公社就已初具规模了。

然而,北戴河会议之后仅仅两个月,毛主席和党中央就察觉到公社化运动中的一些错误倾向。例如:各地在大办人民公社时缺乏因地制宜的务实精神,由于好大喜功而导致高指标、瞎指挥、强迫命令、浮夸风和以“一平二调”为主要特征的“共产”风严重泛滥。这类问题在河南尤为普遍。

为了纠正这些问题,10月下旬,毛主席先后派陈伯达赴遂平县嵖蚜山人民公社,田家英、吴玲西到新乡县七里营和修武县(一县一社的典型)作调查。接着,毛主席又沿京广线南巡,并召集和主持了第一次郑州会议。

11月1日,主席在专列上听取了中共新乡地委第一书记耿其昌等地、市负责人有关“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情况的汇报。主席问在场的人们:“公社会不会垮台?食堂会不会垮台?”鉴于当时新乡上报的钢铁数字存在虚夸,主席问耿其昌“你那是不是真钢铁?有没有那么多数?”耿愣了一下,才回答说:“有那么多数,是真钢铁。”主席在谈活中强调了劳逸结合的重要陛和科学性,并希望各级领导要注意关心群众的生活。

听完地、市负责人的汇报,毛主席又接见了新乡地区各县的县委书记。各县县委书记依次从专列左车门上来,和主席握手后再从右车门下车。耿其昌和史向生站在主席旁边负责介绍。主席一一与他们握手、问好,并分别和每一个人照了相。

当夜,毛主席赶到郑州。他利用会议的间隙,召集正在荥阳县(今为市)下放锻炼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干部座谈,紧接着又召集开封、洛阳、新乡、许昌等4个地委的书记和7个县委的书记座谈。在每次座谈会上,主席总是反复说:“有什么问题?不要只说成绩,我想知道有什么问题没有。”主席通过这一系列调查研究发现公社化运动中普遍存在着混淆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集体所有制与全民所有制界限等情况。

1958年11月2日至10日,毛主席在郑州主持了包括部分中央负责同志和部分省、市委第一书记参加的工作会议,即第一次郑州会议。这次会议主要讨论了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出现的问题。开始到会的有山西、山东、安徽、陕西、河南等5个省的书记,后来扩大到9个省的书记及各大区书记。

在这次会议上,毛主席针对当时普遍存在的混淆社会主义与共严主义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集体所有制与全民所有制两种不同的所有制的情况,明确提出必须划清这两种界限,肯定现阶段是社会主义,肯定人民公社是集体所有制。

毛主席说:“现在的人民公社仍然是集体所有制。从集体所有制到全民所有制要有个发展过程,即使将来达到全民所有制了,也不等于是共产主义。”主席还批评了“一平二调三收款”的做法和有些人总想三五年内搞成共产主义的错误观念。当有人谈到山东省范县(今属河南省)提出二年过渡到共产主义时,主席说“还是慢一点好。”

会上,毛主席还对陈伯达起草的《十五年社会主义建设纲要四十条(一九五八至—九七二年)》进行了批评。他说:“有些人大有消灭商品生产之势,一提商品生产就觉得是资本主义的东西。他们主张现在就消灭商品,实行产品调拨。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违反客观规律的。”他还说:“陈伯达一下子变成了‘左派’,我们都成了‘右派’。我情愿当这个‘右派’。”

毛主席在这次会议上批评的主要错误观点,在这些与会者当中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例如,河南就曾经赞成过废除商品、实行调拨的主张。

这次会议主要由中共河南省委负责接待。毛主席仍住在专列上。这些天,无论是在专列上还是在接送主席的专车上,主席都时常与史向生促膝谈心。也许主席已发现史向生也赞成“人民公社是全民所有制”的观点,因而很注意在与史的交谈中启发他的觉悟。主席谈话的语言是风趣而又生动的。例如,在谈论所有制问题时,主席打比喻说:“你史向生是高个子,而杨蔚屏是矮个子。现在把你的个子截给他一截行不行?不行!再如,你手中有一枝钢笔,我可以向你借用,但我未经你同意就拿走,据为己确,你说行不行?不行!这就是所有制问题。”这些话浅显易懂,寓意深刻,可见主席的用心良苦。然而史那时头脑已经很膨胀,还不能真正领会主席的意思。

会议期间,毛主席在百忙中尽量抽时间多与人们交流思想。有一次,他在交际处走廊上对几个地委书记说:“你们的头脱皮不脱皮?我每天都要脱好多头皮。”然后他又伸出双手说道:“看看你们的两手脱皮不脱皮?它们是要脱皮的。这就叫新陈代谢。什么事物都有其发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违背它就要犯错误。主观上只能适应它,帮助它发展,不能打倒它。这是规律。”

对于那些务实、敢讲真话的干部,毛主席是很赞赏的。例如,修武县全县17万人,以县为单位成立了一个大公社,打算实行衣、食、住、行全包。一天,毛主席问这个县的县委书记张洋芹:“如果一年不给你们行政经费,不拨款给你们,全县党政军民由你全包,你包得了还是包不了?”张洋芹冷静地盘算了一下说:“我不敢包。”后来,主席表扬了张洋芹:“这个县委书记还是有头脑的。”

会议期间,毛主席在河南省军区大礼堂接见了河离省党政军领导干部、参加省军区党代会的代表和部分河南省、郑州市直属机关干部。毛主席还给县以上各级党委委员写了一封题为《关于读书的建议》的信,建议他们认真阅读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共产主义社会》这两本书,并说:“现在很多人有一大堆混乱思想,读这两本书就可能给以澄清。”

这次会议以后,毛主席又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问,在省委南院会议室内给中共河南省委全体常委和有关同志讲解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第一、第二、第三部分,重点讲解了第二部分《关于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商品生产问题》。毛主席逐字逐句并联系当时的实际情况讲,讲得有理有据,使听者受益匪浅。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