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不同于那部电视剧。

飞,硕士研究生。

菲,乡下来的打工妹。

机缘巧合,他们相爱了。

飞还没毕业时,有这么一段空闲时间。于是,他到朋友开的汽车修理厂体验生活,顺便挣点零花钱。隔着一条马路,也就是修理厂对面,有这么一排商业街,街上有这么一个理发店。

飞有一次去理发,见到了正在扫地的菲。老板娘埋怨菲扫得尘土飞扬,训斥了几声,话语不乏恶毒。菲默不作声,眼神中充满恐惧,急忙跑去拿水瓢,慢慢的把水撒到地上。

老板娘仍然不肯罢休,骂出的话越发恶毒。飞怜香惜玉,告诉老板娘,她已经做的很好了。菲抬头看了一眼飞。飞也正在看她。

飞高大帅气,穿着沾满油渍的工作服,还真像那么回事。菲娇小美丽,扎着两个小辫,身着朴素。菲的眼睛,泛着泪水,充满了感激。飞很惊讶,一个农村来的女孩,竟然散发着一种和别人不同的气质。

理完发,飞走了,路上,总有想回头的感觉。

半个月后,飞忍不住又去了理发店。他想看看她。她的眼神,充满了他的大脑,挥之不去。这以至于,飞不专心工作,砸伤了手指。

这次来理发店,菲换了身衣服。飞在理发时,用余光不断看着菲。菲也是一样。

飞想,这个女孩到底是谁?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么?

菲想,这个男孩到底是谁?他为什么和别人不同?

飞走出理发店,菲悄悄跟了出来。她看到到他进了对面的修理铺,拿起了螺丝刀。菲的嘴角,露出笑意。

第三次来理发店,飞开口问菲,你叫什么名字?菲看着他,没有说话。老板娘说,她不会回答你,她是哑巴。飞心里突然感觉苦苦的。菲拿着扫把,低头走进了里屋。

没想到,晚饭时,菲来到修理铺,手里捧着两个大碗。从手势中看出,这是她做的饭,让他吃的。飞很感动。

菲拿出纸笔,写下了一段话:“我叫菲,我能听见你说话。”字体俊秀。飞也告诉她自己的名字,还有,你做的菜很好吃。

菲看着飞吃完,笑着走了。她乌黑的头发,还有美丽的大眼睛,深深的印在飞的心里。

此后,隔三差五,菲就就会送来饭菜,看着他吃。

一天,飞在菲走后,发现工具箱上有个纸条,打开时,心里怦怦直跳。菲在纸上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么?喜欢的话,你就走出门,向我这个方向招招手。不喜欢的话,就不要出来了。

飞没有犹豫,立刻走出门去,像理发店使劲挥手。

这天没什么生意,菲早就搬来小板凳,坐在理发店窗边,隔着纱窗,看到了正在挥手的飞。其实,菲没有奢求什么,她想,就算他不出门挥手,我还是要在这一直看着的,要是他没有看到纸条呢?要是有人把纸条当废纸扔了呢?

菲擦干眼泪,走了出来,和飞对视,两个年轻人的笑,在阳光下显得那么好看。

就这样,两人恋爱了,海誓山盟,都写在纸上。

飞在修理厂的朋友第一个提出反对。他说,这不可能,那是个哑巴,以后怎么生活!

菲的老板娘,也不时嘲笑她,她说人家那么好一个小伙,莫不是瞎了眼睛?

两人爱得深,飞告诉父母,他恋爱了,想结婚。父母回答,那好,领回家里来吧。

飞带着菲回到家,进门时,有点哆嗦。菲躲在飞的身后,她不明白,一个修理工的家,为什么在如此漂亮的小区里,房子为什么会那么大。

飞开门见山,她是个聋哑人,但是我爱她。这句话,飞是鼓足了勇气的。父母惊呆了。为了准备这次与准儿媳妇的会面,父亲特地刮了胡子,穿起了白衬衣,母亲特地去焗黑了头发。

沉默的几分钟,像过了几年。父亲站了起来,打开门下楼了,什么也没说。母亲说,想和菲谈谈,希望儿子能回避一下。

飞下了楼,看见了父亲。父亲上来就是一巴掌,飞蒙了,捂着脸。楼下打扑克的老头们,也不看牌了,直勾勾的瞅着这对父子。

父亲说,你小子真长能耐了。想干嘛?上天是不?

儿子说,我听了你们一辈子,希望能尊重我一次。

父亲说,你们是不可能生活在一起的,你们不是一种人,不是的。你要是想结婚,就给我滚。

飞的倔强劲儿上来了,扭头就走。丢下了老泪纵横的父亲。

楼上,菲用纸笔和飞的母亲交流。

母亲说,我儿子是研究生,天之骄子啊,他的路还长着呢。

菲写,我喜欢他,阿姨,是真的。

母亲说,你们还小,过几年,就知道了,你们不一样的,恩,不一样。

菲还是那句话,我喜欢她,是真的。

母亲说,你还是走吧。

菲哭了,跑下楼,遇到正上楼的飞。飞拉住菲,菲挣脱了,继续跑。飞就追。父亲瞪大眼睛看着他们,他不明白,那个听话的好孩子,这是怎么了。飞路过父亲时,把跑换成了走,挺了挺腰板。

小区外的小路上,飞追上了菲。飞说,我要定你了。菲低着头,只是哭。菲捡了根冰糕棍,在路边写,你为什么骗我?

飞说,我咋骗你了。

你是研究生,城里人。

你没问过我,我以为没必要说。

我们分手吧。

不,永远不会,我们之间只有一种分开的方式,那就是我死了。

不许你这么说。

菲赶紧捂住了飞的嘴,飞顺势抓紧了菲的手……

一个月后,飞带着菲去了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没有轰轰烈烈的婚礼,他们租了一个十几平米的小屋。

飞让菲不要在理发店扫地了,每天在家等他下班。菲告诉他,家是两个人的,要两个人一起营造,她不想不劳而获。于是,研究生的妻子,仍然在理发店打扫卫生。

而此时,飞的父母终日以泪洗面,他们仍旧不愿意承认,儿子娶了个哑妻。“慢慢的,就会好了”,母亲总对父亲说。他们想儿子,但见不到。

飞在一家合资企业工作,工资是菲的几十倍不止。每个月,飞会把工资交给菲,菲才给飞几个零花钱。

几个月后,菲查出自己怀孕了。飞兴奋的一宿没睡着觉。直到孩子出生,飞都是无微不至的照顾菲,虽然菲常常无理取闹,但飞认为这是孕妇的正常心理现象。

其实,菲心里,很感激飞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也只有在飞这里,菲才是个正常人。

正常人啊,菲一辈子的梦想。她想说话,想唱歌,无奈她只能发出“啊呀”的声音。从小到大,没有谁把菲当成正常人,包括父母——嘲笑和异样的眼神,映入她的眼里,接着又刻进她的脑子。她能做到的,就是忍耐。日复一日的忍耐。

孩子出生了,男孩,健康的很。菲在产房里,非常想问一个问题,无奈她没有纸笔。

十个月后,菲的问题有了答案,儿子喊出了第一句话:“妈妈!”菲笑了,又哭了。

慢慢的,飞的工作走向正轨,有了一群朋友。而朋友之间,喝酒吹牛,最正常不过。但这却引发了飞和菲的第一场“战争”。

这天晚上,飞和朋友吃饭,很晚才回来,喝的醉醺醺的。飞发现,菲和孩子都不在家。酒醒了。

飞跑了出去,四处寻找,半个小时后,在护城河边的桥上看到了抱着孩子的菲。飞说,你们咋出来了。菲不说话。飞说,都几点了,快和我回去吧。菲连看也不看他。

连哄带骗,飞才把菲和孩子带回家。一进门,菲就吧门口饭桌上的杯子扔到了地上,“砰”的一声。儿子哇哇大哭。飞赶忙拿来纸和笔,塞到菲手里,又把孩子接了过来。菲又扔下纸和笔。飞说,你干吗这样,别让邻居听到。菲还是不理他,抓起东西就要摔。飞只能抢过来。就这样,战斗了一宿。直到天快亮时,飞才哄好菲,菲在纸上写下:你不关心我,我要走。

你想上哪去啊?这才是你的家。飞说。

这是我的家,只是我的家么?菲说。

此后的几天,飞都是按时回家,不敢再喝酒。菲也照常看孩子,倒也相安无事。

但那次公司聚会,改变了飞的想法。聚会时,飞滴酒未沾,只是晚回家了一会。菲再次摔东西,甚至要砸玻璃。又是一夜未眠。好容易哄睡的儿子,再次被惊醒。

飞发火了。我是那么的迁就你,你怎么能这样!

菲惊呆了,在纸上写下了:就知道你看不起我。

飞说,怎么能看不起你呢,看不起你,我不理父母了?看不起你,我和你结婚生了孩子?

菲说,我是哑巴。

夜里,飞流泪了。这是飞结婚后第一次流泪。飞想,是不是父母说的,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是对的?我们真的不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么?

菲没有为飞擦眼泪。

第二天,飞的父母通过千般打听,终于找到了飞和菲的家。飞上班去了,父母看到了小孙子。父母不约而同的想,都这样了,就这样吧,何况孙子还那么健康。

母亲对菲说,搬回去吧。菲写,不搬。

为什么?

我是个哑巴。

父亲使劲拍了一下桌子,这,这不是无理取闹么!孩子吓哭了。

菲写,请你们走吧。

父母只得走出房去,在门口等着飞。太阳火辣辣的,直射下来,老两口还是等着。

飞回家时,在门口遇到了坐在地上的父母。非很惊讶父母还是找来了,但为什么不进屋坐着?

为啥?你那好媳妇赶我们出来!父亲怒目而视。

飞把父母扶起来,搀着他们进了屋。一进门,他看到了菲,菲好像想说些什么,他没有理他,继续和父母说话。菲抱起孩子走出门去。

飞说,你站住,要走你走,放下孩子。

菲愣了一下,就把孩子轻轻放到了地上。

飞过来抱起孩子,坐下,继续和父母聊天,余光看着菲走出去。飞说,我们想回去住,这边,哎,不是那个事儿。父亲说,你媳妇不愿意,让我求她?做梦吧!

父亲拉着母亲,一拍桌子走了。母亲还想说点什么,忍住了。

关上门,飞隐约听到父亲说,路,是他自己走的。

飞充好奶粉,喂饱了孩子,躺下了。他知道菲的不易,但也无能为力。

第二天一早,菲还是没有回来。就这样,飞不敢去上班,抱着孩子在家里等菲。

三天后,菲还是不见踪影。菲在安徽的父母打来电话,说菲已经到家。

第四天,飞接到公司的电话,自己被开除。

第五天,飞把孩子带到父母家,说是要是找菲。父母说,你真是自作孽啊。

飞没有去,依然回到了小房子。他在超市买来了啤酒,火腿肠。一个人在屋里喝酒、吃肉。飞想,自己的感情路为什么这么坎坷,好容易爱上一个人,但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哎,妻离子散。

何灵魂之信直兮,人之心不与吾心同!喝醉了,飞翻来覆去的念着屈原的诗。胡子长了,眼睛肿了。飞还是没等到菲。

几千公里外,菲一个人呆在屋里,家徒四壁。她想他和儿子,但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表达。回去后,他会不会还是看不起我?

县城里,菲给飞拨过几次手机,都没有人接。菲想,他一定还在生我的气吧。

半个月后,菲回到家,用钥匙打开了门,看到了一具已经发臭的尸体。

再半个月后,菲回到老家,抚养自己的孩子。

飞说过,他们之间分开的唯一方式,就是他死了。

但菲觉得,飞没有死,还会出现在菲的身边。

多年后,我遇见了菲,她用纸写下了他们的故事。

纸上的最后一句话是,飞没有死,真的,你相信我不?

本文内容于 2008-8-26 20:40:07 被小笨匪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