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030.html




“拜托各位了!”面对与会的各位将领,福田康夫恭敬的站起来,向所有人鞠了一个自认为有生以来最有诚意的躬。见首相行礼,在座的海军将领立刻纷纷站起身来。


“日本国之未来,有赖诸君之努力,如果日本有幸能度过眼前的难关,那么各位将功不可没,名垂青史。”福田一边说着, 一边再次低头道。


“请首相放心,敌人若敢进犯,必然让他们重复甲午之败绩!”海上自卫队参谋长斋藤隆立刻站起身来保证道。


“拜托了!”出人意料的,福田并没有过多的说什么,而是点了点头后,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长期以来,日本一直将目光放在亚洲区域,或者说,不仅仅是目光,甚至所有的研究机构以及情报机关都将重点放在亚洲。而在亚洲之中,中国又成为起研究的重中之重。每一个突发事件发生后,日本最关心的是, 中国想干什么?中国会怎么做,中国有什么反应。


对于领导日本政坛的日本政客来说,中国是关系到日本未来的一个重要对象。


或许某些日本人会沾沾自喜于中国处于美国所构筑的第一岛链内,被日本紧紧的扼住了前往大洋的脚步,可是却鲜有人从相反的角度去看,无论战争是否发生,当中国强大的同时,日本所给予中国的压力,中国将逐渐的成倍反还给日本。


什么是敌?敌我双方是相互的,敌我之力量是匹配的,敌与我之间是可以称之为对手的。 美国与伊拉克之间绝对不是敌我的关系,因为对于美国来说,伊拉克不是敌人,只不过是个练手的靶子而已,若非如此,伊拉克的政坛人物也不会搞笑的成为扑克牌上的小丑。


而对于日本来说,中国却绝对是个敌手,可是,当面对突飞猛进发展的中国时,日本是否还能成为一个称职的敌人或者是对手,这是福田所不愿意想象的。


GDP是个无聊的荣誉榜,登在榜单上并不代表着什么,作为第二大经济体的日本,是否真的可以在中国,俄罗斯,欧盟面前问心无愧的称自己为第二强国?恐怕没人敢肯定。日本是否具有独自抵抗经济战争甚至军事战争的实力,日本是否具备完整的经济体系以及足够满足内需的生产实力?恐怕将这个问题摆在任何一位自信满满的日本专家面前,对方都会愧疚的用语焉不详的外交辞令来回答。


战争就是这样,无论是经济或者是军事活动被冠以战争这个名头后,那么所要做的就是丝毫不能偷懒的全力以赴。日本可以全力以赴,但是即便全力以赴,恐怕也无法应对咄咄逼人的中国。


“这场战争将会是以什么样的结果收场?”福田扪心自问道。



“中国人,要想将战火蔓延到日本本土,唯一的方法就是完全消灭日本海军,否则,等待他们的将无疑是失败,而现阶段,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以海军为中心,尽全力将中国舰队阻挡在国门之外!”会议并没有因为福田的离开而停止,相反,石破茂则在首相离开后,再次将会议中心转移到目前的情况上来。


“我们得到的情报,以及潜伏在中国本土的间谍完全证实了中国舰队进驻韩国的消息。而从中国舰队进驻的位置以及时间上推算,他们显然要做的与我们所设想的完全相同——寻我海军主力,进行决战,以便在登陆之前扫平障碍。”听完石破茂的话,斋藤隆立刻从旁接口道。


“进驻釜山,显然是为了封锁朝鲜海峡,封锁朝鲜海峡,自然是为了彻底控制住日本海。而中国人要想登陆日本的话,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日本海一侧。可,要想瓦解敌人的进攻,我们难道真的需要进行决战吗?” 听到斋藤隆的介绍,石破茂口气疑惑的问道。


“海军本部已经针对敌人的动向以及所采取的行动草拟了应对报告,我个人认为,完全可以应付目前情况,在不采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前提下,中国人将很难达成他们的战略意图。”听到石破茂的询问,斋藤隆连忙回答道。


身后,参谋将复印出来的绝密计划迅速分发到与会众人手中,而当看到计划内容时,石破茂原本严肃的表情顿时变的异常紧张。


“你确定这绝对可以行的通吗?”看着标注着神风的计划书,石破茂微微皱着眉头道,计划的内容绝对可以称之为冒险,甚至冒险到孤注一掷的地步。


“恩,是的,一直以来,我们的这股力量很少暴露在世界面前,自从开战以来也是如此,我相信,即便中国人不会忽略这股力量,在突如其来的情况下他们也不会有相应的应对策略。”斋藤隆连忙自信的说道。


“神风……”石破茂多少有点不自然的念着计划的名称。计划的内容虽然精细到无可挑剔,但是石破茂却仍然有点不甘心。


“是的,计划取决于中国元朝入侵日本时,天照大神赐予我们的神风,依靠它的帮助,我们抵挡了元朝的两次侵略。”明白了石破茂的意思,斋藤隆连忙解释道。


“似乎我没有别的选择,看来只能同意这份计划了?”看到与会众人竟然无一提出反对意见,石破茂立刻出言道。


“虽然会有些损失,但是我个人认为,计划的成功性还是非常高的,敌人断然不会相信我们会采取这种单纯的打击手段,阻止他们的登陆,而一旦成功,所造成的损失,将是无以伦比的,至少可以让战火二十年内无法燃烧到日本本土。”听到石破茂不甘心的询问,斋藤隆再次自信的说服道。


“好吧,不过名字我希望能改一下,神风不好,可否用樱花呢?为了我们能长久的看到樱花的开放。”石破茂在点头同意的同时,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