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夺定价权 中国大豆绝地反击




作者:陈纪英 2008-8-25 23:05:49





“他们在和我们抢大豆。”位于中国农科院的中国大豆产业协会办公室,中国大豆产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刘登高对大豆产业协会副秘书长卢林纲说。

让刘登高在意的一条消息,是丰益国际准备斥资30亿美元收购东北大豆。刘问卢:“这个消息你关注了吗?我们要好好研究研究”。他很快就从电脑上找到新闻,打印了出来。

大豆军团试水

8月17日,内蒙古。刘登高一行这次出差,是和内蒙古、黑龙江、吉林等省参与大豆产业化试点的地方政府敲定最后的方案。

半个月前,大豆产业化试点的初步方案出炉。从2007年3月大豆产业协会成立,刘和他的下属就一直忙于大豆产业化的工作,方案从构想到初步出炉,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挺复杂的,企业、地方政府、农户,多头利益,都要协调好。”

成立一年多的大豆产业协会,与农业部渊源颇深。会长万宝瑞曾出任农业部原常务副部长,专职副会长刘登高是原农业部经管司司长。历经三位副总理亲自批示,筹备四年才得以建立的大豆产业协会,也被寄予挽救中国大豆产业的厚望,而大豆产业化正是协会最为重要的工作。

刘透露说,从去年开始,产业化试点开始进入议事日程。愿意参与产业化试点的企业,先制定出自己的试点方案,再提交给大豆产业协会。

推动大豆产业协会成立的九三油脂集团,也是这次大豆产业化试点的积极推动者,集团老总田仁礼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我们九三很热心”。

拥有亚洲最大的大豆加工工业园的天寰集团,同样参加了这次的大豆产业化试点工作,“我们的方案已经交给大豆产业协会,不过方案最后怎么样,还要看和地方政府、豆农的协商结果。”天寰集团外宣负责人廖军辉透露,这次参与试点的大型大豆加工企业有20家左右,小企业可能有数百家。

方案提交给大豆协会后,后续工作并未完成。事实上,包括农业部在内的相关部委,也在密切关注由大豆协会发起的产业化试点方案。

8月11日,记者在大豆产业协会办公室见到刘登高的时候,他刚从农业部回来。刘透露说,他是跟农业部的相关领导谈论与试点相关的工作,“农业部非常支持我们的试点”。

刘告诉记者,方案涉及的内容主要是大豆企业如何与豆农结合的问题。在现在的方案中,大豆加工企业将和豆农提前约定好种植大豆的品种,“专种”与“专用”相结合,“比如说加工企业需要高蛋白的,农户就种高蛋白的。”农户只要按照约定种植了相关品种,“企业一定要收购”。

而在最为敏感的价格领域,采取的是市场价+浮动提高的模式,刘透露说,“参与试点的企业,大豆收购价要在市场价的基础上增加10%~20%左右。”

刘透露,参与试点化的大豆加工企业以及数百家中小型大豆加工企业其原料多是非转基因大豆,产地在国内。与此相对,外资染指的企业其原料多为转基因大豆,来源于国外,属于中国几乎完全丧失定价权的品种。

国产非转基因大豆未来命运如何,正是振兴中国大豆业最为关键的因素。记者了解到,中国的大豆为非转基因大豆,而中国在非转基因大豆产品上,还有相当大的定价权,“发展我们有优势的非转基因产品,能够加大我们在整个大豆产品上的定价权”。而如果国产大豆产量萎缩,中国仅有的在非转基因大豆上的定价优势也将丧失。

然而,这次的试点能够挽救已经沦陷的大豆江山吗?

失地能否收复

刘登高在看了丰益国际的新闻说:“应该不是空穴来风。”事实上,在大豆和食用油定价权旁落的背景下,谋求大豆受制于人的状况的改善,也正是此次大豆产业化试点工作的目标之一。

会长万宝瑞说,中国大豆产业之所以落后,关键在于“农户一盘散沙,企业孤军作战”的传统体制与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产业一体化的发展潮流不相适应。在中外大豆战中取胜的美国大豆,走的正是规模化和产业化的路子。

刘对这次的大豆产业化试点寄予厚望,“我们的试点,先重拾豆农种豆信心,减少大豆对外依存度。同时,加入大豆产业化试点的企业组成联盟,集体购买大豆,增强谈判能力,加大在大豆价格上的定价权。”

记者了解到,日本和韩国走的正是通过产业联盟、增大定价权的路子。日韩的官方机构或私人团体通常会和其成员联合达成订单,提高定价发言权,以期获得尽可能低的价格和尽可能好的质量。

不过,在廖军辉看来,这次的产业联盟只是试点,“这才是第一步,参与的大企业太少,所以我们整体上的谈判能力还需要加强。”

而在大豆油脂行业,参与产业化试点的实力最为雄厚的企业是九三油脂。不过,要让更多的大型油脂企业参与产业联盟,显然并不容易。

在中国,外资通过收购、参股国内大型粮油企业获得大豆进口权。全国97家大型油脂企业中,外资就控制了64家,占总数的66%。美国ADM公司和新加坡WILMAR集团共同投资组建的益海嘉里集团,在国内直接控股的工厂和贸易公司已达38家,工厂遍布河北、山东、江苏等省。而中粮旗下的多个炼油厂也被外资“染指”。

“这些企业当然并不热衷于我们的大豆产业化试点工作了”。刘登高说。

在刘看来,上述外资占据国内大豆市场,也导致了豆农丧失利益,“国内的大豆丰收与否,几乎不能对价格产生影响了,豆农种大豆的时候不放心,因为未来价格很难预测。”

来自中华粮网的数据显示,在经历2007年的天价后,8月的大豆价格尽管已比7月份每吨低了近百元,仍然交易清淡,而价格走低的原因被分析为美国大豆生长形势的好转。其中大连大豆期货价在芝加哥大豆期货价格下跌的影响下,也一路走低。

上述链条显示,豆农的迷惑,答案正在大洋彼岸。大粮商操纵芝加哥期货市场,大连的大豆期货投资者再跟进芝加哥市场的期货价格,而期货价格最终影响现货市场。“什么叫定价权丧失,就是处处跟进他人的价格,大豆市场现在就是这样。”

“我们作为全球最大的大豆买家,却在定价上没有发言权,这是不合理的。”刘补充说。

21日,刘登高一行已经转移到黑龙江省考察,陪同的大豆产业协会副秘书长卢林纲告诉记者,他们之前和内蒙古地方政府“谈得很融洽,一切都很顺利。”

刘登高向记者强调:“试点成功后,有望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链接

中国大豆产业大事记

1996年中国开始对大豆进口实行配额管理,之前中国是大豆净进口国。

2001年中国对外开放大豆市场,外国企业不断涌入国内,四大粮商开始染指中国大豆业。

2004年,在遭遇到国际投资基金的疯狂打压后,中国中小型大豆加工企业和本土榨油企业不堪承受负荷,纷纷宣布破产,被外资低价兼并。

2005年,中国进口大豆2659万吨,成为世界最大的大豆进口国,进口量约占全球贸易量的1/3。

2008年,据美国农业部预计,中国全年将进口3550万吨大豆,进口依存度将首次突破70%。中国90多家国内榨油企业中,64家已变成外资独资或合资,控制了中国85%的实际加工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