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军衔制揭秘:将官以上等级层次较少(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8年9月14日,中央军委授予上将军官军衔仪式大会现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8年9月14日,邓小平同志亲切接见被授予上将军衔的高级将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佩带新式军衔标志的三军仪仗队官兵。



1988年,在国家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对每一位中国军人来说,最令人难忘的莫过于被授予军衔。这一年的7月1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庄严通过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依据该条例第八章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国务院、中央军委于9月23日又颁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士兵服役条例》。这两个条例的颁布施行,标志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的军衔制的诞生。

新时期军队正规化建设的重大决策



军衔制度,最早起源于十五世纪末的西欧国家。由于它能够较好地适应国家常备军队的组织形式,能够简明地显示职业军人的隶属关系,有利于军队的建设和作战指挥,能激发军人的进取精神,因此,先后被许多国家所采用。军衔制度产生400多年来,相沿不衰,逐步发展成为一项国际性的现代军事制度。



我军在革命战争年代,由于所处的特殊历史条件和环境,未能实行军衔制度。建国后,随着形势和任务的变化,在经过认真的准备工作之后,于1955年开始实行军衔制,它对于促进我军现代化、正规化建设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后来在“左”的错误思想指导下,这一制度不仅没有在原来基础上继续完善发展,反而被当作错误的东西加以批判,致使这项制度仅仅实行了10年,就于1965年被取消。由于废止了军衔制度,其他干部制度又不健全,加之“文化大革命”的破坏影响,使军队干部队伍在建设和管理方面产生和积累了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拨乱反正,“左”的思想影响的不断清除,随着建设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目标和任务的提出,重新实行军衔制度的问题又被提上了工作日程。



1980年3月12日,邓小平同志在军委扩大会议上明确提出,军队还是要搞军衔制。搞不搞军衔制,也是组织路线问题。



根据邓小平同志的指示,1982年初,中央军委常务会议正式作出“恢复军衔制”的决定,并于1983年5月成立了恢复军衔制领导小组,由余秋里、杨得志、肖克、王平、朱云谦同志为召集人,负责实行军衔的准备工作。



随着实行军衔制准备工作的进展和不断深入,1986年下半年,军委常务会议经过多次讨论研究,在一些重大原则问题上进一步统一了认识,即:一是不再提“恢复军衔制”,而是“实行新的军衔制”。之所以叫实行新的军衔制,主要是因为我军已走上和平时期建设的轨道,军官军衔等级的设置和军官职务等级编制军衔等,与1955年至1965年实行的军衔制有很大的不同,是借鉴前者,而不是照搬照套。同时实行新的军衔制,可以较好地解决五六十年代实行军衔制时遗留的历史问题,以减少纠葛和矛盾。二是制定新的军官军衔条例,必须从我军目前的实际情况出发,并适当借鉴外军的有益做法和我军五十年代实行军衔制的经验。三是实行新的军衔制,军队的工资制度也要随之进行改革,军官的工资由职务、军衔、军龄三部分构成。四是要充分照顾到各方面的利益,既要考虑军队建设的整体利益,又要考虑干部的具体情况,并处理好新干部和老干部、在职干部与离退休干部、现役军官与文职干部的关系,调动各方面的积极因素等。这些重大原则的确定,为新军衔制的实施奠定了基础。



1988年9月14日,中央军委在北京隆重举行授予上将军官军衔仪式,洪学智、刘华清、秦基伟、迟浩田、杨白冰、赵南起、徐信、郭林祥、尤太忠、王诚汉、张震、李德生、刘振华、向守志、万海峰、李耀文、王海等17位高级将领被授予上将军衔,之后全军各大单位相继进行了授衔仪式,10月1日全军官兵开始佩带新的军衔标志。



新的军衔制的实施,进一步理顺了军队干部工作关系,加强了部队的管理和指挥,增强了军人的荣誉感和奋发向上的精神,有力地推进了我军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使我军在新的历史时期,展现出新的雄姿、新的神采和新的风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7年8月1日,全军官兵陆续换发07式军服 。07式军服军官增加了姓名牌、级别资历章、绶带,官兵增加了胸标、臂章,士兵佩带国防服役章等,突出了识别功能,进一步体现了军人荣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某部官兵授衔后举行宣誓仪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嫂们的自豪。



具有中国特色的军官军衔等级设置



军官军衔等级的设置,是军衔制度的核心,决定或制约着军衔制其他法规的确定。一般说来,世界主要国家的军衔制包括以下几个部分,即军衔等级的设置,职务编制军衔,军衔的首次授予,军衔的晋级、降级和剥夺,最高服役年限和退役退休制度等。军衔等级如何设置,层次多少,不仅关系到职务编制军衔怎样配当,军衔晋升年限的长短,而且关系到军衔管理体制和管理工作的方方面面,以及军衔功能的发挥等。



记者20年前曾在总政机关实行军衔制办公室工作过,据一些当年参与起草新的军官军衔条例的老同志介绍,我军新的军官军衔等级的设置,主要是着眼于和平时期军队建设的需要,兼收各国军衔等级设置的长处,从而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具体体现在:



第一,军官军衔等级设得比较简单。从当时美苏两国的军官军衔等级设置看,有两个明显特征:一是尉官和校官的军衔等级少,尉、校各设3级。二是将官以上的军衔等级多,美国为5级,苏联为7级。



1955年我军实行军衔制时,鉴于当时军队规模较大,编制体制比较复杂,加之绝大多数军官都是从战争年代过来的,战功和威望都相当高的情况,军官军衔等级设为4等15级,这也是符合当时历史实际的。而1988年我军实行新的军衔制时,几十年相对的和平环境,军队的体制编制和人员成份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因此在军衔等级设置上简单一些,设3等11级,有利于减少层次,理顺干部工作关系,促进军队的全面建设。



第二,将官以上等级减少了层次,将官数量比例恰当。同1955年至1965年实行的军衔制相比,新的军衔制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军官军衔将官以上等级设得比较低,取消了大将、元帅、大元帅三个高衔,这同样是由和平时期军队建设的特点决定的。同时将官数量控制得比较好。1955年,我军授予少将以上军衔的高级将领为1052人,占军官总数的1.6‰;到1965年达到1614人,占军官总数的2.1‰;1988年实行新的军衔制时,参考了1955年到1965年的将官数量和外军情况,经过充分论证,确定将官数量占军官总数的3‰以内,比1965年时稍高一些,是比较适当的。



第三,从稳定基层军官队伍的需要考虑。新的军衔制在尉官等级设置上,未设大尉军衔,这是从和平时期基层军官的成长规律及稳定考虑的。按照我军传统做法,与大尉军衔相对应的是营职军官。不设大尉,正营职军官和部分副营职军官可以进入校官行列,有利于激励军官的进取精神,稳定基层军官队伍,增强他们的事业心和责任感。



总之,我军新的军衔制确定的军官军衔等级,深刻地反映了我国的国情军情,为优秀人才的脱颖而出,为调整各类军官在利益上的差别创造了有利条件,充分体现了和平时期军队建设的特点。



军人的荣誉与责任



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中,一切政治、经济、军事体制方面的改革,无一不把增强社会群体的生机和活力作为基本目标,实行新军衔制的作用也在于此。



军队这个特殊的社会群体,由数百万个体组成,他们是军队生机和活力的载体,是军队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军队战斗力的源泉。要激发军队内在的生机和活力,就必须最大限度地调动每一位军人奋发向上、献身国防的积极性。而国家荣誉、使命责任、利益待遇,可以说是调动个体积极性的三大要素,军衔恰恰包含了这些要素。如果说,在构造军队等级体系框架方面,军衔制仅仅起着辅助性的强化作用的话,那么,在这一方面,军衔制则能发挥主导作用。



谈起实行新的军衔制的重大作用,一些经历过战争年代考验的老将军们更是感慨颇深。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又被授予上将军衔的总政治部副主任郭林祥对记者感言,可不要小看挂在肩上的牌牌,这是国家给予军人的荣誉,是国家对军人特殊贡献的精神报偿,具有全面的持久的激励作用。时任成都军区政委的万海峰上将也谈到,1988年首次授予的17位上将中,我属于资历较浅、年龄也相对较轻的一个,其中有好几位是我的老领导。与我同时代参军的那些红军老干部,大都过世了;一大批比我资历更老、战功比我更高的高级将领都先后离职休养。而当年坚持鄂豫皖敌后斗争的红28军的干部中,我是唯一参加此次授衔的。我这个经历过革命战争的幸存者,被授予我军的最高军衔,真有诚惶诚恐、任重道远之感,也必将成为我戎马生涯中奋发图强的巨大动力。



岁月如梭,20年弹指一挥间。我军实行新的军衔制的实践证明,作为一项军队干部制度的重大改革,其巨大效用必将日益显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