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他向我推荐了周峰,你看如何?”高天明元帅跟弟弟高天成说。高家虽没列为帝都豪门,但势力不在任何豪门之下。老大高天明当着陆军部长,老二高天英是东大洋舰队的司令官,老三高天成是帝国保安总局局长。势力横跨军警两界,无人敢小觑高家。

“周峰是龙行键的人,天下皆知。此时敢于推荐,足见其胆识过人。若是推荐别人,陛下未必能允,周峰则不然,陛下对其极为信任,此时调离近卫军,与其说是防备龙帅,不如说是表明一种姿态。我觉得应当答应他。”高天成说。

“陛下不久于人世,也许也就是一两年的事。三弟,你对局势的判断远胜于我,你觉得会不会对我家有什么影响?”

“不会。太子有点着急,总往我的地盘上安插人,估计你那里也一样。高家只要严守中立,没有什么危险。”

“中立?”高天明乍一听三弟的这个词有点好笑,但随即觉得大有文章。

“陛下天纵英明,创下不世伟业,依我来看,帝国历史上无论是太祖还是太宗,抑或开疆扩土的明宗,功业均不敌本朝。这本是好事,但令人遗憾之处正在于此。古人云,无外患者必有内忧。设想一下新皇登基后的处境就知道了,若是新帝能够安心守成,自然太平无事。若是想在历史上为自己留下一笔,必然生事矣。”高家三杰,论政治才能,天成首屈一指。

高天明沉吟着,“依你之见,新皇当从何处下手?”

高天成笑笑,“大哥何必明知故问?”

帝国时下局面,权力几成几大家族把持。政界首推卢家,从首相算起,各州总督,各部部长,出身卢家(包括联姻卢家者)约占三分之一,应当是第一大势力。商界却是王家称雄,王家自新朝建立,舍政弃军,专务经商,仗着千年家族的底子,在军需物品的几个领域几乎形成了垄断,帝国的三家私营商业银行,其最大的联合投资银行正是王家的产业。军界的情况比较复杂,崔家算是实力较强者,但高家的力量似乎不在崔家之下。

“军界真正的掌门不是崔家,也不是我高家,而是龙家。”高天成淡淡地说。

“三弟何出此言?”高天明大惊。

“大哥不过是身在局中而已。你是否统计过陆军现役师的隶属师承?我统计过,陆军112个现役师,出身黄旗军和黑旗军的78个。装甲师24个,有18个出身这两大军区。为什么没引起众人的注意,因为对兰斯主要的战役都是这两个军区打的,留下的部队都是战功赫赫的部队,没有人往这里想,也没人敢说什么。连13军都裁了,谁还敢说什么话?确实,13军裁了,但11装甲师还在。陆军现役的军师长,一半,至少一半在龙帅麾下打过仗。龙帅的为人我是清楚的,正如史书描述梅金元帅,‘与梅金交,如饮甘醇,不觉自醉’。此人气量如海,志向远大,赏罚分明,推功揽过,部下鲜有不心服者。你敢不敢跟我打赌,你在陆军的影响绝对没有龙帅大?至于海军陆战队,更全部是他的兵,从司令王松柏到下面的师长们,清一色的龙家兵。陛下已下旨令龙帅组建空军部,航空兵在大裁军之时,唯一替其呼吁者就是龙帅,你别忘了,当初分封之时,龙帅强烈建议给空军设立元帅军衔。我知道那时他就收服了空军。再说海军,上官昏聩,黄锋心胸窄,郑挺雄和二哥分掌东西大洋,这二人都对龙帅佩服的紧,像出任海军部第一副部长的邱本,海军巨擘沈悫,刘基川,和龙帅的关系都非同一般,说是龙帅的忠实追随者也无不可。你来看看,舍却龙帅,还有谁能影响国防军?”

“你说的太可怕了。我觉得没那么严重。龙帅也没有什么野心,我可以用身家为他担保。”

“他的可怕之处正在此。除了皇帝和太子,没人感到问题严重。不瞒你说,他离开保安总局已经十七年了,他的影响力犹在我上。何者?保安总局是他建的,各局各处的头脑都是他选的,一大批科长处长如今都成长为总局的实权派,恰恰这些人都是他的崇拜者。就像军队,你现在无法清除龙帅的影响,几年战争,他们跟着龙帅从胜利走向胜利,从校官走向将官。清除他们,就挖掉了部队的根基。他们的功名富贵跟龙帅密切相连,龙帅不造反,他的影响力百分百,就像太子在军中的遭遇,只能是自取其辱。连皇上都不支持他。如果造反,影响力也有一半。你想啊,龙帅完蛋,按照帝国的传统,必然追根到底,即使不杀头坐牢,官职肯定保不住了。他们会怎么想?”

“三弟,陛下难道没有察觉?”

“陛下如何能没有察觉?陛下安排龙帅赋闲,安享尊荣也属无奈之举。若论陛下跟龙帅亲逾父子的感情,陛下最希望的就是龙帅在那个国防委员会主任的位子上安享晚年,不看谁也得看永平公主的面子啊。但事情往往没有这么简单。”

“你说龙帅不甘寂寞?”

“大哥,你是他的老长官,你觉得此人如何?”

“此子不恋栈权力,不贪图金帛美色,说到此人,真不知他喜欢什么。”

“嘿嘿,嘿嘿,”高天成冷笑数声,不知他是赞同还是反对大哥的判断,“我觉得主动权不在龙帅而在,”高天成望望房门,指指屋顶,“但愿陛下能善待龙帅,使其得以安享余生。否则,帝国不得安宁矣。”

“既如此,何必再将周峰安排到如此重要的位子上?”

“我的大哥,你怎么还不明白?周峰是龙行健的人没错,主要是周峰的品质能力摆在那里。这就是人家的厉害之处。就像我们这位太子爷,也懂收揽人才,但是他用的那些人,嘿嘿。”高天成收住话题,“龙帅无忧,帝国自然平安,又何必担心手下一个周峰?”

高天明真的觉得自己老了。

高家兄弟密室谈心,卢家的核心人物也在谈论皇帝对龙行健的任命。

“阿秀,国防战略委员会的职责出于首相府之手,你应当完全清楚。看起来似乎权重一时,仔细研究完全不着边际。左不能影响政局,右不能影响军队。实权似乎尚不及元老院。陛下如此安排,真的要消除龙帅的影响,令其赋闲养老吗?”年逾七旬的前朝首相卢砚仍是卢家家主,白发银髯,仙风道骨的样子。

“职责确定出自上意,我不过是当了回秘书。陛下对龙帅在兰斯的几年不甚满意。据珏儿(轩辕磐正妃)讲,皇帝颇有微词。如今调其回国,主要原因当是兰斯政策的失策。当初对龙行健授权过重,《乌姆塔协议》已经到期,后悔也晚了。兰斯该办的事都办了,大面上也找不到什么可指责之处。不过以我看,龙帅处理兰斯的法子属于攻心为上,我本人是赞同的。”

卢砚说,“看过7月29号的民族报吗?”

“看过。”卢秀哂笑,“民族党几个无知的文人的叫嚣最是可笑,一群书生,他们懂什么?第二天张念祖便派人警告了他们,在龙帅返国之前,民族报很是鼓吹了一番龙帅的战功。”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你认为龙行健会怎样?据说周峰从近卫军司令位子上下来了?”

“是的,这应当是防范措施。不过传说周峰会到总参或者陆军部供职。此人已是上将,至少应当安排个副职吧。”

“会对卢家有何影响?”卢砚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只是卢家的利益。

“政府这边比较稳定。毕竟这几年经济建设的成绩摆在那里,鸡蛋里挑骨头的王致中一帮老狗也找不到我什么毛病。卢家子弟均在政界,即使变天,整顿的也是军情两界,政府应当无事。”

“磐公子要你安排的人都办好了?”

“尽量安排了。还能怎么样呢?我觉得我没有选择。”

“那是自然的。不要因小失大。我关心的是龙帅是否甘心,他在兰斯,就是太上皇啊。”

“至今未见龙帅,除了迎接他的那次。他的委员会办公大楼正在物色,档次低了不行,已经定为与首相府平级。我觉得可以啦,他身体不好,战后就打报告要彻底休息。在兰斯又挨了一枪,确实很糟糕。据说他和陛下谈的很好,一切正常。珏儿就是这样说的。”卢珏是卢秀侄女,嫁给轩辕磐为正妻,卢珏向娘家报告了龙行健那天在太阳堡午宴的情景。

“龙帅是战争英雄,说个战功第一也不算夸张。帝国最重军功,全国都在关注如何安排龙帅回国后的职务。前些日子帝都盛传龙帅将出任陆军部长替代年事已高的高帅。现在这个劳什子委员会,不伦不类。我担心有人会以此大做文章。”

“他的职务只能出自圣裁。他是帝国元帅,陆军部也罢,海军部也罢,谁能安排他?何况他现在还有个组建空军部的差事。我看不出他有什么不满的理由。”

“我卢家自远祖卢公确定了从政不从军的祖训,几百年平安无事。军权看起来风光,烫手啊。但愿帝国平安,我卢家自然安享尊荣。只是应当考虑你的接班人问题,几个观察中的子弟,最好也动动地方,积累些资历。”

“叔父说的是。我已有通盘安排。当年珏儿嫁给皇室确实是一步妙棋,可笑当时珏儿还不愿意,马上就是皇后了。卢家不出意外的话,一定会迎来新一轮大发展的。”


王家,家主王致中也跟几个最亲近的子侄谈论时局。话题的中心自然是刚回国的龙行键。

“此人在兰斯举止狂悖,我几次对陛下言明,但陛下执迷不悟。可惜啊。好在这次陛下没有将军权给他,否则,帝国之祸必肇始于他!”王致中从龙行键担任保安总局局长时期,就对其恨之入骨。

“叔父过虑了。帝国千年历史早已证明,除非皇族内乱,外人根本无力挑战皇族的权威。”说话的是王林。年近五十的王林如今执掌联合投资银行,担任总裁,日子过的舒心惬意。战争期间,王家窥准时机,很干了几票大买卖。在皇帝的默许和首相府的支持下,成立联合投资银行,更是顺风顺水,财运旺盛。尝到甜头的王家雄心勃勃,开始安排子弟尽可能的进入军政两界,经商必须有官方背景,方可料敌机先,抢占制高点。否则绝对是小打小闹,为人作嫁而已。王致中已经年迈,这个元老院议长的位子也坐了近二十年,眼看要让位他人,王家跟卢、崔两家最大的差距是官场上的人脉太差,盖由于轩辕寂时期的打压,王家错过了一个发展时机,后来族内几个优秀的子弟都进入了商界,政界全靠王致中一人打拼,军界更差,目前职务最高的只是近卫军一名师长,和王致中期盼的相差甚远。倒是王家曾经看不起的女婿杜金这几年连续升迁,即将跨入将军的行列了。

“按您所说,组建空军部将由龙行键的国防战略委员会实行,而且,空军是帝国快速发展的军种。随着采购权由总参向海陆空军部的转移,家族的业务要早做安排,最好让杜金到新成立的空军部去,如果他能担任空军部的装备部长,或者当个副部长,情况就比较乐观了。”王林高瞻远瞩。

“有道理,此事应当如何办?”王致中问。

“自杜金参加宋巴岛登陆后,他和龙行健一直没有什么来往。这个混小子竟然在龙行键探视他的时候打了人家耳光。靠他出面是不合适的。倒是他和周峰将军来往较多,他回总参后常去周峰那里聊天。我看可以走走周峰这条路子。”

“周峰的职务还没定吧?”王议长沉吟,这时就暴露了王家的缺点,“此事托靠周峰不妥。传言周峰此人洁身自好,从不结交权贵,颇得皇帝欣赏。宁儿对周峰的描述你是知道的,我想周峰不会帮,即使帮,也未必帮得上。我倒觉得直接找找崔家为好。”王林的堂弟王宁是周峰手下的师长,王致中想了半晌,觉得有必要亲自拜访崔府。

“要不我去找找龙行键?毕竟我跟他有点交情。”王林想起上次因高忠武而受的冷遇,不免心有余悸。

“不必,此时他是帝都的焦点中心,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那里,不要引起太阳堡的误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