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第四十三章 战火

这是一间豪华至极的复式楼房,宽大得可以让百人同时跳舞的大厅,地上铺着厚软的波斯地毯,欧式红木仿古家具,游走着内敛的润泽之光。中间的柱子和四周墙壁,都装饰着点金碎彩。上空垂挂着百花齐绽般的水晶灯,使整间屋子看上去金碧辉煌,透着一股暴发户似的奢侈。

“是谁?!妈的,这是谁做的?!”

接到消息后,陈子豪气疯了,他把屋中一切能砸的东西都给砸碎后,更把桌子一把掀翻,像狮子般咆哮如雷:“我知道了,是和记的人!一定是和记的人!我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平时浓眉大眼、相貌堂堂的陈子豪,此刻看上去,就像是被激怒的野兽,他的脸扭曲着,散发着腾腾杀气,额头青筋毕露。左边的眼睛因为是玻璃假眼,流露着毫无生气的阴冷,右边的眼睛则怒瞪如铃,充斥着团团血光,整个人显得诡异而又可怕。

是的,在香港黑道帮派中,有“独眼豪”之称的陈子豪,本身就是邪恶的化身。

站在屋子周围的保镖,都被陈子豪流露出来的暴烈吓坏了,噤若寒蝉。

相比而言,在这间屋子中,只有两个人还算是镇静。

一个人是坐在屋子拐角处的阴影里,看上去让人搞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岁的汉子,个子不高,身材瘦削,整个人,给人一种毫不起眼的感觉。他的脸,有着天打雷劈都不会有所反应的麻木,双眼微闭,似睡还醒,但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冷漠和空洞。其他的保镖都刻意地跟他保持距离,仿佛他身上,有什么可怕东西似的。

他坐的位置虽然偏僻,不惹人注意,但视线开阔,大厅里的一切又都在他的观察范围之内。

他的手臂,自然下垂,仿佛钢琴家般的修长手指正在无意识地玩耍着一枚银元。银元因为长期摩挲,灿亮如新,在他的手指间翻飞旋转,像是有生命活力似的银色蝴蝶,忽隐忽现,神奇非常。

这个人,便是有港九第一快枪之称的丁超。

还有一个人,是站在陈子豪身后,广群帮的副帮主阿古。不过,他的镇静给人一种装出来的感觉,此刻正用小心翼翼的口气说道:“豪哥,这件事,你不要性急,你怎么就能认定,是和记的人做的呢?”

阿古的全名叫古远清,身材壮实,长着一张正宗的猪腰子脸,嘴唇很厚,给人憨厚老实的感觉。

阿古跟陈子豪是多年的兄弟,也是当年随陈子豪一起叛出十四K,成立广群帮的元老。他这种人,属于那种四平八稳的老实人,没有什么野心,就是有点贪财,在进货出货时,会那么小小地吃点回扣,但并不过分,属于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所以深得陈子豪的信任,是陈子豪在暴怒之时,唯一敢出言提醒的人。

甚至还有人说,陈子豪近几年贪花好色,猜疑暴戾,他的手下个个都有脱离之心。之所以还能控制毒品市场,完全是因为阿古这个还算是体恤下属,万金油般的副帮主的存在,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你怎么笨得跟猪似的,这还要问,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阿古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无论陈子豪怎么骂他,他都不会生气,还会微张着嘴,睁大着眼睛,很无辜地瞅着陈子豪。

“交易的时间、地点,除了你我,就只有和记的人知道,现在出事了。而且根据勘察现场兄弟们送来的消息,可以得出结论,这不是意外,而是一场计划周详的谋杀,那么,凶手不是和记的人,难道还会是你我?!”

虽然是在暴怒中,但作为一代毒枭,陈子豪仍然保持着缜密的推理:“最近这一段时间,我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和记的要货量猛然增大,几乎占市场总量的二分之一,完全超出他们可以放货的速度。这种情况,除非是找到了其他的出货市场,而且还有差额可赚,否则,完全没有道理,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是为了囤货,是在做开战之前的准备呢。”

“阿古,你个傻逼你不知道,为了试探和记的真实意图,这次我让阿明在交货的时候,通知和记的人,货的价格又涨了,增加五个百分点。所以和记的人绷不住劲了,这才性急动手。”

“鬼王东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我早就知道,他瞄着毒品批发生意呢。他一定是以为韩森跑路了,咱们广群帮失去了白道保护伞,时机已经成熟,所以可以开战了。哼,他的算盘打得倒是挺精的,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听见陈子豪说得头头是道,但古远清仍然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脸显犹豫之色:“豪哥,你先消消气,咱们再分析分析。”

“分析?还分析个屁?”

陈子豪口沫横飞,但那只独眼,却迸射着狠毒而暴戾的凶光:“你猪脑袋啊!平时就知道吃,知道睡,知道贪污,怎么看不明白形势呢?!这件事情,就算是有人在暗中挑拨,但无论怎样,都跟和记脱不了干系。既然如此,那就大战一场吧!如果不打,采取忍耐态度,所有人都会认为咱们怕了!草鸡了!到时候,就会有一群狼围上来,把咱们分而食之。而如果打胜了,能把和记的场子夺过来,咱们不但可以做毒品批发生意,还可以零售,到时候,整个香港,就是咱们广群帮的天下了!”


※ ※ ※ ※ ※ ※ ※ ※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每隔三四年,为了利益分配,为了宣泄累积的恩怨,黑道帮派都会出现一次大火拼,把所有的势力都卷进去,然后再重新整合,重新划分。

这种情况,就如世界各国会因为人口的膨胀、资源的争夺、贫富的差距,而发动战争一样。

阿明的死,就像是导火索,把这个积蓄已久的炸药包给点燃了。

面对广群帮的疯狂报复,和记毫无选择,只能应战。

和记的龙头鬼王东和白纸扇路明华都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他们被大圈仔涮了。但又有苦说不出,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总不能派人去跟陈子豪那个疯子解释说,阿明不是我们杀的,真的!钱也不是我们劫的!我们揭发!我们检举!这一切,都是大圈仔干的!我们只是向大圈仔提供消息,希望大圈仔能够杀死你,我们再利用广群帮的混乱,趁机取而代之。没有想到啊没有想到,大圈仔却根据我们消息,把阿明给杀了……

这样的解释,不但是示弱,毫无担当,而且效果也只会是火上浇油。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