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天涯 第一章 以血为名 第四十一章 纷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第四十一章 纷乱

自从大圈龙堂横空出世,黄年哲被杀,和记的大小堂口受到狂风暴雨般的袭击以后,香港黑道社团的每一个人,都瞪大着眼睛,支棱着耳朵,想要看看事情究竟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有实力的社团,比如三合会、安记、十四K等都琢磨着,能不能利用这个机会,从中渔利。而一些小的帮派、混混,纯粹就是想看看热闹。当然,如果能够捡到便宜,那是意外之喜。

江湖,什么叫江湖?如果没有血雨腥风,还叫什么江湖!

但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一场大战之后,双方便在九龙城的鸿宾楼摆道谈判。然后,一切就又风平浪静,恢复了正常,和记的各个生财堂口,仍然继续营业,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在极短的时间里,搅得风声水起的大圈龙堂,则如一朵记忆中的浪花,忽然又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

而且,消失得还是如此彻底。

关于双方谈判的过程、内容,和记内部的人,个个讳莫如深,丝毫都不肯透露。

这也太不正常了!

这时候,香港警方开始介入。据说,是有两名高级警员,在双方谈判的当天下午,光天化日之下,被人用极其残忍的手法,杀死在一条巷道胡同里。警方表示,种种迹象表明,最大的嫌疑犯,就是大圈龙堂派出谈判的那个人。

警察进一步加强了对偷渡到香港人员的管理,派出大部分警力,搜索各个贫民窟,发誓要抓到那名凶手。

这时候,当初在传闻中被大圈龙堂掳走,和记名下义胜和的堂主傻飙在失踪了六七天后,又忽然出现,他成了第一个被警署带走的人。在询问笔录的过程中,傻飙一问三不知,装傻充愣,极不配合。特别是在提及他的右手腕处已经有些化脓发炎的枪伤时,他更是情绪激动,暴跳如雷。

傻飙的表现,比传说中的彪悍还要彪悍。

当傻飙录完口供,在和记的法律顾问的保释下从警署中走出来的时候,他受到了英雄归来般的欢迎。警署外,站满了义胜和的小弟,每个人手中都拿着磨尖的铁管,相互敲击,发出巨大声响,同时欢呼吼叫。傻飙目光桀骜,高举双手,展示着手腕处的枪伤,就像是在展示勋章。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八卦无敌!

于是,因为真实消息的封锁,关于鸿宾楼的那场谈判,便出现了多种版本,千奇百怪,包罗万象。但所有的版本,基本上都是同样的结局,那就是,和记巧妙布局,大发神威,把大圈龙堂一举消灭,掳走的傻飙也被成功地解救回来。

至于那两名高级警员的死亡么,不过是运气不好,被大圈仔意外误杀。

这样的猜测结果,最符合香港社团帮众带有地方性区域的虚荣心,他们对大陆偷渡到香港的人,表示更大的轻蔑,敲诈勒索时有发生,还很傲慢的宣称:大圈仔就是大圈仔。那语气,颇有些孙悟空永远都翻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意思。

而三合会、安记、十四K等社团的高层人员,却都知道事情不是那样简单。他们更打听到,在谈判结束的两三天后,和记从花旗银行的账户下,提取了三十万港币的现金,那么,这笔现金的作用是什么?如果说,是用来解救和记堂主傻飙的赎金,倒也可以理解。但傻飙现在已经安全回来了,那么,就应该采取更大规模的报复行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毫无作为。

假话只能欺瞒一时,当被揭穿的时候,难道和记就不怕被众人唾弃?!

总之,整件事情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诡谲。

他们明智地保持沉默,静观事态的下一步发展。

没有人注意到,和记的各个堂口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大批量的吃进毒品、囤货。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过去了一个多月,被众人认为已经不复存在的大圈龙堂,忽然再次以峥嵘之姿,显露凶悍。


※ ※ ※ ※ ※ ※ ※ ※


香港究竟有多少码头,没有人实实在在地统计过,如果把走私的黑码头都算上,据说数量近千。其中维多利利港,由于港阔水深,还曾被喻为世界天然三大海港之一。

这是一个堆满了集装箱的码头,如果能坐着直升机从上空俯瞰,就会发现,整个码头,仿佛是迷宫一样错综复杂。

中午时分,码头上的工人都去吃饭、休息。阳光温暖懒散,海浪以舒缓的节奏,拍打着堤岸,发出“哗哗”的轻响。风把一张破旧的报纸吹起又吹落,一切都是那样地静谧安详。

在最偏僻无人的角落,一辆甲壳虫似的面包车和一辆崭新的福特轿车,从相对的两个方向,穿过集装箱山脊一般的阴影,缓缓驶近。在相距二十多米的狭道上,停了下来,但都没有熄火。

两辆车的车门仿佛约好似的,同时打开,从每辆车上都走下三个人。双方的为首者,戴着墨镜,提着尺半长的皮箱,跟随者身材高大,面容冷峻,右手插在怀里,警惕地东张西望。

“嗨哟嗨哟,这是谁啊?这是强哥么?我没看错吧?你可是堂主啊,怎么现在沦落到干起接货这样的小活来了?”

其中一名年轻的为首者,用轻佻而夸张的语气叫道。

“费什么话!如果不是因为这批货多,我才不来呢。”

德义和的堂口老大炳强,反击般地说道:“阿明,你拽什么拽,你是豪哥的得力干将,不也来送货了么?”

“那是因为你们和记最近要货量猛增,比以前多出三四倍,这太反常了,所以豪哥才派我来送货。随便让我问一下,是不是你们和记又找到了新的出货地方?”

“这事,你别跟我说,我也不清楚,还是去问我们龙头吧。”

说话间,双方各派出一人,接过为首者的皮箱,走到中间处进行交换,然后同时把皮箱打开,一个箱子里,是码得整整齐齐的金牛卷(PS:千元面值的港币),还有一个箱子,是一袋袋五百克装的纯海洛因。

验过港币的数目,和海洛因的真伪之后,这两个人把皮箱合上,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各自提着交换后的皮箱,倒退着回到来时的车旁。

“强哥,你这话说的可就有点不够意思了,有钱还是要大家一起赚嘛,不要吃独食啊。”

炳强一口回绝:“我刚才说了,我不清楚。”

看到交易成功,刚才显得凝滞僵硬的气氛,有了些许松动,左边的为首者阿明把脸上的墨镜取下来,轻击掌心,笑道:“强哥,我来的时候,豪哥让我告诉你们和记一声,货的价格又涨了,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多出五个百分点。这次给你们和记面子,就算了,下次再要货,可就要按新的价钱来交易了。”

“干你娘!”

炳强一怔,随即脸上升腾起熊熊怒火:“今年已经涨过两次钱了,还涨?!不怕生儿子没屁眼啊!”

“有本事,就别找我们要货啊!”

阿明挑着眉毛,一脸傲慢,示威般地说道:“这是豪哥的意思,怎么?不服?那就让你们和记的鬼老大,来跟豪哥摆道讲数吧!”

“记住了,请客的地点,最好是五星级的大酒楼,否则我们豪哥没有兴趣,也丢不起那人。”

说罢,也不等炳强回答,便自顾自地上了福特轿车,福特轿车随即缓缓后退,驶离了码头。

一口淡黄色的浓痰,流星般飞出,“啪”的一声落在地面,隐藏在墨镜后面的是炳强眼中闪掠的愤怒和阴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