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天涯 第一章 以血为名 第四十章 缘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第四十章 缘起

端详着赵雅的相貌足足有一刻钟,都让陆野怀疑,这老秃驴是不是在趁机耍流氓了,才听见慧命大师开口赞道:“这位女施主,你的相貌不俗啊!”

“肌均颔润,眉清目秀,乃是寒梅落碧水,莲花出清池的绝佳之貌。古往今来,能有此相貌者,都是一代红颜,如西施、貂婵。发细而黑,双颊珠圆,主富贵、事业有成……”

赵雅脸显喜色,越发光彩动人。对于一个女人而言,世间的一切命相断词,恐怕都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不过——”

慧命大师话锋一转,就如所有神棍一般,在给一颗甜枣之后,必然是抡圆的大巴掌:“奈何你卧蚕微凹,有孤清之相,眉宇间更罩黑云,显示当前劫难重重。如能破劫而出,则如凤凰浴火,清唳九天,如不能破劫,则难免会英年早逝,香消玉殒。”

这一前一后,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赵雅顿时花容变色,呆了一呆后,求告道:“大师,这,这可怎么办啊?还请大师指点,如能够渡劫,小女子将来定为佛祖重塑金身。”

“今日之法会,能被选中看相测命者都是佛门的虔诚信徒,既然如此,老衲便为你试解之。不过,你也要记住你刚才许下的诺言,将来富贵了,可是一定要来还愿的,否则,佛祖会降罪的。”

陆野坐在短案后面,听的冷笑不已,心想,图穷匕现,露出狐狸尾巴了吧,这老和尚,还真会糊弄人。

一番说词之后,慧命大师再次端详赵雅的五官,沉吟良久。最后,他竟走下莲台,来到赵雅身边,用低微只有两人可闻的声音说道:“世象演变,恰如人生遇合,环环相扣,因果循环。既然你心有所选择,那也自然就要有所付出,岂能事事皆顺人意,所以最主要的,还要请施主你放开怀抱,释去心结。”

“不过,你的属命,却是水中有木,仿佛无定浮萍,随波逐流,根基弱了,便身不由己,这对你的前程会有很大影响,也会因此受到不妄之灾。自古红颜多薄命,便是缘由在此。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依附在强力人物之翼下,不但可以护佑平安,还可借势改命,再无缺憾。”

“但是,要想依附在强力人物翼下,借势改命,最重要的却是择人,当年西施就是因为选对了范蠡,才能在吴国被灭后,成功隐退。而貂婵就是因为选错了吕布,虽计杀董卓,却仍然难免香消玉殒,没了善终。刚才,老衲无意中看见,在你身边坐着的那个人……”


※ ※ ※ ※ ※ ※ ※ ※


“陆野!陆野!”

也不知慧命大师,都对赵雅说了些什么,赵雅回到位置后,先是定定地看了陆野半晌,然后就变得异常沉默,脸上的神情忽而凄婉柔弱,楚楚可怜,忽而毅然决然,有着玫瑰泣血般的刚烈。

那样子,就像是电影里演的革命烈士,要去舍身炸碉堡时的激烈思想斗争。

陆野问了她几次,她都爱理不理,倒好像是陆野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似的。这让陆野很是郁闷,心想,你既然不愿意说,那我还就不问了,犯不上自找没趣。

再加上陆野这次来参加法会,也就是为了看个稀奇,瞅瞅被吹嘘的神乎其神的慧命大师,是怎么给别人算命的。现在既然已经看到了,他本身对佛法没有半点兴趣,此时,与其继续坐在那里尴尬,还不如回禅房睡觉去呢。

心动不如行动,在众信徒不满的瞪视下,陆野没有跟赵雅打招呼,便直接站起身,傲然离去。

却不了,他才走出了妙华殿,身后便传来赵雅清丽柔媚的呼喊。

“嗯?什么事?”

“陆野,你能陪我熬夜去木鱼峰上看日出么?”

“熬夜?看日出?你是说,让我陪你到木鱼峰,待一晚上?”

陆野很是惊诧,赵雅这是怎么了?抽风?还是中了慧命大师的邪术?也太反常了!

他打量着赵雅,却发现对方一脸平静,显得她说的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绝非开玩笑。但陆野还是觉察出来了,赵雅的平静是装出来的。

“赵雅,你没昏头吧?早晨五点钟起床,再去看日出,时间就来得及。用得着现在就爬到山顶上去熬夜么?”

“你、你不知道,我的闹钟坏了,我担心我到时候起不来。你看,今天晚上的月色这么好,明天早晨一定是个大晴天,一定能够看见日出。”

“闹钟坏了?闹钟坏了也不用熬夜啊!这样吧,你住在什么地方?明天早晨我过去喊你。”

“我们女信徒都住在西园的爱道堂,不允许男人进出,所以……”

赵雅满脸恳求之色,走过来,抓住陆野的胳膊轻轻摇晃,柔声软语地道:“我明天,就要下山回家去了,这次住在宝莲禅寺,唯一感到遗憾的事情就是不能站在木鱼峰上看见南海旭日出。所以明天早上是最后的机会,你就陪我熬一晚上吧,求你了。要是一个人去吧,我又害怕,可在这寺中,除了你以外,我跟别人都不熟……”

此刻,两人近在咫尺,呼吸相闻。赵雅撒着娇,就似邻家的小妹,她的眼眸似乎都能滴出水来,满是哀求之色,妩媚到了极点。拉着陆野的那只手,在月光的清辉下,莹然似玉,循着手臂向上瞅去,是赵雅胸前堪称完美的凸起。

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由她衬衫的领口溢出,弥漫在陆野鼻端。

美人计?!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美人计?!

要不要来个将计就计?!

说实话,面对如此美色,陆野真的有些心动。赵雅的媚,是那种媚在骨子里的,一言一笑,皆见风情。但同时,陆野又总觉得,这件事情透着古怪。因为赵雅此时,无论是说话的神态,还是身体语言,都大异平时。

陆野故意板着脸,不说话,仿佛岩石一样深沉冷漠,他倒要看看,赵雅究竟想要玩什么花招。

但让陆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发现自己的求告对于陆野而言没有丝毫作用,而且陆野表现出来的冷漠,更仿佛是在嘲笑,是在蔑视,赵雅那张红云密布的绝美容颜,渐渐变得惨白起来,流露出受到伤害的怨怼、委屈,便是勾人心魄的眼眸,也陡然间多了层蒙蒙雾气。

她深深地看了陆野一眼,似嗔似恨,又似有无限哀怨、自怜,也不等陆野再有所反应,忽然转身快步离去。

在赵雅转身时,有晶莹泪珠洒落而下,离去的窈窕背影,更因为月华如水,可以清楚看见她她消瘦双肩的抽噎。

咦,这是怎么回事?

陆野一头雾水,心里更是觉得别别扭扭,有种欺负女孩的不荣誉感。


※ ※ ※ ※ ※ ※ ※ ※


第二天早晨,陆野登上木鱼峰去看日出。他故意在山峰之巅,多待了半个小时,但还是没有碰见赵雅。

以后的几天,他都没有再见到赵雅。赵雅就如她忽如其来地出现一样,又忽如其来地消失了。

当陆野跟负责爱道堂的小沙弥,有意无意地提起赵雅时,小沙弥告诉他,赵雅在慧命大师法会的那天晚上便下山离寺。

也就是说,在自己拒绝熬夜去陪她看日出之后,她便愤然离山。

操,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了赵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