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校长的好学生“小蒋介石”被俘记zt


1948年3月初,西北野战军宜川大捷后,胡宗南为确保西安,急调陇海路洛阳附近的裴昌会兵团西援,仅留青年军第206师驻守洛阳。毛泽东为掩护西北野战军主力休整,命令华东野战军陈唐兵团第三、第八纵队和晋冀鲁豫野战军陈谢兵团的第四、第九纵队攻克洛阳。华野的第三纵队和陈赓的第四纵队担任攻城任务。3月5日,解放军各部开始向洛阳方向运动。

解放军的动向,很快被国民党军所觉察。蒋介石便将驻守洛阳的青年军第206师师长邱行湘请到南京总统官邸,向他面授机宜。

邱行湘从小熟读四书五经,封建伦理道德在他的脑海中扎了根。他非常欣赏“忠臣忠一主,孝子孝双亲”的信条。在黄埔军校时,他到处张贴“忠于一个党、一个政府、一个领袖”的口号和传单。

蒋介石每次点名点到他时,总是不厌其烦地问他一句话:“你是什么地方人啊?” 每当此时,邱行湘总是两脚一并,不厌其烦地响亮回答:“回校长话,学生是江苏溧阳人。”

蒋介石还会继续问:“你来黄埔是干什么的?”

他会大声回答:“革命! 革命! 还是革命!”

蒋介石将手一挥,对其他人说:“邱行湘是黄埔的模范生,日后一定是模范将领,是你们大家的典范。”

蒋介石没有白看重他,邱行湘不论在任何时候总是坚定地说,要无限效忠蒋介石。他不但佩服蒋介石的才能,还在生活细节中效仿蒋介石。例如,蒋介石不嗜烟酒,他也烟酒不沾;蒋介石总是剃光头,邱也决不蓄发;蒋介石走路时总是挺着腰,不苟言笑,他也很少露出笑脸。更可笑的是,蒋介石喜欢披一件黑色大氅,邱行湘也特地做了两件,总是披在身上。久而久之,人们便送他一个贴切的外号——“小蒋介石”。

206师师长邱行湘被蒋介石的专机接到了南京。

一走进中央军校大院,熟悉他的人便向他打招呼,提醒他说:“邱师长,你肩上的担子不轻啊!共军就要攻打洛阳了,这几天老头子脾气大得很呢,你可要小心点!”

到了总统官邸门前,总统侍从副官说:“邱师长,委员长要你守洛阳,你千万要守住,如果丢了洛阳,委员长会拿我们出气的。”

邱行湘还没跨进蒋介石办公室半步,警告的人一个接一个,弄得他神经紧张,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很怕一句话说得不好,得罪了蒋介石,吃不了兜着走。他小心翼翼地走进蒋介石的办公室后,恭恭敬敬地敬了一个礼,报告说:“校长,学生邱行湘前来聆听校长训示。”

蒋介石十分欣赏邱行湘的举止。邱行湘18岁考入黄埔五期,35岁成了将军,1946年在东北四平战役中曾显露身手,被蒋介石誉为“邱老虎”。

此时,蒋介石见邱行湘准时到达,招招手,叫邱行湘随他到了地图前,说:“据侦察,西北共军在宜川得手后,陈士榘、陈赓在洛阳以南集结,大有连下九城之势,洛阳不能不防。所以,我找你来。你应该知道,洛阳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素有九朝都会之称。洛阳的地形同东北的四平街差不多,你邱老虎一定要死死守住这块土地。”

邱行湘心想,这么大个洛阳,四个城门,共军搞人海战术,我一个师的兵力怎么能守得住呢? 他很想向蒋介石叫叫苦,但脑子里突然想起一年前在南京召开的军事会议上的一件事。那件事,如今想起来仍是那么清晰。在那次会上,54军军长叶佩高向蒋介石诉苦,要求增加兵力和粮食。蒋介石不耐烦地说:“毛泽东培养的将领,不管到哪里去,都是空着两手,可是,不出半年、一年,他们都能拉出万把人。我们的将领却只会向我伸手要。你身为军长,率领几万大军,住在胶东那么长时间,怎么就斗不过刚去那里半年的许世友呢? 你不感到可耻吗?” 说着说着,火气冲了上来,随手拿起茶杯,向叶佩高甩去。叶佩高倒也机灵,头一歪,才免遭皮肉之苦。 邱行湘想起那件事,到嘴的话又咽下了肚,装出一副轻松状说:“校长,你放宽心,就是洛阳天空下刀子,我也要保证洛阳安然无事。”

蒋介石拍拍邱行湘的肩说:“好啊,邱行湘毕竟是邱老虎嘛!” 随后又笑着问:“洛阳有没有警备司令?” 邱行湘摇摇头说:“没有。”

蒋介石一挥手说:“那好,我就提拔你当洛阳警备司令兼206师师长。”

邱行湘受宠若惊地向蒋介石又敬了个礼,大声说:“多谢校长栽培!学生一定为党国效忠,为校长效忠!” 蒋介石满意地点点头,拿起笔,写下了手谕,然后交到邱行湘的手上,叮嘱道:“你拿着我的手令到俞济时那里去备个案,叫他马上公布。”

邱行湘兴奋地告别蒋介石。刚出总统官邸,就碰到了蒋家的大公子蒋经国。青年军是蒋经国组建起来的“御林军”,士兵中有一半人是蒋经国以“青年从军运动”为口号从全国各大城市的大、中学校征集而来的学生。青年军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每次青年军要参加大的战役,蒋介石都要召见参战部队的师长,亲自找其训示,然后由蒋经国以国防部预干局局长、青年军总政治部主任的名义设宴招待。蒋氏父子称之为“双管齐下”。 蒋经国在路上拦住了邱行湘,将他请上车,在碑亭巷的曲园酒店里宴请了邱行湘。邱行湘在桌前不禁流露出对蒋氏父子的感激之情。仗还没打,老头子为他加官晋爵,太子为他设宴洗尘,他感到有点受之有愧,不自然地搓着双手,面露愧色说:“卑职对党国贡献甚微,承蒙厚爱,实在不敢当。”

“自己人怎么说这种话?”蒋经国一边替邱行湘斟酒,一边说,“来来来,不要客气,现在党国正处于危难之时,邱师长固守的洛阳乃是中原重镇,此城一丢,后果不堪设想,家父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所以,望邱师长多多努力,固守洛阳。”蒋经国的声音哽咽,似乎眼泪就要下来了。

邱行湘见大公子如此器重自己,激动得热泪盈眶。他诚惶诚恐地说:“经国兄此话见外了! 我乃国军中区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又是校长的学生,就是不喝这杯酒,也当效命校长,为党国捐躯在所不惜。经国兄放心,我回洛阳后,一定鞠躬尽瘁,为保卫洛阳,战斗到最后一息。”

蒋经国频频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四下张望,凑到邱行湘的耳边,神秘地说:“家父有一事要我转告你。他说下个月底,国民政府将在南京召开行宪国民大会,选举正副总统,如果这个月洛阳保得住,对家父来说,至关重要,所以,请邱师长务必坚守洛阳。” 蒋经国停了片刻,继续说下去:“邱师长,还有一件机密大事要通报给你。宋庆龄、李济深、何香凝、冯玉祥、谭平山等,已在香港成立了新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欲与家父的国民党抗衡。前线如果总是打败仗,对家父的威望有很大影响,如果洛阳不保,就更要授人以柄了。” 邱行湘十分同情蒋介石的处境,更憎恨那些和蒋介石作对的人。几杯酒下肚,他的脸也红了,全身热血沸腾。听了蒋经国这一席话,他“腾”地站起身,“叭”的一声将酒杯摔在地上,大声说:“这些人太卑鄙了。我一定要战斗到只剩下一兵一卒,宁愿像这只酒杯一样粉身碎骨,也要用我的血肉之躯为校长守住洛阳。”


邱杯湘告别蒋经国时,像一只充了气的皮球。回到洛阳后,他便展开了全面战备,首先是建立了党政军联席会议制度。召开会议时,公布了蒋介石给他的手谕,还发出一个《保卫洛阳告将士书》,领着营以上军官庄严宣誓:“誓死保卫洛阳,人在洛阳在,不成功便成仁!”

接着,他和副师长赵云飞视察了各阵地。赵云飞与他并排走着,脸上布满了愁云,他可没有邱行湘那样的信心。他对邱行湘说:“师座,我们三个月前兵力不足三个团,年初才从西安、郑州、开封、许昌招收了3000壮丁,扩充到6个团,加上新兵既未经训练,又缺乏作战经验,洛阳城四周面积这么大,6个团兵力是难以坚守的啊!” 他见邱行湘没有吱声,接着又说,“共军搞的是人海战术,据说攻城的共军就有5万多人,我们这点兵力怎么抵挡得住?”

邱行湘这时停下脚步,举起手中的望远镜,左右前后地观察了一会儿,回答说:“我知道守不住,但是,事在人为,我们一定要尽力而为,战斗到最后一刻就行了。” 他指着前方的工事,继续说,“我有一个想法:加修工事,把每个工事修成三层楼房那么高。第一层用于观察和射击;第二层是交叉火力网,用于对付共军的人海战术;第三层专防共军抬云梯越壕,防止共军爆破工事。” 第二天,邱部从乡下强征了10万民工,把洛阳的东门和西门全部拆光,加固工事。

为了准备长期固守,邱行湘还派部队下乡抢了100万斤粮食和300万斤木柴。

邱行湘刚做好准备,解放军的攻城战斗就打响了。

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第八师二十三团一营,担负攻打东关的突击任务。营长张明指挥作战。他把全营官兵带到洛阳东南的王庄,要求各连展开准备工作。按老规矩,他还要求连排干部率先投入对敌情和地形的侦查。两天后,便收到了几十张调查表和图纸。

通过军事民主,张明摸清了敌情和地形。随后,他带着部队到了离敌人城墙约200米处,修起工事来。

万事俱备。

3月9日晚,陈士榘眼睛盯着腕上的手表,时针指到7点时,他用力地一挥右手,大声地命令:“攻击开始!”

霎时,三纵、四纵、八纵火炮齐发,向洛阳城发起了猛烈攻击。黑暗中的洛阳城一时间火光闪闪,炮声震天。

炮击过后,营长张明忙前忙后,一一检查战士们的武器装备,随之大喊一声:“马景春上!”

战士马景春扛着大铡刀,敏捷地跃出工事,向敌人的梅花堡扑去。他挥舞着铡刀,将堡外的电网砍开了三个大缺口。

张明又发出命令:“刘焕之上!”

刘焕之抱着35斤重的炸药包,如流星般跑到梅花堡边,动作敏捷地将炸药包放好。拉响导火索后,他一个打滚,滚到数米之外。炸药包爆炸了,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地堡飞上了天。张明一拍大腿,大叫一声:“总攻开始!”

一营的指战员们如离弦之箭,冲向敌人的防御阵地,如一把锋利的钢刀,将敌人的阵地劈成两半,迅速攻占了东关。

12日中午,张明率先突破了东门,二十一团、二十二团跟着张明的突击营杀进城内,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攻打西门和南门的陈谢兵团四纵的几个团也攻进洛阳。

两路大军10万人马汇入城内,并肩战斗;勇敢热情的市民冒着弹雨,给解放军送来开水和饭菜。当逼近邱行湘核心阵地的西北角小圩子里时,得知邱行湘在核心阵地外围200米之内修了无数个潜伏地堡,除了坦克外,一般步兵难以接近。部队便决定停止攻击,召开干部会议,大家想了不少办法和建议,最后决定从西北角炮击。

14日16时30分,解放军的几十门大炮一齐发射,炮弹呼啸着飞向敌人的核心阵地。那里顿时电闪雷鸣,山崩地裂,被一片硝烟与火光所笼罩。解放军如蛟龙出海,从西南方向冲进来。经过近8小时的争夺战,八师与十旅终于攻占了邱行湘的核心阵地。

邱行湘听到解放军潮水般的喊叫声,失望地举起了手中的枪,准备了却自己的生命。可是,他的子弹还没出膛,手枪已被一个解放军战士击落在地。

邱行湘被俘后,被送到了河北省的黄埔村,这里有解放军为专门训练国民党被俘高级军政人员而开办的漳河训练班。不久,邱行湘又被送到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