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天涯 第一章 以血为名 第三十七章 黄雀在后

刘天军 收藏 0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size][/URL] 第三十七章 黄雀在后   何卫东从九龙医院走出,已是华灯初上之时,暮色降临,周围的景物笼罩在紫色天幕下,街道上人影憧憧,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他闻嗅着自己的黑色汗衫,觉得上面全是消毒酒精的味道。   今天,又有一名兄弟死了。   六名重伤者到现在已经死了两名.他守候在手术室外,看着医生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第三十七章 黄雀在后

何卫东从九龙医院走出,已是华灯初上之时,暮色降临,周围的景物笼罩在紫色天幕下,街道上人影憧憧,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他闻嗅着自己的黑色汗衫,觉得上面全是消毒酒精的味道。

今天,又有一名兄弟死了。

六名重伤者到现在已经死了两名.他守候在手术室外,看着医生手忙脚乱地往手术室里推医疗器械,神色紧张的小护士一趟趟小跑着运送血浆,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过了两三个小时,有名医生垂头丧气地过来,跟他说,伤者送来得太晚,手术失败,人已经死了。

在那瞬间,何卫东忽然有种明悟:死亡,是一件很简单又很无奈的事情。

龙堂的编制、规矩,更像是军队。成立之后,陆野依照军队的光荣传统,让每名兄弟,都写一份遗书。在遗书中,要写明自己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和如果在战斗中英勇战死、光荣牺牲,死后抚恤金的分配方案,陆野向他们保证,只要是合理的要求,只要是他和活着的兄弟能够做到的,都会尽最大的力量来完成。

所以,这些死亡的兄弟应该可以无憾。

但,真的无憾么?

六名重伤者,分别住进了三家医院,每家医院两名,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陆野担心会引起黑道或警察的注意。而何卫东现在的任务,便是负责这六名重伤者的治疗事宜,陆野给了他二三万的现金和一张香港正丰银行的存单,上面有十多万存款,还一再叮嘱,让医院用最好的药,钱要是不够,就开口。

陆野给何卫东详细的讲解了当前形式,并告诉他,现在是分散潜伏时间,你先找一间旅馆住下,要低调,不要惹人注意,更不要跟其他的兄弟联系。如果出现意外情况,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采用应急方案。

阿卫东知道,陆野这等于是让他独当一面,知遇之恩啊知遇之恩!

因为是三个医院来回跑,把阿卫东给累坏了。不过,他后来在医生的指点下,花钱请了四名护工,这才总算可以松了口气,轻松一下。

把死亡的兄弟推送到了太平间,又联系了火化等事宜,何卫东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医院。

何卫东决定,先去吃顿好的,犒劳犒劳自己,然后再去洗个澡。

夜幕的降临,等于是宣告香港夜生活的开始,街道变得热闹起来,谈笑喧哗,人流量明显增多。两旁店铺闪烁的霓虹灯,让何卫东的身形,也在变幻着各种各样的色彩。楼房阴影中的站街女,用野猫叫春般的声音,招揽着过往行人,随意抛洒的媚眼仿佛是暗夜中的闪电,空气中流动着淫猥和躁动。

何卫东在心中琢磨着,一会儿是去哪个饭馆吃饭呢?是要东坡肘子还是整碗蛇羹尝尝?但他的身子,就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牵着,不知不觉地便走到一家夜总会门前。

如果自己死了,真的能无憾么?

自从来到香港,何卫东心中最向往的地方便是夜总会,每次从夜总会的门口走过,听到里面传出的靡靡之音,看到男欢女浪的身影,他的心就跟有千百个猫爪子在挠抓似的难受。

何卫东并不是童子鸡,但他唯一的一次性经历,却是在男女双方都慌乱无比的情况下发生的从开始到结束,何卫东都处于亢奋恍惚状态,也正是因为这种亢奋恍惚,随着时间的推移,全都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前些日子,何卫东也曾参加战斗小组,去砸了和记名下的一家夜总会,至今,他脑海中最亮丽的图案,不是喷洒如虹的鲜血,不是被砍死马仔绝望的眼神,而是那一条条惊慌逃闪,从旗袍开衩处裸露出来的雪白大腿。

以前在北京混,有个上海的哥们儿,在胡吹乱侃时提到旧上海的十里洋场。说旧社会的夜总会,天天晚上,都有女人脱光了在台上跳舞。跳着跳着,便会走到台下,挨个的去摸客人的小鸡鸡,谁的小鸡鸡够个,便会被拉到台上表演肉搏。

当时把何卫东听的,口水三千丈,下身以势不可挡之势,挺枪致敬,虽然他一个劲地说“你丫的,就他妈的忽悠吧,老子一个字都不信。”可从此以后,他的心中对夜总会,便有了对革命圣地一样的向往。

他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朝圣!

来到香港已经有两个多月,因为陆野管得实在是严,稍有闲暇,便命令大家锻炼身体,练习打架的技巧,说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使何卫东一直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到夜总会去实实在在地体验一回。这次,让他负责六名重伤员的治疗,并明确告诉他,短时间不会派人跟他联系,他可算是有自由了。

当然,何卫东现在也有钱了(不是医药费,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动医药费的主意),大圈龙堂存活下来的兄弟,每人都发给了一万块钱。

说实话,何卫东还是有些犯虚,他一边担心会被陆野知道,受到责骂,一边又自己给自己打气——这有什么啊?这有什么啊?我不就是想进去,吃碗面条么?

每一脚步的歪斜、踯躅,都可以见证他心中的犹豫。

来到那间夜总会的门前,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柔媚歌声,还有男人的哄笑女人的尖叫,看见明灭闪烁的霓虹灯,交织出三个大字“夜上海”。

何卫东的三角脸,左边写着坚毅,右边写着淫荡,满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进去还是不进去,这可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唉哟,这位先生,你可是好长时间没来了,小丽都快把你想死了,来、来、来……”

一个身穿旗袍,脸上白粉“扑扑”下落的中年妇女,像是一颗从炮膛里射出的肉弹,带着能让冰川融化的高温,从夜总会的门口冲了过来,一把就抱住了何卫东的胳膊,半个身子随即贴上,高耸的胸部险些把何卫东顶个跟头,热情洋溢。

小丽?什么小丽?

何卫东茫茫然,瞠目结舌,完全搞不清状况,但同时,他又被那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劣制香粉气息给熏昏了,觉得自己就是一片落叶,身不由己地随着势不可挡的洪流,涌入了夜总会大门。

这有什么啊?这有什么啊?我不就是进去,吃碗面条么?


※ ※ ※ ※ ※ ※ ※ ※


在夜总会的斜对面是一家大排档,此时生意兴隆,七八套桌椅几乎张张客满。大排档的老板手忙脚乱,恨不能安个风火轮,他从来都没想到过,自己熬的杂碎汤,还会有如此风光的时候。

夜风把热气升腾的大锅吹得香气乱飘,一个低头喝汤的人,似乎是被眯到了眼睛,又似乎是在回味,抬起头来,微微一笑。

迷离朦胧的灯影里,显露出来一张狐狸似的笑眯眯的长脸,赫然就是和记的白纸扇——路明华。

一个身影凑了过来,在路明华耳边恶狠狠地问道:“麻哥,要不要派几个人去,把这小子给……”

“说什么呢?!”

路明华“哼”了一声,命令道:“听清楚了,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动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