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天涯 第一章 以血为名 第三十六章 算计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第三十六章 算计来

陆野蹲在那里,饶有兴趣地瞅着从睡梦中惊醒的傻飙,而傻飙一脸麻木,低着头,下意识地躲闪着陆野的注视,但陆野还是从刚才的瞬间对视中,看见了傻飙瞳孔的猛然收缩。

阳光从山洞顶部草丛的缝隙间,洒落在半边地面上,光线柔和。此刻的陆野,看上去锋芒尽敛,露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沉凝,如平静的海面。

“醒了?这几天,过得还好吧?”

陆野笑了笑,像一个老朋友似的,自然、亲切,他从怀中拿出一包万宝路,从中抽出一根递了过去:“我的那两位兄弟,没有亏待你吧?”

过得还好吧?靠!生不如死!!!

没有亏待你吧?操!就差没有扒皮抽筋了!!!

“还行。”

傻飙嗓音沙哑地回答道,他慢腾腾地从地上坐起,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陆野递过来的香烟,借火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又尽吐胸中块垒般地把烟气吐出,一脸看惯风云,荣辱变幻等闲视之的深沉。

实际上,他的脑海正如风车般转动,因为他知道,决定他命运的时候到了,是死是活马上就会有结果了,这根烟会不会是古时候处决犯人之前的那一碗酒?

“傻飙,你知道么?我挺欣赏你的,不愧是堂口的老大,具备混黑道的最基本素质——不怕死。”

陆野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掌,拍了拍傻飙的肩膀,很有力量的那种,傻飙觉得自己的半个身子都麻了,手腕处的伤口更是刺痛非常。不过他的心中,却涌动着淡淡的骄傲,那感觉,就像是一贯被责骂,却因为一次考试的优秀而得到长辈表扬的孩子。

在岁数上,陆野二十三岁,傻飙四十岁,但不知为什么,对于陆野摆出的长者说教态度,傻飙并不反感。或许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推崇实力的人,而陆野表现出来的强大和具有压迫性的威严,让傻飙下意识的便认可了陆野上位者的地位。

陆野自己也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跟傻飙面对面地蹲着,两人的肩头都几乎碰在了一起,仿佛拉家常一般,娓娓而谈:“本来么,这件事,用不着我出面,随便叫一名兄弟来办就行了,但因为欣赏你,所以我亲自来了。”

亲自来了?亲自来送自己上路?!

傻飙的身子,出现了瞬间僵滞,随后,他吸烟的动作变得机械而缓慢。

这种猫戏老鼠的游戏,傻飙以前也经常玩,用语言刺激被自己利爪所控制,无论如何都难逃一死的猎物,非常享受地看着他挣扎、绝望,以至最终崩溃。那种巨大的成就感,会在心中以为,自己就是无所不能的神祇。

只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从猫变成老鼠。

傻飙浑身乏力,就像是在往无底深渊沉落,没有光亮,想不到自己的人生之路就这样要结束了。

陆野的话语声,缥缈、虚幻,仿佛是天外来音:“今天,我已经拿到了三十万元,根据协议,你自由了……”

傻飙身子一倾,差点没有玩个马趴,他瞪着眼睛,全然不明所以,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开始大声咳嗽,惊天动地,口鼻喷烟。等一切都平静下来,刚才那张死鱼似的脸,已然泛了红晕,多了些许鲜活色彩。

“你,你说什么?”

陆野微笑道:“我是说,你一会儿就可以走了,怎么?舍不得?难道你想在这个山洞里,继续待下去?”

傻飙一脸哭笑难辨的表情,谁想谁是孙子!!!

“你的手腕,是我开枪打的,你的兄弟,是我杀的,黑道仇怨,从来都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傻飙,你是不是特恨我?特想报复回来?将我碎尸万段?”

这不是废话么?谁要是能忍下这口气,谁他妈的就是乌龟王八蛋!!!

“没有,江湖上打拼,被人打,被人杀,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这算不了什么。”

傻飙用豁达的语气,说着虚假的话,脸上的真诚,足以感天动地,即将获得自由的喜悦,让他的整个身子,都仿佛是浸在温泉水中,暖洋洋的,有说不出的舒服。

去你老母的!你就等着吧!还有那两个让老子开了三个多小时飞机的大圈仔!我傻飙要是不找回这个场子,誓不为人!

“你能这么想,那很好,只是我还有点怀疑……”

“怀疑?怀疑我傻飙?”傻飙睁大眼睛,瞅着陆野,一脸六月飞雪的委屈和震惊,就差没有诅咒发誓了,他声嘶力竭地喊道:“我傻飙最是耿直,从来都不骗人!”

“其实,解决仇恨的最好办法是斩草除根,把你杀了,再把你的老婆、孩子也杀了,对了。还有住在铜锣湾107号,你的二老婆和已经十三岁的宝贝儿子……”

陆野漫不经心地说道,但话语的内容却残酷到了极点。

傻飙的眼睛猛然睁大,手中香烟无声地掉落到地上,砸出无数火星。整个人就如被桶冰水当头淋下,从天灵盖一直冷寒到了屁眼。

株连!灭门!

香港黑帮社团,很少采用株连、灭门这种极端血腥暴力的手段,因为每个人都是爹生娘养,都有家,都有亲属。而且南方人有极强的家族观念,你今天灭了别人的门,别人便会血腥报复回来,最终是双方都吃亏,所以还是个人恩怨个人了,不要牵涉太多,这几乎成了道义上的共识。

傻飙忽然想起,这帮大圈仔,各个都是从大陆偷渡过来的光棍汉,无家无口,如果真的杀红了眼……傻飙不敢继续想下去了,他刚才升腾起来的报仇信念,瞬间烟消雪融。

“中国有句老话,叫‘不打不相识’,所以,傻飙,这次我决定放过你,是你的福气。你可一定要珍惜你的生命,当然,也包括你亲人的生命。下次,千万千万不要再犯在我的手里了。”

陆野伸手拍了拍傻飙的脸颊,发出清脆声音,力道不轻不重,一切尽在无言中。

“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多一个敌人多一堵墙,也许以后,你也会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比如……”

陆野吐着烟圈,最后的那口烟气像箭矢一般,穿过一个个烟圈,射中傻飙的鼻子,然后雾化散开:“……比如,我听说,你想上位,想当和记的龙头,但有的堂主不服气……”

傻飙阴沉着脸,一声不吭。

陆野嘴角微微上挑,整张脸,散发出金属一样的光泽:“我再说一遍,这是最后一遍,我欣赏你,所以才会跟你费半天口舌。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大圈龙堂是什么样的一个帮派,慢慢地,你就会知道,以后是做朋友还是做敌人,你自己看着办吧!”

根据协议,拿到钱后无论怎样都要释放傻飙,既然如此,还不如埋下一颗种子呢。

不经意埋下的种子,也许有一天就会成为参天大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