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天涯 第一章 以血为名 第三十五章 人质

刘天军 收藏 1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size][/URL] 第三十五章 人质   随后的四五天,每个早晨,赵雅和陆野都能在木鱼峰上相遇,有时候,还是一起顶着淡淡晨光,裹着浮白色的朦胧雾气走出寺门,然后再攀登着青石小路,爬上峰顶,并肩站在观日岩上,看云起云涌,听潮涨潮落。   只不过,赵雅的运气似乎真的不好,在随后的这四五天里,不是雾气太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第三十五章 人质

随后的四五天,每个早晨,赵雅和陆野都能在木鱼峰上相遇,有时候,还是一起顶着淡淡晨光,裹着浮白色的朦胧雾气走出寺门,然后再攀登着青石小路,爬上峰顶,并肩站在观日岩上,看云起云涌,听潮涨潮落。

只不过,赵雅的运气似乎真的不好,在随后的这四五天里,不是雾气太重,就是阴云密布,使她一直未能如愿看见“南海旭日出”的景观。

错过了,有时候,便是永远地错过了!

赵雅虽然才十八岁,但对自己心情的失落,却也还懂得掩饰,她似乎天生就有着控制情绪的本领,明艳绝伦的脸,始终保持着微笑,并在这几天早晨,与陆野交谈甚欢,特别是在知道,陆野来自北京——大陆的权力中心,更是好奇地问个不停。

对赵雅而言,甚至对当时所有的香港人而言,正在进行文化大革命的北京,神秘、陌生,就如另外一个世界。

无可否认,陆野的言谈举止,卓越气质,对赵雅有着奇异的吸引力,但同时,这种吸引力又因为陆野骨子里透出来的淡漠,那种只可意会却不可言传的拒人千里,而使两人的关系停留在一般友人的阶层,没有进一步加深。

在陆野的心中,赵雅容颜俏丽,善解人意,就像是一名邻家小妹,跟自己说笑嬉闹,却又能恰到好处地把握分寸,给人轻松感觉。

他不讨厌赵雅,甚至可以说,他也有些喜欢赵雅,但这种喜欢,并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欢,更不是当初看见韩雪时,那种天雷勾地火,被雷霆击中时灵魂都为之战栗的爱恋,而是一种单纯的欣赏、好感。

怎么说呢,就如一个旅人,行走的孤独路途中,忽然看见一幅美丽风景,或是在饥渴的时候,伏下身去掬饮清澈溪水,无意间发现岸边有一朵随风摇曳的花朵,而暂时驻足凝息。

或许,正是因为没有情欲掺杂,没有任何功利色彩,再加上两人都刻意地回避,不去询问对方的家庭、生活等私人情况,由此心照不宣地表明,两人的友情仅仅是君子之交,起于宝莲禅寺,也将止于宝莲禅寺,这倒让两人之间的交往,显得轻松随意。

虽然赵雅刻意隐瞒着自己的情绪,但陆野是什么人?感知敏锐的如同野兽,他看出来了,这个小女孩有心事。

但看出来归看出来,陆野不问,更不打算管,人生存在无数交点,每个人有每个人必须要去面对的命运,自己能力有限,更不是普度众生的佛祖。

作为行走在生死边缘黑暗世界中的人,陆野并没有因为赵雅的美丽和跟赵雅相处愉快,而放松内心警惕,他甚至还极其冷静的猜测,赵雅有没有可能,是和记派来的人?

结论是:否。

因为寄宿在宝莲禅寺,是他的临时决定,和记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未卜先知地提前派人到此处等自己,而且还是派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

※ ※ ※ ※ ※ ※ ※ ※

潮湿阴暗的山洞,散发着屎尿等排泄物混杂的气味,令人作呕,耳边不时能听见,水滴滴落在钟乳石上,发出的“嗒嗒”轻响。

傻飙就像是一只大马猴,斜靠在洞壁处,寂静无声,恍若死去。

他的脚踝,拴狗似的系着拇指粗细的长长铁链,铁链的另一端,是有千斤重的巨大石柱。

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稻草,已经失去自由五天了。昔日意气风发的黑道大佬,此时明显憔悴,足足瘦了有十斤,那张马脸越发显得长了,脸上的肉疙瘩,都失去了饱满光泽。

看守他的,是两名二十多岁的大圈仔。一个外号叫“拐七”,神情和蔼,说话柔声细语,总给傻飙做思想工作,说环境是差了点,但“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还有一个外号叫“神经”,脸上老是露出怪兮兮的笑容,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有精神病,手上提着一根大陆军人系的那种武装皮带,两边是硕大的铁扣,轻轻一拉,便会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搂头盖脸的一皮带下去,能把人的皮肉都给挖掉一块。皮带每被拉响一次,“神经”便会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着嘴角,眼中放射出妖异而兴奋的光芒。

这两个大圈仔,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就像是审犯人一样,要求傻飙把他所知道的香港黑道事情,都讲一遍,越详细越好,还找了厚厚的一叠纸,很认真地做记录。

傻飙在一开始,自认自己什么场面都见过,而且错误地以为,既然这帮大圈仔费尽千辛万苦地把他掳来,那么,就不会轻易地杀死他,所以为了显示坚强,他拒绝配合。

拒绝的结果是,他挨了一顿痛揍,还不让睡觉,命令双脚并拢,两腿绷直,腰弯九十度,两臂张开做飞行状,口中还要发出呜呜声,美其名曰:开喷气式飞机。

傻飙久闻“开飞机”的大名,听说那是大陆批斗牛鬼蛇神的经典曲目,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惊人效果。

他开了一会儿飞机,便头昏眼花,天旋地转,但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拐七”会笑呵呵地问他:“你现在在哪呢?”

“当然在香港了。”

“我操你妈,飞了这么长时间,还在香港?你是乌龟啊你?!”皮带呼啸抽下,差点没把傻飙给打瘫痪了。

“现在到哪了?”

“去你老母的,到北京了!”

“你妈逼,飞得这么快,想把油耗光,摔死老子啊?!”抡圆的大巴掌,让傻飙看见了满天星光。

“到哪了?”

这次傻飙学乖了,他拒绝回答,结果被“神经”揪着头发,要让他去吃自己拉的屎,还说山洞太暗,要在他小弟弟上浇汽油,当蜡烛点。

天啊,这个“神经”,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红卫兵造反派!

其实,傻飙猜错了,“神经”的真实名字叫王跃峰,曾是一名老实诚恳,待人热情的有为青年。不过他的家庭出身不好,属于黑五类子女,重点监管对象,更在一次打扫卫生时,把毛主席的石膏像给摔碎了,结果被扣上“抗拒改造,对伟大领袖心怀不满”的罪名,而遭到百般羞辱。最后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暴起杀人,逃到了香港。

他不怕死,甚至可以说,他渴望死亡,因此而无所畏惧,在杀人或修理他人的时候,常常会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仿佛是在面对仇敌,具有精神分裂的轻微症状。

傻飙被“神经”吓坏了,心想,反正他知道的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在香港混社团的人,只要有点资历,也基本上都知道,自己犯不上为之遭受耻辱,再说了,他现在坚强硬挺,结果只是让自己多吃苦头,谁看得见?又有什么意义?

作为一名老江湖,傻飙清楚地知道,他的结局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因为利益交换而被安全释放,要么,作为大圈龙堂立威的工具被残忍处死,尸体摆放在香港街头的显眼处。

至于被人发现,幸运解救,或者利用看守的失误,而逃脱生天,那都是小说的故事,电影里的胡编乱造,在现实中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好汉不吃眼前亏。

把这一切都想明白的傻飙,立刻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配合,他就像是最优秀的模范老师,开始给眼前的这两个大圈仔讲香港黑道的发展史,讲东南亚各大黑帮社团的关系,在种种秘闻之外,同时还掺杂着大量血腥而又香艳的故事。

傻飙觉得,他把他这一辈子能说的话都给说完了。

看着那两名大圈仔,听得聚精会神,双目放光,血气贲张,傻飙的虚荣心获得了小小的满足。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有如此好的口才,不过讲到后来,他的嗓子哑了,精神疲惫,嘴巴像是上了岸的鱼,一张一合,完全是机械动作,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后来都讲了一些什么。

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的傻飙,这才被允许睡觉。

可以睡觉的感觉,实在是太幸福了!

傻飙在心中发誓,有朝一日,他能够逃出生天,他要在他二老婆的那张大床上,躺一个月都不起来,吃喝拉撒,全在床上解决。

一开始,他因为实在是太困,还睡得比较踏实。可是到了后来,也不知是饿了,还是因为憋了一泡尿,他开始做噩梦,一段一段的,就如重复播放的电影片断,都是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物。

在无边黑暗中,一名死神般冷峻的青年,正举着枪,对着自己扣动扳机,枪口处喷吐火焰,枪声震耳欲聋。手腕处的伤口,开始像蛇啮般的剧烈抽痛起来。

傻飙猛然惊醒,呼吸急促,大汗淋漓,过了好一阵,他才缓过神,心跳恢复平缓。

梦!这只是梦!!一切都是假的!!!

在心中不停地安慰着自己,他睁开眼睛,浑身汗毛瞬间根根立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