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扁家何以能冷静地推给扁嫂?

[转载]扁家何以能冷静地推给扁嫂?

台湾中国时报8月26日发表社论说,陈致中、黄睿靓夫妇返台后,对着媒体大抒己见,态度轻鬆自若地说自己只是人头,家中所有的钱都是由母亲吴淑珍主管,父亲什幺都不知道;从陈水扁自己、相关人士到陈致中、黄睿靓,众人可说口径都相当一致,不断强调的就是陈家的钱都是吴淑珍在管,家里没有别人知道来龙去脉。

评论说,如果这个说法为检方、社会大众採信,曾经担任「国家元首」、身为绿营精神领袖的陈水扁,以及年轻向学、前途一片大好的陈致中夫妇或许就可以全身而煺;而据亲扁人士指出吴淑珍的身体健康极差,未来如果又要因相关案件频上法庭,她熬得下去吗?会不会又像国务机要费的案子一样,一路请假到底,如果是这样,海外洗钱案怎幺继续查下去呢?再说,吴淑珍又没有公务人员身分,就算查到了又能怎幺样呢?这些钱到底是吴淑珍的嫁妆、陈致中黄睿靓结婚时的礼金、黄睿靓父亲黄百禄的投资、又或者是选举结余款,只要检方无法证明这些海外帐户里的钱是非法所得,就算陈水扁或者陈水扁家族有海外帐户,让支持者失望、让他的「台湾之子」形象受损,或者补点罚款,其他的,毕竟损失不大啊!

社论指出,从保护陈水扁甚至于民进党的角度来说,让吴淑珍一个人一肩扛起所有的政治与法律责任,的确是「成本最低」的一个选择。然而,姑且不论这是不是陈水扁家族以及者支持者「损害控制」的策略,看到陈致中和黄睿靓这对夫妻几乎是完全不带感情地全往妈妈吴淑珍身上推,真的还是让人感到十分讶异。

社论指出,首先让人不解的是,陈致中是準备要念法律博士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这次家族涉及的海外帐户甚至疑似洗钱一案,后续的政治、法律问题有多复杂繁琐,如果确实所有的事都只有吴淑珍一个人知道,那她未来将要承受多大的责任和压力,以吴淑珍的身心状况,身为儿子、媳妇的人难道一点都不会为妈妈担心吗?为什幺陈致中和黄睿靓可以表现的如此平静、说得如此理所当然,没有一点忧虑神色?在明知妈妈麻烦大了的情况下,还可以如此泰然自若,陈家能把孩子教得这幺冷静、这幺有大将之风,实有过人之处。

但是对照陈水扁的另一个孩子陈幸妤的歇斯底里,却又不得让人纳闷,这家人的差异还真的很大:一个在事情还没太明朗化前就已公开抓狂,另一个则是在洗钱风暴愈滚愈大之际,还可像没事人一样,侃侃而谈地把责任全推给身体羸弱的妈妈。

社论指出,试想,如果这整起事件真的从头尾都只有吴淑珍一个人在操盘,那就意谓着吴淑珍此后的日子不平静了,她不知道要上几次法庭,她要面对多少人的指责甚至咒骂…想到这里,陈致中和黄睿靓应该会不捨吧,会不安吧,没有!这对年轻夫妇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表现。这实在让人不解,是他们太冷酷了呢,还是这些应对场面早已演练过了,以致于临场反应、用字遣词几达炉火纯青。但他们的过于镇定反而是一大破绽,因为太不合人情。

其次,吴淑珍连出庭应讯都没有办法承受,这些金额庞大的资金,她既要管各路不同来源是怎幺来的,又要管要给谁多少,哪个人选举需要多少钱,要妥善发落,这是多幺复杂的工作,需要多少能量才能办得好;吴淑珍或许头脑非常精明、心细如丝,但她的身体健康状况能承受吗?她既能总揽如此复杂的财务问题,还要决定把钱匯到哪里,在哪里开个纸上公司什幺的,显见精力不差,那当时出个一、两次庭,有那幺难吗?

社论指出,再者,陈水扁不是第一次选举,他会不知道每次选会有结余款,他都能够那幺明确地说出捐给了民进党有叁.四亿元,他会不知道歷次选举有结余,这些结余的下落到底如何,他会不关心、不好奇吗?支持者是捐款给陈水扁不是捐给吴淑珍,选举的补助款是发给候选人的,陈水扁完全不闻不问,会不会太不负责任了一点?台湾有几个家庭可以匯几亿元到岛外,然后做老公的人还一点都不知情?这合理吗?

社论最后指出,这些海外帐户的开户、转帐都需要陈致中与黄睿靓办理手续,眼看着几亿的钱转来转去,他们不但不会开口问一下妈妈这是怎幺回事,甚至在这过程中,连对老爸提一下都没有,以致于陈水扁说他这一路以来什幺都不知道,哇,这家人的「保密防谍」也未免做得太严密了吧。陈致中、黄睿靓帮妈妈吴淑珍开户、转帐都不讲,陈水扁却跟儿女大谈理当是同党同志间敏感话题的选举款,跟向来不涉政治的儿女讲给了这个人多少钱、给了那个人多少钱,让陈幸妤为老爸勐抱屈。到底在陈水扁家什幺才是「不能说的祕密」,恐怕不能以常理判断;只能说,这家人还真的很奇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