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医院记事

幽韵梦瑶 收藏 14 305
导读:傍晚从医院回来吃完饭就一直睡到现在,实在是睡不着了,起来上网打发一下时间,顺便把昨天所发生的一切记录一下。 昨天是倒霉的日子。 上午在给一些香港职员培训普通话时,老觉得浑身不对劲,腿脚乏力,全身发烫,口干舌燥,头昏脑涨,两眼发黑,走起路来晃晃荡荡,说话口齿不清……早上起来还是一切都好好的,生龙活虎的,怎么一到中午就成这样了。不知是否因为太过疲惫的缘故,自我感觉极差,而在座的人也大都看出我今天状态堪忧。万不得已,让大家休息一下,自己跑到洗手间洗个冷水脸,想让自己好好清醒一下,不想让镜子

傍晚从医院回来吃完饭就一直睡到现在,实在是睡不着了,起来上网打发一下时间,顺便把昨天所发生的一切记录一下。



昨天是倒霉的日子。



上午在给一些香港职员培训普通话时,老觉得浑身不对劲,腿脚乏力,全身发烫,口干舌燥,头昏脑涨,两眼发黑,走起路来晃晃荡荡,说话口齿不清……早上起来还是一切都好好的,生龙活虎的,怎么一到中午就成这样了。不知是否因为太过疲惫的缘故,自我感觉极差,而在座的人也大都看出我今天状态堪忧。万不得已,让大家休息一下,自己跑到洗手间洗个冷水脸,想让自己好好清醒一下,不想让镜子的自己给活生生吓了一跳,精神萎糜憔悴、脸色发青、双眼无神微闭,瞳仁能红如同电影里的吸血僵尸……这是我?这哪里是活人啊?根本就是处于弥留状态奄奄一息即将离世的病人?我的天啦!保命要紧,立即把咬咬牙坚持下去的念头抛到九宵云外了。接下来就是向相关领导申请病假,还有向其他人交待了一些相关的事项等等,还好头头们体贴下属,还安排了人开车送我去医院……再一次感谢领导的亲切关怀!




赶到医院时已经是中午了,还好人并不多,登记,看病,交费,取药,一路都异常顺利,送我去医院的男同事说要是早上恐怕就是人满为患了。我晕,要是让医院生意兴隆,那这个世界已经完蛋了。看到我一切都已经安顿好,男同事便安心的起身离开了,剩下我孤身一人在医院里独自奋斗。呵呵,人家把我送过来已经仁至义尽了,难不成还想人家留下来同甘共苦?yy啊yy,做人要知足啊!我不断的告诫着自己。



医生说我是目前的状况是由于生理期内免疫能力下降,加上长期处于疲劳状态,又淋了雨着了凉,从而导致感冒发高烧,而且咽喉还有轻微发炎的症状。我倒,真是苦命,想休假不批,不想生病却要休病假,一点天理都没有。二话没说,开了几吊瓶的药水,一看是葡萄糖和盐水,还有好几瓶小小的药剂,都是些化学名字,似乎是混合使用的,还有一些药片。



当我看着药方单子发呆的时候,护士小姐轻轻的走到我身旁让我跟着去挂点滴。她问我以前有没有对药剂过敏的历史,我说应该没有吧,但我从来没有因为感冒发烧挂过点滴。随后,她便对我进行试针,从小到大,我打什么怕都不怕,就只怕这个“试针”。在她用酒精棉擦拭我的手腕,即将用那种细小的注射器扎进的我的手腕皮肤时,我赶紧掉过头去,然后期待那份刺痛感的到来。终于痛感来了,总算结束了,可往手上的伤口看去时,我不由得呆住了,不知她是由于过份紧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导致操作失误,竟然把我的手腕皮肤刺了个“对穿”,望着那贯穿皮肤的针头和慢慢渗出的鲜血,真像绣花针缝衣服一样,这里进,那头出。我用疑惑的眼神望着她,她也用惶恐的眼神盯着我,大家就傻傻的对望,可剧烈的疼痛感马上让我恢复了清醒,而她也终于回过神,赶紧把针拔了出来,并连连向我道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人家一脸惶恐的表情,也不好意思责怪什么的,只好苦笑着安慰人家——没事,没事!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重头再扎过。还好,这次护士小姐并不没有令我失望,终于顺利完成。看着红肿的手腕不由得想,人家试针是一个红点,为什么我却偏偏是两个红点;人家只须受一次皮肉之苦,我却是非两次不可,再一次哭笑不得……



坐我旁边的病人不断怂恿我去投诉该名护士小姐,不由得想护士小姐是否得罪了这位病人,又或者这位病人跟那位护士小姐有仇?但思前想后,终究狠不下心,大家出来都是打份工作,都是为了养家糊口,谁也不容易,对于一个资深的护士小姐,这样的一个投诉上去,轻则记大过,重则饭碗不保,何况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没有人愿意发生的这样的事情,还是少给人家制造点麻烦吧。



过了一会,护士小姐过来看了一下我的手腕,然后让我放心,什么事也没有。随后就为我进行输液,此时她手势动作都显得非常的熟练,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我甚至感受不到一丝痛感。同样的一个人,此一时,彼一时,反差竟然是如此之大,不能不让我从心里感叹——女别一阵,当刮目相看!。鉴于我和护士小姐近日无冤,往日无仇,从目前的情况看来,试针时出现的意外状况只是人家一时的操作失误,并非故意而为,更不能由此而否定人家的专业水平,同时也为自己没有投诉这位护士小姐而庆幸。做人还得饶人处,且饶人!



到了下午两点,护士小姐给送来了毯子,还吩咐我说,干你们这一行的,日夜不分的,生物钟乱得很,趁这机会好好的休息一下吧。面对这位善良的护士,我除了心怀感激的道声谢谢之外,真不知该说什么好。可是我没心情,真的,人活着,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烦恼。掏出手机给朋友打电话,听见那个冰凉机械的女声,告诉我关机。我倒!



“喂,yy,你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突然其来说话声把我从发呆中惊醒,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熟悉的朋友,A。



连忙回应说“A,好久不见了,没有大问题,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已。”



听完我的话后,用手在我的额头上摸了一会,她说,“都烧得这么厉害了,还说是普通的感冒发烧,烧死你。”随后从身后拎出一个塑料袋子,冲我笑,“刚才我就认出你来了,只是当时你和医生在说话,我不好意思进去打扰。yy,知道你一定还没有吃东西吧,特别打包了我最喜欢吃的素饺,估计你也爱吃。来吧,别跟我客气,你的手还挂着药水不方便吧,我来帮你……”



人在脆弱的时候特别经不起安慰,在一个关怀问讯的眼神面前,就轻易的缴械投降了,更何况是如此贴心周到的照顾,我的内心不由得浮起阵阵暖意。看到她一副要给我喂饺子之势,我连忙接过饺子说,“不用了,我还行,可以自己吃……”




在我吃着饺子的时候,她一直默不作声,但我可以看到她眼角红肿,显然刚刚哭过。便问她,“A,你到底怎么了嘛?”开始她还强装没事,只是一个劲对我摇头,可是表面的苦撑终究敌不过脆弱的内心,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没事,干嘛哭啊?”不问还好,一问,她哭得更厉害了。仿佛平日里忍得死死的委屈,此时全部释放。在我的苦苦追问之下,她终究是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却莫明其妙的来了一句让我一愣的话。



她问我,“你相信爱情吗。”



我沉默了很久没说一句话,不知道她这样问我是有何含义。



见我不回答,她才开腔,说:“有一年要在国外出差,那里的气候和食物我都不适应,每天就是开工收工,一天到晚就听得见呼啸哀号的风声。世界冷得令人发抖,而我却找不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那时我就想,如果有人肯向我求婚,我一定天涯海角随他去了。”



“后来呢?”我问。



“当然没有人向我求婚呀。”她轻轻掠了下头发,轻描淡写的回答了我。



“yy,那你相信爱情吗?”



“当然相信!很多人经历得越多越不相信爱情,而我不,我仍然相信,因为相信会使人变得比较有力量,至少我们还有梦,不是吗?。”



当然我回答完后,沉默的角色扮演却已开始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见到她一言不发,我不由心中大急:“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yy,你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吗?”突然间,她很严肃的反问道。



我也一脸微笑的盯着她的眼睛:“你认为我yy是一个和坏女人为伍的人吗?”



“我爱上了一个四十多岁的有妇之夫。”



她的回答让我是如此的大跌眼镜,我甚至在怀疑是不是因为明天是“愚人节”,所以她提前想作弄我一下,可是看着她难为情的低下了头,并且满脸的绯红,放知其所言并虚。



我气得不得了:“?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她异常自信的说:“我当然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那?还……”



“我只不过是尊重自己的感觉罢了!又没有伤害其它人……”



“可你伤害了人家的家庭……”




她又惊又怒的瞪着我,没有作声,斗大的泪珠却在眼眶中滚着。



我最怕人家的眼泪,心登时软了。



“你真的爱他吗?”



“当然爱!非常的爱!”



“你确定?”



“我非常肯定!我知道自己的事情。”



“他是一个有妇之夫,而你则是一个第三者,这样做,你认为合适吗?”



“我知道不合适,而且明白充当第三者十分可耻,破坏人家的家庭幸福更是伤天害理,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我真的很爱他,难道追求自己的所爱也有错吗?”


“没错,而且合情,但不合理,我理解你的感受,但不认同你的行为。而且那男人在明知自己是有家室有儿女的人,仍然没有坚守自己的立场,反而接纳了你,可见他对自己的家庭根本不负责任,你真的认为这样的男人真的靠得住吗?”



“…………”她咬了咬鲜红的嘴唇,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那男的爱你吗?”



“我不知道,他说他爱我,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永远的爱着我,还要我给他生个儿子……”



“……”我顿时语塞。



“yy,不是说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爱一个女人,就会为她做任何事情吗?可他一点都不打算兑现他的承诺,我一问他什么时候离婚和我在一起,他总是顾左右而言它,我受不了……我……”此时的她已经开始哽咽。



“对他来说,破坏一个旧家庭去组建一个新家庭,代价太过巨大了。他绝不会轻易答应你的。可他竟然说些让你为他生个孩子这样的无耻的话,摆明一心想你充当他的婚外情人,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难道你真的愿意做他的情人?”



“yy,如果有个人让你充当他的情人,你愿意?”



“当然不愿意!”



“我也是!不愿意!”



“那你们之间的关系算什么?”



“性关系。”



“…………”我再次语塞。



我没想她会给予我这样的一个答案,更没想到她们已经进展到这样的地步,我除了叹气,已经无言以对。



相对无言,沉默,沉默,复沉默……



我轻轻的揽过她的肩膀靠在我的肩膀,想让她有个依靠,可没想到她直接趴到我怀里泣不成声,我似乎感觉到她的眼泪已经沾湿了的轻薄的衬衣……



此时的我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安慰她,她的遭遇也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一直以为以她这样的女强人,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而且她在我的印象中也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子,可事实再一次为我印证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从开始以为她是来是安慰和开解我这个病人的,没想到会发现如此戏剧性的一幕,刹时,角色易位,她反成了需要我安慰和开解的对象。但此时我真的不知该说什么,她是一个十分聪慧的女子,根本需要他人来教导她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可以做的,她也懂得路是她自己选的,结果也只有她自己去承受。我能做的只是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任由她在我的怀里尽情的发泄……来往的医生护士病人行人,都向我们两个投来诧异的目光,目光里似乎透露着某种困惑,或许不是认为我姐妹情深,就是误会我们是同性恋吧,可那又如何呢?于是我们则依旧旁若无人……



大概哭了出来就舒服多了,接过我给她的纸巾,她仔细擦拭了一下,人也不抽搐哽咽了,还到洗水间补了一下妆。过来帮我换药液的护士小姐看着我这副狼狈的模样掩嘴而笑,我问她笑什么,她只是用手指着我的胸前不作回答,我低头看着胸前湿成一片的衫衣,也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也赶紧趁机整理了自己仪容……



在等待A从洗手间出来的时间里,我隐约想到有一些不对的地方,但一下子又想不出空间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突然,看到一个医生问一个病人有哪里不舒服,那病人却一个劲说自己没有毛病,是家人逼他来医院看医生的,那医生说,来医院的不是看病就是探病,这地方不是人人都愿意来的。医生的话让我恍然大悟,是啊,不可能一个人平白无事跑到医院来玩的,难道,A在身体方面出了问题?又或者是她的什么人住进了医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A从洗手间里出来了。看到我一副魂不守舍的发呆模样,就悄然走到我背后,大叫一声“看什么靓仔啊”,把心不在焉的我吓得心跳加速。我倒~~ 从此我相信,人吓人真的可以吓死人!



我问她,“你到医院干吗来了?你身体不舒服,还是你的什么人……”



听到我的问话后,她又表现出一副欲言又止模样。



“你这个坏蛋,是存心想急死我是不是?赶紧从实招来,否则本小姐对你大刑侍候。”我站了起来,抬起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摆出一副异常不雅的姿势,脸上更是装出一副凶婆娘的模样——幸好没穿制服,否则,鱼翅航空的光辉形象估计将让我毁于一旦。



看着我这样一副搞笑的模样,她再也无法止住笑意“好好,我说,你不要这样子,有你这样的空姐吗?简直就是古惑女(女流氓)啊。”



随后,她面红红的,并且一脸正色对我说“我是来打胎(堕胎)的。”

她的答案差点没让我把下巴给摔掉,难道愚人节真的提前到来了?老天,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原来自从A和那男人走到一块后,常常会随性所至,但是很不幸,他们中招了。早孕测试出她可能怀孕了的事实,医院的检查结果更是宣判她百分百中招了。但那男人对此并不在意,还以此为要挟A安心作他的情人……



今天她就是专门来医院作堕胎手术的。她告诉我,永远都忘不了躺上手术台上的感觉,自己的四肢如何像裸露在冰天雪地里一般的冰冷、僵硬、麻木,甚至似乎可以感受到血液静静地、慢慢地从身体里流走,生命也仿佛也在一点一点的溜走……



而她做完手术出来后就见到我在挂药水,连留院观察室都没去就直接就过来陪我了。



一听到这里,我内心甚是不安,无论多爱他,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玩玩笑啊。于是连忙劝她先回观察室去休息一会,等我输完药液就去陪她,可她很固执的拒绝了我的好意,说在观察室也是休息,这里也是休息,只是一个躺着休息,一个坐着休息,其实都是一个样,和我一块还可以说说心里话,我拗不过她,只好由她随性而为。



接着,她把自己的遭遇以及爱上那男人的起因,经过,结果等,一五一十的对我进行了倾诉。一晃间,她的那些琐碎的累人的细节就像电影里的镜头一样,在我的脑海里快退、前进、辗转之间,竟已经年。她说她不恨他,连怨都说不上,只知道自己已经心如死灰,不再期待,只希望可以断绝所有与他相关的一切……

此时,我仿佛看到那个纵横商场的女强人颓废成一个平凡的、与世无争的女子,而对那素未谋面的那狗男人也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恨意……因为身体的伤害可以在短时间内复原,但心灵的伤害却会在连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时刻烙在心里,不知何时才会真正的愈合。



“A,没事的。只要活着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无非是需要时间和智慧而已。先回观察室休息一下吧,好好的睡上一觉,就把你和他所发生的事情当成一场噩梦,,梦醒了就会自动消失的”。



在我的苦心劝说下,她总算答应去休息了。



我目送她去病房休息,临关门的一刹那,她还调皮地冲我大喊,说,“yy,乖啊,我知道你心里有事,但我没敢问,但不管有什么天大的事情,都不要放在心上,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醒来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是啊,纵使天大的事情,睡一觉,明天醒来或许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怎样就怎样吧,迈过这道坎,前面又是一个春天……而我在不断在自我唠叨这段话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到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护士小姐拔针后的疼痛把我惊醒,她给我的解释是看我太累了,不想惊醒我,就直接拔针了,我睡眼惺的,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除了感谢还是感谢,毕竟一整天都是她照顾着我呢。



跑到洗手间匆匆洗了个脸之后就去妇产科病房找A,没想到早已人去房空,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别是她看不开寻短见了吧,赶紧追问负责的护士小姐,护士小姐只是告诉我,那人已经离开,并问我是不是yy,在得到我的肯定回答后,将一张纸条交到了我的手上,说那人请她转交给我的。打开一下一看“亲爱的yy,公司召开紧急会议,必须先走了,sorry!你还在睡呢,就没打扰你,今天的晚饭先欠着,下次补偿,回去后多注意休息,有空给我电话,我会想着你的——A 下午16:37”



在看到纸张,我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心头的大石终于也可以放了下来。



此时的我已不再多想,只想着赶紧回家—吃饭—泡个热水澡—上床—一觉睡到大天亮!



可恨的是,我并没有一觉睡到大天亮,反而在凌晨三点多醒来,5555没天理!



记录完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