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七日凌晨 延安 西北航空研究所


轰—2轰炸机给武太行带来的喜悦是巨大的,虽然这种并不先进的轰炸机在不久的将来,甚至几年的时间都不到就可能被更加先进的国产轰炸机取代它的霸主地位,可是有一点却是不容忽视的,那就是说在此时此刻,中国人所生产并要装备的这种轰炸机是名副其实的天空王者,而拥有了真正意义的远程打击力量的武太行和他的七十八军也就注定了要在现在的辉煌的基础上走出更远的距离。


还要特别说明的就是核武器的问题,依靠从另一个时空带来的那四枚核武器的原料核心已经制造出了实战核武器的武太行此时此刻是再需要一种可靠的远程轰炸机不过了,因为在现在的技术水平下将原子弹微型化是一件十分不明智的事情,再者就是要知道使用速度比汽车快不了多少的运—2投放原子弹还不如直接找个身体壮一点的士兵扛着原子弹去炸人呢!


坐在袁绍文的办公室里一边欣赏着办公室里大大小小的各种飞机模型,一边构思着自己究竟要在哪里建设一个远程轰炸机部队的基地的时候,李向阳推开办公室走了进来,经过林秋音案件之后武太行意识到自己在陕北的摊子铺得实在是有些太大了,所以这次去青海湖并没有带上李向阳,而是让李向阳全权代表自己在延安负责处理正在整合的延安工业联合体(即红星工业联合体)的问题,同时他也需要一员大将在延安压住阵脚,防止七十八集团军系统的人做出对大局有所妨害的事情,特别是抵触正在进行的大整风的行为,要知道,现在七十八军系统内已经开始出现了不满的苗头了。


“噢,向阳,是你啊!不是让你留在留守兵团了吗?怎么安耐不住寂寞了?”看到李向阳进来了武太行便放下了手中把玩的飞机模型转身迎了过来。


“柏林急电,军长,还是你自己处理吧,这些事情我搞不太清楚。”李向阳将刚刚收到的张秋关于德国总理府的情报送了过来。


“噢,什么事情?拿来我看看。”武太行接过了电报,读罢就连他也是不由得洗了一口冷气,一百多亿美元,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数字啊!在中国,这些钱已经足够武太行将全部的中国军队实现换装整训并对技术装备进行现代化升级了,所说他手里又美元和英镑的百分之一百仿真的印版,可是印版总有一天会坏的,恐怕就是将他手中的印版全部毁掉了的那一天他武太行也是没有办法印刷出一百亿美元的,更何况从情报上来看可能并不止一百亿美元的资金,因为这只是希姆莱德初步估计,“向阳,这钱对我们来说确实很重要啊!你怎么看?”


“军长,是这样的,如果单纯的从理论上来看我们是一定要拿下这笔钱的,要知道,现在咱们虽然也有机器在拼命的印刷钞票,可是咱们手中的印版的数量实在是有限,所以说即便是我们再疯狂的印刷一年也就只有十几亿美元的印刷产量,至于英镑也大致是这个数目,而要讲这些钞票花出去我们所要承担的中间环节的费用也是巨大的,所以说,我是赞成拿下这一笔钱的,现在要做的就是怎样在德国人或者是第三方势力得手之前拿到这批帐户信息。”


“看来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毕竟我们现在自己有能力生产的伪钞印版还就只有法币,伪满币,日元、港币、卢布这样的防伪不是很好的币种或者是小额的钞票,不是长久之计啊,不过我却没有向国焘抢在德国人前边动手,因为那样难度太大,要知道,我们手中可没有抢劫银行的专业大盗啊!”武太行说的不假,打劫银行和抢劫不一样,那是一门技术活,可不是随便一个小毛贼能够做成的事情。


“那军长的意识是要做黄雀?”李向阳恍然大悟的说道。


“对,我就是要做黄雀,常言说得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次我就是要做一回黄雀,从德国人的手中搞到我们想要得东西。”


“军长的意识是想将东西抢劫回来?这万一要是露馅了会不会影响到我们和德国之间的合作关系呢?要知道我们现在和德国人可还是盟友呢?”


“盟友?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真正的盟友,从德国入侵波兰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和德国人之间的决裂就已经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了,因为从那一天开始德国人的失败只是时间的问题了。”武太行笑着说。


“可是军长,这打劫咱们还好说,这偷东西咱们不专业啊,万一搞砸了怎么办?”李向阳为难的说。


“有一个人应该是可以帮助我们。”武太行冷冷的说道。


“谁?”


“向阳,你还记得今年也就是一个月以前的时候我让东进兵团司令孙学武将军从山东千里迢迢的运来的那个人吗?”


“军长,你说的就是那个关在铁笼子里的怪物?”李向阳失声道。


“他可不是什么怪物,太就是大名鼎鼎的飞天大盗——燕子李三。燕子李三,原名李景华,戊戌年生于京东蓟县,今年虚岁四十四,周岁四十二。幼时随叔父到沧州落户,艰苦度日。沧州习武之人众多,他也跟着学了点武艺。因其禀赋较好,身体轻快,渐渐地,爬墙上树易如翻掌,非一般人所能比。由于家境贫寒,及其年纪稍长便开始四处偷盗,曾在河南、湖北等地屡屡作案,有一次竟然偷了洛阳警备司令白坚武家的财物,名声大振。后来为了增强本领,李景华曾隐姓埋名到少林寺学艺,几年苦练,功夫大进。此后,他沿着平汉线来到平津一带活动,曾在北平右安门外关厢居住,放开胆子大量作案,不久以后便有了“燕子李三”的名头。”


“军长,这小子就是传说中会蜻蜓点水的那个飞天大盗?”李向阳恍然大悟。


“会不会蜻蜓点水我不知道,不过,他的武功确实非同小可。这可以从他的作案对象中看出。他的作案对象不是小家小户,而是深宅大院、高墙阻隔、护卫森严的富家大户。在这些地方,他能够来去自如,这不能不说他有超常的手段。他可以头朝下,借助一些工具,身子像壁虎一样紧贴墙壁往上爬;也可以将系有长绳的铁爪抛于高墙或树枝之上,然后攀着绳子爬上去:还可以用脚蹬墙,借劲使力,巧妙地越过障碍;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撬开各种锁子……具有这些本事,再加上作案前周密细致地摸底,并配有特制的药水等,“燕子李三”很少失手,作案无数。像当年,他甚至到临时执政段祺瑞的府邸行窃,还偷过国务总理潘复、执政秘书长梁鸿志等人的财物,所以,名声越来越响,轰动一时。每次作案后,为显示自己艺高胆大,燕子李三还故意戏耍权贵,仿效传奇小说中诸如花蝴蝶、白菊花等大盗的做法,把一只用白纸叠成的“燕子”插在作案的地方,显示自己明人不做暗事。”


“乖乖,军长,这小子可是要杀头的重犯,难道你要用他?”李向阳难以置信的看着武太行。


“大盗?这不假,可是民国以来时局十分混乱,当权者即为国之巨蠹,为富者往往不仁。燕子李三有时候也将偷窃的部分财物分给百姓,受到百姓的称颂。他之所以被小鬼子逮捕也是因为燕子李三得赃数千元之巨,初冬往游城隍庙,见附近居民以贫苦者太多,遂起怜悯之心,每人一元或二元,任意施舍,遂为侦缉队注意,跟踪逮捕。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他的本质还是不错的,更何况,我们连林秋音都能用,难道就不能用这只燕子了?”武太行笑着说道,在他的那个时代,“燕子门”的影视作品可是海了去了,他怎么能够不崇拜燕子李三呢?


“可是军长,说到底李三也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算是半个土老冒,你真的敢把他派到国外去?”


“有什么不敢的,李三怎么说也算是一个人中之龙,虽说犯过许多烧杀掳掠的恶行,杀之绝对不冤枉他,可是念在他的心中还有一丝的善念,我想给他一次机会,就看他能不能把握住了,更何况没有人知道真正的李三就在我的手里,杀不杀他其实无所谓,我可不在乎杀一个飞贼的功劳,相反,只要李三能够完成这次的任务,我真的可以给他特赦,从我的角度我希望战争结束后他可以在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老死。”


“既然军长已经决定了,我也会全力的支持您的,现在天色已经晚了,您是就在这里休息呢还是回‘宾馆’呢?”


“那里也不去,向阳,趁着我有兴致我们去留守兵团的监狱会一会这个传说中的燕子李三!”


“是!军长,”武太行在前边走,可是看不到李向阳的一脸不愿意,原因?很简单,咱们的李向阳同志可没有武太行那么好的精神和兴致,不过既然军长决定了,那他还能够有什么说辞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