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八十五章 牂柯解围(五)――果然有外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怎么?各位大大都不愿在我书中跑龙套?强烈征名啊!!!)

现在战事紧要,我也懒得管这两个倭鬼,反正他们腿脚都伤了,死也死不成,跑也跑不了,等平息了这场战事我再好好的收拾他们,前一世他们的后代曾百般欺负我们,这一世我可不能留下隐患,让这些白眼狼成了气候。

看我刚才那气哼哼的样,很多被俘的军卒吓坏了,扑通扑通跪倒在地,求我们饶命,不要杀他们,并且声明与那二人无关。本来我确实有再杀几个的想法,但看他们那个可怜样,我心软了,挥挥手让他们起来,他们还是在磕头,不敢起来。胡驹就低声呵斥道:

“我家公子已经饶过你们了,还不快起来”

听闻此话,我们又没再动手,那些被俘的军卒才相信自己活下来了,于是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那些被俘的军卒被刚才的搏杀已经吓坏了,本就不敢动了,现在又来这么血腥一场,更是胆颤心惊。在我那些手下的刀枪威逼下,乖乖的把自己的同伴全都捆了起来,又唯恐不结实惹得我们生气,一个个的使劲勒,弄的很多被捆者呲牙咧嘴。句突他们怕他们手脚作假,又挨个检查了一番,看没人作假这才放心。

毕竟我们人手不足,不能留下太多的人等沙摩柯他们过来,所以我们只留下四五个人看守这些人,为了安全,我当着这些俘虏的面说:

“各位,在此绝不允许乱说话,更不许乱动,否则杀无赦。”

旁边张苞长矛一指,也补充道:

“就是尿尿也要憋着,憋不住了就尿到裳里,绝不允许有动静。”

张苞之所以说尿到裳里,是因为当时还没有裤子一说,说实话,这时候不管男女大家都穿的是开裆裤,里面更没有什么内裤之说,大家只能外面用裳,也就是长裙挡着遮羞,就是胡人的紧身胡服也是上面紧,下面还是用裳挡着。前一世穿惯了裤子,这一世却找不着,真的不习惯啊!我一直想弄条裤子穿,可惜没人会做,我也不会什么针线活,我哭啊。

听张苞这个凶人这么说,之所以说他凶人,就是他那长矛上的鲜血还在滴答啊,每滴答一下,就像小鼓一样敲一下,没敲在别处,都敲在那些俘虏的心上啊,那些俘虏赶紧一个劲的点头,连话也不敢说了。

我们也叮嘱那几个很不情愿地留下来看守这些俘虏的人要是他们敢动,无需迟疑,立即射杀,保证自己的安全。

刚才在捆那些俘虏的过程中,王平心细,已经问过其中几个被俘的头领了,了解到他们确实是前方大营里看山口大营出了乱子,被派过来支援的,没想到在半路上就被我们这些人给包了饺子。这次来了总共有600人,一个也没跑掉。那个大营共有近2000人,白天时被沙摩柯祸害了一场,死伤了七八百人,这次又被我们吃掉了六百人,那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主要是后勤辎重兵和中军护卫人员了。共有2000人,可庞统师叔说了,整个牂柯郡也就3000郡兵啊,看来是确有不明势力在帮朱褒啊,而且还能带有倭鬼。

不过经过这场争斗和原先夺下大营时的嘈杂,人家大营都派出援兵了,估计人家也该有准备了,再象第一个大营以昂偷袭恐怕是不行了,先想办法智取,没办法的时候就只能强攻了。我遥望对面那两个大营,可以说已经吵开了锅,灯笼火把照的一片通明,喊杀声连成一片,我是实在不担心高宇啊,虽说他现在的陷阵营比他老子的差了一个档次,可现在得和谁比啊,论野战这里要是能有他们的对手,我给大家头朝下倒着走几天看看。兵贵神速,不过我们也不会傻乎乎的直接就凭这几个人去攻打人家守卫严密的大营。刚才的俘虏一定要利用他们的剩余价值的,我们还是老办法,扒了些死尸上的衣服穿上,脸上弄了些血迹,各人的兵刃上都抹上些土,掩盖住刃口的寒光,又弄了几个俘虏在前面,当然这些俘虏都被我们的人架着,好像是受了伤行动不方便的样子,实际上,架他的人另一只手早握着一把尖刀,顶在他的后心上,如果不老老实实配合,只要轻轻一捅就得完蛋。

我们跌跌撞撞赶到了那个大营门口,果然,那大营门口已是戒备森严,灯火通明,看那些据马白森森的大尖昂首斜指向外,搏斗的士兵刀枪在手,怒眼圆睁,掩护的弓弩手利箭上弦,小心翼翼。我的天啊,要是硬攻的话,我们肯定的付出一定的代价。按照我们的吩咐,那个俘虏对着那些守军开口了:

“快开寨门,让我们进去,妈的,疼死我了。”

可能是我们那惨样,又加上这俘虏的叫门,守军竟然没有怀疑,出来几个人把据马搬开一条缝,我们竟然进去了,他妈的,顺利的都让我感到不正常了啊。这时,出来一个人,看打扮,瘦瘦的,但穿着又极其夸张华丽,很有公子哥的派头,一见面就冲我们架着的那个俘虏问:

“怎么回事?怎么成这样子了?王八和龟蛋怎么没回来?”

张苞一听,在后面憋不住了,扑哧一声乐了,他奶奶的,什么名字啊!那人看张苞在乐,兰花指一指张苞:

“大胆!竟敢笑我?来人,把他给我杀了。”

张苞也不装伤兵了,腰杆一挺,长矛一摆,哈哈大笑。

“你是谁?”

“我是谁?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乃你家张苞爷爷是也。”

“胡说,我家爷爷根本就没有叫张苞的。”

这句话直震得我大戟差点落在地上,妈呀,杀伤力太大了。这什么人啊。张苞也不废话了,飞身形挺矛就奔那人杀去,我们这些装伤兵的也纷纷拽出兵刃,连弩带刀一块下手,首先倒霉的是那些站在那里的弓弩兵,在我们配备的钧弩一号一轮密集打击下,几乎没人还能站住了,射完手中的弩箭,我们也来不及更换备用弩匣,就是换,也没了,带的本来就不多啊,谁能想到打这么大的仗啊。我们仗刀枪冲入人群,那真是虎入羊群一般,按照平时我们训练的阵型,我们这些人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绝不落单,有防有攻,小范围内以多打少。我和胡驹、句突则四下突袭,哪里危急就杀向哪里,直杀的这些人哭爹喊妈,抱头鼠窜。跑不掉的在我们威逼下纷纷扔下武器投降。打了好一会,我回头看看张苞那里,好生奇怪,竟然张苞还陷入苦战之中,而且还不战上风。更让我惊奇的是,不是一群人在和张苞打,而只是那公子哥一个人手握一柄短剑在那里和张苞斗。那公子哥身形诡异,动作如飞,不断的往内圈抢攻。说明一下,为了装伤兵装的象点,我和张苞他们都没骑马,在这里只是步战。张苞矛长,一旦被人攻进内圈,就比较危险了。就看张苞已经手握靠近矛头的矛柄了,矛尾探在身后老长。他这手是从我父亲那里学的,招法正式名叫蛇盘七探枪,不过张苞是用长矛使出来的。父亲当年打仗北地枪王张绣,就用的是蛇盘七探枪,危机时刻,基本上是前三后七,怀中抱二尺,能前扎后扫,远近皆能,攻守兼备。那是父亲看张苞爱学武艺,又加上张飞三爷知道他这一绝招,就让张苞死缠烂打。父亲改了改,按照矛法使用方法才传了给他,父亲当时考虑到反正张苞又和我是自家兄弟,张苞武艺高了,我也不会吃什么亏。今天看张苞使出这般压箱底的绝招了,看来是拼命了。他那长矛矛头有一尺半长,也像一把短剑,现在蛇盘七探枪来使,那也是寒光闪闪,又加上他那矛头本身就像一条弯曲的毒蛇,看起来真的象一条毒蛇在张苞上下翻飞。那公子哥也不含糊,短剑叮叮当当和矛杆矛尖相交,火星四溅,他一边打,还一边“咦”声不断,好像很奇怪什么。这时北边那个营寨内又传来喊杀声,不过那声音我熟悉,自己人,高宇和他的陷阵营真是强悍,竟然也杀透了一个营寨。我们也不能慢啊,我把大戟交给胡驹,伸手抽出我的弯刀来。我原先的那把在西凉送人了,后来到成都后又重新配齐了我的辅助兵刃。我也不吭声,迈步过去,挥刀就攻。我和张苞他们这样早就无耻惯了,才不管什么打斗时的江湖规矩,在我们眼里,那就是屁,只要能打赢,什么手段都能使。我这一加入,刀快招急,张苞缓了缓气,紧接着也是抢攻啊。我俩那是打架打惯了的,谁也知道谁的习惯,该什么时候替对方防守很默契,这下子那公子哥受不了了,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看这家伙不行了,胡驹几个也围了上来,准备痛打落水狗。那公子哥稍一不注意,身子还在半空之时,张苞的矛杆就抽到了他的腿上,只听扑通一声,那公子哥就落在了地下,那短剑也扔在一边。胡驹等人揉身扑上,把他抹肩头拢二臂捆了起来,那家伙犹自在喊:

“我不服,我老士家没有这么打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