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山前沿侦察时的“特别任务”

剑客888 收藏 118 82339
导读: [原创]老山前沿侦察时的“特别任务 ”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8_26_13307_7813307.gif[/img] 多年过去了,但是在老山前线的每一天无时不刻地在我恼海浮现。一次次的越境侦察,一次次惊天动地的激烈炮战,都在我的记忆里挥之不去,在那里有我难忘的战地生活,有我们那一代军人的荣誉和光荣! 今天和大家讲述的不是一个令人

[原创]老山前沿侦察时的“特别任务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多年过去了,但是在老山前线的每一天无时不刻地在我恼海浮现。一次次的越境侦察,一次次惊天动地的激烈炮战,都在我的记忆里挥之不去,在那里有我难忘的战地生活,有我们那一代军人的荣誉和光荣!

今天和大家讲述的不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战斗故事,也不是深入敌后抓舌头搞情报侦察的历险经历,而是我军营生涯中最漫长的一天。好像有一部美国的军事大片叫《最漫长的一日》,是描写有关美军某师诺曼底登陆作战的故事。大凡有关战争的事情,作为一个战争特定环境中的人,他的责任、心理和情感大都是相同的,没有甚么不同,每一个官兵都要面临生死考验和对战后未来生活的向往与瞳憬!

那是在6。11战斗结束后不久的日子里。这天上午我和往常一样起的很晚,洗刷完毕,看看表已十点钟了。前沿的战斗生活就是这样,说是没有生活规律,那是相对于我们和平环境里的日常生活。一般在边境前沿执行侦察值班任务时,我和战士们大都晚上通宵不睡,一般是要过了下半夜,大约在凌晨四点以后才能休息。为什么呢?因为越军对我军阵地的偷袭和侦察大都在夜间进行,这是我军与越军长期作战时形成的战斗规律。

每当夜晚降临后,战士们大多在屋内写日记和家信,没事写的人就凑在一起打钩级或是抓猪(一种扑克游戏)。我通常是看书,大多是金庸和梁羽生写的武侠小说。有时也听一下新闻和流行歌曲。有的战士出于好奇,趴在被子里偷听一下越军方面的广播,那时有规定不准偷听敌台。规定是规定,除了保卫干部,营一下的干部们谁也没当回事,我们不相信自己的兵会听了广播后就会跑过去。越军老是那一套节目,也没啥新鲜的。先是放歌曲,听不懂,好像是壮语,但曲调不错,和云南当地的民谣差不多。你在阵地上走一圈,每个工事内大都是那种软绵绵的越南女声。歌曲过后,就是对我心战宣传,先是回顾胡伯伯时代的两国人民和军队用鲜血铸就的友谊,然后对我军进行的自卫反击作战正义性进行攻击;最后是读我军被俘人员的家信,记得有一个是因伤被俘的战士叫李临海,越军的情报太差劲,打了半年还不知他的对手是谁,通过这个战士才知道碰见了中国的老牌劲旅部队。另一个是14J的王副政指,是个南方人。这俩人的信一直播放,到我们部队撤回时也没停止过,可能是越军抓获的我军人员太少和不合作的缘故吧。

昨天下了一阵小雨,今天的天气还不错。看了一下观察记录,我到六大队的高倍观通镜前看了一下河对面越军的阵地情况。那边没有房舍,在一个小山包上修有越军的荫蔽工事,时常有一个喜欢打拳的越军士兵在阵地上活动,这里相距约3000公尺,狙击步枪是钩不到的。通常这个方向还算安静,只是在六大队出境侦察时,才进入战斗状态。有时老山方向有拔点任务时,也能忙个三两天。这里两军步炮很少交手,连对面的树林里的一个越军炮阵地我们都懒的动它。有时越军也过来侦察,在六大队的驻地还关着一名越军的侦察排长,据说他参加过攻打柬埔寨的战斗。

我正移动镜头,由左至右的搜索。侦察班李副班长跑上来报告说营长来电话找我。我回到观察大楼里,从外面到里面眼睛有些不适应。这座大楼原是越军的一个边防哨所,79年作战时被我军占领。四下的窗户都已堵死只有从小门处透进一点光亮,我适应了一下昏暗的光线,到床前拿起电话。营长刘新义和我是老搭档,也是老首长,是山东诸城人,曾给老团一号当过警卫员,在一个连里待了好几年。他在电话里对我讲,军管理处杨处长来电话说军首长想吃羊,看看能不能买一只,我说山下的村寨里只有牛马,可真没见过一只羊啊!营长说,这也是战斗任务,想想办法。我把电话一扣,奶奶的,难到买不着还要逼老子生一只不成?我知道杨处长和营长是老乡,俩人的关系特铁,他经常去杨那里搞好烟好酒。不是战斗任务也算是战斗勤务,谁叫首长想那一口呢,找找看吧!我把侦察班长找来,他在这一带执行侦察任务很久了,对中越边境周围的村庄很熟。我问他能买到羊吗?他听了一乐,要改善生活啊?嘿嘿,想的美,军长要吃!啊!冯伟班长瞪大了眼睛。我说,任务是光荣滴,也是艰巨滴,想办法完成吧!他苦笑着说,这一带是买不到,要买也要到黑山一带才能买到。我问有多远?他回答说要4-5个钟头。我一想让他把地图拿来看看。打开地图一看,我的头大了,近20里地,还在线上,我知道那一带没有我军的阵地,连边防15团的哨所也离那也很远。我问他那里敌情怎样?冯班长说他和六大队的侦察员去过那,有咱们的民兵在那守着,越军从那里回撤的很远不过有一段路还是要越境出去,还安全。

我考滤了一下,吩咐冯班长带5个人前去,每人带一支冲锋枪,三匣子弹,两颗手榴弹,路上有情况不要恋战,快去快回,天黑前赶回来。临出发我不放心,又把我的手枪给了冯班长。看着他们消失在小路的尽头,我才回到屋里抽闷烟。

中午一下少了一大半人,观察楼里清静了许多。我打开几个罐头,胡乱炒了几个菜和剩下的几个战士吃了一顿。不时走到高处了望侦察员们消失的地方。

下午快5点了,还不见战士们归来,我的心有点乱。山间的山谷里已经起雾了,一层一层的云团正在升起。这个高地海拔1440米,视界和风景都很美。这里的工事风景还登过当年半月谈的封面,许多总部的首长和慰问团都到过这里,知名和接待过的有张震副总长,廖副司令等将领,演员有牟玄甫、彭丽媛、岳红等。外宾乔森潘及联合国观察组来时,没在上面值班。

夜幕降临了,村寨里都亮起了灯火,我又做了七八个好菜,开了一瓶四川大曲,等着我的侦察兵们顺利归来。说实在话,我一生中最烦的事就是接站等人!太漫长了。。。。。。

7点左右,哨所的狗叫了起来,打着手电顺着陡峭的台阶往下看去,只见我的兵拖着一头黑花大棉羊上来了,后面还跟了一头半大的。把羊栓好,我一看,我的兵连衣服带装具都被汗水溻透了。我让大家洗洗喘口气后,好开饭。一会儿,冯伟洗完向我汇报买羊的经过。我问他咋买了俩呢?他说不买下俩,寨里老乡就不卖了。我看那个小的也不大,买就买了,从山东出来,还没喝过羊汤呢!正好这羊算在军长那里,武装押运加进出口税,让管理处长报吧!

我连忙给营长汇报,说是羊买回来了,请管理处来拉羊吧!营长高兴的连声说好,我乘机发了一通牢骚,很为战士们抱不平。营长千恩万谢,说待一天有空到前面来看我们。

第二天一早,一辆戴伪装网的解放车开到哨所下面,一个管理员来到山上找我,说是军部来拉羊的。我让战士们把羊牵来,管理员一见大喜,这羊有150多斤重,我连小羊的钱也报给他听,他连问也不问,点了一沓票子,说了一声谢谢!就拉上大羊走了。买大赚小,我叫冯班长带人杀羊,再派人去寨子买一只鸡回来,全体会餐,慰劳为公差出力的战士们。羊肉一顿吃不了,就挂在树干上风干,留着做菜吃,并告诉大家要保守秘密。肉少狼多,在后面的阵地上还有一群“饿狼”,要让他们知道了,还不一扫光啊!

但是,最后不知为何,还是泄秘了。第二天营长就带着副营长上来视察来了。俩人带来了后方送的手绢和鞋垫,外加几瓶酒,这老连长就是水平高,十几里路他咋就闻见了羊味了呢?我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喝酒时我问他:“营长你怎么知道杀羊呢?”他呵呵笑着不说,只是连着和我碰杯,和侦察兵们斗酒。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