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就这样走向辉煌 第一部:〈雄鸡初啼〉 第二十四章:攻克南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


第二十四章:攻克南昌



“曙光战役”总的方略是主席、朱老总、恩来、峰凡和我五人小组于9月初(第五次反“围剿”刚结束)就定下来的,指示红军总参谋长李中海秘密负责实施。Z央苏区各军工单位于9月中旬,就开始进行战时动员,秘密扩大军工生产,十月和十一月两个月,基地兵工厂、瑞金兵工厂就生产了半自动步枪、自动步枪、冲锋枪16000余支,轻重机枪(包括高射机枪)1500余挺,中华34式火箭筒1600具,各种口经的迫击炮800门,105MM榴弹炮200门,狙击步枪1200支,还生产储备了大量的弹药。总装备部将生产出来的这些武器配给第一阶段战役的主攻部队和阻援部队,其中第三集团军四个步兵师配给10000支自动(或半自动)步枪和冲锋枪,轻重机枪(包括高射机枪)600挺,火箭筒600具,迫击炮400门,105mm榴弹炮72门,使每个师的自动兵器和火炮大大增强,基本达到了正规德军师装备。剩下的武器装备了第六、第七、第八、第九四个集团军(第五集团军的装备必须等12月份生产出来后才配给);每个集团军配给1500支自动步枪和冲锋枪,200挺机枪,250具火箭筒,100门迫击炮,36门105mm的榴弹炮(第六集团军已装备了一个150mm重型榴弹炮,所以只配给20门105MM的榴弹炮);狙击步枪第六、第七、第八、第九集团军每师的特种营配备50-60支;这样,四个集团军每个师的武器装备已达到或超过G民党一般正规师的装备。


军事会议结束后,各部队进行了战前动员,召开了誓师大会,请战书象雪花般飘进了各级指挥部。战前侦察、战斗部署,突击队的组建,各兵种、各部队的协同,一切都紧张而有序地进行。各种武器装备,作战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往前线。敌人似乎着察到我军将有所行动,但又弄不清楚我们的真实意图,前沿部队还是按往常演习那样调动,迷惑着敌军,以为我们又要进行军事演习。


按照分工,主席和我一同来到了新树、崇仁前线,了解第一、第六集团军的进攻准备情况,在接见前线军、师级领导时,我反复强调:一定把准备工作做细做充分,要考虑到各种不利因素,多几种应对方案,战役展开后,部队动作要快要猛要准,使敌人来不及反应就被消灭。各级指挥员要根据战场的具体情况,临机决断,及时调整战斗布署,不必事事先请示,可以一边行动一边将情况向上级反映,时机稍纵即逝。总之,一切要在“快”字上做文章。


根据战役的需要,我们将上次缴获的几架侦察机进行了改装,换上了后世的一些先进的侦察设备和通讯设备,可以在200公里范围内将侦察到的情况向址地面部队报告。而我们的五架无人驾驶侦察机和特种兵、侦察兵,不断将敌军的城防工事,碉堡、火力、兵力配备,炮兵阵地、指挥部等送到我军各指挥部,变成了地图上一个个的坐标。


十二月十二日是冬天里难得的一个好天气,太阳把人晒得赖洋洋的。下午3时半,红军空一师一团一个大队的歼7一一D战机突袭了南昌附近的敌军机场,利用先进的武器装备,摧毁了机场周围的防空阵地;紧接着从新干附近的秘密机场起飞的轰炸机大队,在无人侦察机精确的引导下,将大批的炸弹扔到敌军机场的跑道上,一会儿机场上空腾起了滚滚烟尘,地面上布满了一个个大坑,没有几天是不能修复的,半个小时后,便完成任务,胜利回航执行其它任务去了。这是我们战役中早已布好的一着棋,目的就是防止敌机威胁我装甲部队的集团进攻,同时又使敌机失去逃走的机会,便于我军俘获。


就在轰炸机场的同时,也就是下午4时,南面前线从高安到鹰潭全线200公里长的地段上,1000多门各种口径的火炮一齐开火,顿时地动山摇,在我军无人驾驶侦察机、战斗侦察机及我特种兵的指引下,炮兵、战斗轰炸机将弹药准确地砸在敌炮兵阵地,指挥所、防御工事,火力点、碉堡暗堡,营房等敌军目标。三十分钟的火力急袭。绝大部分预定目标都被摧毁了,随着三颗信号弹的升空,炮火延伸射击,各路突击部队迅速出击,西路第一集团军集中了300多辆98式、69式主战坦克和步兵战车在宽达20公里的正面上发起勇猛冲击,武装直升机大队在空中掩护,火箭弹将少数复活的敌炮兵阵地、火力点一个个推毁,仅二十多分钟,第一集团军便突破敌军第一道防线,兵分两路,向敌纵深猛插;第六集团军沿着第一集团军撕开的突破口,用两个主力师及军属装甲营(上次缴获的58辆装甲车组成)、重炮团包围敌丰城守军一个正规师(36师)和少数地方部队,以另一个师和江西警备二师向高安一带攻击前进。


中路第七集团军061师、063师和警备三师包围了临川市守敌一个正规师另一个团,062师继续向东推进。


东路第八集团军从金溪向鹰潭攻击前进,第二集团军011师、012师、013师突破丁第亠道防线后分割包围了余干至黄金埠一带敌正规军55师,予以歼灭后再直插南昌城东北面。


战役打响一个小时后,主席和我在总指挥部接到各部捷报,部队进展顺利。我俩就战役以后的走向进行了研究。


南昌市敌总指挥部,下午4时接到机场的报告:说共匪飞机对南昌机场进行了轰炸,炸坏了所有的跑道,飞机几天都不能起飞,急得总指挥顾祝同副总指挥陈诚在屋里团团转;随即又接到前线各部发来的电报说遭到共匪的猛烈攻击和包围。老犴巨滑的顾祝同觉得大事不妙,便一面令各部顽强抵抗,不得丢失阵地;一面赶紧向J介石报告,请救火速增援。


在南京的J介石接到电报不由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共匪居然这么大胆包天想吃掉我20万精锐部队;也没有料到共匪这么快就能发动进攻。他认为第五次“围剿”已把Z央共匪主力打残了,要想恢复元气起码也得半年。但他还是低估了我们(这也不能怪他,他哪知道闽西北红军是后世来的;并带来了先进几十年的科学技术,武器装备和生产技术),这就决定了他不得不失败。J介石连夜召开了军事会议,一班慕僚参谋纷纷发表高见:这个说,共匪进攻南昌,只不过是为了扰乱我军整编训练;那个说,共匪进攻南昌是为了打乱我们第六次“围剿”的计划;还有的说共匪不知天高地厚,进攻南昌是以攻代守,不一而余;但也有几个杰出的人物提醒到:共军这次发动这么猛烈的攻势,来势不小,绝不能低估共匪的力量,他们可能还有更大的阴谋,要小心提防、、、经过一番争吵,J介石终于定下决心:要顾祝同、陈诚等坚守待援吸引共匪,他认为南昌国军有充足的弹药,物资,有坚固的防御工事,还有20万精锐的嫡系部队,守一个月是没有问题的。他决定将计就计,立即增派三路援兵,夹击共匪,一定要把共匪主力消灭在南昌周围。一路援兵由何应钦率领10个师16万余人(其中包括两个已训练好的美式装备师),在安徽黄山集结,向江西景德镇、乐平攻击前进,顺便夺取共菲的德兴铜矿;一路由卫立煌将军率领7个师10万余人(其中两个已训练好的德式装备师),坐船从江西的九江上岸,经庐山、德安向南昌攻击前进;第三路由湖南军阀何键率领8个师,共12万余人,经浏阳、永河从西向南昌合围。蒋介石严令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并亲自坐镇安庆督师,他认为共军如不撤退,必遭围歼;若撤退逃跑,则三路大军穷追猛打,定要将其彻底消灭,方消去心头之恨。他还不放心,同时命令广东陈济棠部和广西白崇喜部从南面进攻苏区,乘共匪主力北上,端掉共区老窝瑞金,配合北面的围剿。


顾祝同、陈诚得到J介石立即增派援军的消灭后,像吃了摇头丸一样兴奋,马上给部下打气,要各部以“不成功便成仁”的精神,死守阵地,吸引共匪主力于南昌周围,待援兵一到,我们就来个中心开花,配合援军全歼共匪。


我和主席得这到个情况后,高兴地笑了。


“J介石这回的算盘可打错了。”主席风趣地说道。


“是啊!低估了对手,只能作亏本买卖,看来他这回的本可亏大了,恐怕再难翻身了。”我心有所思地接口道。


“对!有这么个好的机会不能错过,我们给他来下狠的,叫他这世回不了头。”说完主席和我会心地大笑起来。一下弄得旁边的参谋、警卫人员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敌人的增援来了这么多,他俩却象得了宝似的开心大笑。


“J介石请我们作客,送来这么多好东西,你们说我们收不收啊?”主席看着身旁的工作队员那种神态,不由打趣道。


“噫!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一位大个子警卫拍着自己的脑袋傻冒了一句。一时,整个作战室暴发出欢快的笑声。


我们将情报及时通报了朱老总和彭副总指挥,商量了一下,总参谋部便根据情况调整了战略部署。估计南边陈济棠、白崇喜部对J介石的命令阳奉阴为,表面上故作姿态,实际上按兵不动,坐山观虎斗,若我们打败了,他们就会落井下石,乘虚而攻。因此,主席要LIN彪提高警觉,密切注意敌军的动向,严防敌军的偷袭。同时派人去陈济棠部做好工作,争取稳住他们。


北面两路援军是J介石的嫡系部队,行动必定迅速,一定会拼死增援;大约几天后就会与我阻援部队交火,这我们早巳做好准备。现在关键看来是西面的何键部,估计他没有遭到我军的打击,对我军的情况了解不多,会倾全力来援,那么我们就实施第二套方案,采取节节抗击,示之以弱,把何键部引到宣丰至高安一带。这样,我们的机会就来了。集中主力将何键部聚歼在野外。随后顺势攻占湖南。目前,我们将先集中优势兵力、火力,将南昌周围之敌大部歼灭,留下南昌城内及拼贤、上塘、向塘一带之敌暂缓围歼,以吸引敌援军,这样,我们还可以抽出部分兵力用于阻援和打援,尔后则对被围之敌采用细敲慢打,逐步削弱守军兵力,以减少我军伤亡,待时机成熟,再一举全歼。


12月13日,第六集团军集中了两个主力师 ,同时将江西警备二师调回加强给他,共约4万8千余人,一个装甲营、一个150MM重型榴弹炮团,20门105MM榴弹炮,36门122mm重量型迫击炮,总共近100门大炮,再加上空二团30多架轰炸机的支援,围歼丰城2万敌军。


第七集团军集中061、062师和警备三师共三个师的兵力,围歼临川城内之敌,为迅速解决战斗,我们把第一集团军军直属重炮团及空三团30余战斗轰炸机加强给他们,保证他们具有足够的火力。


上午8时30分,第六、第七集团军同时发起进攻,经过两天的血战,全歼两处守敌10万3千余人。由于敌人的工事经过3个多月的修建,特别坚固,敌人的抵抗也相当顽强,因而只俘虏了57000余人(包括伤兵)打死的都占了45%,可见战斗之激烈,而我军伤亡也近15000人。


第一集团军3个师和015师,13日下午2时插到南昌市的西北部,并包围了新建县城。


第二集团军3个师在消灭了余干、黄金埠一带8000守敌后,马不停蹄于13日下午6时左右赶到南昌市东南一带与第一集团军形成合围之势。


第八集团军13日攻占了贵溪,歼敌近5000,从东北方和南面向鹰谭市推进,第七集团军063师直插东乡,切断了丰城、迸贤与鹰潭、余江一带敌军的联系。


12月15日,第一集团军解放了新建、奉新、安义、靖安、永修五县、扫除了南昌市西北的外围障除,消灭G民党一个正规师和数个保安团共25000余人,从南昌城内前来增援的敌军也被击退。随后派出015师向北攻击前进,占领虬津、德安。并从德安、虬津到永修一带修建三道防御工事,阻击从九江的来援之敌。第二集团军011师(装甲师)013师(机械化步兵师)联合攻占南昌东南附近的飞机场,在预先派出的特种部队的配合下,消灭了机场守敌两个团,并击退来援之敌共消灭敌军7000余人,缴获了62架战斗机、轰炸机和3架侦察机及机场的一切作战物资,还俘虏了所有的飞行员及空军地勤人员,机场跑道已基本修好,我空二团16日便转场到这里。


第六集团军14日歼灭丰城守敌之后,留下一个师监视上塘之敌,其余部队于15日北上,配合先到的一个师包围高安城。第七集团军消灭临川之敌后,便兵分两路,061师、063师 直插上塘、向塘的西北部;警备三师向余江鹰潭推进,15日配合062师与第八集团军合围鹰潭、余江一带的敌军。第八集团军072师14日补充弹药后,火速北上,赶到浙江开化一带,配合第三集团军023师,共同阻北路增援之敌,江西警三师则归第八集团军指挥。


12月16日:第六集团军攻占高安之后,留下警二师担任高安守卫,其余两个师和军属部队17日便北上增援015师,阻击九江来援之敌。警二师则派出一个团的部队向西推进到宣丰一带,阻止湖南何键部的增援。


12月17日,我们终于得湖南何键部增援的确切消息,何键在J介石的强硬命令下,率领8个师约12万人,分南、北两路增援南昌,北路3个师,4万余人,经铜鼓,黄岗、宜丰向东推进,南路何键亲自带领5个师约8万余人,经文家市、万裁、上高向前推进;两路遥相呼应相距不到50公里,可见何键还是非常小心的。18日前锋己越过湘赣边境。我们根据侦察情报,立即命令第九集团军083师务必19日秘密运动到萍乡与081师会合,宣春的082师撤到新余待命,警二师派出一个加强团进驻上高,阻敌增援。第八集团军和062个师、警三师务必明日中午12时前歼灭鹰潭、余江的三万守敌,19日与第七集团军完成对上塘、向塘、迸贤一带敌军的合围。


12月19日,何键部两路援军分别向宜丰、上高两地发起进攻,遭到了我军的伪装抗击。北线敌两路援军与我阻击部队已进入激战阶段,但没有什么进展。19日下午6时,第七、第八集团军与六集团军的053师共7个师在我空二团、空三团的配合下,对包围圈内的4万敌军发起进攻,经过28小时的激战,终于全歼了这股敌人,扫清了南昌外围之敌,南昌城内守敌巳成了瓮中之鳖。随后,警三师奔赴高安配合警二师加强西线阻援。其余6个师北上配合一、二集团军合围南昌,现在南昌,现在南昌城内有4个正规师(其中二个德式装备)和地方部队近7万人。我军12个师18万余人于21日下午五时发起总攻,近1000门火炮齐声怒吼,空军二、三团的轰炸机和战斗轰炸机不断地将炸弹丢在敌炮兵阵地、指挥部及城防工事。半个小时后,炮火延伸射击,分别压制敌军火力;七、八集团军4个步兵师我在装甲部队掩护下冲进了城内,与敌展开了艰苦的巷战。晚8时,第一、第二集团军除留下一个坦克团协助七、八集团军6个师围歼南昌城内之敌外,其余部队乘夜悄悄撤出了战斗,分成南北两路,向何键部左右两侧迂回过去。


第九集团军5万余人除留下一个团守萍乡外,其余部队于20日隐蔽北上,直插何键部后方,于万载、黄岗一线堵住了敌军的退路,警二师警三师也从正面压上去,形成了严密的包围网,可能说我们已胜券在握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