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街头(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之二) 我和狼群的故事 66.洗头房和威士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


边城市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洗头房从事色情业还不得而知,我和刀条来到北街的一个最豪华的洗头房,因为我知道在这最好的洗头房一定是李杰开的。那时我们东街的色情业主要是录相厅、旅店,其实这是一个低端市场,为了上档次才后来打算开的桑拿浴。

进了洗头房,一个身材诱人的小姐直接过来很有礼貌地勾引着我们:“两位先生洗头吗?”

“操!当然,洗脚你这儿能洗吗?”刀条没好气地答道。可能这就是未来按摩业发展而来的足道馆的最早需要吧。

那位小姐身后跟过来一个穿低胸衣的小姐:“两位老板是洗大头还是洗小头呀。”洗大头就是真正的洗脑袋,洗小头就是做爱,他们把男人的生殖器上的头叫做小头,很形象.

“全洗。”刀条直接坐上了舒适的洗头椅,我也坐了上去了。

两位小姐的洗大头手法一般,一般象这样的小姐是主要洗小头的,她一边给你洗大头时会一边勾引你,比如用她的奶子蹭你的身体,或者用语言勾引你.洗完大头后,那们小姐对我们说:“两位大哥,洗小头也上楼上,楼上条件好.”

那两个小姐直接勾上我们的胳膊就打着屁上楼去了,我们各一个单间,我和那个身材相对高瘦的小姐进了一个光线昏黄的单间,里面只有一张床,墙上还挂着一个全裸的洋妞海滩风情照,让男人看了就控制不了兽欲.

那个小姐进了关好了门就要脱衣服.我制止了她.

“先生,你不是要服务吗?”

“你们这服务一次收多少钱?”我问她.

“二百,大头小头全洗,只洗大头是一百五,只洗小头是二十.”那个小姐不解地问,我帮她穿上刚脱一半的衣服.

“你在儿干多久了?”

“一年多了.”

“你做这行也不容易,我给你五百块钱,你不用给我服务,我就问你一些问题,你实话实说就行.”

“哦.你是警察吗?”

我笑了一下,“警察来这玩儿给你们钱吗?”

“给个屁!还牛B拉哄的.”

“这个店是李杰开的吧?”

“是呀,这条北街的几个条件最好的全是李杰开的,还有酒吧也是.”那个小姐可能被我温和的笑容打动了吧,呵呵,要不就是被那五百块钱打动了,说起话来很主动.

“你们的老板,我说李杰常来你们这儿吗?”

“不常来,他手下有专管这个的叫小飞哥的,有时李杰也带着客人来.”

“那他带来的人都是什么人呢?”

“都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有警察,好象还有海关的,他们说话时我无意听到过.”

“李杰不管这些生意那他都忙些什么呢?”

“不知道,我们也不敢打听,不过他们全做的是大生意,看他和警察还有海关的玩在一起,应该不是做什么好意吧.”

“哦,谢谢你,这样吧,我有个朋友的桑拿浴要开业了,需要些小姐,提成肯定比这高,你们这老板提三成吧,我让我朋友给你们多一成,到时你带几个姐妹去那吧。”

“真的?”

“真的.”

“你朋友叫什么?他的桑拿浴在哪开,叫啥呀?”

“我朋友叫朴哲浩,桑拿浴正装修呢.”

“那你是干啥的呀?”

“我是省纪委专案组的,今天我们说的事你不要和其它人说,明白吗?”我故意唬着脸.

“哦.”那个姐一脸惊诧的表情.

“好了,我们出去吧.谢谢你.”我把五百块钱递给她.

“我收你这么多钱还没给你服务,不好意思,要不我给你服务吧.”那个小姐拿着五百块钱有点不知所措,想要帮我脱衣服.

“不用,我不是贪官也不腐败,你已为我服务了.”

“你今年多大?”

“二十三。”

“和我一般大,如果没有意外,你应上大学的才对吧?”

“是呀,我上学时学习还挺好的呢,不过还是考不上大学,大学太难考了。”

“那你为什么不做别的呢?”

“做别的?做什么?现在挣钱这么难,我想再干一年就不干了,做个处女膜修复术,再做个小生意再找个老实的男人就行了。”她说这些话时样子很轻松。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笑了一笑,我心里在想她未来那个老实的男人的命运会怎样呢?

说话间我和那个小姐就出了包间,要回到楼下,这时楼下有几个年轻人正围站在一个地桌旁,中间那个年轻人坐在桌旁正品着咖啡,但这人更英气十足,他不象其它身边的几个年青人张狂的样子,只是在很难琢磨的眼神和表情里隐藏着桀骜和杀气。

这时刀条也从包间里出来了,一边穿着外套还一边和那个小姐打情骂俏,“呵哈,服务这么好才二百块钱,不多,再给你一百小费,奖的。”。刀条边说边又把一张百元大票塞进那小姐的胸罩里,顺便又捏了一下那小姐的乳房。

“谢谢刀哥,谢谢刀哥”。这时刀条也来到楼下看到这个场面也停了一下但又立刻回复的牛B无所畏惧的样子,看到刀条能有这样的反应我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谁了,虽然从没有见过面,但我已猜出了这个人就是李杰,尽管我从前没见过李杰而只是听说。不过这也正是我今天来这的目地.

刀条这时有点紧张,他可能以为是宿敌是要在这蹲坑灭我们呢.但我心里很清楚,那不可能,因为李杰不是这样的人,这么多年他从没有公开说找谁打过架,这不是李杰的风格.这也是我今晚能主动来这儿的原因,我也知道,今晚我们一来这儿,他就一定会在这儿等我,甚至他能想到我来的真正目的.

看到我走过去,那个年轻人笑着站了起来,‘欢迎,欢迎,真是贵客,贵客呀.‘

‘啊,是李杰呀,呵呵,你这儿的妞真带劲儿,呵呵,今天我玩的真他妈的爽,哈哈.‘刀条主动迎上去,他可能以为李杰和我不认识不方便说话.

‘真的?好啊,以后欢迎常来,刀条老弟能来这就是给我李杰赏脸.‘李杰又回头对身边一个兄弟说,‘阿飞呀,以后刀条老弟来这一律免费,只要开心不要钱,明白吗?今天的算我请客了.‘

‘不用啦,李杰,只是一点小钱,这些兄弟和妹妹也是为了吃饭嘛.再说我们九龙的兄弟一向不会白占人家便宜的.‘刀条没有领李杰的情.但让我佩服的就是李杰的沉稳,不论你说什么做什么,你是无法判断出他的最真想法的,这一点虽然我们从没有见过面我也能感到.

‘怎么能白占便宜呢?我还有许多生意要你们关照呢.‘李杰的话里有话,我知道,我们的迪厅里正卖着他的货呢.这时李杰有意把话一转,看着我说,‘想必这就是久闻大名但没机会见面的小风吧,九龙真正的老大!幸会幸会.‘说着李杰主动伸过手来要和我握手,我也伸出手,我们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就象两个钢钳那样紧,我看到他的眼神里也射出了真正的杀机和猜疑.几乎同时松开手,李杰叫旁边的给我和刀条各冲了一杯咖啡,刀条没喝,这小子一定是怕这里面下了什么危险物,但我品了一口,味道相当不错,是有名的加勒比海地区某岛国的蓝山咖啡,我在发哥那喝过.

‘蓝山咖啡,不错.‘我直接说出了咖啡的名字,看得出李杰的生活讲究程度绝非一般,他远比我原来估计的要高得多.

‘有见识,小风,王者风,我一眼看到你就能确定是你,我也知道你早晚会来找我的,是该见面的时候了,呵呵,有缘呀.‘看得出李杰现在的笑是真的,但另有内容.

‘彼此彼此,我来的是时候吧.‘

‘正是时候,我也等你很久了,在我看来,发哥手下真正能做大事的只有两个人,一个就是你王者风.‘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竟小看了我的兄弟们.

‘我的兄弟全是好哥们儿,做大事儿讲的是个义字,就冲这一点我的兄弟们全能做成大事.‘我纠正了一下李杰的偏见.

‘哦?是吗?可能我不了解情况,但愿有机会能做朋友,好好了解一下,呵呵.‘李杰今天的确够热情,但我仍在算计这个人的打算而且已猜到八九分,这也正是我希望的.

‘做朋友?哼,不大可能吧,我们各为其主.‘刀条在一旁哼道.但李杰没在意,李杰似乎只在意我的想法.

李杰被刀条将了一下,有意转话题:‘走,前街我刚开了一间酒吧,我新进了几瓶英国好酒,还请小风老弟验验货.‘

出了洗头房,李杰主动给我开了车门请我坐他的车,而且他亲自开车,让他的兄弟坐刀条开的车,我也没客气,由他去,我是想看看李杰倒底有什么节目要演,今天我来这就是这个目地.

李杰开的是一辆日本皇冠,我讨厌日本车.

‘我知道你今天来我这不可能真正玩小姐,这点我不用问那个小姐我就知道,九龙里只有你和田立强不近女色,我说得没错吧,你们的马哥也是.我也是.女人只是工具玩物或者花瓶.‘

‘也许吧,好色不是缺点,所谓君子好色不淫,男人嘛就这样,要不你开洗头房为什么?‘

‘呵呵,是啊.‘

就这样,我们又去了他的酒吧,三杯精致的酒杯里各倒了半杯,李杰提议后我品了一口,那是苏格兰的威士忌酒,是真品,‘好,苏格兰威士忌酒‘.

刀条也喝了一口,“操,有股烟袋油子味。”

我和李杰都被刀条搞乐了。威士忌酒初喝时的确有股烟油味,但细品后才觉无比香醇,这是鉴定正品的一种方法。

“识英雄重英雄,小风老弟虽然比我小三岁,但却有着这么丰富的知识,我想,如果我们能合作的话,在东北亚金三角这个地方我们一定能大有做为。”李杰放下酒杯,走到吧台旁一个飞镖靶前,拔下扎在上面的几支飞镖,又退后到酒桌前,冲我笑了一下,一扬手,那支飞镖嗖地一声飞向镖靶,直中靶心,又回头冲我笑了一下,递给我一支飞镖。

我接过飞镖,又递给刀条,平静地对李杰说:“这样吧,你和我的刀条老弟比一下这个游戏,每人扔十支,如果你赢了,我们就合作赚大钱,如果你输了,请你把你的摇头丸和毒品退出我们的迪厅,怎么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