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在中央苏区兵工厂的经历

中央苏区兵的工厂,从几十个发展到几百个,总共有几千人,主要生产一些土制地雷、土枪及维修枪械等。我当时在苏区搞工运,经常下兵工厂去,在兵工厂的工人中,大多数是广东五华、兴宁、梅县、丰顺等县的人,故我同他们都认识。长征时,兵工厂工人不是战斗员,没有随部队行动,留下来的有的散走返乡,有的被俘。


1934年8月1日,中央苏区中国工农红军工人师正式宣布成立。当时,全师人员集中在夏收后的旱地上,接受朱德总司令、叶剑英参谋长、刘伯承校长的检阅。成立大会由何长工同志主持,我当师政治委员。全师约12600多人,编成三个正规团,一个补充团。一个星期后便开往前线了。


组建工人师,总共花了一年的时间,是很不简单的。当时人们的思想比较复杂,有的愿意当兵,有的不愿意。许多青年人习惯了在家中做事,对在外头当兵的辛苦,如被蚊虫咬、睡地下、吃的差等,是非常不适应的。另外,工人师严重缺乏干部,开始时连师长、团长和参谋长都没有,因为干部都在前线,只是需要时才调一个回来,因此,许多事情都由我顶起来了。


工人师未成立时,叫做“中央机关警卫师”,宣布成立工人师后,便上了前线。后来,周恩来同志从前线回来,召开中央高级会议,说要转移,宣布去留人员名单,我被安排留下,因为我刚好病愈。在中央苏区的五年间,我共患了三次大病,浑身发冷,特别是第四次反围剿时的发病,已经休克以为无救了,好在有个军医傅连璋极力抢救,才使我脱离危险。


此次转移,原计划准备从江西到湖南、贵州、湖北,然后北上,但考虑到湖北地带,即四川边沿神农架附近一带,人烟稀少,一个村才几家人,而我们红军转移部队号称十五、六万人,吃住都成问题,况且还要对付敌人的围追堵截,故没有那样走。


遵义会议以后,确立了毛主席的领导地位。为了保存红军力量,北上抗日,去陕北革命根据地,那里有高岗和刘志丹领导的红军。


要转移就必须有充足的弹药作保证,而我们的弹药主要是从敌人处缴回来的。敌人有的是外国反动派无偿给他们的弹药,而我们却随着打仗消耗变得越来越少。因此,中央决定自制子弹,并给我们兵工厂任务为每月生产30万发。其实这在当时是根本不可能的。


那时,为了增加我们部队的工人成份,决定将工人师编散到各部队中。我回到全国总工会,并被派去兵工厂负责自制子弹工作。中央派去兵工厂制造子弹的,主要是我和夏希。夏希是党员、化学专家。我们利用一个在山坑中的100多人的兵工厂,开始研制子弹,还制造土制地雷、土制手榴弹。后来从沈阳兵工厂调来两位工程师当厂长;一位姓郝、一位姓严。开始研制自制子弹的简单机械设备。


制造子弹确实是件不容易的事,况且我们是在没有原材料,没有技术设备的困难条件下研制的。子弹由四个部分组成;即弹壳、弹头、底火和火药。其中弹壳部分最难造,经过多次试验的结果表明,生铁、熟铁不能造弹壳,只有铜才行;特别在研制弹壳后面部位时,因没有设备,故很难自行制造完整的弹壳。怎么办?前线打仗急需子弹!我们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前线天天和敌人打仗,肯定留下许多子弹壳,我们可以利用旧弹壳制造新弹壳!敌人知道后也派人高价收买弹壳,企图破坏我们造子弹,可是我们拾到的弹壳还是不少的。


不过,拾回来的弹壳因用过后容易变形,有的膨胀了,有的破裂了。为了使这些弹壳能为我们所用,我们采取了两个有效的办法;首先设法研制了简易冲床,将膨胀了的弹壳冲压收缩成合格的弹壳,将爆裂了的弹壳,发动群众找来许多老银匠,用银将裂缝焊接,而开始时,用锡、铜焊都未成功。


弹头部分又分弹头壳和弹头心两部分。我们也曾用多种方法尝试,用铅、锡、黄铜、铁都不行,最后选用了红铜制造弹头壳。于是我们发动人员到处去收买铜仙(铜钱),从而解决了制造弹头壳和原料的困难。弹头心的制造也是土法上马,我们用庙里的红铜钟的碎片和生铁片,倒入弹头上打开的洞中然后封好,这样一个完整的弹头就造出来了。经过试打,质量不错,射程达400多米,对着40米外的木板射击,子弹有的平着去、有的倒着去,打中目标后自己开花,所以这种土制子弹虽然打不远,但敌人非常害怕,因为被这种子弹打中后,会脑袋开花,胸口开膛的。


底火(广东话叫劫“gib”),即子弹壳的底部中心约一个火柴头大小的地方,枪的撞针撞击到底火后才引起弹药爆炸发射弹头。我们先将旧弹壳上的旧底火挑掉,然后用火柴头粉末和火柴药纸上刮下的粉末混合起来沾到弹壳底火处,干后即可使用。这的确是个成功的土办法。


弹药,就是火药。当时子弹的火药是多种多样的,外国常用的有通心型、三角型、一粒珠式,也有粉末式的、粗粉粒式的。我们在山里没有设备和条件,加上十多万敌人在围攻苏区,急需的漒水也不能搞到。记得我1931年初去中央苏区时,从福建交通站到江西省有八天路程,当时有人带了一些漒水,用瓦罐装着,山地难行只能背着走,由于漒水挥发性强,最后几件衣服都腐蚀烂了。


子弹的药粉主要是木炭,硝和硫磺混合而成。没有硝和硫磺怎么办?我们的化学家有办法,找老屋中的硝。如老屋墙上和地窖的硝盐,从含硝较多的地方挖取地下泥土,甚至挖取棺材底下的泥来煮出硝。此外还从树上采摘黄色的松香,到山上挖上了年龄的松树的根晒干,削薄研成粉末,有的粉末飘到墙上,就连同墙上的石灰一起扫下。于是,用硝、松树根粉和自制酒精,按一定比例混合而成的土制弹药就制成了。这样,子弹也就造出来了。


后来,我们兵工厂生产了大量的子弹,有力地支援了前线的战斗和红军转移的需要。兵工厂工人和群众为制造子弹做出了重大贡献,我在制造子弹的那段艰苦而有意义的岁月里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为后来在东江游击队制造枪枝弹药打下基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