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挺陈水扁 谁就是拿钱拿得多?

自称爱台湾的陈水扁,却把巨款转移到海外。

中评社香港8月26日电(记者 沙庠分析报道)民进党昨天公布了与陈水扁的金钱关系,两次大选,陈水扁捐给民进党的选票补助款新台币3.4亿元;八年执政期间,陈水扁依党内募款责任额共为民进党募得5800万元。

民进党特别强调,选票补助款三分之一必须缴给中央党部,另外三分之二捐给地方党部,是“党内规定”;陈水扁为民进党募得5800万元,也是仅是依“党内规定的募款责任额”。如果民进党所言属实,陈水扁对民进党的捐助仅止于完成党内规定的责任,除此之外,他对举债度日、卯粮寅吃的民进党其实是一毛不拔的--虽然他在海外有以“亿元”为单位的巨款转来转去。陈水扁有多爱民进党,可见一斑。

陈水扁是怎样的人?他自称爱台湾,却把巨款转移到海外;他自称爱本土,却把本土支持者的血汗钱污到自己的口袋;他自称爱民进党,却在自己沉沦的时候拖着民进党给他垫背;他自称爱家庭,却在大难临头的时候把罪名都往半身瘫痪的妻子身上推;他自称不爱钱,手上的钱却多到远远跟他的收入不相符。

是非黑白太分明了,稍为有点良知的,都知道应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待陈水扁。例如,民进党前“立委”李文忠、高雄县长杨秋兴等,都坦承曾接受过陈水扁的捐款,但仍要大声疾呼“不苟同陈水扁的事”。

李文忠和杨秋兴都表示,接受陈水扁的捐款数额不多,而且是在法律允许的规范之内。他们的话应该是可信的,试想想,陈水扁不知坐拥多少亿巨款(他自己承认海外有7亿,施明德说一个企业就向扁进贡了27亿,邱毅说可能上百亿),他捐给民进党的才是九头牛中一条毛的比例,合法地大量捐助党内候选人,不太像陈水扁的风格。

所以,那些到现在还不分青红皂白地跳出来挺扁的就很值得怀疑了。如果他们不是精神有问题,是什么令到他们良心泯灭呢?最合理的怀疑就是钱,大量的钱,大量的不合法的钱。检调要是向这些依然挺扁的人士入手,说不定能找到新的突破。


扁家没人肯签查帐同意书 表面配合私下搞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致中夫妇坚决不签查帐授权书。

中评社台北8月26日电(记者 林淑玲分析报导)“最高检察署特侦组”昨天下午传讯扁子媳陈致中、黄睿靓夫妇,两人仍口径一致把责任推给母亲吴淑珍,且拒绝签署查帐授权书。再加上扁家人头户、吴淑珍胞兄吴景茂日前也拒签查帐授权书,扁家表面上配合检方侦办,实际上则继续跟特侦组斗法。不敢接受查帐,也凸显扁家的心虚,庞大海外秘帐问题很大。

特侦组昨天下午侦讯陈致中、黄睿靓后,立即将两人限制出境,但在侦办行动上,还是被质疑过度礼遇。更矛盾的是,陈致中都已经承认,目前的确没有在“中华民国”境内以外的学校完成就学注册,特侦组在谕令两人限制出境时,还提到确保不会影响陈致中就学问题,检方对其他案件的被告难道都这么贴心吗?

但最诡异的还是扁家所有在海外帐户的当事人,到目前为止都拒绝提供特侦组查帐授权书,供检方调查其遍布于瑞士、开曼群岛、新加坡的帐户。8月18日,当特侦组、台湾媒体遍寻不到陈致中夫妇时,检方向媒体表示,扁家已向检方表示陈致中夫妇会回来,黄睿靓也会签查帐授权书。

事实上,扁家根本拒绝配合,包括吴景茂、陈致中夫妻都把责任推给吴淑珍,表示要吴淑珍同意,他们才能签查帐授权书。

独派的台湾***长老教会牧师上周针对扁案发表声明,第一点就是“肯定陈水扁一家配合检调单位的调查,并鼓励陈家继续勇敢面对司法的检验。”如今可见,扁家完全没有配合司法调查的诚意,对外讲得好听,用以激励绿营支持者830上街挺扁,扁家实际上连查帐都拒绝了,谈什么配合调查。

看到扁家拒绝签署查帐授权书的行径,有法界人士表示,这跟当年的拉法叶舰军售弊案如出一辙,当时关键人汪传浦及他的家人也拒绝授权台湾检方调查他们在瑞士的银行帐户,但在台湾提供充分证据后,瑞士法院最后仍同意提供帐户资料给台湾。

但法界人士也提醒,黄睿靓的帐户不可能无限期冻结,台湾检调单位仍须加紧侦办步调,只要能证明这些资产是非法所得,除可要求瑞士继续维持冻结外,并进一步要求返还。

对于扁家拒绝配合调查的行为,除了法律面处理,既然扁不断进行政治操作,要求绿营力挺,民进党亦应表态,如果扁家明显回避司法调查,民进党不立刻切割,还在等什么?


联晚:陈致中来去自如 案子还办得下去?

中评社台北8月25日电/联合晚报今天的一篇特稿文章说,陈致中夫妇今晨返台,检方竟然未到机场“就地”侦讯或带回特侦组讯问,看在法界人士眼里,检方办案未免不够积极,也可能代表检方未掌握有力事证,就算抢在第一时间讯问,也问不出什么,只好任令陈致中来去自如。检方今天的态度,令人担忧案子还办得下去吗?

文章说,扁家在洗钱疑案爆发后,战术很清楚,就是把海外密帐说成选举结余款,并把责任全推给吴淑珍,让检方能追问的源头只剩吴淑珍一人。由于被告不需自证己罪,举证责任完全在检方,吴淑珍应付检方的方式,将是“钱都是选举结余款,我无法提出单据证明,但如果你认为这些钱是黑钱,证据在哪里”?

法界人士分析,扁家难缠、线索难查,确让检方办案难度大增,但除了吴淑珍之外,扁家全是巨款转来转去的“人头”,然后辩说什么都不知情,这种“剧本”如果说得通,以后诈骗集团、金光党等犯罪集团的帐户被查获,当事人也可辩称自己只是“人头户”,同样是“人头户”,总不能说扁家的说法可信,犯罪集团的说法就不足采信?

有人甚至开玩笑说,如果扁家说法可过关,就得当心监狱发生躁动。因为,监狱的受刑人大多是辩词不被采信才遭判刑入监,面对“扁家可以过关,我们却被关”,受刑人彼此闲聊起来,必然愤恨不平。

不过,面对扁家种种不合情理的说法,检方至今尚未声押任何人,甚至未有交保等强制处分,这可能是因检方尚未掌握有力罪证,也可能是检方太客气了,以陈致中夫妇为例,他们返家后,一家人直接面对面,连串供细节都可以慢慢“乔”,检方未在机场拦人讯问,让关键被告大摇大摆入境,然后大大方方的返家,检方对被告这般客气,令人大惑不解。


扁给民进党多少钱?蔡英文独排众议坚持公布

蔡英文坚持把跟陈水扁有关系的财务说清楚,杜外界悠悠之口。(资料图)

中评社台北8月26日电(记者 邹丽泳分析报导)民进党昨日公布陈水扁挹注党务费用总额,是党主席蔡英文的坚持,党务干部原先多认为,扁捐出政党补助款是事实,不需跟随媒体脚步起舞。但有政治洁癖的蔡英文,不愿让外界有丝毫做文章的空间,要求财委会加班调出资料,把跟陈水扁有关系的财务说清楚,杜外界悠悠之口,避免未爆弹波及到民进党。

民进党的动作,除有划清界限,避免扁家洗钱案大火延烧到民进党,也为陈水扁日前的说法背书,证实执政8年期间,以及两次“总统”大选,。

比较值得观察的是,陈水扁与检调单位交手,处处可见高手过招的机锋,除将媳妇黄睿靓在瑞士帐户里的新台币7亿元定调为选举结余款,扁家族成员并众口一致说是吴淑珍主导,降低陈致中、黄睿靓的法律责任问题。

检调也坦承台湾法制面不足,财产来源不明无罪则,除非检调单位能从政治献金中查到有实质的对价关系,否则难构成确切的犯罪要件。尤其,陈水扁咬定7亿多元是四次选举的结余款,政治献金法是近年通过的法律,就此而言,检调单位要将陈水扁及家族成员定罪并非易事,除非拿出更多有利证据。


中时:扁家何以能冷静的全推给扁嫂?

中评社香港8月26日电/台湾中国时报今日刊登社论说,陈致中、黄睿靓夫妇返台后,对着媒体大抒己见,态度轻松自若地说自己只是人头,家中所有的钱都是由母亲吴淑珍主管,父亲什么都不知道;从陈水扁自己、相关人士到陈致中、黄睿靓,众人可说口径都相当一致,不断强调的就是陈家的钱都是吴淑珍在管,家里没有别人知道来龙去脉。

如果这个说法为检方、社会大众采信,曾经担任“国家元首”、身为绿营精神领袖的陈水扁,以及年轻向学、前途一片大好的陈致中夫妇或许就可以全身而退;而据亲扁人士指出吴淑珍的身体健康极差,未来如果又要因相关案件频上法庭,她熬得下去吗?会不会又像国务机要费的案子一样,一路请假到底,如果是这样,海外洗钱案怎么继续查下去呢?再说,吴淑珍又没有公务人员身分,就算查到了又能怎么样呢?这些钱到底是吴淑珍的嫁妆、陈致中黄睿靓结婚时的礼金、黄睿靓父亲黄百禄的投资、又或者是选举结余款,只要检方无法证明这些海外帐户里的钱是非法所得,就算陈水扁或者陈水扁家族有海外帐户,让支持者失望、让他的“台湾之子”形象受损,或者补点罚款,其他的,毕竟损失不大啊!

社论指出,从保护陈水扁甚至于民进党的角度来说,让吴淑珍一个人一肩扛起所有的政治与法律责任,的确是“成本最低”的一个选择。然而,姑且不论这是不是陈水扁家族以及者支持者“损害控制”的策略,看到陈致中和黄睿靓这对夫妻几乎是完全不带感情地全往妈妈吴淑珍身上推,真的还是让人感到十分讶异。

首先让人不解的是,陈致中是准备要念法律博士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这次家族涉及的海外帐户甚至疑似洗钱一案,后续的政治、法律问题有多复杂繁琐,如果确实所有的事都只有吴淑珍一个人知道,那她未来将要承受多大的责任和压力,以吴淑珍的身心状况,身为儿子、媳妇的人难道一点都不会为妈妈担心吗?为什么陈致中和黄睿靓可以表现的如此平静、说得如此理所当然,没有一点忧虑神色?在明知妈妈麻烦大了的情况下,还可以如此泰然自若,陈家能把孩子教得这么冷静、这么有大将之风,实有过人之处。

但是对照陈水扁的另一个孩子陈幸妤的歇斯底里,却又不得让人纳闷,这家人的差异还真的很大:一个在事情还没太明朗化前就已公开抓狂,另一个则是在洗钱风暴愈滚愈大之际,还可像没事人一样,侃侃而谈地把责任全推给身体羸弱的妈妈。

社论指出,试想,如果这整起事件真的从头尾都只有吴淑珍一个人在操盘,那就意谓着吴淑珍此后的日子不平静了,她不知道要上几次法庭,她要面对多少人的指责甚至咒骂…想到这里,陈致中和黄睿靓应该会不舍吧,会不安吧,没有!这对年轻夫妇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表现。这实在让人不解,是他们太冷酷了呢,还是这些应对场面早已演练过了,以致于临场反应、用字遣词几达炉火纯青。但他们的过于镇定反而是一大破绽,因为太不合人情。

其次,吴淑珍连出庭应讯都没有办法承受,这些金额庞大的资金,她既要管各路不同来源是怎么来的,又要管要给谁多少,哪个人选举需要多少钱,要妥善发落,这是多么复杂的工作,需要多少能量才能办得好;吴淑珍或许头脑非常精明、心细如丝,但她的身体健康状况能承受吗?她既能总揽如此复杂的财务问题,还要决定把钱汇到哪里,在哪里开个纸上公司什么的,显见精力不差,那当时出个一、两次庭,有那么难吗?

社论指出,再者,陈水扁不是第一次选举,他会不知道每次选会有结余款,他都能够那么明确地说出捐给了民进党有三.四亿元,他会不知道历次选举有结 余,这些结余的下落到底如何,他会不关心、不好奇吗?支持者是捐款给陈水扁不是捐给吴淑珍,选举的补助款是发给候选人的,陈水扁完全不闻不问,会不会太不负责任了一点?台湾有几个家庭可以汇几亿元到岛外,然后做老公的人还一点都不知情?这合理吗?

这些海外帐户的开户、转帐都需要陈致中与黄睿靓办理手续,眼看着几亿的钱转来转去,他们不但不会开口问一下妈妈这是怎么回事,甚至在这过程中,连对老爸提一下都没有,以致于陈水扁说他这一路以来什么都不知道,哇,这家人的“保密防谍”也未免做得太严密了吧。陈致中、黄睿靓帮妈妈吴淑珍开 户、转帐都不讲,陈水扁却跟儿女大谈理当是同党同志间敏感话题的选举款,跟向来不涉政治的儿女讲给了这个人多少钱、给了那个人多少钱,让陈幸妤为老爸猛抱 屈。到底在陈水扁家什么才是“不能说的秘密”,恐怕不能以常理判断;只能说,这家人还真的很奇特!


联合报:“只是人头” 扁家廉耻何在?

中评社香港8月26日电/联合报报道,陈致中一席“我们只是单纯的人头”,不免令人叹息,陈致中的法律丛书似乎漏掉“廉、耻”两字。

报道说,特侦组已明白表示,自愿当人头户本来就违法,一切于法有据,不会“太超过”;更何况,陈水扁一家现在上下统一口径,个个都说自己是“人头户”,把责任全推给吴淑珍,说句难听的,扁家土狗“勇哥”、吴淑珍的爱犬“Honey”若可开户,只怕也会沦为扁家的“狗头户”!

陷入洗钱风暴后,为了卸责,扁家成了“人头王国”。做人头,在社会的传统认知上,本来就是走法律漏洞、逃避责任的负面字眼,岂料,台大法律系毕业、双法学硕士的陈致中,脸不红、气不喘地承认是“人头户”,甚至还强调是“单纯的人头户”,套句台湾俚语,“书都念到背上去了”。

在机场入境时,黄睿靓还“纠正”媒体用语,澄清自己只是“疑似洗钱”。就传统价值观,即使是嫌疑犯也应该懂得基本廉耻,岂有如陈、黄两人滔滔雄辩、大言不惭?陈、黄还比不上亲家赵玉柱,至少赵玉柱涉入台开案时,还懂得用毛巾掩面遮羞!

报道说,扁家把一切责任推给吴淑珍,仿佛“超完美切割”,当然,吴淑珍作为母亲,可以袒护家人,但是非对错应由司法判决,绝非一句“人头帐户”可以转移焦点,陈致中在机场展现的自信、黄睿靓璀璨的笑容,即使司法尚未定罪,两人都欠公众一个道歉。

更何况,倘若洗钱罪证确凿,扁珍一家人等于把台湾民主政治当“人头”、把民进党当“人头”,一切只为满足自己金权利益,这种“人头政治”,更是无可赦免的罪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