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内战中南北狙击高手的顶尖对决

1861年由海勒姆·柏丹上校指挥的狙击团(也称特等射手团)是世界上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狙击部队。狙击团的士兵都能在600英尺的距离上连射十发,并以不超过5英寸的平均误差击中靶心。士兵们身着暗绿色制服作为伪装,在400码以下的接敌距离内对敌方目标人员进行精确打击。


1862年5月,驻守于维吉尼亚州约克镇一带的南军士兵陷入了恐慌。北方军队里一些身穿绿装的射手,成了他们的噩梦。炮兵是他们钟爱的目标,而负责填炮的炮手尤其不幸,因为他们必须站起来从大炮的前膛填充炮弹——每当这时,就有致命的子弹飞过来。这些神出鬼没的神射手来自美国第一特等射手团。由于他们的出色表现,约翰·波特准将向特等射手团的指挥官海勒姆·柏丹上校写了一封嘉奖信,在信中,他引用B·麦克莱伦少将的话称赞他们:“你的人将叛军打得狼狈不堪。我很高兴看到我手下有一支如此精锐的射手部队。”


绿装杀手团


1861年7月,北军在布尔朗战役中失利后,神枪手海勒姆·柏丹肩负了一项新使命:组织一支与众不同的部队。美国陆军部采纳了他的建议,组织和训练一支由最好的射手组成的队伍,作为对付南军的利器。柏丹在北方的报纸上刊登了征兵广告,专门招募有良好射击基础的志愿兵。没过多久,柏丹位于新泽西州威霍肯的军营中就聚集了大量热血澎湃的应征者。


应征者们必须通过严格的射击测试——在200码的距离射击10发,每发必须落在10英寸直径的圆圈内。测试合格的新兵被分入一个特等射手团,开始接受更加严格的训练。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第一特等射手团投入了战斗。该团下辖十个连级编制,由来自于不同州的士兵组成。除此之外,剩下的人员仍有八个连队以上的规模,组成第二特等射手团。特等射手团的神射手们装备了统一的制服:绿色的法国军用平顶帽,统一样式的暗绿色宽松上衣,起初是蓝色的裤子,很快也被绿色的取代。这一身绿装,加上一手让敌人胆寒的枪法,“绿装杀手”的英雄形象一时深入人心。


1862年,第一特等射手团在春季的半岛战役中初次亮相。当时,麦克莱伦将军试图在约克河和詹姆士河之间由东向西推进,进而占领里士满。第一次实战中,军火部许诺为射手们配备的更加先进的和精确的后膛装弹的夏普斯步枪还没有及时发到他们手中,除了少数人使用的是自己带来的安装了伸缩目标瞄准器的民用步枪外,大多数射手使用的都是造价低廉的柯尔特式五连发转轮步枪。


柏丹的神射手们被派往第三军团波特将军所指挥的第一师。他们乘坐运输船随麦克莱伦的前锋部队一起前往位于门罗要塞,并马上投入到战斗当中。3月27日,神射手们接到命令,要去展开一场侦察行动。


第一师要沿两条平行公路的西面向南军的防线搜索,柏丹上校和瑞普利中校则指挥各自的分遣队为波特的几翼带路。士兵们非常兴奋,他们终于等到了一个实战的机会。但是他们也清楚地知道,这第一战意义重大,“这次行动的成败,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声誉。”


然而,他们虽然作为先头部队目睹了敌人的骑兵溃逃,但他们只跟敌人交了几次火。大约到中午的时候,神射手们就被叫回了营地。他们中的一个神射手回忆说,那次行动“就像一次假日旅行一样。”


向约克镇推进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更多的联邦士兵抵达门罗要塞,北军要准备对约克镇的南军防线发起大规模进攻了。4月3日傍晚,神射手们接到命令,要他们准备三天的口粮,于次日凌晨向约克镇出发。这一次,他们又被指派为先头部队。


在最初前进的几英里中,神射手们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南军的骑兵仍然在他们前面晃,并密切注视着北军军队的动向。终于,当行进了大约20英里之后,他们在一个溪流交叉口发现了一个临时的土木工事。柏丹下令出动一个连队作为散兵对工事发起进攻,其余的连队则前进到很近的距离内作为支援。


“我们马上布置好散兵并向据点靠近,”一名神射手回忆道,“那里只有两小撮炮兵,我们盯得很紧,他们只要从工事里一露头出来就会被我们击毙。”柏丹的手下都“以树桩和其它物体作掩护,让叛军们找不到可以瞄准和射击的目标。”这一撮炮兵很识相地撤离了工事。


柏丹的部队继续对撤退的南军部队进行追踪,并俘虏了一些士兵,并骄傲地把自己的旗帜插在了敌人的工事上。


4月5日一大早,柏丹的部队开始向约克镇的外围防线推进。他们在雨中穿越原野和森林,并于早上10点开始同敌人交火。南军军队发现北军逼近后,开始朝他们的位置炮轰,迫使他们不能前进。不过,当射手们发现头顶上飞过的炮弹并不能对他们造成有效伤害后,他们就爬起来开始重新前进,并驱赶被俘获的叛军士兵走在他们的前面。


当离敌人的工事越来越近的时候,他们暂停下来等待新的命令和增援。不久,波特将军的第一师陆续抵达工事附近。军官们开始商讨具体的作战方案,而此时南军炮兵也开始对北军进行更大规模的炮轰。第一特等射手团的A连和G连被选派作为散兵来保护炮手,剩下的人则去压制敌人炮兵的火力。


在柏丹手下许多让叛军们心惊胆颤的神射手。其中有一个叫做杜鲁门·海德的,是一个尤其让叛军士兵害怕的射手。当内战爆发的时候,海德已经52岁,他获得了同伴们的广泛好感和高度评价,同伴们都叫他“加州大兵”,他的名字出现在当时很多神射手关于约克镇一战的记录里。从南军那儿逃过来的奴隶曾经讲述了发生在1862年4月5日的“屠杀”,当时“南军在桃园附近有一个连的炮兵,到了第二天早上就只剩下12个能动的了。这些都是拜那个加州大兵所赐。”


不过,这些战绩卓著的神射手们也吸引了南军越来越多的注意。有一次,一个躲在树上的南军射手打死了射手团里一名来自新罕布什尔州的士兵。当时,愤怒的瑞普利中校马上跑出去捡起那个死去的士兵的枪,瞄准树梢的敌人扣动了扳机。人们不知道中校是否打死了那个人,但是那棵树上确实再也没有子弹射过来。


4月5日晚上 9点过,第一特等射手团的士兵们接到换班的命令,撤退到后面的树林里进行修整。在第一天的战斗中,他们中有三人阵亡、六人受伤。


他们赢得了对手的尊敬


约克镇的敌军防御工事看起来很坚固,麦克莱伦决定采取围攻战术。在接下来四周的时间里,特等射手团里的神射手们被免除了繁重的杂役,扮演了更为重要的角色——击毙敌人的炮兵,与南方的神射手对射,保护挖掘堑壕和修筑工事的士兵,和工事最前线的敌人交战,以及支撑哨兵线。


随着工事的不断推进,他们的包围圈和堑壕距敌人也越来越近。


“对方一枪打过来,我们就会马上还上一枪,然后对方每个一千码射程内的枪眼都会归于沉默,”瑞普利中校这样骄傲地描述他们的成绩。柏丹手下的神射手们也有力地压制了叛军轻武器的火力。他写道,“叛军的步兵刚开始还能对我们进行有力地回击,但当他们发现只要一露头就会面临被打死的危险后,就不敢轻易露头了。”


正如瑞普利所描述的那样,神射手的存在使南军的防御工事工作变得十分危险。于是,一些南军改变了策略。第一特等射手团的一位军官在日记中悲痛地写道:“叛军强迫他们的黑人奴隶填充炮弹。如果他们拒绝,叛军就用枪射他们;但是如果他们真的去填充炮弹,我们就不能不射他们。”


南军的军官们经常会愚蠢到把自己暴露在野外。有一次,波特将军把几个神射手叫到面前,命令他们把一名在远处工事上的南军军官“从他负责修筑的那些工程上赶走。”随后,其中一个神射手跟随参谋来到最前线。当参谋把目标人物指给他之后,这个神射手马上找到一个好位置,然后开始小心地瞄准并开火。第一枪他失败了。调整射程之后,他又试了两枪,但是也都放空了。经过反复检查,他将枪口抬高后又开了一枪。这一次目标倒下了——据说当时的距离已经超过了1000码。


特等射手团的战绩很快传播开来,前线的军官们纷纷要求得到柏丹的神射手的援助。4月19日,卡斯柏·特利普上校带领A连和C连,前往威廉·F·史密斯准将所在部,去对付一些妨碍和牵制工事修筑的敌方炮兵。一个留在后方的神射手羡慕地说,“他们拿着好枪,而且离叛军只有250码远。加州大兵依然收获累累。”


为了应付柏丹的神射手们带来的麻烦,南军也派出了自己的神射手。不久以后,双方的神射手们开始交锋。南军的神射手很快就赢得了柏丹手下人的尊敬。“到达约克镇之后不久,我们就发现叛军也有了装备了夏普斯步枪的神射手,”一名第一特等神射手团的军官写道,“我敢说他们的枪法都非常好,一点儿也不比我见过的差。”


有一次,一个由八名神射手组成的分遣队引起了一个优秀的南军神射手的注意。柏丹手下的这些神射手,在步枪掩体的顶部,放置了一块长形的拥有四个3英寸直径射击孔的木板,并通过这些小孔进行射击。而在与他们相对的叛军掩体内,一名南军士兵则使用一把伸缩目标瞄准器步枪开始对每个射击孔进行瞄准射击,一名特等射手团的士兵被击毙。事后调查得知,柏丹部署在这个位置的小分队装备的是柯尔特式五发转轮步枪,根本不是拥有伸缩目标瞄准器步枪的敌人的对手。


J·史密斯·布朗中尉十分生气,他到附近向撒迪厄斯·莫特上尉的第三纽约炮兵连求救。在经过小心的瞄准之后,炮兵们将一颗炮弹送到了那个南军神射手所在的位置,炮弹“在掩体内爆炸,沙袋、木料、枪支以及人都被炸得到处乱飞。”


两边的神射手都赢得了对手的尊敬,交火逐渐成为一场特殊的竞赛。柏丹手下的一个神射手回忆说,有一次他往堑壕外面窥视,一颗子弹“把我帽子的一角从我的头上打了下来。”看到人倒地之后,对方的神射手认为他击毙了一个目标。当南方人开始大声欢呼的时候,北军的士兵告知了对手他们的失误,“这当然让他们大失所望。”


柏丹团里的神射手是敌人最觊觎的目标。每当一个特等射手团的成员在散兵壕被射杀后,那些南军士兵就会想法设法弄到他的尸体。他们取走死者身上装备精良的武器,然后在尸体上留一个纸条,称他们希望搞到更多的枪支。而同时期南方的报纸上,也会刊登一些类似于“麦克莱伦的神射手被一个肯塔基州的猎人取下了脑袋”之类的消息,以鼓舞南军的士气。


在约克镇前线,柏丹的手下谈的最多的是一个特殊的南军神射手——一个黑人。他躲在离他们的前线超过1000码远的一颗中空的树干中,使用一把伸缩目标瞄准器步枪,有效地压制了北军的警戒哨。第一特等射手团的两名神射手被派去处理这个威胁。他们中的一个来自G连,名字叫布朗。他装备的是一把小型伸缩目标瞄准器步枪,重量只有32.5磅重。他们埋伏了好长时间,但是这个大个子黑人一直都没有暴露自己。天快黑的时候,一阵黑烟从工事附近的树里飘起,随后一颗子弹无声地从我们头边飞过。我们终于发现他了。通过望远镜,我能看到他那张黑脸正从树后面向这边窥视。我举起枪后随即开火。不过看来我并没能打中他,但却把他吓得跳了出来。与此同时,布朗开枪了。随后,一颗子弹击中了他,这位黑人倒下了。之后才发现,布朗将他的视镜提高到了1500码!


其实,这种利用中空的树作为掩护的方法,只是双方的神射手们使用的战术之一。还有一次,柏丹又一名神射手被击毙,柏丹马上对敌人的防线进行仔细地勘查。借助于望远镜,他注意到远处敌方工事上有一个低矮的土墩,这个“小土墩”会定期地出现和消失,很显然这是敌人的伪饰。随后,上校命令手下趁夜色赶紧挖好一个射击掩体。第二天早晨,“小土墩”再次出现,一个神射手马上在掩体下射出一颗子弹,那个“小土墩”再也没有出现过。


神射手的荣耀


随着约克镇围攻地推进,神射手们所面临的危险也在不断增加。他们离敌人越来越近——到围攻战的末期双方的射击掩体的距离达到50码之内。柏丹命令手下不准随便开火,“不要射击,除非是敌人先开火”。但敌人每天都会发起“竞赛”,于是神射手们也小心翼翼地遵守着柏丹的另一条命令:“无论何时,只要你看到敌人的脑袋,马上向他射击。”后来,一个围城战期间恰好在南军工事内部的老黑人说:“老天啊!我们只要竖起一顶帽子,马上就会有一颗子弹在它上面打一个洞。”神射手们的枪法被描写得出神入化。


当麦克莱伦将军的堑壕线越来越接近约克镇南军工事的时候,南军认识到是到了该放弃防线的时候了。5月4日早上,在探知敌人已从工事撤出之后之后,一个团长请求让自己首先带团进入工事。然而,查尔斯·詹姆士准将拒绝了这名团长的请求,并把这个荣誉给了六个神射手。


波特将军在战后的报告中称赞了这些神射手,“整个围城战期间,柏丹上校和瑞普利中校领导的特等射手团,在贴近敌人工事的掩体射击以及压制敌人神射手的火力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他们理应被授予荣誉。”不过,对神射手们所有的赞誉都可以用纽约精兵旅一个士兵的一句话来进行总结。在一封家信中,他这样写道:“柏丹的神射手证明他们是我们军队中一个最有用的组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