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绝地大反击,马英九政权危如累卵

785Justice 收藏 0 129
导读:中评社香港8月25日电/政论家南方朔今天在明报发表文章说,陈水扁家族的海外洗钱案,愈闹愈大,演变到现在,陈水扁已成功的挟持了民进党,展开大反扑;同时也大举全面动员,要在“八三○”马英九上台百日之际,到台北举行“呛马大会师”。这是“明呛马,暗挺扁”的大规模示威。陈水扁已相当程度内,将他的海外洗钱案扭曲成了马政权对扁政权的“政治追杀案”,藉以制造出新一波的绿蓝对决民粹狂潮。陈水扁的这些大动作,对他的海外洗钱案将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已的确不容乐观。   自从8月13日台湾媒体首次爆料,宣称他有海外秘密帐户,

中评社香港8月25日电/政论家南方朔今天在明报发表文章说,陈水扁家族的海外洗钱案,愈闹愈大,演变到现在,陈水扁已成功的挟持了民进党,展开大反扑;同时也大举全面动员,要在“八三○”马英九上台百日之际,到台北举行“呛马大会师”。这是“明呛马,暗挺扁”的大规模示威。陈水扁已相当程度内,将他的海外洗钱案扭曲成了马政权对扁政权的“政治追杀案”,藉以制造出新一波的绿蓝对决民粹狂潮。陈水扁的这些大动作,对他的海外洗钱案将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已的确不容乐观。


自从8月13日台湾媒体首次爆料,宣称他有海外秘密帐户,他立即否认;但不到几小时,国民党“立委”洪秀柱公开了瑞士方面的资料,使他无从狡赖,只得道歉承认,由于他的说法反覆,其实已等于自己判了“人格死”。台湾有70%的人对此都表示不可原谅。但陈水扁之所以为陈水扁,乃是他无所不用其极的敢斗敢扯。当他面对海外洗钱这种动了公愤,民进党为了自保也开始要和他划清界线的危机,当然不可能束手就缚,于是他的绝地大反扑遂告开始了。


陈水扁设下防火墙为“政治追杀说”准备


文章指出,其实,打从海外洗钱案爆发起,陈水扁即有一套相当完整,而且颇具攻击作用的说词﹕


——他将海外洗钱多达台币9亿的金钱,全都说成是“选举节余款”,而这些钱被搬到海外,则全都是他的妻子吴淑珍做主,他完全不知情。一个家庭里,妻子在海外搬运如此巨额金钱而丈夫竟说不知道,如此离谱的谎话他也敢说,可见他“敢”的程度了。但“选举节余款”和“妻子做主”这两点已无疑的成了两道终极的防火墙。由于台湾的选举政治献金并无规范,而且选举经费的申报也形同虚设,这种金钱查不胜查,而且“政治献金”和“贪污贿赂”间也有很大的重迭性,这意谓着陈水扁将这一切都说成是选举节余款,往后的一切难题就踢回到台湾的检调单位,它们必须证明这些钱不是选举节余款,而是贪污,但台湾检调单位有这种能力吗?


——除了设下“选举节余款”和“妻子做主”这两道防火墙外,陈水扁在“海外有财产”这个问题上则扯说李登辉、连战、宋楚瑜皆海外有财产;而对自己选举经费申报不实,则扯马萧选举、连宋选举时一样不实,这是种把问题扯大,俾转移方向的一种说法,要让人们觉得他的海外洗钱似乎也有理;此外也可合理化海外的那些钱为合法。经过这样一扯,他才可以为下一步的“政治清算说”与“政治追杀说”做好准备。


——他显然是透过女儿陈幸妤的口,把民进党“那个人没有拿过我家的钱”扯了进来,这是一种高明的政治胁迫,民进党内已出现的“弃扁”风潮遂告难以为继,陈水扁也勉强保住了他最后的政治退守基地。


——当完成了防火墙及守住了最后的基地,紧接着,陈水扁的绝地大反扑开始了。台湾铁杆台独的南部长老会表态挺扁,而一向挺扁的台北北门扶轮社邀请陈水扁前往演讲。在这次讲演里,他把一向操弄的悲情意识形态操弄到了极致,宣称海外洗钱案的一路发展乃是对陈家的“政治追杀”。除此之外,乃是民进党也开始在台湾南部动员,要扩大搞原来已考虑放弃的“八三○呛马大会”。这也就是说,陈水扁自从8月14日他的海外洗钱案爆发后,经过10天的运作,至少他已渡过了第一波危机,并藉着这个题目而将它往绿蓝对决上做了成功的转移,甚至还将这股情绪扭转到反马英九的方向。如果未来的几天内,陈水扁及民进党能透过绿色媒体将“政治追杀说”大力宣传,而让“八三○”的呛马挺扁活动展现出一定的规模,我们已可笃定马政府一定会被吓得手软脚软,而对陈水扁所涉及的大量弊案“重重举起,轻轻放下”。陈水扁的绝地大反扑,乃是他对马政府所做的最后一次威吓,而他赌赢的机会并不太小。

文章指出,陈水扁涉及家族的海外洗钱案,这乃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但只不过10天而已,他就造好一层层的防火墙,甚至还展开不无胜算的绝地大反扑。这固然和他娴熟于操弄悲情意识形态藉以获取同情有关。但马政府下的法务部及所属检调系统在处理洗钱案时的华而不实的办案风格,却也不能说无关。


马政府查案华而不实 魔高一丈道尽一尺


近年来全球盛行洗钱,有的是各国贪污的政要洗钱,有的则是毒贩黑道洗钱,还有的则是各国大有钱人将大量财产洗进国际租税天堂的金钱隧道中,用以规避赋税。过去由于银行的保密,加上某些特定大国也要利用洗钱来从事国际渗透颠覆的工作,它曾一度受到纵容。但自从菲律宾马可斯贪污洗钱,“九一一”恐怖分子利用这个通道调度金钱,资助恐怖活动;加上美欧富人利用此通道逃税太过严重。估计美国一年即少收入1000亿美元之税收,对这个洗钱通道监督管控才开始日趋严格,但尽管如此,由于这个通道复杂如蛛网,要具体办案却极困难。


去年底起,瑞士银行(UBS)帮助美国富人逃税,美国司法部、联邦调查局、国税局自忖能力不足,特别征召了全美六大会计师事务所协助查案,还加上美国证管会向瑞士银行做出政治恐吓,若不合作将取消该银行在美国销售欧洲债券的“特许权益”(QI),终于迫使该银行认输让步,再例如,欧洲一向对避税天堂小国列支敦士登的“全国信托集团”(LGT)帮助富人逃税束手无策,最近“德国情报局”(BND)遂付出500万欧元,向一个线民收购检举资料,英国也付出10万英镑购买了逃税资料。


由这些精明大国查洗钱都如此吃力,台湾政府毫无国际性办案能力,连在内部办贪污案都已相当无能,对陈水扁家族透过高明人士指点而在海外搬运余钱,当然更是手足无措,尤其是此案爆发后,整个办案方向乃是朝贪污洗钱方向侦办,这是最难的办案方向,必须掌握所有余钱的内外流向,这其实早已超出他们办案的能力,于是只好搞不断的约谈,动作大而效果小。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这样办案,拖几个月,保证毫无进展,陈水扁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几个月后案子办不出个头绪,不更坐实了他“政治清算”和“政治追杀”的指控吗?其实,陈水扁所涉弊案极多,好好办国务机要费案,贪污罪即可成立,又何需在海外洗钱上硬要拉贪污呢?海外洗钱,由于洗钱之事确凿,它已涉及逃漏所得税和赠与税,补税加上罚款就可能超过洗钱的总额,用逃税名义办,或许才是正途!


法律及犯罪问题,乃是魔与道谁高的问题。由海外洗钱案,至少到目前为止,乃是魔高一丈,道尽一尺之高,陈水扁的绝地大反扑,可不是没有计算过的卤莽行动!






陈致中夫妇返台 洗钱案责任全推给母亲吴淑珍





陈致中夫妇昨天出现在美国新泽西州纽瓦克机场




扁妻吴淑珍


新华网消息 综合港台媒体报道,陈水扁儿子陈致中与妻子黄睿靓于今天(25日)清晨5时5分左右回到台湾,两人在桃园机场大厅主动接受现场媒体采访,对于洗钱案,再次重申自己只是“人头”,至于金钱的源、来龙去脉或背景,都完全不清楚。台政坛人士认为,案情发展迄今,很可能仍在扁事先写好的“剧本”中。


继陈水扁以“乌贼”战术“抹黑”政治对手的选举经费都有问题,震慑党内外对手后,消失半个月的陈致中夫妇昨天也出现在美国新泽西州纽瓦克机场,而且罕见地、主动地,你一言、我一语向传媒说明。陈致中表示,他们只是单纯的“人头”,只是“被支配、被指示的角色”,其他一概不清楚。


陈致中接受采访时表示,家中的钱财都是由母亲吴淑珍管理,“母亲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当然照办”。从不敢过问、更不敢质疑,帐户资金的源,自己完全不清楚,一切依吴淑珍指示处理,否认事前曾接获帐户被冻结等信息。留在美国数日,是处理房子、车子问题,强调自己并未申请绿卡,也未曾和父母讨论过案情,会依检方传讯日期到案。


侦办此案的特别侦查组发言人朱朝亮昨天表示,他们会依既定的时间在本周五(29日)传讯陈致中夫妇,而不会之前就在机场将他们带走,也不会监控两人的行踪,因为两人在今年1月已得悉海外帐户被扣押,“若要串供,早就串好了”。


国民党文宣部主任赖素如悲观地表示,其实早在今年1月陈水扁已知此事,但事件在8月才爆发,这7个月来他已做好各种串供和灭证等因应动作,洗钱案最终很可能变成雷声大雨点小。


专访李嘉进:若无法将扁定罪 创马政府威信





李嘉进担心,如果不能把陈水扁绳之以法,对马政府的威信将是一大打击。(中评社 康子仁摄)


中评社台北8月25日电(记者 康子仁专访)被列为陈水扁家族洗钱案被告的陈致中、黄睿靓夫妇终于抵台。国民党“立委”李嘉进接受中评社专访时认为,陈致中国外的帐户应该都已经处理好,他担心如果不能把陈水扁绳之以法,将会让马政府威信受到重创。


昨天在电视上看到陈致中夫妇在纽约登机前,一反之前躲躲藏藏的态度,两人一起接受记者的访问。李嘉进认为,从电视画面当中,可以感觉得到,两人好像蛮有信心、充满自信,显然是“有备而回”。陈致中8月9日仓卒离开台湾,在美待了2个多礼拜,应该已经把不能曝光的海外帐户结清,自认为筑好防火墙,才会决定返回台湾。


陈致中和黄睿靓从美国搭机返台前,接受媒体问时替自己抱屈,强调自己只是人头,扮演的是“被支配和被指示”的角色,李嘉进表示难以置信。他认为,在海外银行开户,需要本人亲自办理,陈致中夫妇的说法,根本就是骗人,两人把所有的责任推给吴淑珍,就是要彻底切割,让母亲一肩扛起所有责任。


由于台湾现行法律,还没有增订财产来源不明罪,无法将当事人来源不明的财产,视为是贪污所得。因此,李嘉进认为,虽然陈水扁承认把新台币7亿汇到国外,但问题是,除非能够证明这些钱是“犯罪所得”,才能把陈水扁定罪。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李嘉进认为,“难度相当的高”。


其实,扁家汇到海外帐户的钱,如果最后检调单位无法证明是犯罪所得,顶多是涉及竞选经费和财产申报不实,李嘉进认为,相关的行政罚根本不痛不痒。大不了“财政部”引用逃漏赠与税的罚则,扁家也只是花钱消灾而已。


最让李嘉进担心的是,本案引起的后续政治效应。由于民众期待将陈水扁绳之以法,如果最后司法无法将他定罪,让扁家人逍遥法外的话,对马政府的威信,将会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看新闻才知道当人头?扁家媳妇果然得真传!



未来司法与扁家交手过程,黄睿靓将是不容忽视的“狠角色”。(资料图)

中评社台北8月25日电(记者 林淑玲分析报导)因家族洗钱案列被告的陈水扁儿媳陈致中、黄睿靓今天清晨抵达台湾,两人在纽约登机前,一再表示自己是“单纯的人头”,黄睿靓甚至表示,她到美国之后,看到新闻报导才知道自己被当做人头户使用。扁家长媳瞎扯的功力已得到婆婆的真传。未来,司法与扁家交手过程,黄睿靓将是不容忽视的“狠角色”。


陈致中夫妇返台,背后有扁家精心安排。陈水扁认为,他的政治操作已经稳住,司法方面,扁家说法也已定调,钱就是选举剩余款,且把所有责任全部推给吴淑珍。扁家也吃定,检方不敢收押陈致中夫妻,两人回来顶多是一段时间不能出境。陈致中返台可以让陈水扁大声告诉绿营人士,他没有污钱,才敢让儿子回来。


不过,陈致中、黄睿靓在纽约返台前夕的“演出”也演过了头。陈致中说,他们夫妇两人在全案的角色很单纯,就是“单纯的人头”,是“被指示、支配的角色”,其余他们一概不清楚。黄睿靓则说,她到了美国之后,看到新闻报导才知道自己被当做人头户使用,事前完全不知情。她认为,被检调列为被告是“很超过的事”。


黄睿靓这段话,只能用“瞎扯”两个字形容,也让外界见识到这位拥有钢琴演奏家头衔的扁家长媳,完全融入扁家,比起婆婆吴淑珍有过之无不及。不过,扯得太离谱,反而会帮倒忙,对她实在没有好处。


关键在于,台湾检方为追查扁家族在瑞士的帐户资料,日前指派主任检察官庆启人亲赴瑞士查案。根据所掌握的讯息,黄睿靓去年2月15日在瑞士美林银行开设两个帐户,向银行声称这些是父亲海外投资的钱;后来,陈致中以代理人身分,又迅速将黄睿靓帐户部分金额转至开曼群岛登记设立的公司帐户。


至少,检方已经确认黄睿靓去年2月15日曾亲自去开户,开户后转入大笔款项,随后又转出去,这中间每个环节都须要黄睿靓参与,在这种情况下,黄还说是到美国,看了媒体才知道自己被当了人头户,实在是太扯了。


陈致中刚结婚时,外界还没有太注意黄睿靓的行事风格,后来外界逐渐发现她贵气逼人,交往的对象都是名媛贵妇。尽管陈致中尚未就业,黄睿靓每次出现在镜头前,必定全身名牌,影响所及,以前总是牛仔裤、T恤的陈致中,也跟着都以高档造型出现。两人在纽约读书时,住的是月租新台币近30万元的豪华公寓,黄睿靓还曾以名牌皮草亮相。


黄睿靓2006年返台生产后,一家三口一直与陈水扁夫妇住在一起。据侧面了解,黄睿靓花了很多功夫讨吴淑珍欢心,让吴淑珍放心把庞大的家业交给陈致中。不论在“国务机要费案”、洗钱案中,吴淑珍与司法对抗的功力,都很有一套,现在媳妇有样学样,跟婆婆学了几招,就想要跟检察官周旋。


黄睿靓的母亲吴丽华日前向媒体哭诉,女儿本来很乖巧,一切都是婆婆教的,黄家也不知道政治家庭这么复杂。黄母的话,有些是事实,有些不见得。黄睿靓对于要做为扁家长媳、新台币数十亿元资产继承人之妻的旺盛企图心,可能超乎外界想像。


陈水扁5招复活术 且看“陈致中牌”怎样打



中评社香港8月24日电/短短几天,前“总统”陈水扁就上演“大复活”戏码。把自己从“洗钱大盗”,打造成背起台湾十字架的“绿营英雄”;每逢重挫,陈水扁都有绝处逢生的意志力,陈致中、黄睿靓夫妇返国,说不定就是“陈水扁大复活”五部曲的最后一块关键拼图。


联合报分析指出,八月十四日,陈水扁石破天惊举行记者会,坦承海外巨款,陈水扁陷入从政以来最大危机。不过,只要被逼到墙角,陈水扁一定会逆势反击,不光是从法律角度解套,更重要的是用政治手段脱困,演出“陈水扁大复活”。


第一招 以退为进


扁第一招“以退为进”,陈水扁在隔天接受亲信柯建铭、陈其迈建议,主动宣布退党,用退党“清理战场”,避免党内反扁势力清算。


第二招 幸妤救父


第二招“幸妤救父”。陈幸妤十八日毫无预警对媒体发飙,还点名民进党天王谢长廷、苏贞昌、陈菊选举都有收过钱。陈幸妤发飙后,党内几乎封口,解除扁在党内受困的僵局,加深陈水扁一家遭受政治迫害的印象。


陈水扁亲信马永成也衔命接触独派人士和各地方党部主委,原本台北市党部信誓旦旦要开除吴淑珍、陈致中、黄睿靓党籍,最后只以建议停权收场。


第三招 游行复活


第三招“游行复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原已倾向八三○大游行“择期再战”,但扁系中常委运作中常会,释出民进党务必一战的气氛,最后中常会维持动员基调,扁势力获胜。


第四招 煽动扁迷


陈水扁第四招是“煽动扁迷”,透过友好的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和北门扶轮社,陈水扁不断向信徒灌输“我没有贪污”,国民党“抄家灭族、诛杀九族”,要基本教义派全力护扁。扁宣称捐款民进党和党籍候选人三亿四千万,更把民进党牢牢绑在一起。


第五招 致中回家…


“陈水扁大复活”应该还有最后一招,就是“致中回家”。从八月九日赴美后就失踪的陈致中、黄睿靓夫妇,如果真在检调传讯期限前一刻返台现身,就可以坐实“勇敢的台湾人即使被迫害也要回台湾”的形象,而八三○大游行会否也成为陈水扁“护身符”,更令人关注。


台检方疑被告证人口径渐趋一致 为陈水扁脱罪



新华网消息 据台联合报报道,特侦组侦办扁家洗钱案连日来传讯相关人的供词,几乎都是“有多少钱,要问吴淑珍”,口径渐趋一致。检方怀疑相关人好像都已套好招,把责任全推给吴淑珍,为陈水扁脱罪。但特侦组强调被告、证人怎么说是一回事,仍将依证据找真相。


据报道,黄睿靓在瑞士美林银行、陈致中在瑞士苏黎士苏格兰皇家银行合计2100万美元(约新台币7亿元)的来源,经台特侦组连日来密集传讯相关人调查,从各方不一的说法,近日却渐趋一致,令人玩味。


扁家海外疑似洗钱案爆发后,陈水扁14日立即召开记者会向民众致歉,他声称吴淑珍私自汇出境外的钱,是两次市长选举、两次“总统选举”的结余款。


16日,特侦组检察官搜索宝徕花园广场扁住家,访谈吴淑珍。她当时说,接受理财专家建议,从陈水扁担任“立委”时便在海外投资,这笔钱包含政治献金、陈水扁当律师时赚的钱、她娘家的嫁妆、理财投资所得。


但22日检方正式就讯吴淑珍,她改口声称,这7亿元新台币全是陈水扁选举结余款,说法变得与陈水扁一致。


检方传讯担任陈水扁两次“总统选举”的总干事邱义仁、财务委员黄芳彦、负责管理竞选经费的林文渊作证。邱义仁表示只管外场的文宣、组织动员、民调,其他募款、支出不关他的事,募款多少吴淑珍才清楚。


黄芳彦澄清,仅挂名财务委员,不知道有多少政治献金“这得问吴淑珍”;林文渊说,第一次“大选”他是做预算控管任务,至于扁家后来会有钱存放海外,他的了解相当有限。


昨天,陈致中夫妇在纽约登机前也说只是当“人头”,是“被支配、被指示”的角色,把责任也推给吴淑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