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狙神!505次狙杀!

1939年到1940年冬,芬兰可谓是苏联红军的噩梦,脚蹬滑雪板,身披白风衣的芬兰狙击手在大雪封锁了一切道路之时,却可以悄无声息地来去自如。而在雪和泥泞中挣扎前进的苏联红军则成了这些人的活靶子。芬兰三五个狙击手经常可以把小股纵队行军的苏联车队全部消灭,而自身毫无伤亡。最恐怖的情形出现在野外宿营的夜晚,曾有红军在围着篝火取暖时,被躲在黑暗中的芬兰狙击手挨个瞄准射击。而受冻挨饿的红军战士看着战友一个个倒下竟无动于衷,因为他们对能活到天亮根本就绝望了。

在这场以弱抗强的战争中,芬兰狙击手有着非常卓著的战果。百发百中是狙击手们追求的境界。据统计,二战时平均每杀死一名士兵需要2.5万发子弹。越战时平均每杀死一名士兵需20万发子弹,然而同时期的一名狙击手却平均只需1.3发。这是一个多么悬殊的数字对比!

芬兰狙击手中最厉害的当数Simo Hayha(西蒙·海耶)。Simo Hayha是芬兰也是世界最高猎杀记录505次的保持者。以Simo Hayha为首的芬兰狙击手组成了滑雪部队,他们大多是专业猎人,对于山林的地理环境非常熟悉,身穿跟雪一样白的白色伪装服,滑着雪橇在大雪封路的荒郊野外来去自如。在一片雪白的环境下,穿着笨笨的棕褐色制服、在雪地中辛苦跋涉的苏联红军士兵则是最明显不过的目标了。

以Simo Hayha为首的滑雪部队使用的虽然是从帝俄时期沿用下来的Mosin-Nagant(莫辛·纳甘)步枪,却能在700米外狙杀苏军,在苏军士兵中造成极大的恐惧,称他们为“白色死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即使趴在雪地上,苏军也逃不过狙击手迅速而准确的射击。只要脑袋一探出地面,用不了30秒,就可能永远离开那战火纷飞的人世。有的胆小鬼士兵不敢抬头,趴在地面上,只顾低着头扫射,结果屁股上就被打出个对穿的窟窿。由于Simo Hayha在苏芬战争中的突出贡献,他被芬兰人民尊敬地称为“民族英雄”。

也许是由于对“白色死神”的恐惧过于强烈,芬兰狙击手在雪夜中射击篝火旁饥饿疲惫的苏军士兵时,他们由于极度绝望,竟然对身边猝然毙命的战友视若无睹,静候着属于自己的那一颗子弹。

在Simo Hayha的505次击杀中,许多死者的最后容貌非常沉静,但谁知道这看似沉静的外表下,内心到底是从容还是绝望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蒙·海耶简介

西蒙·海耶(Simo Hayha)出生于一个名为Rautjarvi的小镇,1925年加入军队,在“冬季战争”(苏联与芬兰之间的战争)中开始他的狙击手生涯。在摄氏零下20-40度的环境,身穿全白迷彩装,狙杀苏军。在战争中被确认击毙的红军人员共有505人是出自于他之手。另有非官方的统计指出他的战果为542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除此之外,他在轻机枪上也杀害了近200人,所使用的是M-31SMG。也因此将他的杀敌数提升到705人。这是在他受伤前100天内所缔造出来的惊人数目,平均一天杀敌超过5人。由于芬兰的冬天早上时间较短,因此也可以说他在有日光时每小时狙杀一名敌军。 在他受伤前,红军曾尝试各种计划来除掉他,包括反狙击手以及火炮的攻击。他们做到最好的战绩是使用榴弹炮损伤他身穿的外套,而却没有伤到他本人。

1940年,西蒙·海耶在一场近战中被击中下颚,子弹向上贯穿他的左脑。他被后方的士兵救起,该名士兵宣称:他将近一半的头部都不见了。数月之后,海耶奇迹般地复原。在战后,他马上被从一等兵晋升到少尉, 在芬兰的军队中还从未有人被如此晋升过。

被称为“白色死神”的芬兰狙击之王西蒙·海耶虽然在苏芬战争中猎杀了542名苏军,最后还是在1940年3月6日被另一名苏军狙击手的达姆弹击中面部而退出战斗。从这一点来说,狙击战的确是最强射手之间的对决。西蒙是在近距离上被斜射弹打碎颚骨致伤的。

西蒙·海耶一个人在冬季战争中击毙的苏军人数,已经超过抗战国军22次大会战之一南昌会战击毙日军的人数(500人),是日军攻占广州战死人数的四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战狙击手排行

Simo Hayha 芬兰 542

Ivan Sidorenko 苏联 500

Nikolay Yakovlevich Ilyin 苏联 496

Kulbertinov 苏联 487

Mikhail Budenkov 苏联. 437

Fyodor Matveevich Okhlopkov 苏联. 429

Fyodor Djachenko 苏联 425

Vasilij Ivanovich Golosov 苏联 422

Afanasy Gordienko 苏联 417

Stepan Petrenko 苏联 412

Erwin Konig 德国 400

Vasili Zaitsev 苏联 400

Semen D. Nomokonov 苏联 367

Abdukhani Idrisov 苏联 349

Philipp Yakovlevich Rubaho 苏联 346

Matthias Hetzenauer 德国 345

Victor Ivanovich Medvedev 苏联 331

E. Nicolaev 苏联 324

Leonid Yakovlevich Butkevich 苏联 315

Lyudmila M. Pavlichenko (F) 苏联 309

Alexander Pavlovich Lebedev 苏联 307

Ivan Pavlovich Gorelikov 苏联 305

Ivan Petrovich Antonov 苏联 302

Heinz Thorvald 德国 300

Gennadij Iosifovich Velichko 苏联 300

Moisej Timofeyevich Usik 苏联 300

Nataly V. Kovshova &

Maria Polivanova (Female team) 苏联 300

Ivan Filippovich Abdulov 苏联 298

Yakov Mikhajlovich Smetnev 苏联 279

Zhambyl Evscheyevich Tulaev 苏联 262

Sepp Allerberger 德国 257

Fyodor Kuzmich Chegodaev 苏联 250

Ivan Ivanovich Bocharov 苏联. 248

Mikhail Ignatievich Belousov 苏联 245

David Teboevich Doev 苏联 226

Vasilij Shalvovich Kvachantiradze 苏联 215

Mikhail Stepanovich Sokhin 苏联 202

Noj Petrovich Adamia 苏联 200

Feodosy Smeljachkov 苏联 125

I. Merkulov 苏联 125

H. Andruhaev 苏联 125

Sgt. Passar 苏联 103

V. N. Pchelintsev 苏联 102

Aliya Moldagulova (F) 苏联 91

Lidiya Gudovanceva (F) 苏联 76

Helmut Wirnsberger 德国 64

P. Grjaznov 苏联 57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