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在“洛水飞阁”宾馆答应了威顿.圣战和华兹.巴尔为他们找一批人去Y国给黑暗协会帮忙后,又谈了一下具体的事宜和联络方法,杜明和燃点两人就回到了洛阳国安局招待所。

“杜明,你怎么满口答应了那两个老外,找人去帮他们呢?到哪儿找人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哦,而且你有那么多时间忙得过来吗?”燃点不知道河城黑色周末的具体情况,当然猜不出杜明怎么突然就干脆利落地答应了两个老外的要求。再说了,他们两人和威顿.圣战、华兹.巴尔接触本是试探性质的,主要是想探查一下两个老外一直逗留境内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来交朋友的啊。即使威顿.圣战和华兹.巴尔所说全部属实的话,那作为杜明来说也没必要自找麻烦寻一帮人给这两个一面之交的老外卖命么。虽然从王忠、丁松等人的口里知道杜明不是那种说话办事不经过大脑的人,但对于杜明今天突然答应了老外的要求,燃点心里有说不出的奇怪,心里甚至在怀疑王忠、丁松等人对杜明的评价是否夸大了。

“呵呵,你不清楚河城市黑色周末的具体情况。虽然今天我们这一场经过设计的巧遇本来是想探听虚实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发生新情况了。如果他们两人说的情况属实,那我们必须有新的对策哦。”杜明沉吟了一会,接着道:“嗯,这样吧,我马上打电话给王忠,你和飞狐他们说一下,继续严密监视威顿.圣战和华兹.巴尔两人。”

燃点听杜明提到了河城黑色周末的事件,虽然自己也听到过一些相关传闻,但具体怎么回事确实不清楚,于是点了点头,“好吧,我去联系飞狐他们几个。”

“你好,杜明,我是王忠。怎么,有新情况了?”电话里响起王忠略带疑惑的声音。也难怪王忠疑惑了,上午才通的电话,怎么几个小时后就有新情况了呢?但依他对杜明的了解,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杜明是不会无故打电话他的。

“呵呵,看来你确实很了解我啊。不错,确实发生新情况了。”杜明笑了笑,“那两个Y国人其中有一个叫威顿.圣战的,在龙门石窟和我曾经有过一面之缘,随便聊过几句。上午和你通完电话后,我和燃点商量了一下,觉得不能老是守株待兔地等两个Y国人出现异常举动,这方法太笨了些,应该主动出击。于是设计了一下方案,和那两个Y国男人在洛阳市国贸大厦三十八层的的茶厅里来了一场巧遇。呵呵,通过一番试探,他们说出了此行来华的目的。”说到这,杜明把具体经过和王忠说了一遍。

“啊?他们这次来华的目的竟然是这样?”听完杜明的叙述,王忠沉吟起来。“你觉得他们说了实话吗?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目的呢?”

“嗯,不排除他们说的是假话。至于有没有什么别的目的,那只有继续监视才能确定了。”杜明说到这,顿了顿继续道:“不过我觉得就他们所说的情况,可信度还是较高的。从两人在和我交手受了点伤而吐血不怒反喜的表情看,那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再说了,他们是不知道我和燃点真实身份的,有必要编出这一段故事骗我和燃点两人吗?而且他们所说的内容我们可以请1号通过相关渠道求证一下。比如两个月前梵帝冈有没有红衣大主教带一批人去Y国;Y国的伦墩在两个月前是否有大量人员死亡或失踪,死亡或失踪人员的身份;华西.诺尔与威顿.圣战的关系是否真的很恶劣等等。”

“嗯,分析得有道理,等会我把这情况报告给1号,请他安排人员去调查。上次洛阳黑帮被铲除后因为林正丰交代他首先是被Y国皇家圣盟拉下水的,1号已经安排人员去调查Y国皇家圣盟的具体情况了。只是还不知道进展如何,正好一并问问。”王忠说道。“嗯,你答应了威顿.圣战帮他找一批人过去,是想利用他和华西.诺尔的尖锐对立,通过帮助他来达到削弱甚至瓦解皇家圣盟的目的吗?”

“不错,呵呵,还是你非常了解我的思维习惯。”杜明笑道,“如果威顿.圣战所说属实的话,那我们就可以通过这办法来达到削弱甚至瓦解皇家圣盟的目标。当然,这一切要建立在华西.诺尔和威顿.圣战的关系确实到了水火不相容地步这一前提下。”

“好啊,这办法确实可行。Y国皇家圣盟在河城黑色周末中犯下的罪行并不是华西.诺尔一个人受了惩罚就能了结的。我们必须给一切胆敢轻视、侵犯我中华的人致命打击,让他们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让他们知道我华夏民族是永远不可欺、不可辱、不可犯的!”王忠说到最后激动地叫了起来。

等王忠的情绪恢复了平静,电话里传来正常的喘息声后,杜明才说道:“至于人选问题,我已经想好了。反正没和威顿.圣战约定具体的时间,我想等龙组的人训练结束后,从中挑选几十个功力强一点的人带过去,也正好锻炼一下他们实战的经验。当然,具体方案我还没想好,等龙组训练结束后再讨论吧。”

“嗯,好的。等你回来后我们再详细讨论。”王忠说道。

杜明想了想,没什么再说的了,“好。你赶紧向1号汇报一下吧。我挂电话了。”

“好,再见!”王忠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孙天浪亲自接收了1号传过来的加密电传,虽然没看具体内容,但既然1号让他亲自去接收那肯定是很绝密的资料,所以孙天浪打了电话给杜明,让他去机要室一趟。

杜明到了机要室,孙天浪已经在那等着了。

“杜明,这是1号刚刚传过来给你的。”孙天浪笑着递给杜明两张纸的绝密资料。

接过左上角标注“绝密AAA”的加密电传仔细看了起来:

Y国执政党是两年前上台的非常保守的‘皇盟党’,现任首相华兹.贝尔是‘皇盟党’的主席,在其三十多年的政治生涯里向来有‘死硬的石头’这一外号,思想极度保守,虽然还无证据显示他也是皇家圣盟的人,但毫无疑问地,他肯定是支持者。

Y国皇家圣盟成立于一年前,最初成立时成员大多是“皇盟党”的人,但一年后的今天有一些其他党派成员参加了,都是一些思想保守的议员、政府官员和社会知名人士。皇家圣盟的终极目标有两个:一是维持皇家在Y国的现有地位,并慢慢提升皇家的地位;二是扩张Y国在全球的势力范围,把几百年前已经脱离的殖民地重新收回去,重现几百年前“日不落帝国”的辉煌。现任会长蒙利.法兰是“皇盟党”的秘书长,Y国内务部长。华西.诺尔虽然贵为上议院议员,但在皇家圣盟中的地位也只能算是高层人员,并不是核心成员,具体身份是高级执事。在皇家圣盟里,还有一些已经退休而没有官职但对Y国有很大影响力的前政府官员或议院议员。皇家圣盟的成立是Y国政府的最高机密,现有成员约有三百多人,囊括了Y国政界、经济界、金融界等各方面的知名人士。其组织结构非常复杂,会长议事团是最高领导机构.而其分工也非常精细,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几大块里又各有几十个小块。因参加皇家圣盟的人大多是在社会上影响力很大的人,所以目前初步估计,在Y国各级政府和机构中肯定已经安插了他们自己的人。很多时候,他们凭借权势借用政府的力量在行事,前段时间香港发生的反华示威活动,就有皇家圣盟的一个高级成员安利.波顿在后面推波助澜、出谋划策的。

威顿.圣战和华兹.巴尔同属于Y国的另一个大党“自由民主党”。在Y国,“皇盟党”与“自由民主党”是最大的两个党派,互相之间的斗争也有几百年历史了。“自由民主党”的政治理念与“皇盟党”有很大分歧,在议会里一直争吵不休的。但因为“皇盟党”占议会的多数,所以“自由民主党”一直处于被打压的状态。华西.诺尔性情火爆,有“燃烧的老头”这一外号,而且为人处事喜欢倚老卖老。威顿.圣战作为世袭贵族,平时在议会向来看不起平民出身的华西.诺尔。因性格和党派的分歧,两人在不同场合都多次互相攻击过对方,甚至发生过利用各自支持的媒体对骂过一个多月这一事情。

十月十四日,梵帝冈派了两个红衣大主教带领一群神职人员进入Y国。他们在伦敦逗留了半个多月时间,名义是护送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新任神父赴任。而在这半个月其间,伦敦市区及附近郊区曾失踪过一百六十二人,死亡八十七人。这些人的身份很复杂,白领的、蓝领的等三教九流的都有,但死亡的人有一个共同点,好象都被雷电击中过,身上全有灼伤的痕迹。

“灼伤的痕迹?呵呵,果然不出所料,如此看来倒可以去Y国旅游一番了。”杜明看完加密电传的内容后,不禁笑出声来。

“什么?你怎么突然想去Y国旅游了呢?”一直呆在一旁注视杜明看电传的孙天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呵呵。人的想法很多时候是突发性的哦。”杜明笑了笑。虽然从王忠的嘴里知道孙天浪是个值得信任的人,而且最近1号已经派人对孙天浪进行提拔前的秘密调查了,但因为国安部独特的行事方式,杜明没说具体原因。

“哦,这倒不错,据说很多科学发明大多是突发奇想或一时兴起而开始研究的。呵呵。”孙天浪见杜明没回答,知道估计是另有什么任务了,也就没再追问下去。国安的纪律他可是一清二楚的。

“叮咚,叮咚,你有电话了。”杜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是杜明,燃点,有什么事吗?”

“刚才飞狐打来电话,说威顿.圣战和华兹.巴尔两人正在房间里收拾行李,看情况明天大概要退房了。”电话里传来燃点略带奇怪的声音。

想必燃点也在奇怪那两个老外怎么过了一天就突然准备离开了吧。其实杜明心里也是很奇怪的。因为昨天和威顿.圣战约好了,大约十天后无论事情办的如何都会把结果告诉他,而威顿.圣战也答应了将会在洛阳继续呆十天时间的,现在怎么突然就要退房了呢?难道这两个老外来华还有别的目的或他们有急事需要离开洛阳甚至回国?

“嗯,别急。你看这样行不行?”杜明边说边思考着,“既然我昨天和威顿.圣战说需要大概十天时间才能把过去的一些朋友全部联络上,那我现在如果打电话给他说什么,那很容易引起他怀疑的。我想最好让飞狐他们继续严密监视那两人的行踪。同时你赶紧联系一下地方公安局,请他们查一下机场,看这两个外国人是否订了机票。”

“我补充一句,既然你准备去Y国旅游一趟,得让飞狐他们在那两个老外退房后,立即去他们住的房间提取一下指纹等什么,以防备用。”孙天浪在旁边听了杜明和燃点的对话虽然还不明白具体的事情,但也猜出了杜明刚才说的去Y国旅游肯定与这两个老外有关,所以提醒了一下。

杜明把孙天浪的意见也补充给燃点后才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孙天浪,心想“老国安果然经验丰富,心细如发。王忠向1号推荐此人充实到国安部担负重任,果然很有道理啊。”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