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战斗 一 四十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1.

背着电台,扛着五支自动武器,赵铁生和他的两个弟兄跟随倪邱一路前往安徽而去。五月初的太阳照在江南的水面、田地、高树、矮草和民居上,显得还是那样和平,那样有朝气。好一派晚春天气啊。只是,人烟稀少,屋顶上很难见到袅袅的炊烟,野外也难觅牧童骑黄牛的画图。这使得赵铁生和倪邱手下的十个人总共是十四人觉得景物是这样的寂寥,这样的狼狈。

从南京往安徽的南部而去,全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这就是有名的淮海平原。可是,尽管有秦淮河和海河在这块平原流淌而过,水依然是制约这地方经济发展最打瓶颈。当然,并不是说这个地方是如何缺乏水资源,而是资源的地理分布和时间分布非常不合理。而且,淮海平原的地势也是造成这个地方水资源不佳的原因。于是,淮海平原盐碱化主要是由于地势低平的原因造成的,夏季雨水多的时候,淮海平原有很多地势低洼的地区充满了雨水,排不出去。久而久之,便慢慢蒸发掉,形成了盐渍。而盐渍是农业的大敌,因此这个地方的产量就低下得可怜。人民的生活也就糟糕得可以了。

尽管如此,在这样的地方,老天爷也还是赋予淮海很秀美的自然风光。尤其是靠近河流的地方,淮海平原的富裕还是有的。这一天,赵铁生他们走到一条叫窑河的河流附近,这条河流是淮河的支流,只见水面宽阔,水量充足,阳光下,河水缓缓东移,波光粼粼,像千百条金银蛇在游动。透过水面向下看,水中生长着许多水草,有红梗的,绿梗的,大叶的,小叶的,细细长长,柔柔软软,随水漂荡。河边生长着一簇一簇的芦苇,香蒲,时有水鸟飞鸣降落。

倪邱对赵铁生说:“这地方是新四军彭雪枫将军管辖的地盘,我们先去拜会一下这位将军。”于是,他们十四人叫过一条小船,小船刚好可以坐下他们十四人。艄公一用力,小船像离弦的箭矢飞奔了出去。而倪邱好像是遇见了熟人,很是随和地询问那个艄公的家长里短。赵铁生心说你也太婆婆妈妈了吧。殊不知,这正是共产党军队和人民群众鱼水情深的一个侧面。

他说他们那块儿过去经常闹水灾,彭将军就带领他们大家伙儿修建水堤防止水灾,使得峰山、四河一带百姓免遭水患。人民感谢彭师长恩德,就把那条水堤叫做雪枫堤。将军还带着人在窑河两岸遍植杨柳树,树根深入堤坝,坚护着河堤,四季都是郁郁葱葱,苍苍茫茫,宛若两条绿色长龙。树林中断断续续有草房出现,鹅鸭在河边戏水,时有所见,鸡犬之声从绿林中传出,时有所闻。

小船驶出一里多路遇到一条放墨鸭捕鱼的船,一群墨鸭船上船下吱吱嘎嘎地叫着,两个放鸭人用竹竿不断把它们赶入水中。墨鸭捉到鱼便浮出水面,放鸦人再用竹篙把墨鸭捞上来,捏着鸦脖子把吃进的鱼挤出来,随手把墨鸭丢进河里。这东西在温江也是有的,叫鱼凫,又叫鱼老哇和墨鹰。因此赵铁生对这个倒不是很感兴趣。他自己也是弄这个的好手。

这里虽然是新四军的根据地,但是新四军主要的战术是游击战,因此他的根据地也不是固定的地盘。于是,在新四军离开后,这些地方依然又是日伪军的天下了。于是,老百姓对于新四军的感情也只好是放在肚子里不太敢于自然地流露。而船终于停岸了。艄公和赵铁生他们都要打尖用饭了。

“我们不坐船了,走路,前面不远有一家地主,传说他在给日本儿干事儿,我们顺便去看看,吃他一个大户,要是他罪大恶极的话,我们就给他来一个……“倪邱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这使得赵铁生很有兴味了,他最近是杀人成瘾,一天不见血,心中就不了然。自然,他要见到的是日本小儿的血和汉奸的血,却对我们自己人的流血是很难过的。

前面不远处,就是一栋粉墙青瓦的大宅院掩映在青竹梅树和奇花异草之中。

2.

赵铁生和倪邱走到这家的大门前,门的上方牌匾上有一行大字,上书:积德累善,落款是李鸿章。看得出,这是一家世家,在清朝的时候一定是做过大官的,要不然李中堂怎么会给他们家题写门额呢?在门额下有一副对联,上联是:中正平和诗书千古,下联对:日美亲尊礼仪长存。横批是:互提互携。

赵铁生笑着说,这家果然是一个汉奸啊。你看他的对联,是嵌字联,嵌入的字就是中日亲善,相互提携。我们可以先去吃他个大户,然后寻机调查他的罪行,将他们给……赵铁生也做了一个咔嚓的动作。倪邱会心地笑了。

赵铁生身上随时有一套日军少将的行头和完整的日本大本营的证件。他就在竹林外换上了那些装束。而倪邱的人马和赵铁生手下的两个手,本来在便衣里穿的就是日军的军服。他们可不理会什么战争法。我们都在打仗了,还要什么劳什子的法律管我们啊?你怎么不用那东西去管日本人的枪炮呢?赵铁生和倪邱在这个问题上出奇地一致,就是怎么打得赢怎么打。

两个也略懂日语的倪邱的战士气势汹汹地上前打门,开始的时候,里面还传出一两声狗叫,接着,里面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有人来开门了。出来的是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中等身材、中年人,头戴礼帽,身穿长衫子,手里没有拿任何东西,腰弯得不再弯了,使人疑心他是属虾的。可惜的是在十二生肖里没有虾这个属相。他一开口也是日语:太君光临,蓬荜生辉。

赵铁生听得懂,而其余的人就傻眼了,他们不说话,只是鼓着一双眼睛看着那管家。着时候,赵铁生上前来了,他抬手就给那个管家一个嘴巴,说:

“你是什么东西,没有看见本将军吗?叫你家的什么狗屎老爷爬出来。”

那个管家一看,是一个军刀上绣有镶边菊花图案的佩戴少将军衔的大大太君,比他们这里最高的驻军司令小野三郎的军界还要高,那个小野不过是一个大佐,就神气得要命,而在这个管家面前不仅是一个少将,还是日本皇室的外围成员。管家清楚,皇室的人也许还有几分谦逊,而外围成员就非常地飞扬跋扈了。比如他这个管家,在一般农民那里,就要比他们的张老爷更加显得飞扬跋扈的,但是他要是到了张老爷的那里,这个管家就是一头驯良的小绵羊。现在,他是在这个大大的大太君面前,他就成了小虫子了。他把腰弯得恨不得五体投地,然后倒退着,飞一样进了后院,他边退边大喊:

“老爷,来贵客了,来比玉皇大帝还贵重的贵客了。全部的人都到前面来,所有的女眷也到前面来,准备欢迎贵贵贵客。”

这个管家说话都没有伦次了。

一个胖子从一座小楼上可以说是滚下来的。他边滚边扣衣服,整理裤子。在他后面,一个姨太太模样的妖艳的女人也是很狼狈地跟在他身后。只是她虽然狼狈,头发散乱、衣衫不整,却还比较矜持,是一步一步地走下来的。她老远就对赵铁生抛去了三十多个媚眼。还故意将自己开叉很高的旗袍弄得更高,几乎连大腿根都看得见了。

那个磙子在接近赵铁生的时候,突然摔了一跤,正式狗吃屎那种,他的奔跑顿时成了五体投地。他在地上,还说:“中日亲善,共存共荣。”说的是汉语。感情他不会日语呢。

赵铁生对他一摇手,说:“平生免礼。”说的也是汉语。那个磙子慢慢地站起来,打个千,应了声:喳。看来奴性就是奴性,死都是改变不了的。

他将赵铁生一众迎进了贵客室。真是纸醉金迷啊,这里太奢华了,超过南京中山陵的汪仲铭的会客厅也不过分。而最扯人眼球的是,里面站立了二十余个身穿和服的身材昳丽的年轻女子,虽然穿和服,却让人一眼而知她们不是日本人,而是地道的中国姑娘。再仔细看他们,她们的眼睛虽然经过浓妆也是暗含悲戚的,她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赵铁生心想。

3.

赵铁生看见了这些女子,勃然大怒,这次他用的全是日语了:你,混蛋,拿这些残花败柳来打法本将军,这是死啦死啦地。快,将你的女儿、老婆弄出来陪太君们喝酒。”

管家立即做了翻译,那个磙子立即又滚了出去,片刻后,他的五个花枝招展的身穿旗袍的女儿以及一打比他女儿还要妖艳的姨太太就进来了。她们一个个媚眼飞扬,肌肤外漏,就连高耸上翘的奶子也几乎是挣开了衣服的束缚而呼之欲出。赵铁生的食指大动。而他手下的两个人也是同样地搂过四个来就准备啃兔头。但是,倪邱那边的人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将军,我们来是有公干的,不是要给张先生颁发天皇钦赐的御酒和勋章吗?”倪邱说的汉语,这使得那个磙子异常兴奋。赵铁生将手一摆,说:花姑娘地暂时下去,太君和你们老爷有话要说。所有的女人全都下去,她们看样子还有点舍不得神情,而赵铁生手下的两人乘机还是在那些女人的胸脯或是旗袍开叉处大大地摸了一把,甚至将一个女人的奶水也给挤出来了。

“张先生,我们是南京来的太君,听你们汪主席说,先生致力于中日友好,做了很多事情。于是,汪主席推荐你获得了天皇……”赵铁生一个立正,而其余的十三人也跟着赵铁生的样子一个立正,而那个磙子和那个管家干脆跪下去了。

“天皇下旨,要大大地褒奖张先生这样的优秀人物,还说,准备把你们附近的那个皇协军的团长的职务给你来当。我们从南京来,不太明白你们附近皇协军的武备,你的给说。”

其实,赵铁生是瞎说的。他那里知道这里伪军的实际情况啊,于是他想从这个铁杆汉奸嘴巴套点情报出来。有了大大太君的问话,那个磙子自然不敢隐瞒,说了那个皇协军团的武器、布防和团部的位置以及兵员和配备。他说得唯恐不细而招致大大太君的不满。说完后,他还嘟囔着说:“我早该当这个团长了,现在的团长是我的一个侄儿,辈分比我小,架子倒还比我还大。”

“你再说说,你对皇军和和平建国有什么实际的贡献呢?”倪邱问道。

“哦,齐奏大太君,臣对皇军忠心耿耿,对天皇是肝脑涂地,对汪主席是死心塌地。我在过去的一年中,杀过了共匪干部……其中女共匪有四十八人,还做了……”这个家伙真是不打自招,噼噼啪啪地说完了自己的罪行。而赵铁生早在一旁怒火中烧了。

他一拍桌子,大声说:“你立即集合你的全部的人马和枪支,我要检阅的武力。”

检阅的结果,使得赵铁生倒吸一口凉气,自己幸亏没有早动手,这个磙子有的武装足以正规编制一个营,火力只比国军一个营强而不会比之弱。而且,这个磙子的管家还是日本名古屋陆军学堂毕业的高材生,他的一口日语就是从那里学会的。

赵铁生随手拿过一挺日军制式机枪,对那个磙子说:“你的枪械有些锈腐,明天我给送些好的过来,现在你把你的那些破枪给收拾收拾,你派人给带走,我们按照你现在有的枪械的两倍给你送过来。”

那个磙子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但是那个管家的眉头一紧,不过,他还没有说话呢,枪支就已经收集到赵铁生的脚下了。三百多支各色的武器,堆积成山了。而与此同时,十四个人同时亮出家伙事儿来,大喊一声:

“我们是江南新四军。”赵铁生的人就说:“我们是国民革命军江南先锋军。”

赵铁生番号是想什么就是什么的,他真是太自由了。那个磙子和管家被处决,赵铁生处决一个,倪邱处决一个,而其余的人暂时由倪邱派上两个战士看管,几百人被押在院子里,一挺机枪和一支自动枪对准着那些垂头丧气的人们。也不知道他们心中是如何想的。

4.

赵铁生和倪邱十二人一路向那个皇协军的团部而去。他们在那个张磙子家找到了一辆中吉普,在他的私人武装中找上一个看上去很忠厚的人做司机,于是,十三个人一路向皇协军团部开去。

皇协军的那个团是过去国民革命军的一支杂牌军的主力团。其实他们也是不想做皇协军的,他们的旅长收了人家的钱财,就只好跟着来了。而过去那个反对成为皇协军的团长在他们穿上皇协军的衣服不到一个月就被清洗掉了。现在的团长和一队的训导队的日军就是控制这支皇协军的力量。

三千余人被一百多人控制,散沙一盘的中国人往往就是这样被那些人统治的。而在这个团,就可以说中国南方的一个缩影。他们中的大多数尽管在骨子里是反对现在的出境的,甚至是抗日的,但是,他们又无可奈何。只好听任那个姓张的团长摆布。

汽车在这个团的营地没有停顿,因为这辆车有特权可以长驱直入,司机都是习惯了这个特权的。而冒牌的日军少将的赵铁生也是习惯了这样的特权的。只是倪邱和他的战士,已经做好的动武的预备了。倪邱将一口真气提在胸口,随时可以发射过去。而他的战士也将子弹上膛,可以随时战斗。

团长听到通报,也带着他的一百多个日本的训导队前来迎接。那个张团长倒是很军人风度的,只是对赵铁生和倪邱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而已,没有多余的表示,就带头鼓掌起来。一个日军的上尉过来,对着赵铁生一个军礼,然后很恭敬地问:“将军是那个部队,请出示你的证件。”

“哦,我们是派遣军南京司令部的。喏,这是我的证件。”赵铁生随手将一纸证件抛了过去。这完全是皇室的派头,一般的将军哪怕是大将也不会这样做的。那个上尉过去给一个同为皇室外围的中将做过警卫,深知皇室外围的威风和跋扈。他赶紧看了一眼,就立即双手奉还了证件,赵铁生漫不经心地把证件放回自己的文件夹,交给身边的一个少佐。就是他带来的其中一个狙击手。

很快,宴会摆上来了。吃饭间,赵铁生问贵部有什么斩获没有啊?那个上尉羞愧地说:

“报告将军,鄙部刚刚组建,军心不稳,还没有实际作战过。”

“哦,加紧操练,希望你们尽早为天皇分忧,为大日本尽忠。”赵铁生很勉励地说。

“将军,我们团目前人心浮动,请将军帮助我们整顿军心、军纪。”那个看上去很干练的张团长说。

“是吗?我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不会很多的,不过,我们会全力帮助你们的。”赵铁生说。他心说,我们正好可以瓦解你们,把你们带到新四军那里做见面礼。赵铁生和倪邱同时升起一个想法,他们要改编这支训练有素的部队,让他们为人民、为抗战立功。两个人的眼睛一对视,心里不禁莞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