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黄龙派是中华国三大修真门派之首,但其修炼的方法却与其他很多修真门派是不同的。绝大多数门派是从纯粹的调气、凝气开始的,而黄龙派的开派祖师黄龙太祖郑重在修道前是武将出身,他于黄山悟道一百八十年,终于得成正果。因此黄龙派是个以武入道的门派,对武道一途因历代掌门悉心收集、淬炼、汇总天下武林各门派的武学,已形成了自成体系的武功,真正来说与少林武学也不遑多让的。只不过黄龙派作为修真门派,在中华武林中根本没显露过而已,也没人知道他们独成一格的功夫。

黄龙派自黄龙太祖以来,所有黄龙派弟子必须先经过几年的武学锤炼才能真正接触修真的内容。为了龙组的成立在和七大武林世家的论战中,杜明就以其精湛的武学修为折服了心高自傲的七大家长,同时也让知晓情况的人无不暗暗心服。燃点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具体经过,但却听导火线、丁松他们说过杜明功夫高深。而刚才一见杜明运内力的时候竟然手指上冒出了丝丝白色气体,燃点大惊:这分明已经达到了三花聚定、五气朝元的境界了啊。

“杜明,别……”燃点见杜明运起内力后竟然一指点向了威顿.圣战,站了起来不禁惊叫道。虽然他凭直觉,一直相信威顿.圣战和华兹.巴尔两人这次来中华国逗留这么长时间绝对有什么目的,但在没掌握他们此行目的和犯罪证据时是不能向人家下此辣手的啊。

在杜明一指向威顿.圣战点去的几乎同一时间,华兹.巴尔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同时一脚踢在威顿.圣战所坐的椅子上,同时身子一蹲,“啪”地一声,椅子已经碎了,威顿.圣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华兹.巴尔也早已经蹲了下去,杜明的一指落空了。

“喂,喂,这怎么又不听使唤了,我的手指……”杜明嚷着,同时左手去搬右手,想把已经弯过来又指向圣战的右手食指搬移方向。给人的印象是右手突然不听他的指挥了,可右手食指指尖冒出的一缕淡淡白气已经飘向了一威顿.圣战。

在看到华兹.巴尔的利索一脚竟然踢碎了结实的木制椅子,听到他嘴里咕哝了一句后,燃点才明白自己刚才想让杜明停下来是杞人忧天了。杜明刚才的一指肯定是直接试探威顿.圣战和华兹.巴尔两人底细的。其实燃点还是对杜明的武学修为和为人不太了解的。以杜明目前的武学境界,既然已经达到了“三花聚定、五气朝元”,那对内力和罡气的运用肯定能做到收发由心的。否则以杜明冷静的性情来说,决不会有这一举动。现在燃点一见杜明竟然象模象样的好象手不听使唤似的又是一指点向了圣战,燃点干脆踱到一边,两手抱胸看热闹了。

“黑暗的主宰给我力量吧!”威顿.圣战和华兹.巴尔同时叫了这么一句,同时伸出右手向上举了起来。

“啵”地一声,杜明感觉到自己所发的罡气竟然如入虚空中立即消失了,同时一股阴暗的力量向自己袭来。杜明脚下一用力,“吱”的一声,椅子带着他向左侧移动了两米距离;同时默念黄龙功的心法,一股真气迎向了右边。

一股黑暗、阴冷的力量和自己的真元迎面碰上了,给人的感觉好象陷入了恶梦一般,只感觉周围一片漆黑,孤立无援而周围竟然尽是吱牙裂嘴不停闪现的狰狞头象。杜明大惊,连忙运起“小乘天道”的心法,把功力提升到了第七层,一股真元立即追了过去。杜明的意识中,自己的真元已经化为了一只锋利的剑,在漆黑一团的世界里劈着、砍着……

光亮有了,而且越来越亮,“哗啦!”,杜明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已经拨开了重重黑雾,又见到了灿烂明亮的天地。

“扑哧”威顿.圣战和华兹.巴尔同时吐出一口鲜血。两人四只眼睛怔怔地看着杜明,脸上竟然毫无恼意。

“厄,厄,这个,这个,真不好意思。可能因为不太勤于修炼,所以生疏地很,有时候不能控制自己的功夫。我们中华国练功最怕走火入魔了,刚才我的右手竟然好象不听我指挥了,这就是走火入魔的征兆。”杜明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们两人受伤了吗?我带你们去医院。”

燃点已经趁着杜明和圣战、巴尔两人相斗的时候对茶楼的老板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说正在执行公务,请他到外面随便哪个地方呆一会儿,同时也把茶楼里的六七个客人给“请”走了。此时一见杜明把两个老外打得吐了血,而两人竟然对杜明的道歉毫无所觉,只是怔怔地看着杜明,心里格登一下:“坏了,难道杜明把两人给打傻了?虽然目前已经已经可以断定这两个小子是Y国超能力者了,但目前没有他们触犯我国法律的证据啊。这可麻烦了,这两个家伙虽然年纪轻轻,但在Y国的身份非同一般,都是议员,弄不好要闹出外交纠纷了。”燃点的手伸进了口袋,准备拿手机向1号汇报。

“哈哈,杜明,你的功夫好象比少林的还厉害哦。”圣战在与巴尔对视了一眼后,笑着站了起来。“不用道歉,不用道歉。你看我和巴尔不是好好地吗?你们练功夫竟然会有什么走火入魔?那是怎么回事呢?”

“哦,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哦。”杜明脸上依然写满了歉意,顿了顿接着道:“我中华国凡是学武之人,都无法避免地会遇到一个问题——走火入魔。学武的人,在练功的紧要关头遇到突然袭击或心神不定的胡思乱想,那气的运行就容易走乱而出现身体的不受控制,甚至是整个人变得颠狂起来。这就是我们说的‘走火入魔’了。而且练功之人在走火入魔的时候,他的力量比平时会大了一倍还不止的。”

圣战的一双蓝眼眨动了一下,望着杜明道:“哦,这样啊。太不可思议了。可是你刚才没有练功啊?”

“我小时候有一次练功的时候差点走火入魔,所以直到现在还留下了后遗症。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后来我有点怕练功了。呵呵。”杜明不动声色地说道。

“噢,杜明,你的功夫真的很厉害。虽然没电影里看到的那么精彩,给人强烈的视觉刺激,但也是非常厉害的了。”圣战竖起了大拇指夸道。

杜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哪儿呀,是你们让着我的了。幸好你们两人也练过功夫,没什么大碍,否则把你们伤了我就真的后悔莫及了。对了,你两人练的什么功夫啊?好象不是你们西方的什么搏击之术啊。”

圣战和巴尔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对杜明说道:“哈哈,杜明,就知道瞒不过你。这里弄得一团糟,走吧,到我住的宾馆去,我仔细告诉你。OK?”

一行四人走出茶楼时,燃点把愁容满面但一看就是奸商的茶楼老板叫到了一边,“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你用脚想也该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对外传吧?你可以先想象一下自己今后的生活,如果管不住自己嘴的话。”

“嗯,嗯,我,我知道。其实我什么也没看到的。”茶楼老板唯唯喏喏,擦了一下自己额上细密的汗珠。

“好,这是赔偿你的损失。”燃点扔给他几张百元钞票。

来到了郊区的“洛水飞阁”宾馆,圣战把杜明和燃点两人让进了自己的套房。

“我这里只有咖啡和可乐哦,你们想喝点什么?”圣战问道。

“来点可乐吧,你说呢,小点?”杜明望了望燃点。

“好的,我对咖啡也喝不习惯的。”燃点点了点头。

“杜明,你们真是商人吗?从事什么行业呢?”圣战喝了一口咖啡,抬头问道。

“是啊,只不过做小买卖。我是看什么买卖赚钱就弄什么,呵呵,也就是说从事中介性质的,保口饭而已,成不了大气候。”杜明望着圣战答道。“对了,你不用上班挣钱,是自己当大老板吧?”杜明一脸地羡慕。

圣战摇了摇头,盯着杜明和燃点两人的眼睛足足有一分钟。而杜明和燃点两人,一个是达到了洞虚中期的高手,一个是经过严格而残酷训练的国安特工,心志都是坚若磐石般的人物,所以两人也毫不畏缩地迎着圣战的目光看着。“噢,看来你们真不是中华国的特工了。嗯,我可以说我的真实身份,但你们不要大惊小怪或告诉任何人。我和巴尔分别是Y国上议院和下议院的议员,我是世袭子爵,贵族身份。”说完就盯着杜明和燃点两人。

“啊?你是Y国贵族?你们都是议员?”杜明和燃点两人同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瞪大眼睛望了望圣战,然后又望了望巴尔。

“你不是逗我们的吧?恕我直言,现在的骗子可到处都是的。”燃点盯着圣战说道,随即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对,不对,即使你是骗子那也用不着骗我们两个从事中介生意的小人物。我们可没什么资产或势力的。”

杜明和燃点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重新坐了下来。“好吧,圣战,我相信你了。不过也用不着如此紧张,你和我们说这些有什么用呢?我们可是小人物,给你帮不了什么忙的。”

圣战狡黠地一笑,“噢,不,不。我不是想让你们给我帮什么忙,事实上即使我在国内有什么忙,你们再有能力或有势力也不可能去我们国家给我帮忙的。只是作为我到这里一个多月后的朋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们我的真实身份。”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想也是的,你们在国内如果都解决不了的麻烦,那我们毫无疑问地也帮不上忙了。在这里,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我们倒可以尽力而为,毕竟我们比较熟悉,也认识一些各方面的人物。”燃点说道。

“国内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圣战也用不着找我们这种小人物哦,自然可以找Y国大使馆,由他们出面找政府就可以了。呵呵,小点,你忘了圣战是什么身份哦。”杜明笑着看了看圣战。

“噢,NO,NO!杜明,你这就判断错了哦。”圣战的头摇得如拨琅鼓,“我们这次是以纯私人身份来贵国旅游观光的,不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找大使馆的,虽然我们说了他们肯定会帮忙。”

“哦,公私分明啊,圣战。你的意思是不是说遇到什么小麻烦了?如果这样,告诉我们,我们肯定会尽力而为去帮你的。”杜明颇有深意地看着圣战。

“谢谢,杜明,我把你们真正当朋友了!”圣战伸出了右手。

杜明握住圣战的手摇了摇,“不用客气,我们本就是朋友哦,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没法在国内混了要到你们那里去找机会呢。”

“哈哈,不可能的,凭你们的能力绝对不可能在国内混不下去了,除非政府要收拾你们或你们在国内呆腻了。虽然我们才是第二次见面,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你们都是那种非常有能力的人,肯定会大有作为的。”圣战眨了眨眼,接着道:“当然,如果你们哪天在国内呆腻味了,欢迎去我们国家,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帮忙的。”

燃点一见圣战竟然没接杜明的话说出具体要帮忙的事情,心里大急:那自己和杜明想要达到的目的不是实现不了么?淡然一笑,“呵呵,圣战,我们既然已经是真正的朋友了,那就不必客气了。虽然我们是小人物,但有些事情我们小人物出面才能起到更好的效果,你身为议员,这点当然很清楚了。”

圣战看了看燃点和杜明,眼珠转动着,好象在做什么重大决定,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杜明和燃点都全都盯着圣战不停转动的蓝眼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