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二部 撤退途中 第六十五章 不抱幻想

而山 收藏 4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size][/URL] 还没说几句话,格仑已显不耐烦,“好了!说完没有?说完就都出去!”驱赶着王齐福和胡全贵,又来拉小春。 齐良怒瞪着他,小春不愿走,急道:“叔叔!家里问你想吃什么?” 家里?齐良怔一下,旋即回答:“我想吃李子!要大的甜的!” 格仑不允再说,猛拉一把小春拖着就走,小春摔倒在地惨叫,却顾不得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还没说几句话,格仑已显不耐烦,“好了!说完没有?说完就都出去!”驱赶着王齐福和胡全贵,又来拉小春。

齐良怒瞪着他,小春不愿走,急道:“叔叔!家里问你想吃什么?”

家里?齐良怔一下,旋即回答:“我想吃李子!要大的甜的!”

格仑不允再说,猛拉一把小春拖着就走,小春摔倒在地惨叫,却顾不得疼,道:“叔叔多保重!下次小春帮您送李子来!”

格仑睇一眼怒视着他的齐良,咧骂:“你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额驸爷啊?大冬天的还想吃李子,作梦吧!”

二强对格仑的粗暴很反感,怜悯地搂过小春:“来!叔叔带你走!”

三人出来后向灾民们通报情况,知道世子无事大家便安心散去了。对哈纳长长地松出一口气,准备回府编写奏折向皇上复命。

紫禁城礼仪院,高强陪着曹寅喝着贵定贡送的云雾茶,两人都是爱好此道的茶君子,热煮温泡、浅饮轻啄很有讲究。

高强端起小小的茶杯抿一口,呷巴一下嘴,瞟着问:“曹统领!此茶如何?”

曹寅微闭着眼,卷卷舌头,缓缓点头:“味醇!色秀!香馨!液清!端是好茶,可比西湖龙井、太湖碧螺春!”

高强哈哈一笑:“曹统领如若喜欢,呆会可带上小包回去!”

曹寅瞥着眼,怪味地看着高强笑,贵定云雾茶一年才产五六斤,贡奉到皇宫便更少了,他这里有许多?

高强暗骂自己多嘴,喝就喝了吧,还说什么送呢?忙解释道:“我这只有一小包,一二两而已!那日广储司李公公送的!”他的品级比曹寅高,但他得小心地巴结着曹寅,他比任何人都知道曹寅在皇上心目中的位置。

曹寅谦推道:“君子不夺人之美,高公公美意在下心领了!”心里却在冷笑,礼仪院掌管所有太监的品极考评,谁敢不巴结你?连这皇上都舍不得喝的云雾茶都有人送。

高强可不干了,高声道:“小成子!把那云雾茶全包了,给曹统领送上,可要包好了!”那尖细的声音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曹寅还待推辞,门外一名带刀侍卫闯进来顿首:“卑下见过高公公、曹统领!”

“刘奉宁!情况怎样?人都散了吗?”高强问。刘奉宁是礼仪院派去监督刑部尚书对哈纳处理刑部大狱聚众之事的人。

刘奉宁道:“人都散了,事情处理得相当完美!”

曹寅端起茶轻轻吹一口,道:“刘侍卫起来吧!”又随口问:“进了几个人?都是随意挑选的吗?”

刘奉宁回答:“进了三个人,都是对哈纳大人随意指点的!”

“什么?怎会是三个人?”曹寅“咣”地把杯摔在桌上,溅得一桌的茶水。

刘奉宁吓了一跳,脚打了一下蹩,哆嗦道:“本是两人的,后来突然窜出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嚷嚷着要去看那吴世子,对哈纳见是一个不韵事的小孩便让她也跟随进去了!”

“糊涂!”曹寅气得站起来,他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高强不解问:“曹统领怎么了?”这好像没什么问题啊。

曹寅未回答他,继续厉声问:“后面呢?进去他们说了什么?当时你在哪里?”

刘奉宁怛道:“当时卑职与几个禁卒跟着格仑典狱带着两个代表先进了内监,后面对哈纳大人的一位亲卫抱着那小女孩紧随着进来,他们未与那吴世子说几句话,半刻不到就被格仑典狱赶着出去了。”

曹寅逼前一步不耐问:“到底说了什么?”

刘奉宁怯懦地退一步:“两个代表咿咿呀呀的都不知道说话,倒是那后面进来的小女孩见吴贼手上有伤,便问他疼不疼!吴贼说‘不疼’。”

曹寅愕然:“就这些?”

刘奉宁惮然瞟一眼,点头:“就这些!几人说的话不到十句!”

“后来呢?”曹寅不相信地摇头,小女孩出来得蹊跷,哪会如此简单?

刘奉宁心里直翻白眼,暗骂这毛头统领神经过敏,这会有什么事?自己亲眼所见都未发现任何问题。“后来格仑大人赶着人出去,那小女孩不肯,急着问吴贼想吃什么?吴贼说‘想吃李子,要又大又甜的。’”他停顿片刻,讥笑道,“你们说这吴贼是否脑袋有问题,大冷天的哪来的李子?他以为他还是躺着享福的额驸爷啊?”

“等等!你说什么?”曹寅叫停刘奉宁,“他说要吃李子?又大又甜?”

刘奉宁愣怔点头:“是啊!”

曹寅猛拍一下大腿,惨叫:“坏了!”

刘奉宁惊魂出窍,高强迷惑问:“曹统领怎么啦?”

曹寅挥退刘奉宁,摇头苦笑:“李奋先惨矣!”

高强惊疑:“曹统领此话怎讲?”

曹寅解释:“那吴贼大雪天说什么吃李子?难道他不知道冬天不出李子吗?他暗指的是姓李的人;他后又说要又大又甜的,‘甜’是‘田’的同音字,这又有‘大’又有‘田’的,不是一个‘奮’字吗?合起来就是李奋先,他要吃李子,这是在告诉外面的人李奋先是内奸,要杀掉他啊!”

“啊!”高强顾不得钦佩曹寅的聪慧敏锐,担心道:“现在可怎么办?李奋先现在我们又联系不上!”

“对哈纳坏事!刘奉宁误事!”曹寅恨得直咬牙,李奋先多优秀的一个密探?损失了可惜,接着吩咐:“想尽办法联络上李奋先,让他安全撤退;全城抓紧搜捕吴逆余党;查找那个小女孩及其家人,务必追出身后之人!”他叹息一声,又道:“不知派出监视聚众之中可疑之人的探子有消息没有?”他之所以赞成对哈纳以“疏导”为主的建议,也是想利用这次机会找出额驸府潜伏于京城的人。

高强道:“曹统领放心,再等片刻他们便回来了,一定会有好消息带回来的。”

既然这是逆贼精心设计的一出戏,他们会没有周全的防范措施?曹寅不指望那些监视的密探能带回来什么好消息,拱手道:“高公公按照我刚说的三点抓紧布置吧,我也要回去向皇上复命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