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


林云可以对如来佛祖和上帝发誓,他刚才绝对没有想过任何有关这句话的东西。

可这个念头凭空出现了。林云深受科学熏陶多年,从不相信鬼神,但这个时候,他真有点怀疑自己一直以来的信仰了。

从自己起死回生开始,他就一直觉得处处透着一种怪异。小雪跟自己说过,当时自己咽气之后,她抱着自己的尸体发呆起码一个小时,都感觉到身体发凉了。而且,之后把自己放在凉板上,到伯父来闹事之前,时间也在一个小时以上。虽然自己对人体生理不精通,可死亡两个小时还能活过来,而且折磨自己两年的瘫痪居然“死”好了,这就不仅仅是奇迹,而是显得很诡异了。所以这几天,他都刻意避免不去想这其中的古怪。

而且还有一个古怪的地方。自己的肌肉再生速度是不是快得有些离谱?看书的速度是不是快得过分?原本高度近视的眼睛,现在视力是不是好得太变态了些?还有,自己虽然看起来仍偏瘦弱,可自己却能直觉的意识到,自己身体那些肌肉中,流淌着一股巨大的力量。自己身体这些变化,因为是好的方面,所以自己也没刻意去想,但没有了呼吸和心跳两个小时后活了过来,肿瘤没了,瘫痪好了,身体变得远超常人……这一切,能用科学来解释吗?

脑袋里突然冒出的这个念头,让林云开始怀疑起自己复生的真正原因来。“难道阴间真的存在?自己是死后再还魂?‘我的时间不多,只有十到二十年’,这话什么意思?是阎王爷给我的忠告,提醒我这次还魂的时限,自己还能在人世间呆十到二十年?”林云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这突然冒出的念头是什么道理。

于雪见林云脸色不对,还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必须马上去北京,忙道:“老公,你说什么时候离开吧,我都听你的。”

林云惨然一笑,笑得于雪心头一窒。她把手里的碗慌忙一放,拉住林云的手臂:“老公,你,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

看到于雪担忧、关爱的神色,林云心里一酸。“老天,我斗不过你,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如果我不能给眼前这个女孩最好的生活,就算给我长生不老也不要。”

“我……我没事,”林云用手捧起小雪的脸颊,装起笑脸,“小雪,其实我急着走的原因,唉,我真有点害怕说出口。”

于雪疑惑的看着他,“是什么呀,老公?你跟我,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

林云长叹了一口气,“小雪啊,你有没有发现,自从我……我复生之后,我身体就有些奇怪?”

于雪点了点头,“是有一点,嗯,胃口也太大了些。”于雪看着林云笑笑,“害得我每顿做饭都害怕不够你吃饱的。”

林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出门左右看了看,然后拉着于雪去到卧室,低声说道:“小雪,这些话我只敢跟你说,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呀,否则我肯定会被别人当成怪物。”

于雪看着林云神兮兮的样子,奇道:“是什么呀,老公?”

“我身体的奇怪,可不只是胃口大。你有没有发现,我恢复速度很快?看书速度是不是也是快得离谱?还有,我告诉你呀,我的视力好得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天气好的时候,我能看清门口对面那座山树上的鸟儿,你知道那里离这里的直线距离起码也有三公里,而且,晚上就算一点亮光都没有,我也能看清你的脸蛋。你说说,普通人有我这样的吗?还有,我断气两个小时,还活了过来,而且绝症居然莫名其妙的好了,你觉得说出去,别人会相信吗?说实在的,我现在都怀疑,我到底还是不是人类了。”

于雪听得张大了嘴巴。林云起死回生,她小小的心里只有满足和高兴,这些异常的地方,她看到了,却从未深究过。现在听林云说起,略一思考,是呀,这些事儿,如果别人知道,要么不信,要么肯定把老公当成怪物抓去研究,看来这事儿,以后对谁都不能说。

听到林云感叹,于雪连忙说道:“乱说,你怎么是怪物。我老公是神童,这次死……昏迷过去,说不定就像那些科幻电影中的超人一样,是体内超能力觉醒的过程呢……咳,我是说老公不是怪物,是有超能力的普通人。”

这不还是说我不是人类么。林云摸着鼻子笑笑,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嗯,我也觉着自己是超人,超人就应该去广阔的世界行侠仗义,可不能窝在这种山沟沟里。”

于雪叹了口气,然后又甜甜的笑道:“只要老公没事,那我们什么时候离开都可以。”

林云看着小丫头开心的笑容,舒了一口气。“你放心吧,小雪,不管老公有没有超能力,我一定会让你成为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林云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

林云和于雪手挽手走在北京王府井步行街上。

小雪就像一个第一次进大城市的山村小丫头,一路上兴奋得蹦蹦跳跳,看什么都觉得好奇,叽叽喳喳的又向一只欢快的百灵鸟,一直在林云耳边轻轻的说个不停。

我太幸福了,心爱的男人完全好了,久违的快乐又回到了身边。小雪偷偷瞟了一眼林云,小小的心里满心欢喜的想到。

林云除了对小姑娘憋了这两年感到心疼之外,心里一直想着钱的事儿。在北京,祖国的首都,这个地方各种消费都高得有些离谱。原本想租房度过这一两个月,谁知昨天到这里之后一打听,最普通的出租房,每个月也需要一千现大洋,而且还是半年起租,气得林云直哼哼,一怒之下就在清华附近一个中等宾馆订下了一个月的房间。由于是长住,宾馆给打折,算下来总花费比租房还少,而且还不需要自己购买床上用品呢。

尽管如此,存折上的数字还是降为了四位数,而且系数还不大。林云体会到了强烈的责任感和危机感,他温柔的看着一旁欢快的小雪,暗暗下定决心,作为一个男人,这些事情,一定要靠自己,而且要不动声色地快速漂亮解决掉。

到底该怎样才能尽快赚点小钱,解决目前的困境呢?在宾馆里坐了一会儿,林云没想出个所以然,刚巧小雪两年后第一次回城市,看一切都新奇的样子,林云便暂时放下了那个挠头的问题,拉着小雪去了步行街。

林云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和着小雪,一边打量着两旁的店铺,希望能碰撞点智慧的火花来,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到了步行街的边缘。“老公,我饿了,我们去那边吃点东西吧。”

林云点点头,向着小雪指的那条巷子走去。刚走进去没多远,身后远远的有一个青年焦急的嗓门大声吼道:“抢劫……快……快拦住他们!”

林云下意识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高起码180以上,体型魁梧,一身横肉,满脸凶色的大汉向这边冲过来。大汉手里左手抓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右手拿着一把尺长的西瓜刀挥舞着,他身后五六米开外,一个脸色白净,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小白领正气急败坏地一边追一边吼叫。畏于大汉的雄壮和他手中的刀子,路上行人纷纷向两边退让。

林云本在路中间,见此情况,眼珠微微一转,心里有了主意。他回过头,向左边稍稍靠了靠。小雪手上紧了一下,有些担忧地看着林云,轻轻摇摇头。林云知道小姑娘担心他身体虚弱,不想让他犯险。林云对小雪露出一个微笑,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自己没事。

大汉也注意到前面,有一对小恋人亲亲我我的,没有躲到路边,只是稍微向一边让了让。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可一见到林云那“单薄”的身板,便立刻放下心来。在他心中,林云和于雪根本不可能生出任何阻止自己的勇气,肯定是亲亲我我的,还没注意到周围的情况呢。

紧急关头,林云全部的精力灌注入感觉器官,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个大汉离自己的距离正在飞速缩短。“就是这个时候!”时机一到,林云猛地一个转身,身体微微一蹲,迅捷无比地伸出右腿,向前一扫,由于之前看到那个大汉凶神恶煞的很是雄壮,林云这一扫用上了全部力量。这一脚的力量好大!只听“咔嚓”一声,然后那个大汉并不是迎面倒了下去,而是扑扑的双脚离地,身体前倾着向后飞出三米远,然后“啪”的一声重重的摔在水泥地上,又滑出起码一米远,才停了下来。

那个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大汉就这一下趴到了地上,再也没动一下。林云仍怕他是使诈,身体戒备着慢慢地刚走上前去,后面的失主也赶到了。这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先捡起摔在一旁的公文包,打开看了一下,明显舒了一口气,然后犹不解恨地伸出右脚,狠狠踢了几下那个倒霉的大汉,这才拱起笑脸,朝着林云迎上来。说道:“小兄弟,真是太感谢你了。”

林云微微笑了笑,“不用,不用,举手……呃,出腿之劳,不足挂齿。”

那个年轻人闻言爽朗的笑笑,伸手从包里掏什么。小雪俯下身,试了试地上那个倒霉蛋的鼻息,站起身的时候,有些皱着眉头。林云一见,心里有些不安,该不会这一脚把人踢死了吧?林云四下看了看渐渐围上来的路人,暗暗想到:如果这个家伙有什么情况,得让他们给自己作证。林云有些担忧地问道:“怎么样?”

“应该没事,好像只是晕过去了。”小雪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她突然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林云,“你真的,还是我最亲爱的老公吗?”

“小雪,你在说什么呀……危险!”林云敏锐的感觉突然觉察到危险临近,那双锐利的眼睛一动,立刻发现一柄闪着寒光的刀子,和后面那一双仇恨的眼神。只一瞬间,那寒光临近,林云顿时肝胆欲裂,那刀子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边的小雪!

林云这时已经什么都忘记了,额头青筋根根暴起,他以闪电般的速度,伸出右拳向那一道寒光打去。

“啊……”小臂微微一凉,一阵麻麻极不舒服的感觉瞬间涌进他的大脑。那道寒光暂退了一下,然后又快速向他射来。

“你没有第二次机会了!”眼见寒光暂退,林云大吼一声,跳起两米高,以闪电般的速度伸出右脚,用尽全身力气,向着寒光后面那一团黑影踢去。

“砰……”那团黑影倒飞出三米开外,仰面倒在地上。林云落在地上,盯着这个偷袭他的人,刚好对上那一对仇恨的眼睛。他试着爬起来,可几次都没有成功,那双仇恨的眼睛里,立时充满了不甘。

林云瞪了一会儿,猛地一拍脑袋,“小雪,我的小雪!”林云转过身,小雪好好的站着,只是看他的眼神有些呆滞,有些不置信。林云不知道刚才那一下有没有伤着了她,一把抱住她四下摸索检查,急得有些哭声:“小雪,你,你没事吧?”

小雪眼珠动了动,回过神。“我,我没事。啊……你,你的手,老公……你,你受伤了,你没事吧?快,我们去医院。”

林云这才注意到自己手臂血正不停的往外冒,手上的血都把小雪洁白的裙子染出了一团团的红艳。一股强烈的剧痛涌进大脑,林云不由得疼得直哼哼。林云按住冒血的伤口,咧着嘴道:“嘿嘿,没事,小伤,小伤。”

四周突然响起了猛烈的掌声,原来刚刚围上来的群众,都亲眼目睹了林云以己身替小雪挡危险,然后蹦起两米高,一招制服持刀歹徒的英雄壮举,大家都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

林云苦笑着看了看他们,道:“你们谁报一下警,让警察来处理一下。”

人群中有声音大笑道:“早已经报了,警察马上就到。”

林云点点头,拉起小雪,说道:“走吧,我们去医院。”小雪看到他衣服都被染红了,心疼得直掉眼泪,一听林云这么说,赶紧拉起他就向外走去。

这时那个失主跑了过来,挡在林云前面,笑道:“呵呵,小兄弟,看不出来,你身体瘦瘦弱弱的,竟然身怀绝技呀。”

小雪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人,这些话不能等到了医院再说啊,你没看到我男友都伤成了这样。”

这个年轻人摸摸脑袋,让开道路说道:“呵呵,是我的错。咳,是这样的。”年轻人跟在后面,道:“我还有急事,是绝对不能耽搁的事儿,所以我现在不能跟你们去医院。”

于雪闻言使劲往路边唾了口唾沫,头也不回,“谁稀罕!”

林云笑着摸了摸于雪的脑袋,溺爱的说道:“你呀,人家真有急事,你干嘛这样。”

于雪吐了吐舌头,笑了笑没有做声。

围观的群众见这个失主竟然连送英雄去医院都不愿意,顿时不乐意了。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指着起这个小伙子来。那个年轻人怔了一会儿,一拍脑袋,追上林云,递过一张花花绿绿的银行卡,“咳,你看我,我是真的有特别重要的事,而且不是私事,所以真的不能陪你们去医院。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嗯,是这个月的额外收入,请你们一定要收下。”

林云本来坚决不收。可推辞了两下,忽然想到,自己不是正想办法,解决这两个月的生活来源问题吗,再加上这一去医院,怎么也会有不少的开销……这个就算暂时借他的,以后再还给他就是了。林云接过卡,说道:“既然这样,那这个我就暂时收下。还请兄弟留下联系方式……”说道这里,林云忽然发现了不妥。自己这样说,别人很容易理解为,自己想着以后用这个事还要去打扰他。想到这里,林云说不下去了。

这个年轻人倒是没注意到这些,他爽朗的笑了笑,“我就是想留,也不能留啊,我工作性质是保密的,家庭住址也是保密的。这样吧,我就冒昧的请这位兄弟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以后有机会我还会找你的。”

“还会找我?找我干什么,再见义勇为啊?”林云感觉有些奇怪。不过既然听这个年轻人这么说,那林云也不好再问。他低头想了想,说道:“我叫林云,一个月以后,你可以到清华大学找到我,我会去那里工作。”

这个小伙子点点头,伸出右手,笑道:“我叫张振,很高兴能认识你这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