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


其实狗蛋真的变了。

狗蛋的命真的够苦的,五岁死了爹,十岁死了娘,孤苦伶仃的狗蛋打小就跟着自己的二叔过,二叔吴法旺,真如他的名字一样,干了半辈子苦力,可到头来,无论如何还是兴旺不起来,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是光棍一个,吴法旺做水手的时候,在秦水河上游的一个小镇上有个姘头,那女的是个寡妇,人长得不错,白白胖胖的,只是在吊角楼上做那种皮肉生意,靠招揽那些粗壮的水手男人来营生,吴法旺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这个寡妇,一来二去,两人动了真情好上了,那寡妇说,既然你真心对我好,那我等你三年,你挣了钱,就来娶我,吴法旺人一下来了精神头,开始没天没夜地在水里拼命,一心想着把寡妇娶到家,也好叫家里那两间破屋有点人气,那张坑头一年到头冰凉,可谁能想到,没到第三年头上,吴法旺却出事了,一次出船去湖北送货,竟遇上了风浪,船撞到了崖石上。翻了,吴法旺临死给狗蛋留下遗嘱,从他这辈子,吴家以后的子子孙孙就是要饭,也不能再像他一样伺弄船,吃这口墙头跑马的水上饭,干这行当,早晚没个好,干啥伤啥,这话不假。

船没了,二叔死了,狗蛋却还活着,活着就得想法找得糊口的饭吃。

吴二留下的那半亩薄田根本经不起狗蛋三下五去二的干,这块地的土质不好,加上狗蛋不会拾缀,一年到头收成低得不像话,陈家湾的大财主陈嘉道就找人当了说客,想盘下这半亩地,被狗蛋当场骂了个狗血贫头,“去他娘的,给钱再多也不卖,我就是把这地荒了,也不会卖给陈嘉道的,熊样,仗着有个钱,有个当伪乡长的女婿王道金,有日本人撑腰,就狗眼看人低了,你回去转告陈嘉道,我狗蛋还真不稀罕他那几个臭钱。”

狗蛋至死都记恨着陈嘉道呢。那时吴二还在世,跑船攒了点小钱,就买了两只山羊,跟狗蛋说,“叔常年不在家,狗蛋你呢,也不小了,想带你出去,可我不想再让你吃水上这口饭,太危险,只好寻思着买了两只羊,你平时守在家,忙时干干咱家的农活,学学耕作技能,过不几年,我就老了,这个家就指望你单撑了,下地时就捎带着把羊弄地里去,好歹也攒下个零花钱。”

那天,狗蛋把羊拴在水沟边上啃草,人正在地里锄草呢,忽听水沟边上的山羊咩咩直叫,狗蛋站了身一看,立时就恶从胆边生,一个背着黑不溜秋的长枪,穿着黑鞋黑裤打着白色缠腿布的兵正拉扯着两只山羊要走,狗蛋拎着锄头就从地里边蹿出来了,“嘿,你弄啥咧?”

这些兵平时仗着有长枪护身,整日价横行乡里,欺男霸女,乡下人就给这些人起了外号,叫白腿狗子,那兵一抬头,见有人跑过来,敢阻止他的活动,冲着狗蛋就骂:“滚你妈个逼,你管我弄啥,你瞎吗,要眼出气呢,没看见老子正逮羊呢?去去,一边去,有多远滚多远,别挨老子的事。”

狗蛋说,“这是我的羊,你说我管啥呢,”说着狗蛋就抻手夺了羊绳。

“哟,”那兵一下把枪端在手里,枪口对着狗蛋的头,“你小子是不是活腻歪了,想尝尝花生米的滋味还是咋的?”

狗蛋说,“你少拿那烧火棍唬人,有种你就开枪,我要眨眨眼,我跟你姓,你要不开,你就是王八操的。”

“喝,”那兵冷笑道,“真他娘的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还真遇见硬茁了这是。”就松了手里的羊绳,哗拉一声拉了枪栓,说话间就要扣枪机,那知道他快,狗蛋比他更快,抡起手里的锄头,咣的一下,挡开黑洞洞的枪口,一个“头撞金钟“,冷不防一头正撞击到那兵的额头上,痛得那兵当时就两眼冒金星,本能地就丢了枪,双手护眼,头部后仰,腹部就突出来了,趁他下盘防御空虚之际,狗蛋跟着又是一招”铁头击鼓“,这一招,真的好生厉害,正中那兵的腹心要位,那兵就格登登连退了数步,咕通一屁股正墩在沟边上一块石头的楞角上,痛得那兵一手捂前腹,一后抄裆,半天没言语,

狗蛋拍了拍手上的土,拾了锄头,牵了羊,一脸不屑,临走还扔下一句,气得那兵直翻白眼,“跟我斗,你不个儿,弄你还不跟玩似的。”

那兵在地上吭赤了半天,说,“孙子,这回你死定了,你惹麻烦了。”

“爱谁谁去。”说罢,狗蛋扬长而去。

后来的事实证明,狗蛋真的捅了麻蜂窝了,这兵是伪乡长王道金的手下,是王道金派他到地里抓羊的,那天,王道金带着几个兵下乡给日本鬼子催粮,顺道绕到了陈家湾自已老丈人陈嘉道家坐坐,不知道他哪道筋出毛病,竟突然想起要吃烤全羊了,就派了一个兵,“去,看看地里有谁家的山羊没,有,就顺手牵两只来。”

合着也该那兵倒霉,出手不利,竟牵了狗蛋的羊,晕头转脑就叫狗蛋给揍了个鼻青脸肿,王道金一听,当时就火了,“喝,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打我的兵,就是不给我王道金面子嘛,走,看看这个狗蛋是三头六臂,还是三只眼,这么大胆。”

当王道金带着几个兵气势汹汹赶到狗蛋家的时候,吴二正好从船上回来,一听,这事闹得这么大,吓得当时就筛糠了,上下牙关直打架,话也说不囫囵了。

王道金说,“吴二,狗蛋那个狗日的呢?”

吴二说,“狗。。。。。狗蛋,没在家啊。”

王道金冷晒道,“好好,跑吧,我让你狗蛋跑,跑了初一,你能跑过十五吗,跑了和尚,我看你能跑得了庙吗?吴二,今儿,我把话先摞着,啊,我跟狗蛋没完,啥时叫我见着,没二话,非把他的头给拧下不可。”说完带着几年兵气哼哼地走了。

左邻右舍都劲吴二,“活在人眼下,不得不低头,别硬碰硬了,你爷俩斗不过陈家的,人家家大业大,你们有啥啊,干脆你带着狗蛋,拎着几瓶酒,去陈家认个错,破财免灾吧,这事还真闹下去,王道金真把狗蛋给弄死,你又能咋的。”

吴二都吓哭了,“我真不知道狗蛋这个兔崽子跑哪去了。”

天黑的时候,狗蛋牵着两只羊回来了,吴二说,“你个狗日的去哪了?你闯下大祸了。”

狗蛋说,“我去河滩里了,王道金王八蛋不是想抓我吗?我叫他影儿都不挂我的。还抓,抓瞎吧。”

“ 你都死到临头了,还嘴硬。”说着吴二就拽狗蛋就出了门。

见吴二手里拎着买来的好酒好菜,狗蛋说,“叔,你这是干嘛去。”

“去跟人家陪不是去。”

狗蛋一听要去陈嘉道家,在地上打坠肚,说破天不去。

吴二说:“狗蛋你要还把我当成你叔,不想活活把我气死,你就听我这一回。”

狗蛋一看没辙了,只好赌气在后边跟着吴二去了陈家,嘴却撅得能拴住头叫驴。

吃得酒足饭饱的陈嘉道,一边用牙签剔着菜渣,一边打着饱嗝,“狗蛋,你个狗日的,不是伯说你,你说你能啥子嘛?当愣头青是吧,那好,以后有你吃的苦头,你多厉害呀,你就是浑身是铁又能捻成几根钉?你的拳头能多硬啊,再硬能硬过枪子吗?今儿这事,就算妥了,你叔还算活泛不跟你小子一样一根筋。打这往后,你要吃一堑,长一智咧。以后办啥事也过过脑子好不好,”

狗蛋面子上不便发作,可心里早气得直痒痒了,“我过你奶奶的个腿!”至此以后,狗蛋也就开始恨上了大财主陈家嘉和他的那个伪乡长女婿,这仇也就结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