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7:00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7:00之前。


“陈生要剪断你的脖子??”舒梁问着。

“不是,是我自己要剪断的!”刘庆又出现了悲伤的面孔,是一种极度惋惜的表情。

“为什么?”

“因为,老陈!”

。。。。。。

“老陈?老陈在哪呢??”政委大声的喊着,还向四周看着。

“老陈,在镜子里,在电梯里。”刘庆仍然在浑身抖动着。

政委不知所措了,他不希望发生的事挨着个的全都发生了,老陈和陈生,在镜子里。

“政委,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刘庆万分沮丧的说着。

“你知道什么了?”政委其实也是明知故问。

舒梁也猜出了差不多,一定是刘庆知道了陈生和老陈之间的关系,也是很巧合的,父子两人都死在电梯里,而且都和刘庆有关系,但是为什么老陈要剪断刘庆的喉咙呢?

刘庆平静了一会儿,他仰头看了看窗户外面,感觉外面有了声音,天应该快亮了,已经六点多了,刘庆慢慢的说道:

“我去厕所,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舒梁他们家的镜子,我就伸手去摸了摸,忽然,我觉得镜子变软了,我的手指头都伸进去了,我当时很紧张,可是又很好奇,我用手扒喇镜子面,就像水一样。突然,我觉得镜子的那一面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手,我抽出来的时候,镜子面就像被搅乱的水面一样,一层一层的波浪,我等着它慢慢平静,我的影像也在镜子面上晃动着,这个舒梁家的镜子一模一样。我看到了陈生,他在镜子里冲我笑,我很害怕,我很对不起他,可是他身后的电梯不是他死的时候的那部电梯,而是我和老陈坐过的那部电梯,是童明家楼里的电梯,我又重新看了一遍老陈进入那部电梯,然后眼看着电梯门关上了。陈生告诉我老陈就是他爸爸,我害死了他们父子俩,镜子里一遍一遍的给我演示着他们父子俩死的时候的样子,还有我当时的表情,我还看到了和老陈一起在电梯里的无瞳怪人,也看到了陈生在无人的世界里的煎熬。”

刘庆越说越激动,几乎要喊出来了。

“刘庆,刘庆,别着急啊!慢慢说。”

“我是坏人,是我害死了他们父子俩。后来老陈低着头向我走来,我很害怕他,我觉得他是无瞳怪人了,当他抬起头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到他揪着自己的脖子,我的手也自己就抬了起来,也揪起了自己的脖子,那不是我的手,我控制不了它。”

“可是我们什么也看不到啊!”政委说着。

“那是因为这仅仅是属于我的错。”

舒梁的心里十分的不平静,他在想着,刘庆和自己发生了同样的遭遇,都是因为镜子里的恐怖,难道刘庆也和自己一样被限定了什么倒数的十天吗?

想到这里,舒梁随即开口就问道:

“刘庆,难道你也有倒数十天了吗?”

刘庆恐慌的看着舒梁,没有点头,而是闭上了眼睛,说了一句话:

“我的是倒数三天。”

。。。。。。


办公室里的安静足可以让大家崩溃。

刘庆要被倒数三天,可是这三天到底他要做什么?

不知道。

至少舒梁和政委,不知道。

。。。。。。


政委和舒梁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问了,政委是因为一头恐怖的雾水,舒梁是因为他计算了日子,刘庆的倒数三天要比自己的倒数十天的结束还提前了一天。

“刘庆,你要怎么办?”政委问的很苍白。

“我不知道。”刘庆的回答更苍白。

“刘庆,你的倒数三天要做什么?”舒梁问的很直接。

“找到害死老陈的那个人。”

“开电梯的无瞳怪人?”舒梁追问着。

“是的。”

“还有吗?”

“还有,但是我不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呢?”

“你们来了,把我摔倒了,镜子里的东西没有了。”

“是老陈吗?”

“不是,是陈生,他有没说完的话。”

“。。。。。。”

大家都无语了。

刘庆的倒数三天要找到那个无瞳怪人,找到了又要怎么样?杀死她?她已经是死人了!还能怎么杀死啊?到底怎么找才能找到呢?

枉死地狱!

玄灵村?

不会吧?

又要去枉死地狱吗?又要去玄灵村吗?

舒梁觉得自己的事有些绝望了,刘庆虽然有倒数三天的时间,但是他至少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可是自己已经还剩下四天了,要去做什么都不知道呢,线索一条条的被掐断,恐怖一点点的在积累。

舒梁看着政委,政委现在也有些无奈了,他无奈于身边发生的事。

忽然,政委桌上的电话响了。

。。。。。。


“喂?”

“喂!你好啊,我是建工学院保卫部。”

“哎,你好!什么事!”政委有些出乎意料的兴奋,他觉得一定是什么线索又有新发现了,要不然建工学院没事打什么电话啊。

“您能来我们这一下吗,我这有新发现。”对方是那个保卫部的张主任。

“哦?什么发现啊?”

“我们找到杨兴荣了。”对方也很兴奋。

“杨兴荣?哪个?”

“就是那天在我办公室里跳窗户消失的那个孩子啊!”

“哦!!知道了!知道了!”

“那您来一趟吗?”

“好好好,我们马上就去。”

说罢,挂断了电话,政委招呼大家。

“走,咱们走,去建工学院!”

“去那?”舒梁问道。

“是啊,杨兴荣找到了。”

“杨兴荣是谁?”舒梁不太清楚那天发生的事。

刘庆却是记忆犹新。

“是不是那个失踪的大学生?”

“是,就是他,快收拾收拾,咱们快去。”

刘庆站起来了,他的动作仍然有些机械,看着政委迅速的拿湿纸巾擦了擦脸,穿上了外衣,刘庆也跟着擦了擦脸,去找自己的外衣。

舒梁看着政委的动作,又看了看自己,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可收拾的。

政委从裤兜里掏出了枪,退下了弹夹,检查了子弹。

“刘庆,你的弹夹里的子弹还有多少?”

刘庆被问傻了,也许是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带枪。

刘庆摸了摸自己的右肋下,掏出了挂在外衣里的枪,没有退下弹夹。

“十三发!”

政委看了一眼刘庆,说道:

“走!”

舒梁从办公桌上拿起了那两个本,塞进了外衣的内兜,政委看到了,只是笑了笑,舒梁也点头示意了一下,表示了回敬,转身跟上了政委,走出了办公室。

刘庆走在最后,撞上政委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刘庆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


政委要了车,三个人坐上了警车,政委自己开车,院门已经被打开了,天色蒙蒙亮,大街上的人已经不少了。

警车飞驰着奔向了建工学院。

。。。。。。


建工学院。

保安部的办公室里。

张主任焦急的等待着政委他们的到来。

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年轻人,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要是困了,就倒在沙发上睡一会儿吧。”张主任对那个年轻人说道。

那个年轻人没有吱声,只是摇了摇头,表示他不困,也没有抬起头来。

“你饿不饿?”张主任继续问着。

还是摇了摇头。

张主任不问了,他一会儿看看表,一会儿看看窗外。

。。。。。。


杨兴荣。

这是又一次出现了转机,至少是关于张海泉那个案子的转机,至少他们都和噬魂岛有关,至少他们和噬魂岛上的一夜情有关,至少现在噬魂岛是所有事件的中心。

舒梁其实是心里最复杂的,马志已经离开了,不论他是什么,最后时刻他说出的那些话,使得舒梁对自己的过去充满了鄙视的疑惑,即使没有发生过什么,舒梁也对自己创建了噬魂岛里的奈何桥对岸而感觉到愧疚万分。

一夜情。

真的是一夜情造就了那么多无瞳怪人吗?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