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星局长到阶下囚 打黑局长肖强的另一个舞台

7年前,他荣膺打黑英雄称号、获取荣誉无数;7年后,他被自己发动的打黑风暴席卷,锒铛入狱。一个“任长霞式的公安局长”何以走上歧路——打黑局长的人生变奏

猫鼠同上被告席

与一般的审判不同,2008年7月28日,肖强等人案件的开庭是在衡阳某监狱进行的。此案共有32名被告,起诉书长达80多页,涉及的罪名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聚众斗殴罪、行贿罪、非法采矿罪、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等23项。

案发前任湖南省耒阳市公安局局长,获得“任长霞式公安局长”、“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的肖强,在此次庭审中被指控犯有徇私枉法罪、贪污受贿罪及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身披25号囚衣。

与肖强同庭而立的还有谢文生、谢冬根等32名涉黑犯罪嫌疑人。后两人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

在同一个被告席上,肖强显出与其他涉案人员完全不同的神态——黝黑的脸上十分安静的表情,似乎不屑身旁那些人的躁动与轻浮。

当主审法官问完话后,肖强坐了下来,他没有跟其他人一样交头接耳或东张西望,而是认真翻阅起诉书。这曾是他的职业,不同的是,今天的这份起诉书,案犯是他自己。

开庭后一个多小时里,他一直没有放下起诉书。

被抓之前,他是衡阳市最大的县级市——耒阳市公安局的局长。再往前7年,他是打黑英雄,坐在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的旁听席上,亲眼看着他预审的犯罪嫌疑人被审判,并获得了中国警察的最高荣誉。

7年后,他再次走进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庭时却已身份颠倒,人生变奏。

成名始于“打黑”

肖强出生于湖南省衡山县一个苦寒之家。一篇报道他的文章中提到:成绩优异的他高中毕业正准备升大学时,当地大旱,稻田几乎绝收,让这个家庭陷入困境,肖强面临无法上大学的境地。他的哥哥卖血筹集了一笔费用,让他得以继续学业。

靠着全家7口人的省吃俭用,他考入了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侦查专业。身高1.76米的肖强,当时体重只有45公斤。校领导得知后,要求食堂对他特殊照顾,只收饭票不收菜金。

1992年,肖强毕业分到了衡阳市公安局收审所。两年后,调入预审科,1998年8月,升任衡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这项工作虽不比其他一线警种的侦查任务危险,但繁琐复杂的核证材料,审查补充证据,然后依法拟罪,是案件送交检察院前至为关键的一环。无数犯罪嫌疑人的人生多数在此定夺,业内称之为“玩技术”的活儿的部门。

肖强似乎生逢其时。

1997年1月以来,在湖南省第二大城市衡阳,一个以“张飞、幺七”为头目的黑社会性质团伙日益壮大,有组织地进行杀人、伤害、贩毒、聚众斗殴、非法拘禁等犯罪活动,并以其严密的组织分工、血腥的暴力行为迅速奠定了衡阳黑道“老大”地位,并多次对抗警方的执法。

据当地媒体报道,1998年后,市委、市政府领导对此高度重视,多次批示衡阳市公安局彻底查办,扫除毒瘤。2000年7月,一场席卷恶势力、代号为“狂飙”的打黑行动拉开战幕。当年9月,衡阳“张飞”、“幺七”等主要团伙成员被抓获归案。至2001年8月,在衡阳警方的严厉打击下,该团伙被摧毁,67名主要成员中有54人被批捕、起诉。

该案的审判也是高规格的。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带队公诉,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领衔审判。多名犯罪嫌疑人聘请了当地有名的律师辩护。预审工作当仁不让地由预审大队大队长肖强主持。对已抓捕的疑犯依法审讯深挖犯罪事实,成了侦办该案的另一个主战场。

事后,有湖南省内媒体曝出,有人以百万重金希望与肖强融通关系。被拒绝后,有人扬言要花30万元买肖强的人头。

2001年12月,“张飞、幺七”特大涉黑犯罪团伙案开庭。经过一周的审理,法官当庭宣读了衡阳市有史以来最厚的一份多达99页的判决书。2002年6月25日,张鸿飞(张飞)、袁启明(幺七)等10名主犯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执行死刑,其惩处力度之大,为新中国成立以来衡阳市之最。

“张飞、幺七”案被誉为当年全国打黑专项行动的铁案,湖南省公安厅为衡阳市公安局“打黑除恶”专案组记集体二等功,公安部为有功的衡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记集体一等功。

个人的荣誉大半落在了肖强一人身上。他荣立公安部一等功,并被评为“雁城严打十佳勇士”和“湖南省严打先进个人”。

此后,肖强的仕途驶入快车道,被破格提拔为耒阳市公安局局长。

打黑风暴战果赫赫

位于衡阳市南端的耒阳市,是湖南省主要产煤区。从2002年开始,全国煤炭价格暴涨,无数利益纷争因此牵系,当地官场也难以幸免,以打黑闻名的公安局局长肖强正是其中之一。

2005年年底,肖强发动了一场打黑攻势。对于这场令其本人也身陷囹圄的专案行动,很多猜测认为他是迫于形势。原因在于,尽管几年来肖强领导的耒阳市公安局荣誉不断,但有靠着“张飞、幺七”案吃老本之嫌。随着肖强在媒体上造势越来越汹涌,指责其“盛名难副”的声音也日渐响亮。依据是:肖强履新后,再没有看见打掉过一个“黑社会性质团伙”。

也有人指出,耒阳公安局与当地的关系素来复杂。肖的前两任局长尽管成绩不错,但仍抱憾而去。刚从专业单一的预审大队负责人履新的肖强正在为带好班子、适应新环境而努力,基本无暇他顾。

此次他拟定的打黑目标是一条“草鱼”——耒阳最大的一个黑社会性质团伙,其首领叫严小军。“草鱼”是其外号。

据当地人士告知,早在1997年,严小军还只是混迹街头的一个小把式。几年后就发展成成员逾百人的黑恶网络。他通过开设赌场、贩毒、放高利贷、入股矿山等,积累了巨额的非法资产。有人称,严小军还垄断了耒阳市的毒品市场,对他的举报一直不断。起诉书指控说,该组织长期在耒阳称霸一方,共实施有组织犯罪27起,造成1人死亡、5人重伤、6人轻伤,多名受害人遭受巨大经济损失。

为逃避打击,该组织利用、拉拢、收买国家工作人员,为其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充当“保护伞”。此案曾被列入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

耒阳市委领导曾就此案找到肖强谈话,促使肖强不得不认真对待此事。在向省公安厅汇报方案获准后,2005年12月27日,肖强回到耒阳开始打黑。

2006年年初,专案组成立,肖强亲自任组长,两个小组长分别由蔡子池派出所所长资建忠和灶市派出所所长王岳俊担任。严小军案的侦破一直是秘密进行的,即使在公安局党组会议上,肖强也从未向副手们透露过任何信息。

资建忠、王岳俊都是肖强在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92届的校友,其中,资建忠是肖的同班同学。2003年,肖强到耒阳一年后,将在厦塘派出所刑警中队任中队长的资建忠调入公安局行财股,掌管财政;又将王岳俊提拔为预审大队大队长。随后,肖强将两名老同学送到担负着耒阳市城区治安重任的蔡子池和灶市派出所任所长。由于岗位重要,之前这两个派出所所长均由副局长兼任。

案件朝着肖强设定的方向进行。

严小军案却像一个雪球,越滚越大。“五一”前夕,肖强在公安局党组会上宣布,再从一些科室里抽调警力补充专案组。这是他首次向其他局领导透露案情,但仍然没有和他们商量。

耒阳市公安局许多人都意识到,局长肖强肯定会把严小军打成耒阳市最大的黑社会性质团伙,作为自己再升一级的政绩。

不久,肖强再次来到湖南省公安厅汇报。在他的陈述中,严小军一案俨然已成了三湘打黑第一大案。涉及贩毒、杀人、伤害、抢劫、寻衅滋事以及涉枪、涉赌等多种严重犯罪,成员多达200余人。

湖南省公安厅立即派员协助,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孙湘隆分管专案组,从全省各市局抽调警力增援耒阳,专案组成员达到100多人。

2006年5月1日,“草鱼”严小军在广东珠海被抓获,其他骨干成员纷纷落网。2006年6月,严小军特大涉黑涉恶团伙案宣告破获。

2006年7月2日,湖南省公安厅和衡阳市公安局在衡阳发布消息,衡阳市和耒阳市公安机关投入上百警力,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于6月底成功摧毁了以严小军为首的特大涉黑涉恶团伙。

这次打黑以近乎完胜的战果被誉为“三湘打黑第一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35人,主要犯罪嫌疑人严小军、梁会林、徐亮等全部落网。收缴枪支14支、子弹45发,缴获海洛因200余克、K粉3700克、摇头丸及麻古5000多粒,扣押赃车10台。

意想不到的结局

虽然这次打黑与4年前一样,被誉为“三湘打黑第一案”,但不同的是,这些给肖强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结局。

严小军率先告发谢氏兄弟,而后者是肖强的软肋。肖强人生的轨迹,也正是因为结识了谢氏兄弟而发生转折。

2002年,肖强担任耒阳市公安局局长后,通过他的校友、时任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资建忠的介绍,认识了耒阳市有名的私营煤矿老板谢文生、谢冬根兄弟两人。谢氏兄弟是耒阳最大的私企老板,2005年谢文生出任湖南润东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又相继将大义乡东资煤矿、观山坳煤矿、红田煤矿、衡阳市江头煤矿等揽入麾下。仅润东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就有职工2360人,总资产3.02亿元。

谢氏兄弟与耒阳市政界也颇有关系,两兄弟一个是市人大代表,一个是市政协委员。

起诉书称,肖强自担任耒阳市公安局局长以来,单独或通过其妻子收受谢冬根、谢文生贿赂7.5万元,港币15万元。

2006年3月上旬的一天,资建忠根据肖强的授意,打电话给谢冬根,让他送30万元给肖强拉关系用。谢马上筹集了30万元现金给资,资以自己的名义将钱存入银行并交给肖强。肖强持此卡在长沙、益阳、温州、北京等地消费5万余元。后来他得知湖南省公安厅要抓捕谢氏兄弟,慌忙让资建忠将消费的钱补足,然后退给谢冬根。

同年4月,谢冬根得知肖强为升职还需要钱去拉关系,马上赶到肖强的办公室,送给肖10万元港币。这笔钱也是在肖强得知省公安厅要抓谢氏兄弟后退给了谢冬根。

起诉书指控,2003年12月,谢冬根的手下曾孝武、周义等人在谢冬根、周曙光等人的授意下,纠集13人在耒阳大义乡一家酒店砍死一人,重伤一人。曾孝武、周义两人被抓获。之后,头目周曙光也被抓住。谢文生找到耒阳市一名副局长打招呼,要求把周曙光放掉,遭到拒绝。

谢又找到耒阳市当时主管政法的市委副书记和市公安局局长肖强打招呼,要求释放周曙光。

肖强答应了这一请求。他开始要求耒阳市公安局主管副局长和刑侦大队大队长释放周曙光,遭到拒绝。随后他给该局预审大队大队长王岳俊打招呼,王要手下民警刘初成在材料上做手脚,并诱使疑犯翻供,随后提出解除周曙光的刑拘措施。肖强在解除刑拘报告书上签字同意放人,导致周曙光于2004年8月30日被释放。

肖强没有想到,4年之后,他会跟周曙光同时站在被告席上。

2003年7月,本案被告、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的头目谢冬根在衡阳市一家宾馆吸食“摇头丸”、“K粉”等毒品时被衡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抓获。肖强受人所托,赶到衡阳市戒毒所为谢冬根求情,最后戒毒所对谢作罚款处理解除了强制戒毒。

2006年7月,严小军在受审中第一个便供出,该案还有主犯——谢文生、谢冬根兄弟,并供述出曾给谢冬根买过一把枪。负责此次审讯的是资建忠,他警告严小军,“只交待自己的案情,不要谈其他人和事。”并叫一起参与审讯的侦查人员不要记录。这些信息很快传到肖强的耳朵里,他对专案组的负责人说,严小军案已经办成了铁案,没有深挖的余地。

资建忠第二天赶到长沙与谢冬根见面,告诉他有关案情,谢随后安排人将枪支毁损。

然而,严小军与谢氏兄弟是喝过雄鸡血酒的结拜兄弟,关系错综复杂。不巧的是,肖强正是谢氏兄弟的保护伞。严小军率先告发谢氏兄弟,是肖强没有想到的。案子的走向,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

肖强开始指使资建忠转移证据,派人到专案组打听情况,偷材料,对专案组成员实施反跟踪。谢氏兄弟被抓后,肖强、资建忠多次与谢冬根交往甚密的商人吕某商量,安排吕找人探听专案组办案地点,了解案情,收买服务员偷取材料或在审讯地点安放录音设备,后因种种原因吕某没有实施。

很快,他的反常举动被反馈到省公安厅领导那里。

2006年9月12日,一个设在严小军案专案组中的专案组秘密成立。各地市的骨干警官,陆续调往耒阳。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孙湘隆也坐镇耒阳。

在抓捕“两谢”前一天,资建忠把谢冬根约出来,向他透露了专案组的行动。次日,谢冬根带着两个骨干准备从长沙黄花机场飞往大连。在安检口,他们被尾随而来的警察抓获。2007年1月12日,肖强被逮捕。

两谢的落网在耒阳当地掀起了另一场风暴。谢在当地政商两界行走数年,根基深远,影响力远不止其麾下掌控的20多家煤矿和庞大的涉黑团伙。

两谢事发后引发连串地震,耒阳的公检法甚至政法委、市政府都有领导先后被查出涉案,逾百人接受调查。而与这些领导有着复杂关系的其他煤矿老板四散奔逃,有的至今不知所踪。

与两谢同例,曾为“明星”局长的肖强将牵连更广。

起诉书称,肖强在担任局长期间,以协调关系送礼为名,利用职务之便,先安排他人从财务借款由他掌握,后指使财务人员开具虚假发票,自己签字报销,以抵冲借款。

庭审的末期,法官曾问,对于所辩称的用数十万元公款办事究竟送向何方?肖沉默良许,答道:时间已久,不记得了。

一位知情律师告诉记者,这句话让当时紧张的空气顿时轻松下来,许多人暗自长出了一口气。 (龙刚 本报记者 洪克非)

PS 现在的贪官很多都是包养了情妇的,情妇不断的锁要钱财才把这些人逼上贪污的绝路上去,国家现在没有立法对这些唆使他人贪污的情妇进行法律上的追究,可以说这些情妇在事发后不会受到任何惩罚,钱该用的用了,花的花了,只不过又回到了起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