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家族涉嫌海外洗钱案存三大疑团

dongm777 收藏 0 100
导读: [B]陈水扁巨额资金外流路线诡谲多变,让台湾检方大为苦恼[/B]   “下午4时陈水扁将宣布退党!”8月15日下午3时许,一则新闻预告的“跑马灯”开始在台湾东森电视台上滚动。临近下午4时,台湾媒体报道了陈水扁通过其办公室发言人发表的声明。在声明中,陈水扁承认四次选举竞选经费申报不实,并将选举余款汇往海外。他宣布和妻子吴淑珍即刻退出民进党。   将近3个月前的5月20日,当陈水扁卸任占据了8年的台湾当局领导人职位时,舆论指出失去“总统”保护伞的陈水扁将诉讼缠身,但当时谁也不敢预言他自此成了

陈水扁巨额资金外流路线诡谲多变,让台湾检方大为苦恼


“下午4时陈水扁将宣布退党!”8月15日下午3时许,一则新闻预告的“跑马灯”开始在台湾东森电视台上滚动。临近下午4时,台湾媒体报道了陈水扁通过其办公室发言人发表的声明。在声明中,陈水扁承认四次选举竞选经费申报不实,并将选举余款汇往海外。他宣布和妻子吴淑珍即刻退出民进党。


将近3个月前的5月20日,当陈水扁卸任占据了8年的台湾当局领导人职位时,舆论指出失去“总统”保护伞的陈水扁将诉讼缠身,但当时谁也不敢预言他自此成了政坛“死老虎”。


如今,涉嫌海外洗钱的惊天弊案爆发,一贯能言善辩的陈水扁被迫“认栽”。


而这一弊案,对于民进党,对于台湾司法制度,对于岛内政局,又将带来怎样的考验?


一抹来自瑞士的阳光


陈水扁及其亲属、亲信近年弊案、丑闻不断。200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期间,“陈由豪政治献金案”曝光;随后,“SOGO礼券案”、“国务机要费案”、“台开内线交易案”等层出不穷,“国务机要费案”甚至引发2006年“红衫军”百万人“倒扁”行动。


2006年12月以来,台北地方法院多次开庭审理陈水扁“机要费”案,但吴淑珍屡屡以身体不适为由请假不出庭。陈水扁办公室还以“事涉机密,不宜提供”为由,拒绝向岛内司法机关提供“机要费”案的相关文件单据,致使案件侦办陷入僵局。


陈水扁身为当局领导人,本身就拥有司法豁免权,而且完全有条件干预司法,加之岛内司法机关一直未能拿出陈水扁贪腐的铁证,因此,他不仅能逍遥法外,保住权位,而且岛内部分民众也从不怀疑其清廉度,甚至认为司法机关的侦查是泛蓝阵营“斗扁”的政治手法。


2008年5月陈水扁卸任后,台湾检方开始重新调查“机要费”案。新任台湾当局领导人马英九在8月6日宣布所有相关文件并不涉机密,“注销”有关文件的“机密核定”,这虽然扫除了案件审理的主要障碍,但真正导致案件侦办发生戏剧性变化的,却是“一抹来自瑞士的阳光”。


8月13日,台湾《壹周刊》独家披露,陈水扁通过儿媳黄睿靓及黄家人的户头,向海外密汇款项高达3亿元新台币。对于这一报道,陈水扁坚决否认,咬定“家里没有海外账户,财产皆已信托,一切都可摊在阳光下”。


谎言失效仅仅在几个小时后。第二天一早,国民党籍“立委”洪秀柱拿出瑞士官方文件“重磅出击”,指出黄睿靓在瑞士美林银行以个人和公司名义建立4个账户,流通金额高达3000多万美元。瑞士联邦检察署认为此举有洗钱嫌疑,已依瑞士刑事法典,查封相关账户。


瑞士官方资料显示,黄睿靓以“HuangJui-Ching”之名,在瑞士美林银行开设了两个账户,2007 年2月与3月,两笔来自新加坡瑞士信贷私人银行、分别为2100万美元和14余万美元的款项汇入这两个账户。同年5月,黄睿靓委托美林银行代为成立于开曼群岛注册的BouchonLtd公司,公司的所有权人是黄睿靓,授权代理人是陈水扁之子陈致中。黄睿靓将原本以个人名义所开的美林账户的款项,全部再转入BouchonLtd公司的另两个账户。11 月底,BouchonLtd公司又接收了来自苏格兰皇家银行陈致中名下账户的约1000万美元汇款。


洪秀柱的“爆料”很快被台湾当局有关部门证实。据称,瑞士联邦检察署确已通过台北驻瑞士经济文化办事处递交函件,要求台湾司法机关调查陈致中夫妇涉嫌洗钱的案件。


究竟有多少个账户、多少钱,都还是未知数


铁证如山,无从抵赖。陈水扁不得不在洪秀柱爆料后的当天召开记者会,首度承认自己“曾经做了法律所不许可的事 ”,从台北市长到“总统”选举四度竞选经费申报不实。至于账户上的大量不明资金,他辩称事先并不知情,是妻子吴淑珍自作主张,将竞选结余款转至瑞士银行的账户,今年初才告诉他。陈水扁称,这些剩余款除了用于自己下一次选举,还用以帮助民进党发展和资助民进党所提名的候选人。


16日上午,台检方出动4名检察官、15名事务官,搜查了陈水扁的住家和办公场所,查扣了5箱证物与3台电脑主机。检察官还对吴淑珍进行了简单的讯问。吴淑珍承认,自20年前陈水扁担任“立委”起,她就陆续汇款到海外,长期以胞兄吴景茂作为开户人头,从事转账、投资事宜。这笔钱的来源被描述为以下四个:陈水扁的竞选结余款,陈水扁执业律师所得,吴淑珍本人的娘家嫁妆以及多年来投资理财所得。


连日来,随着岛内司法机关侦查的深入和岛内有关人士的不断“爆料”,陈水扁家族涉嫌海外洗钱这一弊案,像滚雪球般愈滚愈大。陈水扁触犯法律已是铁证如山,无法规避,但案件的“水越来越深”。归纳起来,主要有三大谜团。


谜团之一,巨额财产从何而来?陈水扁声称是“竞选结余经费”,吴淑珍提出“四种来源”,陈致中对瑞士银行的说法是“结婚所获得的礼金”,黄睿靓表示是其父黄百禄的“海外投资”。陈家四人四套说辞,各吹各调,破绽百出。


陈水扁两次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花销巨大,很难攒下数目如此庞大的结余;而仅目前曝光的涉案金额就接近10亿元新台币,吴淑珍所说的“四种来源”不足以凑齐如此豪华的家产。


对于这些财产的来源,主要有三种说法:陈水扁任内推动“二次金改”时收受的金融业界“进贡”;陈家巧取豪夺的 “国务机要费”;陈水扁8年“卖官”的不法所得。


谜团之二,海外账户知多少?陈水扁家族的海外账户堪称“狡兔三窟”。台检方目前掌握的情况显示,陈水扁家族的海外资金可能不只在瑞士一处,在美国纽约、新加坡、日本等地的银行都可能有秘密开设的人头账户。究竟有多少个账户、多少钱,都还是未知数。


谜团之三,陈水扁家族如何洗钱?陈水扁巨额资金外流路线诡谲多变,让台湾检方大为苦恼。除了借助开曼群岛开设公司洗钱外,国民党籍“立委”邱毅16日又爆料称,陈水扁家族洗钱初期是通过银楼地下汇兑的方式进行小额汇款,但在陈水扁执政后渐渐难以满足需要,最主要的洗钱管道是透过台北市民生东路的宏佳银楼和吴氏兄妹共同控管的香港盈宝公司跨海买卖珠宝,以行贿企业买单的方式进行海外洗钱。


“扁式危机处理”效果衰减


案件爆发以后,律师出身的陈水扁立即进行了明快的危机处理,且看具有鲜明扁式风格的“脱罪之道”---


首先,“弃妻自保”,认小罪躲大罪。一方面将“选举结余款”流出海外推到残疾妻子身上,自己争取全身而退;同时进行“超完美切割”,因为政治献金并不列入洗钱范畴---如果是“选举结余款”,陈水扁仅违反“财产申报法”及“选举法”,充其量就是数百万元新台币的罚款;而洗钱罪名一旦成立,则将被剥夺卸任后的俸禄,并可能被判7年以下徒刑,处以500万元新台币罚款。按照台湾地区有关规定,卸任领导人享有每月25万元新台币补助、每年500万元办公费及安全保卫等礼遇。


其次,把水搅浑,拖人下水。陈水扁在记者会上一方面向台湾民众道歉,一方面却指称连战、宋楚瑜、马英九、萧万长、李登辉等人的选举经费申报都有问题,并直接炮轰李登辉曾用人头账户汇出了10亿元新台币。他的女儿陈幸妤面对记者询问时,咆哮称“民进党谁没收过我爸的钱”,苏贞昌、谢长廷、陈菊都收过陈水扁的捐款,均为如实申报。


陈水扁父女如此操作,目的就是要把水搅浑,和“机要费”案一样,把自己的“错误”归咎于制度的缺失,是所谓的 “历史共业”,同时发出同归于尽的威胁信号,吓阻蓝、绿阵营重量级人士对其进行清算,将单纯司法案件引向蓝营上台后对其进行“政治斗争”,从而谋求民进党和泛绿民众对其进行声援、保护。


最后,悲情戏码一演再演。陈水扁先是鞠躬道歉,而后又与其妻子“自行了断”,在民进党中央开会讨论对其处分前 “主动退党”。接下来,检方查账时,扁家成员哭闹不已,吴淑珍的嫂子甚至宣称吃了安眠药要自杀。


这些招数,多少取得一些效果。陈幸妤才点名党内多人拿过陈水扁的钱,民进党内的“批扁”声浪顿时停歇,民进党台北市党部18日中午原本要作出决议开除吴淑珍、陈致中、黄睿靓三人党籍,却“网开一面”,只作出停权处分。


不仅如此,民进党内部的“护扁”之风又死灰复燃,从早前的集体声讨陈水扁,转向借题炒作“蓝营阴谋论”。


但是,由于此次陈水扁触法铁证如山,因此,“扁式危机处理”已经难以激起太多的共鸣。不仅“查办到底、绳之以法”成为岛内舆论的主流声音,而且民进党支持者和泛绿阵营基层也群起反弹,不少人要求民进党中央限时处理陈水扁,并查明弊案真相,否则不惜退党。


在基层的强大压力下,民进党中央甚至一些“独派”人士逐渐站出来和陈水扁切割、保持距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不得不在8月15日一天内三度公开鞠躬道歉。次日,蔡英文表示,民进党在过去8年太信赖陈水扁,以后对陈水扁的错误“决不袒护”。陈水扁8年的副手吕秀莲公开批评扁家对不起台湾,“怎么这么笨,这么贪!”


目前,台湾检方已将陈水扁、吴淑珍、陈致中、黄睿靓及吴景茂等5人列为“海外洗钱案”被告,并禁止陈水扁出境。特侦组还表示,近日内将再度传唤陈水扁和陈致中夫妇,并择期再讯问吴淑珍等人;若陈致中夫妇再不到案,将不排除发布通缉令,甚至将其“引渡”到瑞士受审。台行政当局“法务部”18日更宣布,为该案设立最高1000万元新台币的检举奖金,并呼吁涉案企业家主动自首。


喧嚷多年的陈水扁家族贪腐弊案,而今已经拨开迷雾,露出冰山一角。


能否“黑白超越蓝绿”


陈水扁涉嫌海外洗钱弊案引发的波澜,正猛烈冲击着岛内政坛和司法制度。


首当其冲的是民进党。从政以来特别是近十年来,陈水扁一直是民进党内最耀眼的政治明星,是备受泛绿支持者“爱戴”与宽容的“台湾之子”。以往,陈水扁即使弊案缠身仍有深绿基本盘力挺,民进党宁可赔掉选举也不敢与其明确切割,让其逃过数劫。在陈水扁卸任后,还有嫡系支持者要求他重出江湖,参加明年底的县市长选举。即便在《壹周刊》和洪秀柱相继爆料后,民进党中央仍对陈水扁袒护有加。在陈水扁发表退党声明后,蔡英文还表示“陈水扁伉俪……所展现的政治担当,我们尊重并予以接受”。


但是,当所谓的“台湾之子”已经沦落为“台湾之耻”,当党的明星已经变成了“扫帚星”,当陈水扁一家彻底把民进党长期标榜的“清廉、勤政、爱乡土”扫落在地的时候,民进党正面临失去“执政权”后的又一次空前危机。


陈水扁洗钱行径曝光之后,民进党中央8月18日紧急召开扩大会议,邀该党各地方县市党部主委研商对策,以应对形象和支持率急速下滑的严重政治危机。不过,蔡英文和民进党时至今日,仍采取软性、感性的诉求路线,未立刻采取彻底的 “去扁化”动作,这表明民进党还在被陈水扁所绑架,还是走不出已经被台湾选民唾弃的“蓝绿斗争”思维。


台湾的司法机关和司法制度也在经受考验。对于这一弊案,台湾检调机关不仅比媒体后知后觉,还爆出了“隐匿”“ 吃案”等丑闻。据台湾媒体报道,台北驻瑞士经济文化办事处6月16日即已经收到瑞士方面的函件,但却拖了一个月才送到台“外交部”。由于驻瑞士官员乃是扁系人马,会不会早已先通知陈水扁做好脱罪的准备?须知一个月的时间足以湮灭证据,转移资金。而案件的关键人物陈致中夫妇更在8月9日离台赴美。


此外,台湾当局“调查局”相关部门早在今年1月底就收到了专门调查国际洗钱的机构“艾格蒙联盟”有关黄睿靓在开曼群岛开设账户的情况通报。但这份文件却在前“调查局长”叶盛茂手中不翼而飞。叶盛茂辩称自己在2月底向台“检察总长”陈聪明做了口头报告,文件却因“退休忘了交”,台湾舆论高度质疑两人涉嫌“吃案”。台湾检方已将叶列为泄密、隐匿案的被告。


再者,台湾司法制度的缺失也让陈水扁有机可乘。台湾地区并没有订立“财产来源不明罪”。根据岛内现行“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规定,若申报义务人故意隐匿财产,只是被处以新台币20万元至400万元的罚款。眼下台湾“立法院”正加紧修法补上这个法律疏漏。


台湾当局目前正大力展开陈水扁涉嫌洗钱弊案的侦查行动。8月18日,台司法部门决定开展“台湾司法史上规模最大的跨海追查行动”,除了与瑞士政府合作协查案件外,洗钱的第一站新加坡、陈致中藏匿之所美国都将通过司法互助管道接洽。台“行政院长”刘兆玄8月20日表示,一定要将案件查到水落石出。


台湾《联合晚报》日前发表社论指出,陈水扁家族海外洗钱事件,还是出于瑞士司法单位的追查,才使台湾有了一次 “让黑白超越蓝绿”的机会。陈水扁“执政”8年,“台独”旗帜不过成为其合法化贪腐、进行政治诈骗的遮羞布,“假民主、假台独、真贪腐”,混淆黑白,挑动蓝绿斗争并牟取大量私利。现在,或许台湾社会应该给予深层的反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