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8/


人们到了走廊里。里斯本表示要去拿武器,进了他的房间。很快,他出来了,已经是全身披挂。大家随即下了楼梯,到了二楼。岳天雄也请众人留步,他到了兰花卧室门外,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他急匆匆背挎起全套特种作战装备,出了兰花卧室。大家继续下楼,到了一层的门厅。

此刻,门厅里有几个农场保镖。他们手里端着步枪,显得很紧张。岳天雄朝田小亮使了一个眼色,要他出去打点马拉加的警车。田小亮心领神会,出了大门。杨玉盈朝约翰逊吕西安使了一个眼色,指点了一下客厅大门。约翰逊吕西安点了点头。随后,杨玉盈就带着岳天雄和里斯本拐进一条走廊,进了一扇房门。

这是一间小小的暗室,没有窗户,灯光昏暗。在墙壁上有一个观察孔。杨玉盈朝岳天雄摆了摆手,指了指观察孔。岳天雄明白杨玉盈的意思,赶紧走到观察孔前,朝里面观看。

岳天雄发现,观察孔那边是一个宽敞的大房间,摆放着华贵的西式沙发桌椅,地面上铺着欧洲纯羊毛美术地毯,还摆放了几尊大理石人体雕像。天花板上悬挂着豪华的吊灯。这显然是大客厅。此刻,华山农场的保安队长鲁彪站在客厅门前。他把双手合在胸前,满脸恭敬之色。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身材高大,穿了一身警服,腰间挎着手枪,年纪有五十多岁。岳天雄暗暗忖度,此人大概就是巴罗镇警察署的警长马拉加。

岳天雄仔细打量马拉加的神情,不禁咋了咋舌头。马拉加警长有一张四方脸,留了一把黑乎乎的络腮胡子。他生了一双大牛眼、一副狮子鼻、一张河马式的宽大嘴巴。他的脸皮松松垮垮、乱乱糟糟,布满了皱纹,这显然是好色贪淫、纵欲无度的结果。那皱纹上还铺盖着一层黑乎乎的江湖油气。他的神情中活脱脱写着一句话:你们别看我穿着警服,我他妈的就是个老流氓!是个老无赖!你们到了我面前,就得给我好处!你们不给我好处,我就利用我的警长职权,狠狠地掐死你!

岳天雄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看了看杨玉盈。他用眼睛说:老天爷,这位马拉加警长怎么是这样一张嘴脸!这纯粹是个毫无人性、狗性十足的地痞大混混儿!这样的人也能穿警服,简直是活见鬼!

杨玉盈苦笑了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岳天雄继续把眼睛凑到观察孔上,观察马拉加。

此时此刻,马拉加显得非常不耐烦了,他摇晃着脑袋,歪声歪气地说起了西班牙语:“鲁彪,你的主子们是怎么回事?老的、少的假装身体不舒服,不肯见我。杨小姐给我来了个一去不归,不露面了。你们是想耍我啊?我告诉你,我是在执行公务,我是来抓捕贩毒分子索菲娅!你们要跟我跳探戈舞,装龟孙子,我可就发脾气,骂老娘了!”

鲁彪小心地说道:“马拉加警长,我家杨老先生确实身体不适,我家大少爷确实精神不佳,他们没法子见你。我家小姐正跟他们商量哪,你稍稍等一会儿。”

“可笑可笑,真他妈的可笑!”马拉加撇了撇河马嘴,懊恼地说,“我是警长,我来抓人!你的主子们有什么可商量的?难道,他们还想扣押着索菲娅不给我?他们这是藐视法律!”

鲁彪赶紧解释:“马拉加警长,你误会了。要在平时,你说要人,我们绝不敢耽搁。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华山农场遇到大麻烦了,黑色旅要对华山农场下手。杨老先生不能不小心。”

马拉加干笑了两声,走到鲁彪面前,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脑门,恶声恶气地责骂道:“鲁彪,你小子是不是吃了马粪了?是不是喝了蛤蟆尿了?怎么不说人话啊?黑色旅要对你们下手,关我屁事?哦,黑色旅要抢夺你们华山农场,你们就敢藐视法律?藐视我马拉加警长?我说一句你们中国的土话吧,姥姥!鲁彪,你听着,我也不见你的主子了。你马上把索菲娅交给我。你要再跟我兜圈子,我就掐死你!”

马拉加猛地伸出双手,掐住了鲁彪的脖子。

就在这时,客厅大门打开了,约翰逊、吕西安走了进来。

约翰逊冷冷地说:“马拉加警长,你的脾气太大了吧。”

马拉加愣了一下,看了看约翰逊和吕西安,缩回双手,晃了晃脑袋,说道:“哦,是约翰逊教官、吕西安教官,少见了。你们二位不守在猎豹分校,来华山农场干什么?”

约翰逊说道:“马拉加警长,我听你的口气,你好像已经知道我们为什么来华山农场了?”

马拉加打了两声哈哈,右手甩了一个响亮的榧子,说道:“不错!本警长已经知道了。黑色旅光临巴罗河滩了,他们还绑架了华山农场的杨德安先生,把他关进了恐怖峡谷猎狗洞。你们几位杀进了恐怖峡谷,冲进了猎狗洞,又打又杀,把杨德安先生救了出来。你们不简单!有两下子!”

吕西安说道:“马拉加警长,你的消息蛮灵通的。”

马拉加扬起了脖子,大模大样地说:“本人是巴罗镇警察署的警长嘛。巴罗镇、巴罗河滩是藏龙卧虎之地。本人要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在这里混饭吃啊?”

吕西安讥讽地说:“马拉加警长,你太谦虚了。看你的风采,比太阳神都威风。你可不是混饭吃,你是吃得太足了!”

马拉加狠狠地吹了一声口哨,走到吕西安面前,有板有眼地说道:“吕西安教官,你拿我开心了。要说我的风采,只有一句话,玩女人太多,淫欲伤神,我都挂了相了。我真不懂了,吕西安教官,我可听说,你也是天天追花问柳,你怎么一点都不挂相,还是这么朝气勃勃,青春可爱?你有什么诀窍,跟我说说。我也学学。”

吕西安好像吃了满嘴的苍蝇,要呕吐了。他也是豪爽之人。可在马拉加这样的老流氓面前,他顶不住了。

约翰逊皱了皱眉头,干巴巴地说道:“马拉加警长,咱们说正经话吧,阁下光临华山农场,有何公干哪?”

马拉加翻了翻白眼儿,轻蔑地回了一句:“约翰逊,老子是巴罗镇的警长!我要干什么,还用得着向你报告吗?”

“马拉加警长!”约翰逊突然提高了嗓门儿,说道,“我听说,你是来抓贩毒分子索菲娅的,对吗?”

马拉加举起手,在耳朵边扇了扇,凑近约翰逊,拿腔拿调地说道:“约翰逊,老子耳朵不好。你说的老子没听见,你大点声,再说一遍。”

约翰逊冷笑了两声,他转向吕西安,压低了声音说道:“吕西安,你听说没有,索菲娅写了一份供词,对马拉加警长非常不利!他好像说……”

他的声音更低了,几乎是只能看见他的嘴巴张张闭闭。

可这一回,马拉加反倒听见了。他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嚎叫起来:“约翰逊,索菲娅是血口喷人!她是诬蔑我!她是给我栽赃!这个贱货,应该把她卖给人贩子,让她当性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