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发出围剿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今村均心下一乐:铃木果然是身负重命而来。

正想顺水推舟,引出铃木的一些话,门外却传来了冈本的一声:“报告。”

今村均眼里闪过一丝不快。也许是面对着铃木,他的不快,一闪而过。继而道,“进行。”

冈本风快地走了入来,“啪”的一声,敬了个礼。

“免了、免了。”今村均对冈本摆摆手道,然后对铃木说,“他就是特高课驻南宁站的站长。这回从钦州登录之后,多得他策反的土匪带路。”

铃木抬头看了冈本一眼,“嗯,不错,果真是个英才。来来,坐过来喝杯茶。”

冈本依言坐下。

见到铃木的第一眼,他的心里还是颤了一下。虽然事前已经知道是他铃木来了,可这下亲眼见,仍然感到一种颤动。这种颤动,无疑是来自铃木那种深藏不露的智慧和精神气度。从铃木的身上,分明看到了大和民族远大的理想。他冈本内心的颤动,便是由衷的、无比敬重的颤动。

“有什么情况吗?”今村均故意轻描淡写地问。

冈本点了点头,“是的,以我所掌握的资料来看,今晚来偷袭的人,是中国军情局的特工。”

“特工?我还为是几个小游击队。”今村均道。

“游击队哪有这个本事来偷袭今村司令的总部啊?”冈本奉承地说。

今村均哈哈一笑,“冈本站长还挺会说话的。这对付特工,就靠你们特高课的人了。倘若我们的作战计划被他们窃取,也是影响我们作战的部署啊。”

“司令放心,我们特高课不论何时,都会全力对付他们,以保证司令少受骚扰。”冈本拍着心口道。

今村均望着冈本,“可他们却来了。”

冈本脸一红,“这都是我们特高课的疏忽,让司令受惊了。我们的人正在追捕他们。”

今村均点了点头,正想开口说话,外面突然又传来几声巨响。

三人面面相觑。

“报告。”副官大江郎满脸是血地前来报告。

“又发生了什么情况?”

副官大江郎报告道,前来抢救伤员的三辆救护车,突然爆炸,显然是被人事前装了定时炸弹。

今村均眼里闪出一缕凶光,然后望着冈本,“他们往哪个方向跑了?”

“城西。”

今村均咬了咬牙,“哼,这些东亚病夫,居然在我面前逞狂。大江郎,你马上警备部,带一个联队去进行围剿。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要看看这些东亚病夫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是。”大江郎领命而去。

冈本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再也坐不住了赶紧站起身,“司令,我马上回去指挥,配合司令的行动。”

“最好提几个中国特工的人头来见我。”

“是。”冈本坚决地答,然后速速离去。

望着冈本出门的背影,今村均摇了摇头,然后望着铃木笑说,“想不到特高课一流的特工,也对付不了几个东亚病夫。”

铃木也笑了一笑,张嘴却道,“今村君的棋艺如何了?”

“呵呵,忙于军务,没长进,没长进。但铃木君你来了,无疑是我提升棋艺的好机会。”今村均说罢,便喊武藤拿围棋来。

是一副晶莹剔透的云子。

铃木拈起一只黑棋,举到眼前凝望了一会,不由赞道,“真是上好的云南玉棋子啊。今村君什么时候把手伸到云南去了?”

今村均愣了一愣,马上笑道,“没你铃木的策划,我岂敢孤军深入?”

笑笑,铃木又无语了。望了望棋盘,便将手中的黑子,放到右上的星位上。

今村均又是一愣——

按以往的对局,铃木每逢先手行棋,都是走“三三”,或是走小目,稳扎稳打的。从来没试过第一步棋就走星位。

如果是中国以前的棋规,也不奇怪。

按中国以前的习惯,四个星位,都是摆好了黑白各两枚棋子。这自然是一种很死板的做法。就像人还没出生,就将一大堆清规戒律强加到你的头上一样,从一开始,就不能让你自主行动。

今村均研究过,这都是清朝高压政治的结果。像象棋,在清朝以前,将帅的位置,都是在九宫的中央。棋手走第一步棋,都是将帅五退一。对方还以将5退1。这就像老友见面的握手、拥抱、问候,极富于中华文化礼仪的。可清朝一立,即刻就将这个规则改了,什么礼仪也不必讲,起手就行马行炮,张扬的是一种好战的霸道。

围棋定子于星位,无疑也是显示大清的清规戒律,时常提醒棋手,别忘了清规戒律的严厉。

终观整个清朝,今村均就发现,清朝顶尖的棋手,也就是四段的水平。在他今村均看来,棋艺的水平,就是代表一个国家的文化程度和意识。围棋分九段,一个泱泱大国,竟然出不了一个九段棋手,可见其国民的大脑是被压抑了的,精神也是阳萎的……

铃木第一步就走星位,今村均顿然就感受到了一种大气。

以不变应万变吧。

今村均将棋下在左下的小目上,与铃木的星子遥遥对着。

铃木“叭”的一声,又将棋子下在右下的星位,下出了二连星的开局。

这“叭”的一声,也出乎今村均的意料。

以前和铃木下棋,铃木都是下得和风细雨的。总是轻盈盈地抬手,轻盈盈地落子,不发半点声响。

听声看形,今村均感受到的就是一种霸气了。

禁不住抬头看了看铃木。

铃木的目光也笑咪咪地落在他身上,分明在说:接招吧!

整局棋下来,铃木的棋,一直都体现着大气淋漓的棋风。他今村均虽然也吃了铃木的一些棋,可他今村均大龙,不管如何左冲右突,都逃出不他的包围圈,最后只能乖乖地投子认输。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看铃木君,真有种盖世之才。”今村均佩服至极地道。

铃木不置可否地笑笑,“在你看来,我这棋可行?”

“岂止可行,实在是行得太高、太妙了。”今村均由衷地说。

“当真?”

“绝对真啊。我还想再领教领教。”今村均激动地道。因为他分明从铃木的棋中,体味到一种壮阔。而这种壮阔,并非某一个大战役所能比拟的。他希望和铃木再下多两盘,进一步印证他铃木的真正用意。

“老同学了,还用这么客气?爱下便下。读书的时候,我们什么时候不是整个通宵地下棋的?”铃木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

这回由今村均执黑先行。

他每行一步,都故意说——

这棋可是中国哦。

这棋是马来西亚。

这棋是苏联。

这棋是澳大利亚。

这棋是美国。

今村均发现,铃木对苏联这枚棋子似乎不感兴趣,而对其他棋子,则大有赶尽杀绝的意思。

当他今村均下出一子,说这是巴西,铃木也毫不犹豫地将其包围起来。

看看非洲如何。

今村均又道,“这枚棋子可是埃及的金字塔哦。”

铃木微微地一笑,“暂且放生吧。”

暂且放生?

也就是说,他铃木连非洲都不会放过的。

照此形势,那是大半个地球都被他铃木包围了。

今村均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老同学是是嫌我的棋走得太宽了?”铃木笑问。

“哪里,哪里。我是想走,也走不出你这种气势啊。”今村均实话实说。

铃木正要开口说什么,梅津贞夫突然跌跌撞撞地跑了入来,对铃木敬了个礼,“报告将军,我们——”

铃木挥手止住他,“不用说了,你带去的人肯定是有去无回了。”

“是的,我们的对手,实在是太厉害了。他们简直就是不是人,是魔鬼。”梅津贞夫心有余悸地道。

铃木看到他满身是泥是水,便道,“行了,你先去洗洗,然后休息。有事明天再说。”

“是。”梅津贞夫答。

等梅津贞夫出了门,铃木才望着今村均笑道,“他手下的人都是些好少伙。他们的仇,就交给你老同学了。”

“放心吧,大江郎办事绝对干脆利落的。”今村均胸有成竹地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