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6.html


“杨旭东已被共军盯上,若是我分析得不错,共军正撒下香饵等他上钩。”走出叶雯的“闺房”时,钱溢飞似乎在不经意暗示着什么,不过这种暗示,也是叶雯一直期盼的结果。“这个鬼天气,怎么连滴雨都不下?活活把人闷死!”随口一句牢骚,钱溢飞推开他自己的房门。

屋内依旧闷热异常,闩好房门后,他双眼死死盯住摆放在屋角的摄影机,那也是共产党想要的答案。恐怕谁也不会料到在这部摄影机内,便隐藏着改装电台。共产党一直苦苦寻找的证据,其实就扛在他们自己人的肩上。

“项科长,根据机要室同志汇报,目前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电波。”保卫科小马将一份最新报告,递交给秀眉紧锁的项梅,“叶雯同志也捎来口信说,没发现钱溢飞有什么异常举动。那个大特务似乎很安静。”

“安静?”坚决地摇摇头,项梅觉得这个推测很可笑,“你认为他能睡得着吗?”

“您的意思是说……他肯定还会有所行动?”

“不是肯定,而是一定!”

钱溢飞当然睡不着,他谛听着国统区的电波频率,眉头逐渐拧成死结。“共产党倒是很平静,可一处的电台为什么好像抽风似的,没完没了瞎折腾个什么?”这是一件突发的意外,事态发展已完全出乎他意料。仔细将电文记录下来,结果新的问题又摆在面前,“三重加密?究竟什么情报能让一处那些混蛋如此小心?”潮湿闷热的屋子逐渐被腾腾烟雾所笼罩,陷入迷惑中的钱溢飞,一时间竟然感觉到无计可施。叶雯是机要秘书出身,如果有她参与,相信这份加密情报或许无秘可言。左右权衡片刻,又摇摇头,暂时将这种想法依依不舍地摒除。

慢慢在屋子里踱步,又转身看看那部电台,以往在取舍不定时,钱溢飞往往采取“看一看,慢慢走”的方针,但是这种方针,却是最致命的煎熬。手指反复触摸着按键,又一次次强迫自己收回,犹豫了半天,最终,他不得不祈祷杨旭东能自己嗅出来自解放区的重重杀机。 “老板说得不错,必要时,我只能用你做掩护。唉!可惜了这个好苗子……”


“小项,叶雯同志有什么消息?”死死守在电话机旁的叶昊天,双眼布满了血丝。抓过杯子小酌一口,漂浮在液面上的一层蚊虫,他居然未曾察觉。

“她刚刚送来一份密电,说是钱溢飞转交她的重要情报,请机要室同志协助破译。”

“破译出结果了吗?”

“刚刚译出‘卢运凯’三个字。”

“卢运凯?”叶昊天攥着电话,怔愣着,久久无语,“这是什么意思?钱溢飞要搞什么鬼?”

“喂!喂!叶主任,您没事吧?”

“噢……我没事。”叶昊天揉揉红肿的眼睛,扭头对身边战士吩咐道,“你们先回去休息,这里不用管了。”

“可您已经几天没睡了……”

“这是命令!”

“是!”战士敬礼的手臂还未放下,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杂音……

“不好!有人窃听我们通话!”

“什么?难道是敌特分子?这……我马上派人去查!”

“来不及了,这条鱼很小心,恐怕已经游走了。”

“那……那该怎么办?”

“稳住!敌不动,我不动,静观其变!”

“是……”

“以后有情况,不要打电话,直接送到我这里。”

“明白……”


“六哥,有消息了。”从门外一闪而进的叶雯,顾不得拭去额头汗水,急切说道,“一处的电码中,反复提到的是‘卢运凯’?”

“卢运凯?”

“怎么?有问题?”

“这个……”虽说表面神色依旧,但钱溢飞内心,已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刺成了百孔千疮。

“六哥……”

“你破译电文需要这么久吗?”

“这个……电码有些难度……”

“噢……”钱溢飞的脑子有些混乱,情急下,他赶紧收敛心神揉揉太阳穴,与惺忪的眼皮搏斗一番后,虚弱地说道,“破译就好,我想睡一会儿。”

“好,您休息吧……”叶雯转身姗姗离去,望着她那纤细的背影,钱溢飞忍不住自言自语道:“休息?我还能休息吗?谁会让我休息呢……”这是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夜,黑暗中只有被痛苦煎熬着的思想,默默凝视着斑驳墙壁上那黑黄的年画,钱溢飞做梦也未想到人生是如此的焦虑。一根接一根抽着烟,被紧张和忧郁所扭曲的面容,在迷茫的烟雾中忽隐忽现……“难道老卢暴露了……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一处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一切的推论都是假设,一切的假设也只能依靠推论来获得解脱。“为什么要把老卢的名字发到解放区?难道他们不怕被共军……这个……我军截获吗?”一连串的问题萦绕在脑海中,越缠越紧,几乎快拧成个死结。“中统做事决不会心血来潮,那么换了是我,这么做的目的将是什么?”他敲敲温度过高的额头,“世上没有不能被破解的密码,军统某些普通机要员,就可以轻松搞定一处的小把戏。既然一处敢对外发布这份情报,就说明他们一定做过精心准备。也许,他们正在乞盼被人破解。但问题是,他们到底想要谁知道这份情报?”想来想去,问题最终又归结到自己身上,“在这方圆百里内除了我,还有谁能和老卢挂上钩?没有!绝对没有!或许,一处的目的,就是想通过老卢,迫使我‘做点什么’……可我现在的处境,还能为他们做什么呢……哎呀!”钱溢飞猛然一惊,燃尽的烟头将手指硬生生烫出个水泡。

“X解放区的同志根本不认识老卢,就算他们截获情报,也不会对情报内容产生任何兴趣。在这里,唯独能感兴趣并向他发出警报的人,除了我不会有第二个人……很好,看起来,这应该就是一处的真正目的!”想到此处,钱溢飞不禁咬咬牙。问题想通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绵绵无尽的烦恼,“老卢肯定遇到了麻烦,说不定现在,已经被一处秘密监视了。唉!我到底该怎么办呢?找不出‘坚冰’完不成任务,我暴露自己还有什么意义?只不过是为敌人的胜利添砖加瓦而已。可是……多年的老战友,难道我会眼睁睁看他出事吗?到底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抉择是一种痛苦,一种轧骨吸髓般的剧痛,就如同一个徘徊在天堂和地狱间的幽灵。钱溢飞失眠了,辗转反侧,身下破旧的床板,“咯吱吱”整整响彻一夜……


C-47运输机平稳地穿过云层,引擎巨大的轰鸣声,依然未唤醒每个人脸上那麻木的表情。低头看看手表,最后望一眼舷窗外闪烁的繁星,少尉正正头上沉重的钢盔,紧握汤姆森的手柄,指尖轻叩枪身那细腻的纹理,一阵金属淡淡的阴凉隐隐传来……

上士伸出袖子,擦擦双腿间的M1卡宾枪,低头吹去粘附在枪管上的灰尘,扭头看看身边的同伴,同伴盯住指缝间不停翻动的子弹,干涸的嘴唇轻轻颤抖。每个人都在专注自己事情,有的还掏出衣袋中的照片,凝视着,一遍又一遍不停地亲吻。

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摘下头盔,摸摸油光铮亮的秃头,盯着钢盔上那青天白日徽章,口中促狭着说道:“据说共军射程最远的枪就是三八大盖,甚至连机枪零件都不全。所以,这架飞机应该比自家炕头还要安全。”

同伴们依旧做着自己事情,没有人和他搭话,更没人理会这无聊的闲话。

“弟兄们,快到共区了,咱们放松放松。我有个问题一直想不通,”高个汉子戴上钢盔,撇着嘴说道,“你们猜猜,共军看到咱们飞机,首先会做什么?”

很尴尬,四周除了马达的噪音,居然没有任何回应。干笑一声,高个汉子又道:“瞧瞧你们那德性,共军的三八大盖难道还能够到飞机……”

机身在转弯的瞬间突然一震,就在众人心脏窜到嘴边的刹那,高个汉子瞪大双眼,注视着一道白烟从舱门斜行向自己快速游来……“砰砰……”弦窗玻璃块快爆裂,温湿的液体将对面同伴糊得睁不开眼睛。高个汉子抽动着身体,低头看看血箭暴喷的小腹,又看看同伴正在迅速殷红的裤腿,热气腾腾的白汽从他胸口一闪而出,划着直线,“咚”地一声将顶棚击打得火花四射……同伴慌乱的身影在模糊和清晰中反复转换,他们不断张嘴狂呼,可耳边除了愈发剧烈的心跳,已听不见任何声响。他感觉顶灯在旋转,就像掉入冰冷的漩涡,无力地挣扎着,只能渐渐的,随着那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愈陷愈深……

“组长!老孙中弹啦!”话音未落,浓烟裹挟四处飞溅的火花,将机舱来回捋顺。手握像片的士兵陡然一转,甩着血水的大腿挣脱身体,飞旋着,夹杂着呼啸,重重抽在少尉的脸上。一声哀号,残破的肢体随着机身倾斜,在舱门口一滚而没……

“高射机关炮!是高射机关炮!妈的!共军怎会有高——射——机——关——炮!”少尉的大脑已是一片空白,他死死盯住残躯那紧扣舱门的血手,手指逐渐由四根变成三根、两根……“啪!”一块散发焦臭的碎肉,脆生生拍在他脸上……“挂钩!赶快挂钩!”

舱门口的红灯已经亮起,可是机身骤然一顿,左引擎呻吟着转了几转,在熊熊燃起的烈火中,摆脱炙热的机身向黝黑的地面快速飘移……

一千米……九百米……八百米……这是飞机在三秒钟内完成的下坠距离,众人已明显感觉到体重在快速流失。

“绿灯!X他妈个绿灯!”望着红灯旁边的跳伞指示灯,少尉的理智在顷刻间崩溃得无影无踪。

“组长!咱——们——跳——吧!”从双腿间奋力抽出带血的卡宾枪,上士强行挤到他身边,拖着哭腔苦苦哀求,“弟——兄——们——快——没——命——啦!”

不再犹豫,少尉抓过身边的同伴,使出浑身力气,将他一脚踹出机舱……


当夜零时二十分……

刚刚就寝的徐百川,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他顾不得披上睡衣,撩开被子迅速抓起话筒。

“处座,按照您的指示,我们已将叛逃飞机就地击落!只是……”

“只是什么?难道还有生还的?”

“有……有几个一处混蛋跳伞跑了……”

“跑了?糟糕!”徐百川登时一惊,迟疑的脸色愈发阴霾。

“处座,咱们该怎么办?那几个混蛋已逃进共区。”

权衡片刻,徐百川深吸一口气,无奈地问道:“家良,你认为他们去共区能干什么?”

“这早不去晚不去,难道是为了六哥?”

“但愿事情不像你我想得那么糟。家良,我们联系不上你六哥,现在就只能派人潜入共区,通知他小心提防。”

“四哥,那几个混蛋真要刺杀六哥吗?奶奶个一处,背后捅刀子的事儿每回都少不了它!”

“不!恐怕背后直接挨刀的,未必是老六。”

“嗯?”

“你想想,在共区能干掉老六固然最好,可万一失手呢?共产党面对舆论压力,会不会加强对老六的保护?即便共产党有除去老六的心,可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得不把他当宝贝供着。一处的人不是白痴,他们肯定会权衡利弊,所以我猜想:他们要猎杀的目标,极有可能是共党高级人物,假他人之手用以除掉老六。”

“什么?借刀杀人?”

“这么做有两个好处:一,选择刺杀目标比较广泛,成功的可能性极大;二,共党高级干部被他们做掉,即便引起舆论,恐怕舆论也是站在共党一边,如此一来,共党会不会趁机迁怒老六,将他直接就地正法?”

“这……六哥危险了……”

“你手头上有没有合适人选?”

“有!他刚从共区跑过来,门清路熟。”

“那好,马上叫他回去通知老六:尽快行动,安全撤离!”

“是!我明白!”撂下电话,国民革命军第X师中校参谋刘家良走出办公室,顺着游廊折进一间偏僻的小屋。

杨旭东嘴里塞满食物,眼睛还兀自盯着盘中那带刺的鱼头。

“旭东,你饿几顿了?”刘家良在他对面坐下,嘴角含笑,促狭着问道。

“六哥有麻烦了,是吗?看来某些人还不打算叫他好过。”

“你判断得不错,”刘家良点点头,顺手又给他启开一盒罐头,“咱们这些同学里,属你最优秀,只可惜好马还需伯乐。”

“说吧,上边想让我做什么?”

刘家良并未马上回答,迟疑了片刻,犹豫着问道:“如果没猜错,共产党肯定为你设下了陷阱,旭东,你还能再辛苦一趟么?”

同样,杨旭东也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用钢勺敲敲盘子,大声喊道:“老刘,把那些美国罐头再给我塞一包,多挑点肉!”

“嗯?你带它干嘛?不拖累行动么?”

“唉……”杨旭东无奈地叹口气,回身望望共区方向,自言自语道,“那里的东西六哥吃不惯,他现在一定还饿着……”

刘家良没再说话,紧紧捏压着手指,眼角湿润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