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俐入了外国籍就不爱国了么?

影星巩俐获得新加坡公民权的消息传开后,讨伐之声不绝于耳。一些愤怒的网民认为巩俐之流(还包括张铁林、顾长卫等人),加入外国国籍,挣国人的钱,是极其可耻的行为。

姑且不论是非,先讲一段公案。《孔子家语》里有个故事:楚王出游,亡弓,左右请求之。王曰:“止,楚人失弓,楚人得之,又何求之!”孔子闻之曰:“去其‘楚’而可矣。”老聃闻之曰:“去其‘人’而可矣。”

且让兄弟翻译一下:楚王丢了弓,手下人要找,楚王不让,说楚国的弓,楚国人捡到了,不用找了。 孔子认为楚王的境界太低,弓是人用的,应该不分国界,所以说“去楚”。老子是个自然主义者,认为人和物都是天地万物的一部分,不应有得失之心,所以说“去人”。

巩俐就好比这张弓,人们对巩俐入新加坡籍的评价,完全取决于人们自身的认识与境界。巩俐不过是个演员,她不仅是个中国女人,还是一个新加坡人的媳妇。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新加坡人,就入新加坡籍,放在古代,她得叫“黄巩氏”。这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

我们一向欢迎外国人加入中国籍。比如爱泼斯坦,那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官至政协常委、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我们对其尊荣有加。但是一旦有国人要加入外国籍,很多人就不高兴,很敏感,很义愤填膺,甚至觉得是做了国贼。

巩俐身上的旗袍并不是国旗,她的黄色皮肤也不是国徽,脱籍就脱籍吧。她加入外国籍不等于只爱外国,不爱本国。这样的命题让一个演员来承载,未免过于苛刻。当年《红高粱》在外国获奖后,国内有人觉得这部电影丑化了中国,是卖国;海外观众则认为巩俐是典型的东方美人,是中国女人的代表。后来她去了戛纳做评委,大家又觉得中国人做评委是很荣耀的事情,也不说她卖国了。当然,也有人会借入籍这事儿,说巩俐的卖国是一贯的,是历史反动派。

这都不重要。现在是个全球化的时代,北京国贸和上海陆家嘴天天都能遇到黄发碧眼的外国美眉。人才的全球流动是一个趋势,人家愿意去国外发展,那是天经地义的。用孔子评价楚王之弓的话来说,既然她是个世界级的著名演员,何必分中国外国,何况她终其一生都是华裔?科学和艺术是不分国界的,全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人人都有脱离本国国籍的权利,而没有从一而终做某国人的义务,否则爱因斯坦也不会跑到美国去。那么多海外留学的人才都没回来报效祖国,我们照样办了人人说好的奥运会。这几个演员又不是中科院院士,于国于民,又有何损?有些群众嫌她不爱国,还回来赚中国人民的钱,可是我们的钱被波音、空客以及微软赚去的还少么?这就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要不你就别看她的电影。

再说了,报载外逃的贪官,携款动辄上亿美金。那些指责巩俐们的群众,可否把目光离开漂亮脸蛋,回头看看更该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情?她们离开祖国虽然严重伤害了一部分中国人民的感情,但是并不比外逃贪官造成的损失更大。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

最后,要问一句,为什么这些人要加入外国籍?为什么没留住自己的人才?《孟子·离娄上》有句话说得好: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中国国籍对于巩俐、汤唯这样的优秀人才,为什么并不构成吸引力?这就是一个人才政策的问题了。等到外国人哭着闹着都要加入中国籍了,那时候,我们才真的强大了,崛起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