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三、攫取金百合 153、自身难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于效飞看着闯进来的鬼子,心里奇怪,但是表面上却是不露声色。

在于效飞和鬼子站长东拉西扯的时候,那些乔装成鬼子的新四军战士已经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办法,迅速在整个车站分散开来。在所有的战争中,对火车站的争夺都是重要的一步。因为火车站不仅是一个交通枢纽,而且有各种坚固的房屋,地形复杂,四通八达,易守难攻。最难对付的是,在火车站都有一个高大的水塔,有几层楼高,只要在那上面架上一挺机枪,就能控制住周围的相当大的区域,不仅能够把守住自己的防御阵地,还能对其他地区进行封锁,确实算是一个战略要地。

只要这边稍微出一点差错,车站上的鬼子就会和于效飞他们的这一小支队伍发生枪战,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下,那绝对是一场激战。而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附近都驻扎着大批的军队,要是枪声一响,惊动了当地驻扎的鬼子,那可就是一场正规的城市攻坚战了。

那绝对不是于效飞他们这种特工的作战风格。因此于效飞让这些新四军战士利用他争取到的时间,悄悄地进入各个重要地区,在那些地方进行把守,等到时机成熟,他一声令下,大家再一齐动手,向战俘列车发动猛烈的袭击。

尽管这边的战士全都在悄悄地按照事先的部署行动,没有惊动任何人,但是车站上突然来了这么一大批军队,是瞒不了人的。战俘列车上边的鬼子已经发现了这边的人,他们马上报告了他们的带队军官。在战俘列车上带队的军官是一个日本少佐,他马上带人过来察看究竟。

于效飞本来安排得很好,他在里边缠住那个日本站长,让那个会说日本话的小学老师在外面对付其他的鬼子。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这又是一个小站,车站上边没有太多的人,一般来说应当没有鬼子来打扰部队的部署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于效飞还是安排那个小学老师在外面来回地巡视。

这个办法还真起了作用,那个小学老师一看到一个日本少佐走了过来,他赶紧上前拦阻。现在这个老师在于效飞他们的教育下,已经完全站到于效飞他们这边来了。本来大家都是中国人,又都受日本鬼子的欺负,当然对鬼子没有好感,只是都害怕鬼子的势力大,身在鬼子的势力范围之内,不敢反抗,现在到了自己的队伍中间,看到于效飞他们这么英勇,出入鬼子的重地如入无人之境,那个小学老师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跟于效飞他们完全成了一条心。

他看到真正的鬼子军官过来了,想要拦住他,不让鬼子军官破坏掉于效飞他们的事情。但是,这个小学老师毕竟没有什么经验,他忘记了在日本军队里边,下级要绝对服从上级,他现在是化装成了一个日本大尉,在少佐面前是不敢顶嘴的,他这一执意拦阻鬼子,鬼子反而起了疑心。

于效飞大风大浪见过多少,这么几个小鬼子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别说鬼子来干什么他不知道,就是这些鬼子真的发觉了他们的意图,大不了一抬手,送他们去见阎王。所以于效飞安坐在站长的办公桌后面,稳如泰山,冷冷地看着闯进来的日本军官。

鬼子少佐冲进站长的办公室,一看房子里边也是一群日本军人,他也就停住了脚步,打量起这几个人来。

鬼子少佐本来看到车站上来了不少的军队,要过来察看一番,等到跟前,知道了这也是一些日本军人,就微微放了心。他现在虽然觉得事情反常,但是却没有想到在这样大日本皇军的王道乐土上,会有人冒充日军军官,他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以为是有人在搞什么不法的勾当,比如走私盗窃军用物资什么的。他这才只带着几个手下直闯站长办公室,把于效飞他们堵在了里边。

于效飞看到他眼珠乱转,在不停地打鬼主意,就断喝一声:“见到长官为什么不敬礼?!”

鬼子少佐被这一声大喝吓得一哆嗦,条件反射地一个立正,立刻举手敬礼。

但是于效飞却没有回礼。仍然对鬼子不理不睬的。鬼子少佐看到于效飞派头很大,而且非常傲慢,连起码的礼节也不讲,更是不明白于效飞是什么来头,两个人僵持起来。

于效飞也不把这个鬼子放在眼里,也不操心多管他,只要再过一会,外面自己的部队布置完了,就可以发动进攻了,这个家伙既然自己送上门来,正好顺便把他收拾掉。

可是,这个鬼子在这儿傻站着心里却不是滋味,加上他心里有疑问,总是想搞清楚。于是他试探着问道:“大佐阁下,请问您到这儿来,有什么公干?”

于效飞完全不理他也不好,只好敷衍他说:“大本营要发动一次对华南的作战,我来进行检查。这是绝密,与你无关。”

日本军队纪律森严,如果真的是机密,是不会让外人知道的,鬼子少佐当然明白这个道理,现在他听到于效飞向他大致说了这些情况,已经觉得人家是在法外开恩了,觉得自己确实是管的闲事太多了。他正想离开,却发现了一个破绽,于效飞没有挂日本军刀!

在后来研究二战的武器的时候,有人把各个国家的武器全都列举出来,其中在提到日本的武器的时候,特别指出日本军队使用的一种武器,日本军刀,还注明使用方式为:手动。在欧美国家都使用冲锋枪坦克进行大战的时候,亚洲的所谓先进国家竟然在使用这种“手动”的武器,日本的先进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前面在日本在诺门坎向苏军挑衅的那一部分故事里边,咱们已经提到了日本的武器和苏军的对比,而日本人还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把地球踩扁了呢!

但是,在这些的日本军队里边,各级军官都是要佩军刀的,而且对这些非常重视,不同的级别要有不同的军刀,这种区别体现在军刀的刀鞘和刀穗等装饰上。大佐是高级军官,军刀已经非常讲究了。

可是现在于效飞却没有佩带军刀,这可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所以已经被于效飞的武威震慑住了的日本少佐从这个上面一下子看出了问题,他的头脑里边“轰”的一声发生了巨变!

于效飞当然对日本军队的一切规矩了如指掌,但是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新四军的军部连军服都配不齐,还能有合适的日本军刀给他准备好吗?

少佐一惊之下,拔出了自己军刀,他做出了戒备的姿势,厉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于效飞面无惧色,缓缓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正要说话,就听见外面一声枪响!

于效飞和日本少佐同时一愣,枪声虽然是从外面传来的,但是却不是在车站里边响的,而是从车站的门口响起的。于效飞心下明白,这不是他带来的这支连队出事了,现在正是他调来的那个新四军新兵团包围车站的时候,这些要命的新兵,还真的给他搞事啊!

于效飞猜的不错,这正是那些新兵在向车站里边冲。于效飞安排的新四军侦察参谋看到时间已经到了,马上扑过去干掉了那个被于效飞打得半死的日本哨兵,然后跑到街上,找到了新四军的新兵团,把他们带到了车站里边。就在他们涌进车站大门的时候,在楼上站岗的日本哨兵看到灯光下的大门口冲进了一大群人,他们的手中拿着的东西在昏暗的灯光下不停地闪光,看来好象是刺刀,他就用日本话大喊一声“什么人,口令!”

跑在队伍前面的新四军新兵心里猛地一紧,举手就是一枪。这一枪没有打中,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上面的鬼子哨兵马上瞄准射击,新兵们“哇”的大叫一声,一下子胡乱散开,朝空中乱打起来。

外面响成一片的枪声,让日本少佐彻底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刀劈下,于效飞身体微微一转,让过刀锋,日本少佐手腕一麻,日本战刀已经到了于效飞的手里。

于效飞冷笑起来:“想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反抗日本侵略的中国人!”

说着,他反手一刀,刺进了鬼子的胸膛。

于效飞一动手,正在屋子的四个角落的新四军战士一齐开枪,站在屋子正中的几个鬼子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就被打了个对穿。

于效飞扔下日本刀,掏出20响驳壳枪,一步就跳到了门外。这时,外面已经是枪声四起,火光熊熊。于效飞事先安排好的那些新四军战士,全都分布在日本哨兵的附近,这边的枪声一响,他们知道事情已经暴露了,马上先下手为强,举枪朝附近的鬼子哨兵射击,鬼子被压制住了。

但是,其他的鬼子从各个角落冲出来,尤其是那些押运战俘列车的鬼子,立刻在列车顶上和车厢后边朝这边的人影射击起来。鬼子都是老兵,作战经验丰富,虽然在黑暗中也不能做到百发百中,但是他们防守的都是重要位置,这些新四军的新兵立刻就被压回去了。

于效飞跑出来一看,一个团的新四军果然声势惊人,到处是枪声,到处是火光,整个车站乱作一团。其实,那些新兵什么也没看见,也不知道应该朝那儿打枪,打得热闹,就是没有打中一个鬼子。

于效飞觉得也很好笑,看来人家那个新四军的团长还是很了解自己的部下的,这群从农村吸收的小孩儿,一看到打仗,热情是不用说的,就是脑袋有点发蒙,真要指望他们来营救战俘,还真是个麻烦。

于效飞赶紧找到一个举短枪的新四军指挥员,刚一靠近,还没有说话,那边一看来了鬼子,一群新兵对准于效飞的脑袋就是一顿乱打。幸好于效飞反应快,赶紧一个翻身跳到一个小值班室的墙角后面,大声喊道:“别开枪,是自己人!”

几个老兵用家乡话一通大骂,那边的新兵象是在家听到了长辈训斥一样,马上老实了。于效飞他们这才跑过去,对那个指挥员说:“你们要压制他们的火力,把他们吸引住,我们从旁边摸过去。记得让这些小孩儿注意隐蔽。”

新四军的指挥员觉得自己的手下打了自己人,丢了人,生气地一顿喝斥,象管儿子似的挨个又推又骂,把新兵们安置到不暴露到鬼子的枪口下的地方,自己却出来吸引鬼子的火力。

于效飞他们乘机从侧面冲过去,对准鬼子的后背一阵排子枪,把鬼子放倒了一大片。于效飞第一个冲过去,举枪打断了锁着闷罐车的封印,一脚踢开车厢门,大声喊道:“同志们,快出来!”

里边的新四军战俘一声呐喊,跳了出来。有人过去搀扶,架起他们朝安全的地方跑去。于效飞喊道:“司令员同志,你在那儿?快出来跟我们走!”

两个人影从人群中挤过来,一个年轻的战士扶着一个老兵来到于效飞的面前,老兵说:“你要找什么人?”

“我要找司令员同志。我是从新四军军部来的。”

“我就是。”

于效飞拉起他来到车厢的一头,掏出打火机,借着火光看了一下这个人的长相,对,跟介绍的差不多。

于效飞又把他被俘的经过问了一遍,跟那个秘书说的完全相同,这次真的是司令员了,真是谢天谢地。

这时枪声更加密集,不过这次是从车站外边传来的。大队鬼子朝车站包围上来了。

不过这次要好一点,从火车下来的这些战俘都是老兵,这次重新回到了军队,又成了军人,他们从鬼子的尸体上捡起了枪,马上投入了战斗,挡住了鬼子。

新四军大举进攻上海,把鬼子吓了一跳,不知道新四军要干什么。于效飞却完成了任务,终于可以回家了。

于效飞大摇大摆地进了上海,在进城的公路卡子口,一个鬼子看了看于效飞的证件,这个是他的梅机关的证件,这个可是真的。

鬼子问道:“你从南边来?”

“从南边来。”

“南边的,新四军的,交战激烈的?”

“对,皇军包围了很多共产军,皇军大获全胜。”

那个鬼子少尉翻了翻白眼,鬼子的宣传老是这么说,时间长了他们自己心里也开始犯嘀咕。可是,要说日本打败了,他们也不愿意相信,这话就没法说下去了。他只好把证件还给于效飞,让他进城。

这几天,于效飞城里乡下的不停奔波,几乎是不吃不喝,也不睡觉,终于把时间抢出来,完成了任务。不过,他毕竟不是铁打的,现在一旦没有了任务,精神一松懈下来,马上觉得全身疲惫。前几天吸了鬼子的毒气,身体就有点不舒服,现在更是几下力量一齐袭来,他更受不了了。

于效飞一心想着先大吃一顿,然后赶紧回家睡上一大觉,于是他找到了一家他经常去的饭店,要了一个单间。就在他等着上菜,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他心里一紧,一下子惊醒过来。这是一种多年锻炼培养出来的对危险的警觉,这种警觉曾经多次救过他的命。

于效飞用力甩了一下头,尽力让自己清醒过来。他猛地往起一站,身子突然晃了一下,精神上一放松,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于效飞扶着桌子站起来,要到门外去看个究竟,这种危险的感觉来自那里,他必须要搞清楚。

于效飞来到走廊,走廊里边空无一人。这是一家高级的饭店,饭店的人都很守规矩,走廊没人是很正常的。但是,于效飞心里却隐隐觉得不妥。

他顺着楼梯悄悄溜下来,他看到,楼下的大厅里边坐着很多的人,看来跟平常一样。但是于效飞却本能地觉得不好,他仔细一看,这些吃饭的人,虽然东一个西一个,互相之间好象不认识的样子,但是于效飞却发现,这些人清一色全都是些壮年的汉子,面容冷漠,目露凶光,看来不是专业打手就是特务。

看来,就在于效飞打盹的时候,敌人已经悄悄包围了饭店,正在把饭店里边的人清理出去,一旦控制了整个饭店,就会向他发起进攻。

这不象是黑帮所为,是非常专业的手法。况且,于效飞刚刚帮助杜月笙找回了爱如生命的护身符,整个上海的帮会势力还没有那个人敢对杜月笙的恩人说三道四,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呢!所以,这绝对不是黑社会人物来找他的麻烦。那么,剩下的可能只有一个,是鬼子要来对他下手了。

就在于效飞紧张地思考的时候,一个一直假装看报,盯着楼梯看的人看到了于效飞,他走了过来:“于效飞,你被捕了!”

“什么罪名?”

“你是新四军的地工人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