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十八章节 利益所在 (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从遥远的北部湾吹来的海风驱散了空气中那股沉闷的燥热,微微带来了些许的凉意。

一脸不爽表情的萧扬大大咧咧的跨坐在一辆BK1070型8×8轮式120毫米自行突击炮的炮塔旁,“哎,我说老岳,你们怎么就把那狗日的放回去了呢!”萧扬冲着坐在一旁那辆‘东风铁甲’前盖上的岳海波翻了个白眼“也太便宜那个美帝了吧!”

“嗯,你想要怎么办呢?”岳海波的头都没有抬,依然闷头抽着烟“脑后一枪?还是?”

“反正他娘的也不算战俘!”萧扬撇撇嘴“他娘的打死了侦察营那么多人,就这样了事了?”

岳海波微微昂起头来,回瞥了一眼“废话,你以为我不想啊,从卫国战争开始,我他娘的见了这些该死的美国佬,我就想崩了他的脑袋!”岳海波骂道“可他娘的,这烂事不是我崩了他脑袋就能够解决的,更何况咱们现在也不想和美国人剑拔弩张!”

“怎么着,上头的脑袋们又准备给美帝下什么绊子呢?”萧扬摇头晃脑的问到。

岳海波不置可否的摇摇头“废话,我怎么知道呢,总不会那些脑袋下了绊子还跟我知会一声!”

“操,你可是情报处长,多少有点风声吧!”萧扬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

“废话,你以为着我是狗仔队的!”岳海波哼哼着说道“再说了,这次我们挨砸了场子,美国佬也被将军抽车了,算来也是个平手,总不能咱们要脸,美国人就不要脸了吧!”

“屁话,就那些下三滥的‘自由越南’分子也敢说是车,打死了也就可有可无的小卒子!”萧扬翻了个白眼“美国佬也就只能找些这等的货色,看看我们扶持的这两个,才是真正的车,一个是黄文欢的长子,一个是武元甲的女婿,要论影响力,张加平这样的富豪可比那个什么……什么阮厚昌不知道强多少倍了,各阶层之间协调都好办多了!”

“废话了,张加平这样的自然了,中产阶级,普通的平头百姓,官僚阶层,张加平的影响力不用说,谁都知道的!”岳海波冲着萧扬摆摆手“可是你知道,真要让那小卒子过了河,可就成了祸害了,所谓过河的小卒顶车用嘛!更何况阮厚昌真要回国了,可不只是过河卒了!”

“哈哈……!”萧扬放肆的狂笑道“去他妈的过河卒,老子架起巡河炮,见一个打一个,见两个打一双,这不是被我们干掉了嘛,还猖獗个屁!”萧扬恶狠狠的骂道。

“所以说上头也得给美国佬多少点面子嘛,这抽丫一巴掌,给一个枣儿,也得让人家面子上好看过去吧!”岳海波见萧扬又那种气势汹汹的模样上来了,连忙笑着说到。

“呐呐,老岳,我说你老小子现在是越发的不要脸了吧!”萧扬作出一副嘿嘿奸笑的表情“还他妈的说给人家面子好看过去,想想你们把那个倒霉的‘海豹’送到美国使馆时候,美国佬的表情一定难看到了点了吧!”萧扬哧哧的笑着,一脸的得意。

“废话呗,你想啊,那美帝能不面子难看吗?”岳海波也笑了起来“这挨了狠狠一巴掌,却又发不出火儿来,还得自顾自的把那哑巴黄莲给吞下去!”岳海波夹着烟的手在天空中比划着“我当时就差没笑出声来,CIA的面子这次是丢大发了!”

“你搞的那支HK-416呢?”萧扬伸手比划着动作,诡笑着对岳海波说道“那可是好玩意儿!”

“我也知道是好玩意儿啊,要不然DELTA FORCE的1st Special Forces battalion也不会率先选用了!”岳海波摇头换脑的说“三角洲能够选用的玩意儿自然不会错……”

“只是可惜了,上缴了!”岳海波无可奈何的摊开手“海豹的好玩意儿不少!”

萧扬做了个昏厥的表情“怎么又上缴了,你就笨蛋得不能藏点私货啊!”萧扬埋怨似的说道“好歹也是堂堂师情报处长,这点私货都藏不下来啊!”萧扬做了个鄙视的手势。

“我操,你以为我不想啊!”岳海波回骂到“本来按说这些玩意儿都得归还的,你藏给我看看,整个一个站在说话腰不疼的主儿啊!有点时间,你小子多负责好自己的工作!”

萧扬立马如同弹簧似的蹦了起来,只差没一个跟斗从自行突击炮的炮塔上翻下来“嘿,老岳,你这话说的我可就不爱听了,什么是站着说话腰不疼,你看看,现在,整个把我们253团扔在一个角落里,还他妈的说让我多负责好自己的工作,你说,还他妈的要我们团干嘛!”

“唉唉,萧扬,说归说,咱们可不带这样的,你这狗熊脾气能不能改改!”岳海波连忙打着哈哈“再说了,让你们253团负责河内的治安局面也只是临时的嘛,你看现在,如果没有你们团在背后撑着,黄日新、张加平能够顺利解决现在的问题吗?”

萧扬没有吱声,的确正如岳海波所说的那样,在253团的战车火炮赤裸裸的‘护送’下,在十余万越南-河内民众的拥簇下,返回越南的黄日新、张加平两人几乎没有费太大的力气,便控制了河内的局势。虽然,奉命进行戒严的首都军临阵倒戈也是河内政府垮台的原因之一,但谁也不能否认这起不流血的政变之中,北京所发挥的作用。

这场被后来史学界冠之以‘红色颜色革命’之名的政变,事实上更可以看作为是中、美两个大国之间博弈的结果。如果不是德国人一心忙着和东欧国家所搞出的‘新汉萨同盟’在很大程度上触及了莫斯科的利益底线,谁能保证俄罗斯不会趟入到这场浑水之中来。要知道,无论是总统-梅德韦杰夫,还是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可都是一心想着重现俄罗斯帝国荣辉的‘大俄罗斯主义者’。而且莫斯科对金兰湾的垂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虽然对于萧扬来说,他并不是一个完全懂得政治的军人,但无论在什么时候,萧扬都不会忘记自己那位永远的搭档-司徒涛的那句话“不要以为军人不干预政治,就代表着军人不应该懂得政治,不懂得政治的军人不但不是合格的军人,还只会重步巴顿的后尘。”

对于中南半岛上的这场大国博弈,萧扬不是看不透,而是他不想去看透。也许司徒的话很有道理,可是萧扬并不想将一切复杂化,懂得政治与是否谈及政治是两回事。

或者郑板桥先生的那句‘难得糊涂’才是真理。“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转入糊涂更难!”萧扬想想而笑,自嘲着摇摇头。“哎,老岳,这次北棒子干的不错啊!”萧扬说到。

“废话,这是自然了,咱们又是空军,又是装备支援的!”岳海波说道“再说了,也就对付些烂角货,如果连那些傻鸟样的什么‘自由越南’武装分子都对付不了,那还成天叫嚷着‘打到汉城,统一祖国万岁’个屁!”岳海波极其粗鲁的骂道。

“据说这次北棒子来的部队是TB(朝鲜军事情报局)最为精锐的第8特种部队!”岳海波压低了声音说到“妈的,那些可都是不要命的主儿,据说这些家伙的徒步机动训练要求负重30公斤,两天内走完160公里!”岳海波龇龇牙,诡笑着说道。

“这个倒霉的第8特种部队不是在之前的平壤政变中被沈阳军区的‘东北虎’给收拾了吗?”萧扬诧愕的问道“怎么又冒出了个第8特种部队出来了?”

“废话,棒子不会重建吗?”岳海波哼声着笑骂到“这都想不到啊,光荣传统部队!”

萧扬跟着笑起来了“不过让北棒子来这片雨林,那些家伙也不知道习惯不,他们的训练也就是琢磨着怎么样挖地道,或者偷渡到南棒子那边偷鸡摸狗,这雨林作战可不是朝鲜山地!”

“这事情要你琢磨啊!”岳海波说道“脑袋们把这些主儿部署在了柬埔寨-云壤基地,那边可是海军陆战队第164机动旅的地盘儿,大概上面最近想着从南方也发发力吧!”

萧扬很是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这上面的脑袋们啊,是一天一个花样儿,刚开始是偷偷摸摸的搞花样儿,秘密介入;后来呢,又大张旗鼓的杀了过来,秘密介入成了有限介入。”

“现在又停下来,干脆一把废了河内政权,我都搞不懂究竟脑袋们想怎么样?”萧扬顿了顿话语,仰头看着天空“哎,要我看,干脆着一鼓作气直捣西贡得了,平了这家伙的!”

“萧扬,你小子是真不懂政治呢,还是假不懂政治!”岳海波笑道“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

“老岳,少卖关子,我也知道这越南的破事是跟着南海的事务连成一体的!”萧扬扔掉了手里的烟蒂说到“可是我怎么觉得中央在越南问题上是裹足不前啊,全没有对日那样气魄!”

“废话,你以为着啊!”岳海波摇摇头说到“咱们在越南事务上的态度其实并没有变!”

“整个越南的问题从一开始就是围绕了我天朝的南下西出政策而走向的!”岳海波从‘东风铁甲’高机动车上跳了下来“南海是生命线,这是自然不会容忍一个亲欧、亲美的政权存在的。说大了关系到国家主权,说小了,那些岛礁控制权其实并不仅仅是所谓的南海石油问题,而是我们的生命线的问题。”岳海波面带严肃的说道“谁控制了南海,谁就控制了西出印度洋的出路,而我们未来的利益点,并不仅仅是在东南亚,而是在非洲,在中东!”

“所以无论怎样,河内政权的投机游戏只会自寻死路?”萧扬接过话头来笑着问道。

“这是自然了,换做是你,你会容忍着这样的投机政客吗?”岳海波面无一丝笑容的说到“小国固然自己的生存权利,但起码它得遵守着生存法则,如果违背了这个法则,那么……越南人也就是这样了,他们违背了游戏规则,毕竟大国、强者才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