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和平发展态势仍可保持

2008年年初以来,亚洲局势颇不平静,不少国家出现动荡点,以前的动荡延续或重新引起注意,但个别国家的局势趋于好转。亚洲局势不稳定上升的原因涉及方方面面,虽然不少问题属于国内问题,但与国际政治、经济以及安全形势发展密切相关。总体看,有关各方都努力控制局势,阻止事态扩大,亚洲总体稳定仍有希望保持。

相对紊乱的部分表象

东南亚局势升温相对明显。缅甸发生暴风灾害,损失严重,面临的国际压力增大。泰国政局不稳定,成立刚半年的沙马政府遭遇反对党——人民民主联盟就国内问题和泰柬边境纠纷而施加的强大压力,泰国国会下议院2008年6月投票否决针对总理沙马政府的不信任案,沙马政府得以继续执政,但国内几派政治力量较量仍在继续,政府在国内发展、稳定局势、应付各种政治势力和派别以及处理与柬埔寨的边界争端方面,政府仍面临艰巨的任务。泰国国内政局不稳,柬埔寨各党则紧锣密鼓迎接大选,2008年7月底,大选结果显示,人民党排名第一。泰柬边境局势因柏威夏古寺申请世界文化遗产问题而趋于紧张,双方虽经谈判,但一时分歧无法弥和,双方继续增兵,总数达几千人。近年来经济发展比较稳健的越南突然遭遇金融危机,所幸政府控制措施比较及时,没有蔓延。马来西亚总理、执政党的“巫统”领导人巴达维与政治元老、前总理马哈蒂尔,以及反对党领袖安瓦尔之间关系紧张,出现权力争斗,美国已就此事向马政府施加对有利于安瓦尔的影响。

南亚、中亚与东亚的不稳定。巴基斯坦政局仍有不稳定因素,扎尔达里领导的人民党、谢利夫领导的穆斯林联盟(谢利夫派)以及总统穆沙拉夫领导的穆斯林联盟(领袖派派)等存在分歧,8月18日,总统穆沙拉夫宣布辞职,并呼吁全国团结;宗教极端分子蠢蠢欲动,美国与巴基斯坦的关系微妙,美国轰炸巴基斯坦与阿富汗边境的部落导致巴军人丧生;巴基斯坦强烈抗议阿富汗总理卡尔扎伊指责巴插手阿局势。印度政党围绕印美民用核技术协议而展开激烈斗争,左翼政党反对该协议,执政联盟虽勉强通过议会信任投票,但潜在不稳定因素仍存。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关系一度剑拔弩张,阿富汗安全局势重新动荡,蒙古爆发示威活动并一度演变成骚乱。

东北亚的不平静。韩国新总理李明博上台之后发生“牛肉危机”。6月初的民意调查显示,大约有75.5%的民众认为,李明博在执政中忽视民生,没有体现国民的意见,执政风格过于强硬,李明博的民意支持率从70%一路下泻到7.4%。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韩国与日本之间因为独岛归属问题又引发韩国民众的强烈抗议,韩国考虑增派军队驻扎独岛。几乎同时,一个韩国妇女在韩朝边境被朝士兵开枪射死,引发韩民众不满和抗议。两个事件对李明博上台以来的不利处境起到了转移注意力的作用。

亚洲一些国家形势逐步稳定,或国家政体发生变革。如尼泊尔和不丹。2008年尼泊尔制宪会议决定废除君主制,尼泊尔成为联邦民主共和国,近240年的沙阿王朝宣告终结。尼共(毛主义)在4月的制宪会议选举中大获全胜,当选成为最大执政党,预计将领衔组阁,但该党推举的总统候选人没能当选总统,尼泊尔大会党候选人当选总统,对尼政坛发展形成一定牵制。28岁的年轻国王旺楚克主动放弃王位,宣布实现共和与民主,国民进行了首次议会选举。中国为周边和亚洲稳定做出了贡献,推动朝核问题解决的努力值得肯定。中日签署合作开发东海个别区域油气的协议之后,其他有关方面开始试探中国对待领土、领海纠纷的态度。

亚洲与世界息息相关、紧密相连

发达国家经济形势以及世界能源、资源市场直接影响亚洲发展与和平。美国经济下滑,股市、楼市、能源市场等诸多方面业绩不佳,甚至连美联储主席博南克也不得不承认,美国经济增长放缓慢,可能进入衰退,欧洲经济通货膨胀上升。全球粮食价格、能源价格扶摇直上,给广大国家尤其是对粮食和能源严重依赖的发展中国家造成直接重大影响,使其国内局势充满诱发因素。韩国的“牛肉危机”与4万人“烛光大游行”和后来出现的暴力冲突就带有这方面的特征。韩国民众对新总理不兑现改善民生的竞选诺言不满,同时不满其过于亲美的倾向和言行,对大幅度改善韩日关系也存有疑虑,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引发了民众游行。此外,韩国国内一向有极强的经济民族主义传统,这是牛肉风波持续扩大发酵的历史诱因。当前和今后,经济全球化仍在调整中深入发展,如何做好经济自由化与保护民族产业之间的平衡,这是韩国政府或其他国家政府可能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国际金融市场对越南金融管理机制的冲击不可忽视。越南的金融监管体系存在漏洞,楼市价格畸高,2007年,胡志明市有些楼盘已经卖到4000美元/平方米,导致金融局势不稳定,好在越南政府及时采取得力措施控制和改善经济形势,越南总理阮晋勇指出,首要任务是控制通货膨胀,捍卫币值稳定,保障民生和经济可持续增长,情况没有恶化,危机没有蔓延并波及其他国家。还要看到,西方国家的对外政策倾向也深刻影响着有关国家政局。无须赘言,蒙古、缅甸、巴基斯坦、伊朗、阿富汗、韩国、越南等国的局势和对外政策均不同程度受到美国政策的影响。当然,欧洲、日本等西方国家的因素也或多或少发生影响。

亚洲政治、经济与社会发展仍需磨合

许多国家处于政治和经济转型期,经济发展遇到资源供应等困难,选举政治运作也有缺陷,选举政治尚待成熟和完善。如泰国、马来西亚、韩国、蒙古、巴基斯坦等国,虽然按照西方民主形式进行政治运作,但统治精英、政治派别与广大选民之间的沟通机制和心理仍有待完善,一时难以建立起来。泰国的亲他信力量、反对党、军方力量、国王力量等政治力量仍将继续较量,泰国陆军总司令阿努蓬?保切达主张“政治问题应该通过政治方式来解决。”马来西亚高层之间的斗争短期内不会止息。韩国今后与美国的经济以及安全关系继续引发国民高度关注。蒙古的民主党等反对党指责执政党选举舞弊、政治贪腐,在西方媒体以及非政府组织的策应和支持下,反对党不会善罢甘休。巴基斯坦政局幕后暗流继续涌动,政府稳定性继续经受考验,各政党既互相合作又彼此制约将继续成为巴政坛的特点。

无论如何,亚洲国家的政府和民众,总体向往和平,希望推动国家和地区发展,不希望纠纷或争端影响国家关系乃至导致兵戎相见。各国局势虽然不平静,但政府仍努力稳定局势发展,一些国家取得显著成效。即便存在领土领海以及其他纠纷的国家,也正努力寻求谈判,正如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剑拔弩张最终再度出现戏剧性缓和一样,有关各方最终选择武力解决争端的可能很小。就柬埔寨与泰国的边界争端而言,双方政府的强硬姿态多是出于应付内政需要,向民众表明各自政府能维护国家权益不受侵犯,和解的可能非常大。而那些政体发生重大转变的国家,将要继续经历实践发展的考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